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献身二个男人,昨天上课我开着震动蛋|无忧

2020-11-12 14:00:59作者:隔壁小王

耽美文学

傍晚的天总是阴沉沉的。

自打乱葬岗夷陵老祖魏无羡死去已有半年的时间。

有人说魏无羡自讨苦吃,被云梦江氏大义灭亲;

有人说,魏无羡因修炼鬼道被恶鬼反噬,丢了性命。

江湖传言总是不断,可大家对于魏无羡的死却都是统一的拍手叫好。

好似全都忘记他也曾是风流不羁的翩翩少年郎,曾经除水祟,戮玄武。

“她真的没事吗?可是伤既然已经好了,为何还没有醒过来呢?”聂怀桑说着就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女。

少女面色红润,双眸紧闭,乌黑的发丝散落在脸颊的两侧,看上去俨然一个睡美人的模样。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这样贸贸然的把她带回来!”聂明玦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说着,“她可是……”

聂怀桑不等着聂明玦说完就把他推出了房门,笑嘻嘻的开口,“大哥,我知道她是谁,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能放任不管,怎么说也有半年的同窗情谊不是。”聂怀桑说着就打开了手中的扇子,“现在江宗主也在找她,既然她能出现在清河的地界,就说明她不想被江宗主找到。既然如此,何不收留人家呢?”

面对着聂怀桑笑嘻嘻的模样,聂明玦眸色阴沉,甩袖而去。

“你放心等她身体好了,我就把她送走,绝对不给大哥添麻烦。”他说着就对着聂明玦远去的身影拱手作揖。

聂怀桑回到房间之后,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女,蹙着眉头。

半个月前聂怀桑从清河的地界上捡回了一个小姑娘。

他认得这个小姑娘,她的名字叫魏潼,是魏无羡的亲生妹妹,当年他们曾经一起在云深不知处听学。

彼时,他就对这个小姑娘颇为喜欢,奈何因为她是最小的师妹,所以被魏无羡他们保护的很好。

但让他记忆深刻的却是她一手可以和蓝忘机相媲美的琴技,哪怕蓝启仁再不喜欢魏无羡,却对这个小姑娘赞不绝口。

只可惜风华不再,佳人已逝。

他不知道这半年来,魏潼是如何避开云梦江氏的人,从而一路来到清河聂氏的地界,可既然遇到了,就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其实你也很可怜的对不对。被自己喜欢的人杀了最亲的人,要是我,我也不愿意见到江宗主。不过既然遇到了我,至少可以在这里安心休息一段时间。”聂怀桑说着给她掖好被角之后就转身离开。

少顷,躺在床上的少女缓缓的睁开双眸,她一双眼睛盯着陌生的天花板,她的眼睛里带着说不清的哀伤与绝望,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魏无羡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那个人死了,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在她受伤难过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身边。

而杀了他的人是他们一起生活了多年的至交好友,也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人。

她所有的眷恋全都伴随着他的那一剑而全部消失殆尽。

“江澄,求求你看在我们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的份上,放过我哥哥好不好!”少女不知疲倦的对着面前的男人磕头,哪怕是头破血流也浑然不觉。

只可惜一袭紫衣的男人,仿若并未看见少女眼中的乞求,一剑就刺了下去。

落下悬崖之前,他的眼角带着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风流不羁的少年,仿佛这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他说:“忧忧,好好活下去。”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落下,她抱着被子的一角无声啜泣。

父母亡故,痛失兄长,曾经的莲花坞也湮灭于世。她要如何一个人苟活于世?

她本想着来到清河的地界能够自取灭亡,可谁知半个月前遇到了聂怀桑,被他带回了不净世。

听见敲门声,她又再次佯装闭上眼睛,可谁知耳畔竟然传来冰冷的声音。

“既然都已经好了,何必让怀桑担心!若是你想留在这里就必须有留下来的理由。”

“见过赤锋尊。”魏潼看着面前的聂明玦面带笑意的开口,她看着聂明玦的表情,随即了然的开口,“还请赤锋尊放心。我绝对不会给聂公子添麻烦的。”

想到魏婴曾经所为,魏潼抬头看向聂明玦,“赤锋尊大抵上也是觉得兄长该落得如此下场吧。”

少女倔强的目光落在聂明玦的眼中,堵在心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半晌魏潼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是了,在你们眼中他是十恶不赦的修习鬼道的邪魔外道,可他始终是我的兄长。”

不给聂明玦回答的机会,魏潼就将一封信递到他的手中,“还希望赤锋尊莫要将曾经见过我的消息告知给江宗主。”

魏潼本想潇洒的离开,可却没有想到,会在门口看见聂怀桑的身影。

她看着聂怀桑面色温和道,“多谢聂公子的救命之恩。”

聂怀桑看着魏潼,打开手中的扇子遮住脸,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大哥虽然看上去很严肃,可他是一个好人,只是魏兄做的事……”

看着聂怀桑欲言又止的模样,魏潼了然的开口,“我明白。所以我不会留在不净世给你们添麻烦的,只是希望你不要告诉江宗主曾经见过我。”

魏潼拒绝了聂怀桑的好意,可还是看在他救命之恩的份上,把随身携带的刻有“无忧”二字的口哨交给他,“这个哨子是兄长赠送于我,天下只此一枚,他日若是有求于我,吹奏哨子,我定愿为聂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魏潼离开不净世之后,又在清河地界上流浪一段时间。

夷陵老祖魏无羡似乎成为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只是魏无羡永远都是做错的那一方,背叛云梦江氏,害死金子轩,又害死江厌离,让他们刚刚满月的孩子就成为了孤儿。

魏潼本想继续浪迹天涯,至少也要寻一个安身立命之地,只是她发现天地之大,却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魏潼沿着清河聂氏的地界一路南下经过半个月的时间最后进入了姑苏蓝氏的地界。

周围都是熟悉的风景,可是却在也没有熟悉的欢声笑语。

从彩衣镇上岸之后,魏潼顺手就从路边买了几坛子的天子笑。

她从未饮过天子笑,兄长时常会在她的耳边唠叨,说是女孩子不适合饮酒,加之她身体不好,所以兄长对她这方面相当严厉,不仅是兄长,就连江澄和江厌离也总是照顾着她。

魏潼提着天子笑寻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坐下来,打开酒坛子的封盖就喝了起来。

天子笑酒味直冲她的喉咙,呛得她的脸一下就红了,甚至不停的咳嗽。

“兄长,这个天子笑还真是不太适合女孩子。”魏潼强忍着不适,再次的仰头喝起来,“你快来阻止我啊,你来阻止我,我就不再饮天子笑了。”

一坛子的天子笑饮尽之后,她将坛子扔到一边,还颇为不雅的打了一个酒嗝,“魏无羡,你就是个骗子!你就是一个大骗子,你还说要保护我一辈子,怎么说好的承诺就食言了呢?”

她一边仰头饮着天子笑,一边流着眼泪,最后她都分不清流进嘴里的到底是天子笑还是她的眼泪。

“魏姑娘。”

魏潼听见熟悉的声音,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面前的少年面色清冷,肤色白皙,头上带着姑苏蓝氏的卷云纹抹额,他正是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蓝湛。

“魏姑娘怎会在此?在下听闻江宗主一直都在寻找魏姑娘,姑娘怎会在这彩衣镇?”蓝湛看着魏潼关心的开口道,“我记得魏婴曾说过你身体不好,不适合饮酒。”

魏潼听着蓝湛的话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她扯着蓝湛的衣角,沙哑着开口,“那兄长为何不来阻止我呢?那他为何还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呢?

蓝湛,这个世界太冷了,我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兄长他死了呀,再也不会回来了。世人都记得他是修炼鬼道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谁还记得他也曾是风流不羁的翩翩少年郎,也曾除水祟,戮玄武,他也曾经和你们一样啊!

你也觉得兄长该死吗?你也觉得他修炼鬼道是错误的对不对?可若是能走一条繁花似锦的前程大道,他又怎会选择一条披荆斩棘的路呢?”

魏潼扯着蓝湛的衣服低声的啜泣着,说出了令蓝湛吃惊的真相,“蓝湛,你可知道我们在乱葬岗的三个月是如何活下去的?兄长体内的金丹没有了,只能修炼鬼道,那三个月我们人不人鬼不鬼,你真的以为凭借我们的凡人之躯能够在乱葬岗活下去吗?哥哥是为了让我们活下去才修炼的鬼道啊!

你体会过那种身处绝境的绝望吗?没有任何人对我们伸出援手,哥哥想要拯救莲花坞,想要拯救众人,可谁又来拯救我们?

我从小体弱不适合修炼玄门之术,我唯一能够拿出手的就是一手琴技,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救不了兄长,救不了任何人。只能在他痛苦的时候成为他的累赘。”

魏潼看着蓝湛低声的控诉着,“蓝湛,天地之大除了他竟然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先前我为聂公子所救,只可惜他的哥哥容不得我,容不得我的兄长。”

“我带你回云深不知处。”蓝湛看着魏潼低声的回应,没有得到少女的回答,他继续开口,“我不知道他受了这么多苦。”

“他能渡世间万物,却唯独渡不了自己。”魏潼说着仰头就将剩下一坛子的天子笑一饮而尽,那落下来的酒水打湿了她的衣裳。

她泪眼朦胧的抬头看向身边的蓝湛,“蓝湛,你说这个世上,除了我还有谁会惦记着兄长。

是非功过,留与世人评说,可是在我的眼中,他仍是那风流不羁的少年郎。”

——蓝湛,我想他了呀!

“还有我。”蓝湛的低声细语伴随着微风消失在这天地之中。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