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文秘再也不敢穿白衬衫

2020-11-13 07:03:23作者:洛央小可爱

世情

下班回家,媳妇神神秘秘地递过一件礼物,说纪念结婚七周年。高兴地撕开包装,微笑凝固在脸上,一个画面从脑海深处钻出来,痛苦地抱着头,不一会儿大汗淋漓。

本以为事情过去4年多,放下了。

可看到白衬衫那一刻,仿佛看到李哥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残缺的身体以怪异的姿势扭曲着。剩下的一只眼睛狠狠地瞪着我,沾满鲜血的白衬衣格外刺眼……

1

2013年,随着国家对视安全生产的重视,厂里增加资料员岗位。

做为分厂唯一的大学生,我是第一任资料员。主要任务,应付各级安全部门检查,确保工厂安(按)全(时)生产。

一个人什么都做,文秘、接待、统计、协调……劳动局来了,我是公会主席;安监、环保来了,我是安环科长;治安大队来了,我又拿出安全办主任的胸牌挂上!

连轴转三个月,看过同行业太多事故后,我后怕不已,原来,我们每天都在事故边缘疯狂的试探。为了消灭潜在的事故隐患和多如牛毛的误操作。

我参考同行业新进和自己的工作经历,修改了漏洞百出的操作规程,制定了新的规章制度……

厂里的大部分职工干部都是当地农民,许多人还和老板同村同姓,再加上集体培训都要占用下班时间,根本没几个给我这个外地人面子。

培养他们的安全意识,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工人。减少事故发生,比让一个普通人登上珠穆朗玛还难一万倍。可我还是坚持着,好像心里有一份东西,催着我去干,让我不畏艰难。

后来才知道叫——责任感!可我真正想明白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由于我的工作进展缓缓,每天早会被批成了例行项目。

在厂长耳边诉了几天苦,终于有了效果,给我加500元工资,还让李哥尽量教教我。

李哥主管的车间已经停机一年多,他无事可做。我们不但年龄相仿,还有共同话题。有了李哥这个当地主任出面沟通,再也不用和那些小学生主任生气。

在李哥的教导下,不到一年,我就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

干部想要干的好,关键在欺上瞒下一个混字,我太较真,怎么可能被支持。想通后,我也能游刃有余的对付各路牛鬼蛇神。

混嘛,谁不会!

其实,只要不较真,这份工作也不错。一个月最多就忙十天,其余时间不是打游戏,就是和李哥侃大山。实在无聊了。就下车间装模做样的检查一下工作,感受以前同事们羡慕的目光,是我最大的享受。

2

混着侃着,就到了15年,我和李哥从师徒变成了朋友。

开始时,让我头大的事情都被摆平了。

职工没时间培训,没时间考试怎么办?

简单!直接每人十二张试卷全部带答案,两天时间抄完交上来,一年的培训搞定。干部、职工还夸我会来事。

账面上有劳保鞋可实际没发,职工不签字怎么办?

简单!一次不签字,停发劳保手套,两次不签字,罚款50元,三次不签字,罚款100元……有谁会为了莫须有的东西和钱过不去。

许多设备都是账面上有,老板不出钱买怎么办?

简单!直接以公司名义招标,让设备厂家发一份设备的详细资料过来。

按着外观让检修工做一个模型出来。功能没有没关系,样子做足就好。实在不行,还可以问度娘,总也能找到外观尺寸和功能说明的。

两年下来,经我手的假资料得有20个G。工作顺利了,可心中那份不安越来越浓。

15年6月份,一个平平常常的早会,厂长却宣布一件不平常的事。李哥的车间一个月后准时投入生产。我负责资料准备和协助。

听到命令,头立马大了。

一套设备开机,就算是混,需要准备的资料都要以G来算,问题是这个可不能混,见过许多开机出事的案例的我非常清楚,一套大型设备开、停机,才生产中是最危险的时候!

偷瞥了一眼李哥,他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可我分明看到,他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么大的事,他怎么笑的出来,万一出了生产事故,轻则降职、辞退,严重了可是要坐牢的!

厂长一走,立马拉着李哥去了办公室:“李哥,这个烂摊子扔过来,你怎么笑的出来?还不快动用关系把这事撇出去,顺便把我那份也推出去!”

“小刘,我们师徒一场,哥也不瞒你。这次只要开机成功,出了产品,我铁定提副厂,到时我立马把你提成副主任,现在,你还要撇出去吗?”李哥一点没有避讳同事的意思,轻描淡写地把内幕说出来。

李哥说的轻松,却给我带来了压力。坐了两年办公室,提干是我最大的愿望,如今终于有了着落。除了拼一把,没别的!

只要小心点,应该不会出事,同行千千万,总不会我倒霉吧。

3

这次我没有混,而是卯足了劲,争取一次成功。可是,停了三年的设备再安全开机的难度,比西天取经有过之而无不及。

设备检查、检修、更换;人员调配、培训、考核;资料收集、整理、存档等等,工作日志上记得密密麻麻。吃住都在厂里,一周回家一次。

设备和资料还容易,该买的买;该换的换;该造假的就造假。

但人员却不行,第三天,我已经做好人员名单并交给老总签字批准,可兄弟分厂却没有一个配合。不是这个人请假,就是那个人不愿来,更过分的直接明说,这个人是本车间骨干不外放。

废话,要不是骨干,我要他干嘛!

没办法,只能把皮球扔给李哥,人家和老板同村,别的厂长多少要给他这个主任点面子,我先解决资料和设备问题。

为保证一次骄开机成功,再次拿出操作规程,逐字逐句检查、修改,做到通俗易懂。不放心的地方还下现场一一对照,用了一个星期才编制完成。

按照GB(国标)规定,操作规程编制人是李哥,审核人是厂长,审批人是法人代表(一个副厂长虚职)。交厂长看后,却改为编制人是我,审核人是李哥,审批人是法人代表。

正合我意,这样更能坐实我的功劳。

刚把这件事忙完,进货商又找来了。婆婆妈妈各种啰嗦,求我在验货单上签字。

签字,是不可能的!订货单上写的清楚明白,我要的是双头不锈钢刚高强度螺杆加同规格螺母,可他送来却是镀锌单头普通强度的,还要我按订货单签字验收,当我傻啊!

供货商被我臭骂了一顿,耷拉着脑袋走了。

第二天,我被李哥叫进办公室。

李哥从抽屉里拿出一踏钱拍在了桌子上:“小刘,哥再教你最后一招——签字拿钱,不签字就滚一边,别挡他人财路!”

看我没有签字的意思,李哥的声音缓和了很多:“你看,厂长和我都签了,人家也可以拿钱走人了,你的字无足轻重,希望你懂哥的心意。”

左边是一踏钱,最少也有四十张,右边是一张薄薄的验货单,厂长和李哥的名字非常醒目。

“不签字就要走人。签了字……厂长和李哥都签了,我一小职工签不签不管用,要不,我也做个顺水人情?这些钱够给孩子买半年奶粉了。”

“最后一分钟,签不签?”

李哥的声音像炸雷,一下子把我拉回现实。看着李哥那龙飞凤舞的字,一咬牙把自己的名字也写上去,然后立马把那一踏钱装进口袋。

那一晚,我没在厂里过夜。

当我把钱递给媳妇时,手还在不停的抖。用厂里奖励的当理由瞒过媳妇。她一遍又一遍地数,整整五十张,我一个半月的工资。

面对这笔“横财”,媳妇非常高兴,可我的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憋屈,在洗澡时,委屈的哭了。

我痛恨沾满铜臭的自己,可不这样,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4

有一次转现场时,我发现那些单头螺栓被工人按在了1#、2#精馏塔人孔上。这可是高压设备,用这些普通强度的螺栓怎么行!万一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越想越害怕,就找李哥商量,想再进一批高强度螺栓换上。

李哥直接拍死我的建议,并告诉我这套设备最多运行一年不打紧。最后,我利用私人关系从仓库中领出一批没入账的高强度螺栓,让工人和普通螺栓共用,隔一个换一个,亲眼看着最后一颗螺栓被拧紧,悬着的心才放回肚里。

前前后后进了十几次设备,每次都或多或少分到一杯羹。

看到我检查都不检查,直接签字,李哥笑眯眯地对我说,除了没有正式任命,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干部!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不干走人,可孩子才一岁多,我还想买放,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设备上我没权力争辩,但在灭火器、防毒面具等安全设施上,我丝毫不让步。还好李哥给点面子没和我计较,才让我凑够了符合GB的数量。

本以为李哥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工人要来,可我都把他催烦了,也没有几个人来我这里报道。离开机还有10天时间,30个工人才凑齐了,还没有一个是我挑的人!

想和李哥抱怨,那些主任不顾大局。可李哥都忍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能把耗尽无数心血编制的操作规程,一点点教给他们。

学习八天后进行考试,这次没给他们答案,我想知道他们的真实水平。结果让我大失所望,最好成绩才51分!

当我把这份烂到不能再烂的成绩单拿给李哥时,他竟然说不错,最好的还差9分就及格。我一忍再忍,还是把实情说了,“李哥,我定的及格线是80分!”

哎,到现在我都记得,李哥囧到家的表情。

当时,我也很郁闷,带着一帮半桶水的操作工开机,明摆着失败。可不开机,我怎么当主任?我急得头痛,李哥却一点不担心,还劝我安心。

5

李哥去开会了,高压氮气试压这点小事我盯现场。可谁想到,就是这点小事,差点要我命。

按照操作规程,两个精馏塔的极限压力是2MPa(公斤)。1#精馏塔运行压力在0.7-1MPa(公斤),安全阀起跳压力1.2MPa(公斤)。2#塔运行压力0.5-0.7MPa(公斤),安全阀起跳压力1MPa(公斤)。

当1#塔压力升到1.4MPa(公斤)时,“嘭”的一声巨响,传到控制室,接着就是“丝、丝”的漏气声。我当时吓坏了,赶紧用对讲机联系现场确认情况。要知道,控制室和现场隔着500米,我们这里都能听到,绝对不是小事情!

现场还没有确认问题,控制屏上,2#塔的压力显示却蹭蹭往上涨,已经达到1.4MPa(公斤),安全阀却没有起跳迹象。

“快,赶紧把自动阀关了,快啊!”

我声嘶力竭地喊着,操作工一阵手忙脚乱,却没有丝毫动作。一把推开,自己来。仪表气压力低,自动阀无法动作。

“现场,现场,仪表气怎么了!?为什么自动阀都失效了!?到底怎么了!?”

“这样涨下去,会爆炸的!我们怎么办?”操作工终于反应过来,哆嗦着问我。

“别吵,都别乱,有我在谁也死不了,压力每涨1公斤,就通知我一次!”看着乱成一团的控制室,大吼一句稳住她们,拿起对讲机和安全帽冲了出去。

直接来到2#塔,把氮气进气口的手动阀狠狠关死。看到现场压力表停留在1.5MPa(公斤)上,我才稍稍缓了一口气,让剧烈跳动的心脏平复一下。

我寻着声音来到1#塔附近,才发现仪表储气罐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个洞,所有仪表气都从这里跑了,造成丝丝声。仔细检查了1#塔,发现是那些单头的螺栓受不住压力绷断了,正好撞在仪表储气罐上。

懊悔的情绪还没冒头,就被一声尖叫打断:“小刘,小刘,2#塔压力涨到1.6MPa(公斤)了,怎么办啊,我们跑吧。”

“怎么跑?往哪跑?这玩意一炸,方圆一公里都没得跑!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爬塔顶把放空阀打开!这个塔能承受2MPa(公斤)压力,你们别乱,看好压力及时汇报。”

6

一把推开磨磨叽叽的工人,手脚并用地往上爬。在1.9MPa(公斤)时候,终于打开了塔顶的放空阀。看着压力一格一格的往回掉,我的心脏才慢慢开始跳动。

刚才真的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手被划破了,白衬衣也被铁丝勾烂了,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我怒火中烧。

所有安全设施是我亲自送检的,不可能失灵。一定那里有问题,我对安全阀进行仔细检查。最后发现是盲板没拆!

看着那1cm厚的铁板,我的血压狂升,三天前,我明明安排班长张叔把所有的盲板抽出来,对方也跟我汇报全部完成了。如今……

我用手机拍了照片,用了20分钟才爬回地面。

开总结会的时候,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张叔的鼻子骂:“看你们年龄大,我平时都尽量客气。但,张叔你这是干嘛?你不是说所有的盲板都拆了。啊!这是什么,你告诉这是什么?这个塔要是炸了,你就是杀人犯……”

我还想说什么,却被李哥拦住了:“罚你200元,一天内把两个塔顶上的盲板,全部给拆下来,影响开机扣你一个月工资!”

“明明是个工人,这会儿装什么大尾巴狼……”角落里飘出一句话,让我彻底哑了火。

按我意思要把对方辞退的,最后还是按照李哥的意思,罚了200,摆了顿酒席完事!

7

因为,再次检修耽误了时间,为赶上进度,厂长和李哥一商量,竟然把水运转试验免了,直接进入开机程序。

我总有些隐隐不安,熬夜,把所有资料整理了一遍。

检修计划,检修进度,各类票据一一检查。有一点小问题的都被我挑出来放一边,准备开机后再补一份存档。开机申请、设备档案、人员档案等也备齐了,开机成功后上交集团档案室存档。几十页的操作规程再次检查后,准备上报安监局备案。

开机过程中,我的心一直在喉咙里跳动,怕再出什么幺蛾子。

还好,还好,设备带上30%负荷一点问题没有。吃过晚饭,我和李哥又去控制室确认过,所有指标都在控制范围内。“李哥,你真是福将。明天我们把负荷提到50%,行不?”

“你替我去订桌好菜,我继续值班,明晚是我生日,顺便举行庆功宴。你也回家收拾下睡个好觉。”李哥说着话就从衬衣口袋里掏出1000块钱递给我。“对了,不用和他们生气,等我把你提成主任,慢慢收拾他们。”

来到镇上,轻车熟路地找到饭店老板定了一桌2000标准的。又去蛋糕店定了一个四层蛋糕,取步步高升的意思。

忙完这些,回家洗澡睡觉。

半夜,嘭的一声巨响把我惊醒了,然后感觉到床都震动了一下。

“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明天有好戏看了。”整个镇上,大大小小二十几家化工厂,一年到头响几声太正常,也没往心里去,翻个身继续睡觉。

我刚睡下又被电话吵醒,厂长焦急地告诉我,车间出事了赶紧到厂里。吓的我睡意全无,抹了把脸。套上衣服就开车直奔厂里。

路上,的心里直打鼓。

希望只是坏了设备,刚才的动静太大,现场8个工人加上李哥,还有相邻车间几十号人,千万别别出事啊。

按《安全法》、《环保法》规定,管理人员都要被问责,而我我和李哥是直接负责人,恐怕要去吃牢饭。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要不跑吧!

我准备掉头时,又接到厂长电话。“小刘,找到老李的一只手,他不死也得重伤。与其大家都倒霉,不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

厂长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开足马力朝厂里飞奔,那里有狠多事等着我去做。

8

来到厂里,我直接去了办公楼。

灯火通明的楼里却没有一个人,警铃还在奋力嘶吼,好像它也非常害怕。我快步来办公室。

随手打开放在桌上的对讲机,然后开始我的工作。对讲机里乱哄哄的,我也忙得头上见汗。

首先把李哥电脑硬盘格式化,然后把工作日志、会议笔记等我能找到的,所有纸质记录全部收集起来,扔到一个铁桶里点火烧了。映着红红的火光,又把开机部分的资料全部扔进去,有问题的检修资料也烧了。自己电脑中的资料也全部删除。

正在忙着的时候,“咚”的一声闷响,办公室的许多东西都被震倒了。

“快,各班报告情况,有没有伤亡。”厂长焦急的声音好像穿透了对讲机。

“设备停了,一人轻伤。”

“没有事”;“我们没事”

“设备停了,李班头部受伤”

“我们两人轻伤,找到李主任了”

“我这里没事”。

“都别吵了,那个谁给我打电话。”

“听到找到李哥,我刚松了一口气,心却又一紧,要是李哥没死或者……那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手中的动作不由慢了下来。

电话又响了起来。“小刘,老李死透了,我让人抬到地下室了,你放心干!”有了厂长的保证,我的心终于放回肚里。

把所有验货单找出来,不合格的用“技术手段”把厂长和我的名字抹了,合格的都把李哥的名字抹了。资料也重新整理一遍,其余干部的会议纪要和工作日志也全部重写。

最后,为了保险,我把李哥的电脑和我的电脑都扔进了浓碱池中,一切的真相都随着机箱化为乌有!

一夜无眠,厂长带人灭火救人,我也忙着“灭火救人”。

太阳徐徐升起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样。

现在,对外文件都统一了口径,公司要求两个月开机,设备正在检修,操作规程编制完成还在审核中。

人员只有10人到岗,实际上班5人,计划进行水运转试验确认设备情况,李哥却私自用原料试验,导致这次事故发生。

9

忙完后,我却没有睡意,想看看李哥,毕竟朋友一场。

秋天的早上已经有些凉,不由紧了紧自己的白衬衣。地下室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没有了晚上的嘈杂,一切都安静的有些过分。

我摸索着打开墙壁的上开关,刺眼的白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等眼睛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李哥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残缺的身体以怪异的姿势扭曲着。沾满鲜血的白衬衣格外刺眼,剩下的一只眼睛狠狠地瞪着我,好像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我一边默念着对不起,一边帮李哥合上了眼睛。朋友一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之后,我又去医院,告诉伤员无论谁来问都是说两个月后正式开机,再问别的手不知道。谁要是说错了就不给支付医疗费。

安监部门审查了一个月,最后定了死亡3人、重伤5人、轻伤20人、经济损失900万的一般事故。大部分责任都压在了李哥身上,法人代表被判了一年缓刑一年,公司被罚了200万。

时间转了一圈,来到2014年春春节,大家一起聚餐,和谐融洽。厂长给所有干部都发了一个红包,我也意外收到一个超级厚的红包,意思大家都明白。

从那之后,我落下了头疼病。过完年,从医院开了血管痉挛的病历,辞职了!

之后,我干过皮革厂、小作坊、去开过货车,再也没有干过文秘类工作,再也没有穿过白衬衣。

4年时间很快过去,头疼已经好了,本以为自己忘记了过去,没想到看到白衬衣,我还是……

洛央小可爱
洛央小可爱  VIP会员 可盐可甜小可爱。可可爱爱女汉子,随心所欲过日子。别问我多少岁,年年18。

一个男文秘再也不敢穿白衬衫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