啊轻一点好深校花,用力啊太深了好紧抽插|我那五个龙傲天哥哥

2020-11-13 09:20:42作者:隔壁小王

耽美文学

无事献殷勤,肯定没好事。

战雪眼皮耷拉着,“里面有毒吧。”

“哥哥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会给你下毒!”

战雪叩起手指敲了下她的脑门,“不准叫我哥哥!”

“三哥,你不要敲她!”没等战夏有反应,倒是战风坐不住了,一把将战夏扯到身后,像是护鸡崽子一样张开双臂,“敲傻怎么办!”

他可不要去娶个傻媳妇!

战雪被吼地有些懵。

二人是双胞兄弟,从生下来就心心相印,战风从来不会吼他这个兄长,可是现在……

“战风,你怎么了?怎么向贱婢的孩子说话了?你忘了吗,要不是她和她的母亲,娘亲会那般难过吗?”

“那……那也不管,你、你不要凶她。”

眼角向下,一把抢过战夏还没送出的苹果,笑嘻嘻送到嘴边咬了口,弯起的眼睛藏着星星,“没事儿,三哥不吃,沙雕哥哥吃。”

战夏:“……”

这小子是突然变性了吗?

要不就是脑子进水了。

算了,战夏懒得和沙雕说话,再次绕过战风,舔着脸凑到战雪面前,她仰头,眼睛又圆又大,“少爷哥哥,阿夏有事情不明白……”

吃苹果的战风强行入境:“阿夏是谁?”

“我。”

“你叫阿夏?”

“是。”

“我觉得这名字不好。”战风咔嚓咔嚓啃着苹果,“不如你也叫沙雕吧,战沙雕,我觉得挺好。”

战夏眉心狠狠一跳:“不要。”

“为什么不要呀?”战风茫然看她,“不是你说沙雕夸人的吗,我觉得作为我妹妹,你很配这个名字呀。”

“……”

操!

原本以为这小子是傻白甜,结果竟是个天然黑。

惊了。

战夏随便找了个措辞:“全天下只有哥哥才能配得上沙雕二字,你是风,你是电,你是唯一的沙雕,妹妹不能剥夺。”

这话听着舒服。

战风也不计较她无视自己去缠着哥哥了。

“沙雕哥哥,你再帮阿夏去后山的果树摘几颗野果子好不好?”战夏缠住战风胳膊,软乎乎撒着娇。

战风眨眨眼,皱皱眉:“你敢命令我?”

“因为我喜欢你呀~”

我喜欢你~~

等于……

我以后想和你成亲。

战风小脸立马红了,挣开战夏:“你等着,哥哥马上给你摘来果子。”

说完,一溜烟跑远。

看着溜走的傻弟弟,战雪都不想吐槽,他们家后山只有野狼,没有野果,被耍了也不知道,真是二愣子。

果然,这小妮子心怀不轨。

战雪看向战夏:“我可不是小风那么糊弄,我故意把他支走,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和你单独相处。”

战雪一楞,定定看向她。

她睫毛是真长,皮肤也真软,还可爱……

战雪耳根微红,张张嘴,气势猛地软了下去:“你、你不要和我说好话,我不吃这套的。”

“那你吃什么呀?”战夏凑过去,然后踮起脚尖,嘟嘴亲上了他的脸蛋,“吃这套吗?”

“……”

“……!!!!!!!!!”

战雪炸了。

捂着被亲的脸蛋连连后退,最后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他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你你你你……”

“你你你你……你不得体!”

“我亲少爷哥哥,得体的。”

“……”

沉默。

战雪又是捂脸又是抚胸,迟迟没说出一句话。

他心跳很快,脸上发烫,抬起手死劲儿蹭了蹭被亲过的脸,分神想,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病。

“少爷哥哥,我是找你认字的。”战夏蹲到他面前,翻开书页,“这个字我不认识,你能教我吗?”

战雪往过扫了眼:“宰,你真笨,这么简单都不认识。”

“那肯定没有三少爷哥哥聪明。”战夏又指了一个,“这个咧?”

“相。”

“这个。”

“肚。”

“还有这个。”

“里。”

“还有……”

战雪不耐:“能撑船。”

“哇,三少爷哥哥你真棒!”战夏一脸崇拜,“都会抢答了。”

“……”

她满脸求知欲:“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战雪更是烦躁,可还是说:“就是说人要豁达大度,待人处事要宽厚仁慈,不要斤斤计较。”

说完后,战雪发现她的眼神格外的意味深长,心里一顿,顿时明白自己被这小妮子耍了。

意识到这点的战雪心情郁结,偏生不好发作,不然他就是小人,不能肚子里撑船。

“你要是没事就回去吧,要是让父上发现你在我们寝宫,定会扒了你的皮。”

“阿夏还有一事。”

战雪冷漠:“不想听。”

“我在映雪山时,遇到一高人,给了我这本书。”战夏把口袋里揣着的书递了过去,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

《我在异界当神仙》

“那个高人说,此书出自一奇才,天底下不会有人能再写出第二本了,我拿到后就想到了三少爷哥哥,听闻三少爷哥哥笔参造化,大匠运斤,便拿来给哥哥瞧瞧,说不定哥哥能写一本超过他的,流芳百世呢。”

小孩子都受不了夸,像战雪这种心高气傲,好胜心强的更受不了,他果然中计,不情不愿扯过书,翻了翻,“ 好,我拿去看看。”

计谋得逞的战夏抿唇笑笑,行了礼:“那战夏告退了。”

说罢,转身离开。

战夏离去不久,灰头土脸的战风抱着一堆野果回来,他四处环视发现只有战雪一人,便喘着粗气问:“阿夏呢?后山没有果子,我便去了其他山头摘,路上耽误点时间,她人呢?”

战雪摇摇头,无奈喟叹:“你这点智商也只能摘摘果子了。”

“……?????”

*

半月后,战夏做的第一台智能仪正式面试,手掌大小的长方形,全透明屏幕,全息芯片镶嵌在正下方中间凹起处。

星际帝国的智能仪有多种功能,除了打游戏外,还能通话,视屏,传输信息,然而目前这台只能打游戏,等有朝一日建立去能源塔,她会开发更多功能。

战夏拿好智能仪,离开偏院直接去了容凤的寝宫。

刚进门,战夏就见容凤蹲在院里的花坛前,她双手环胸,小脸上写满了闷闷不乐。

“小姨娘,你不开心吗?”

听到战夏声音,容凤仰起头。

她怔了两秒后,眼睛一颤,眼泪流了下来。

“阿夏……”容凤边哭边扑了过来,她一把将战夏搂入怀中,抽抽搭搭说,“我、我好舍得不你呀~”

战夏一头雾水:“你怎么啦?”

容凤通红着眼眶:“我父王派来使臣,要接我回丹穴山了。”

战夏一听,当下怔住。

估计是小孩子当久了,智力有些退化,看着泪眼朦胧,流着清鼻涕的容凤,她竟然也有些想哭。

回想这些日子,都是和容凤一起度过的,虽然小公主有些公主病,可心地善良,长得可爱,比她几个哥哥不知好上多少倍,如今走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她忍住难过,把自己的智能仪递了过去。

“那……这个就当做是送别礼了。”

手上的玩意新奇,她从没有见过,抽了下鼻子:“这是什么?”

“把这个芯片贴在太阳穴往上的位置。”战夏帮忙把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贴了上去,随后按下智能仪下方的凸起,屏幕顿时亮起,点下确定后,芯片浮现出一道蓝光,将她的双眼笼罩。

随后,战夏点开上面唯一一款程序——《女装大佬万人迷:单机版》

“像这样,公主就可以玩了。”

全息芯片可以让人完全置身游戏里,此时容凤公主已进入游戏,她被烟雨环绕,景色颇美。

“公主可以选择第一人称,也可以选择第三人称,不过戴上这个小眼镜,就默认第一人称,现在公主可以玩玩看了。”

眼前有提示,容凤公主按照提示打开[女装大佬的衣橱],然后被那各式各样的小裙子和饰品迷花了眼,她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粉红色的衣橱,前面有镜子,容凤公主换上其中一条蓬蓬公主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目瞪口呆。

真……真好看。

她从没穿过这么可爱的小裙裙。

玩儿了会后,里面传来催促声,容凤公主恋恋不舍摘下了全息芯片。

她宝贝似的把公主捧在掌心,“阿夏,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

“阿夏你真好,我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她顿了下,突然凑到战夏耳边,神秘兮兮说,“我决定把我哥哥让给你。”

战夏笑笑,没太在意,她将智能仪翻过背面:“智能仪要是能源不足的话是不能玩的,所以你要把灵石放在它后方的一个凹处,它会自动吸收的。”

“好的,我记住了。”

“那你要保重。”

容凤红着眼捧起她的脸,啵儿的声亲上她的嘴,“那我走啦,你不要太想我。”

说完,依依不舍挥挥手,跟上了前面的丫鬟。

*

容凤走后,世界顿时清净不少,而因为公主离去,战夏再次回到了青衣阁,萝衣想坏了她,抱着她一口一个心肝儿,一口一个宝贝叫着。

就这样过了和谐的两个月,天山却因一件事炸了锅。

风族使臣发来信函,内容是——

[丹穴山望与天山和亲。]

对象——

[太子容卿和天元尊者第六女。]

天元尊者看到信就是这个表情:(`Д)!!

其他人是这个表情:Σ(っ°Д°;)っ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