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玩儿媳妇 我的女友小莹 国王_网球女王-网王

2020-11-13 06:10:07作者:一江春水

豪门世家

北泽望来到大宅时,迹部家的仆人依旧大阵仗迎接。即使是早一秒,迹部也想赶紧见到北泽望,所以听到通报时也亲自到了门口等她。

才刚下车,仆人便自动接过她的球袋和书包,她有点不太习惯,不过入境随俗,她也就随他们去了。

“北泽。”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迹部掩不住满脸的笑意。

北泽望踏上阶梯,一来到迹部面前,便直直道歉。“迹部,真是不好意思,突然请你当我的舞伴,还要你抽空教我跳舞,真是太麻烦你了!”

迹部不想自己的兴奋表现得太明显,装作随意地回道: “全日本初中界就本少爷跳得最好,你要是没找本少爷当舞伴,我才要怀疑你的眼光。”

北泽望闻言尴尬了下,觉得还是隐瞒她其实是被迫找他的事实好了。

“总之,先用餐吧!”

迹部家的伙食永远美味又华丽,北泽望一听到有吃的,立刻笑逐颜开。 “耶!太好了!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两人来到了起居室,桌上已经备好了餐具。两人一坐下,仆人便立即送上了水和饮料,不一会儿前菜也上来了。

“听说青学这次的学园祭,你除了跳国标舞,还要唱歌、走秀还有表演乐器?”青学女神要在学园祭上表演的事早在短短几小时内就传遍了整个东京都中学界,迹部自然也有耳闻。

说到这件事,北泽望就不禁满腔无奈,扁起嘴抱怨:“嗯,表演乐器也就算了,跳舞、唱歌还有走秀什么的,我根本就一窍不通,居然让我去表演,简直是要我的命!”

迹部看得出北泽望有多不情愿,不过正因为这个表演,她才会找自己当舞伴,所以迹部还是偷偷感谢了想出这个表演的人。

“所以具体的表演内容是什么?”

虽然班长严令禁止透露,不过现在迹部也算是表演关系者,北泽望还是一五一十地告知了表演内容。

迹部听完,沉思了下。乐器的部份他没什么意见,甚至还可以利用这点让北泽望留在他家久一点,而男装走秀怎么也比穿女装好,唯一有问题的就是搭配乐团的唱歌部份了。

“唱歌表演要搭配的乐团,都是男的?”

虽然觉得迹部关注的重点有点奇怪,北泽望仍照实回答: “是同学念大学的哥哥组的乐团,应该是都男的没错。不过我也不知道啦,明天才要跟他们见面呢!”

迹部心里警报大作。就算团员并非全是男性,但即使只有一个同学的哥哥,放北泽望和他们一起长时间练习,恐怕又要养出一匹白眼狼,看来他得先准备好对策才行。

吃饱饭后,稍事休息一下,迹部带着北泽望来到舞蹈室。

“你鞋子穿多大?”

“39号的,怎么了吗?”北泽望不明所以。

迹部仔细将北泽望全身上下打量一番,说道: “衣服应该M号就可以了。”

掌握了必要讯息后,管家一个眼神示意,仆人便很自动地捧着相对应尺寸的舞鞋和舞衣进来了。

看到北泽望惊讶得张了嘴的神情,迹部非常开心。他特地为北泽望挑选的舞衣,是一件火红色缀黑边的连身裙,剪裁合宜的上身没有过多装饰,从颈后绕过的绑带绑起的时候可以很自然地带起胸前的布料,保证不会有过多的暴露。及膝的裙子以不规则的形状剪裁,略短的位置巧妙地衬了黑纱,是一套兼具美观及遮挡功能的舞衣。

好吧,他必须坦承,遮挡功能才是他选择的首要重点,他可不想便宜了来看表演的男生们。

“这是…给我穿的?”北泽望老半天才挤出话来。

“嗯,喜欢吗?”

北泽望先看向了那套火红的舞衣,有些为难地说:“是不错,不过我…很少穿裙子。”

迹部笑答: “国标舞是得这么穿的。放心吧,舞衣都有很好的安全措施,即使大幅度舞动也不会走光的。”何况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北泽望的眼神看向舞鞋,迹部满心期待着她的看法。确实舞衣他是怀抱着私心而没有选择最符合他审美的一件,但这双舞鞋可是在数百双鞋子中脱颖而出,立刻就抓住了他的目光,他的品味可是毋庸置疑的。

肤色的绸缎底面,绣着细致的金色纱线,一颗颗细钻铺排出极富艺术感的图案,即使不作为舞鞋,也是每个女孩子梦想会有一双的奢华梦幻逸品。

北泽望呆呆地看了半晌,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 “好…好高啊…”

迹部眉角一抽。他精挑细选找出的精品,她居然就这么点感想?他迹部景吾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这么没有服装品味的女孩啊!

北泽望见迹部表情不太对劲,急忙说道: “满好看的,真的,非常好看!”

迹部见她很努力想挤出点好话的样子,忍不住叹口气: “不用勉强。”

“抱歉!”北泽望双手合十做道歉状。“我对衣服鞋子什么的真的没怎么研究,不过迹部你的品味绝对是没问题的!”

迹部看她一脸诚心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算了,如果你是那种成天只会关注这些东西的女孩,我也不会…”

“嗯?”

“没什么。”迹部撇开话题。“先去试穿吧,不合身可以再修改。”

“咦?现在就要穿上了吗?”

“到时你得穿着他们表演,早点习惯比较好吧?”

北泽望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也是,那我先去换衣服。对了,这套衣服鞋子多少钱?我给你。”

“迹部财团有制衣制鞋厂,这些只是样品而已,你就不用烦恼钱的问题了。”迹部实在很讨厌北泽望对他客套。

旁边的管家在迹部财团工作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迹部财团有制衣制鞋厂,不过他已经在迹部家服侍太久,知道什么时候该闭上嘴巴。

“真的吗?那…就谢谢你啰!真的很不好意思,让你抽时间陪我练习,还让你帮我准备了衣服鞋子…”

“行了行了!快去换衣服吧!”这种客套的语气真是怎么听怎么刺耳,彷佛在提醒他自己与北泽望的关系还不到能让她自在地接受他的礼物一样。

在北泽望去客房更衣的期间,仆人为迹部送上了茶,闻着阵阵茶香,他的心绪也稳定了下来。

他比谁都清楚北泽望目前还没把自己放到比其他人重要的位置上,这从她总是为了帮其他人特训而拒绝自己的邀约可以看得出来。这次的青学学园祭无疑是他和北泽望拉近距离的大好机会,他可得好好把握。

“铃木管家,二楼西侧有个空房间吧?”

“是的,景吾少爷。”

“明天让人过来改装成乐团练习室。另外,联络BGM唱片的藤本先生,请他找个女子乐团,让她们空出未来一个月的行程。还有,先前迹部财团旗下的百货合作过的那个模特儿经纪公司,让他们推荐一位女性的舞台指导过来。对了,柿原老师应该已经结束欧洲巡演回国,也请她过来吧。”

“知道了,景吾少爷。”老管家确实地记下迹部的吩咐,必恭必敬地答道。

刚才在起居室服侍两人用餐,铃木管家也大略知道事由。为了那女孩作到这种程度,看来他家少爷对这女孩确实非常喜欢呢!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也总算踏入恋爱的阶段了,老管家心中满是欢喜与感动。

舞蹈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火红的身影走了进来,迹部抬起眼,定睛一看,心脏猛然地剧烈跳动起来,手上的茶险些翻落。

火红映衬着北泽望麦色的肌肤,服贴的上身尽显她匀称结实的曲线,肩颈上的两条绑带凸显了她衣架子般的肩膀线条,也增添了性感。随着她行走而飘动的群摆,彷佛像是正在燃烧的火焰。加上修长笔直的腿上那双镶钻的鞋闪耀着金与红的色彩,让她看来彷佛是踏着烈焰行走,全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看的人也感受到一股难以压抑的热度。

可恶,他明明已经选了最保守的舞衣,为何穿在北泽望身上还是这样诱人?光是这样看着,他都要心猿意马起来。

“我穿这样…很奇怪吧?”北泽望见迹部一直盯着自己瞧,久了也感觉尴尬起来。

听见北泽望的声音,迹部回过神来,放下了茶杯站起身,走到北泽望身前。如此近距离欣赏,迹部更加难以隐藏自己的赞赏。“不,很漂亮。”

迹部的称赞让北泽望的脸忍不住热起来。“是…是吗?我自己觉得好奇怪喔!”

北泽望往前走了两步,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一个重心不稳,扑进了迹部怀里。

馨香软玉在怀,虽知是个意外,迹部还是感觉全身都像要烧起来一样。穿得这么性感倒在他怀里,太考验人了啊!

北泽望不清楚迹部内心人性与兽性的挣扎,很快地退开身站稳,一脸为难。“对不起,我不太习惯穿高跟鞋,一穿上去就好像残障了一样,真的能穿这么高的鞋子跳舞吗?”

这两世她都只专注在网球上,这辈子是还不到穿高跟鞋的年纪,但就算是上辈子她也最多穿过两次高跟鞋,现在居然让她穿着这么高的鞋子跳舞,她真的很担心会摔死。

迹部很快地恢复理智,对北泽望笑道: “不用担心,你若是跌倒了,我会接住你的。”

听到迹部这么说,北泽望奇妙地安心起来。“那就拜托你了。”

迹部温柔一笑,优雅地一躬身,朝北泽望伸出了手。“那么,我们开始吧!”

要命!迹部这副贵族王子的绅士姿态对女孩子来说杀伤力也太大了吧!

北泽望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不受控制,有些尴尬地移开眼,将手放进了迹部的大掌中。

两只手碰触的那一刻,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电流从掌心窜过全身。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产生这种奇怪感觉的北泽望紧张地想抽回手,迹部却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誓言要握住的手,一旦握住了,他就再也不会放,一生都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