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老外日的好痛,老师不要亲那里|栖海之日

2020-11-12 13:01:06作者:一江春水

耽美文学

离两人双双醒来又过了半个时辰,最初的惊喜以及红色魂环的震撼后,一人两魂兽围绕着白炀坐等他解答疑惑。

“牵心。”

脸色莫名的苍白,但精神看起来如常的白炀浅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小三,你应该可以感觉到吧,属于我们的契约。”

唐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确实,在醒来之后,那股引起这一番异变的能量便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冥冥之间的感应,在他和白炀之间。

白炀笑着,垂下的眼眸中充溢着满满的温柔与暖意。牵心,金乌传承之中最高的灵魂契约,它本来并没有名字,却被后人贯上牵心之名。牵心,心脉相连,灵魂相依。这是一个会逐渐晋级的契约,从最初没什么效果,到最终甚至可以共享生命、精神与能力。然而它的结契条件却极为苛刻,心有灵犀的默契、对等的实力或潜力、魂体交融的经历,以及最重要的,生死与共的感情。那个心法只是个引子,真正结契是在唐三施展出属于他的武魂之时,这也算是成契后获得的特殊奖励,每个月可以有三次机会互相使用对方包括魂骨魂技在内的任一魂技。

不过这个契约也有点与其他不同,它建立在结契双方的感情之上,一旦有了怀疑抵触之类的情绪,它也会随之降阶——不过这一点自然不会是白炀需要担心的。当然,这样的契约也容不下其他类似契约的存在,不过因为他和岚度的契约在龙族传承时就毁了一半,这次他身体差点消亡后另一半也随之灰飞烟灭,倒也没了这方面的顾虑。

“至于我现在……算是处于严重贫血的状态吧。”

面对唐三沉思后望过来明显带有疑问与担忧的目光,白炀不用他问自发地解释起来。

说实在的,这次把所有底牌亮出来的大爆发是种种机会与巧合交汇的产物,哪怕是白炀一生也只能做到这么一次。而相思断肠红虽然救回了他,但那些燃烧掉的精血却没那么容易补回来,更不用说在重阳丹两次爆发下精纯但也浓缩了许多的血脉,如他所说,他此刻就是处在一种极度贫血的状态,虽然在磅礴的能量下被推上了七十级,但他现在的状态能发挥出的实力甚至还不如之前。

如果是相思断肠红以及重华丹第二重剩余的力量仍在的话他也可以很快恢复,但问题是机缘巧合下自发凝聚的两个十万年魂环彻底抽空了他体内的能量。实际上这些药力甚至足够在短时间内将他推上八十级,要知道在这种每进一级需要的魂力都是天文数字的情况下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因此虽然收获了十万年品质的魂环,也算是有得有失。

倒是唐三,因为凝聚魂环的引子是两人达成的契约,而相思断肠红是他摘下来的,虽然在白炀身上发挥作用,真正的主人仍旧是他,所以在契约连接后剩余药力便自动的向他那边汇聚,致使这个十万年魂环就像献祭的产物一般,给他的是完全的好处,就连魂力也一路暴涨到六十六级。

“而且,牵心这个契约极为注重平等,它会尽量弥补我们之间存在的差距,最直接的便是在魂力方面。”

见唐三虽然没说但明显为因为自己而使他可能长期处在贫血状态下产生的纠结,白炀叹口气补充道。这次唐三点了点头,没了纠结的表情,只是眼中多了几份沉色。

“那么,我们来说一下这次的事情吧。”

见当务之急解决的差不多了,也基本满足了一人两魂兽的疑惑,白炀开口道。

唐三闻此瞬间收起了其他的想法,眸色变得冷静而清冽。

“我们从头理一下这件事。”

“最初是突然出现的玉魂髓与那张纸条,然后白炀你发现了异状,我们便到那个村子里检查。”

“祁飞有属下在那里接应,但并没有出现,可能是被武魂殿的人杀了或者驱逐。”白炀点了点头接道。

“我们当时的状态不太对,在几乎处于星斗大森林中这么不说危险但绝不能掉以轻心的地方,更不用说还有武魂殿的埋伏,我们对那个村子感觉到的竟然是……祥和?”

唐三皱起了眉,现在想想,真是非常的不合常理。

大明和二明一直静静听着,此刻大明突然出声。

“在你们说的那个地方有着大片的桫椤木与婆耶花果林。”

桫椤木与婆耶花果在一起时会产生一种不易察觉的气体,让猎物不自觉地放松警惕,产生一切安好的错觉从而踏入陷阱被它们捕食。

唐三和白炀对视一眼,这确实似乎可以解释他们那时的状态,但以他们对这种类似□□的气息的抗性以及极高的警觉性真有可能这么轻易的中招吗?

不过也确实没有什么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于是这一个问题就暂时搁浅。

“那么接下来,”唐三的手虚划了一道,神色凝重:“他们似乎能够监视我们,哪怕是用时间通道转移也能很快确定我们的位置。但以他们反映到到来的速度来看,我更倾向于我们周围有监控者而不是菊斗罗可以直接定位。”他又顿了顿“武魂殿的鬼斗罗和菊斗罗总是一起行动,难道是鬼斗罗?不,不应该……”他自己推翻了刚才的猜测,毕竟有两个封号斗罗其中一个还是敏攻系的话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他们绝对逃脱不了。

“鬼斗罗?那个鬼影子一样的家伙?”

在白炀张了张嘴准备说话时,泰坦巨猿闷雷般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你见过他?”白炀暂时收了他的话,转而看向二明,有些好奇地问道。

“说起来,你当时也在往菊斗罗的方向赶,是发现他们入侵的踪迹了吗?”唐三也想起了在半路遇上的泰坦巨猿也是一副明显正在赶路的样子。

“我们见过他们,”回答的是大明,“是二明偶然遇到的,因为我们于武魂殿有仇,它便直接发动了攻击,你们说的鬼斗罗和菊斗罗有一个很厉害的武魂融合技两极静止领域,甚至禁锢住了二明的行动。”

“然后那朵菊花带队跑了,鬼影子被我们干掉了。”二明闷声哼口气说道。

白炀和唐三这才恍然,难怪没有见到鬼斗罗。武魂殿一行的运气看来不是很好,竟然撞上了难得外出溜达的泰坦巨猿,而两人使用武魂融合技困住泰坦巨猿后菊斗罗带着其他魂圣先去完成任务,留速度较快的鬼斗罗引开泰坦巨猿,却不想泰坦巨猿以只有他和天青牛蟒理解的方式传递了信息然后将他赶入大明等着的地方,作为森林王者并且在十万年魂兽中也是顶级的存在,大明和二明都有着自己的领域,分别是重力控制领域和迟缓领域。于是毫无悬念的,被两大魂兽夹攻的鬼斗罗自然饮恨当场。

唐三不由暗自庆幸,幸好鬼斗罗不在,否则以他们能够禁锢住二明的武魂融合技,他和白炀绝对没有反抗之力。不过同时他又在暗暗心惊之时感到有些无法置信,出动二十个魂圣两位封号斗罗竟然只为了杀掉白炀一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武魂殿做出这样完全不合常理的举动?

可惜这个问题现在是想不通的,于是在白炀开口时他就把思路收了回来。

“我可能知道谁是监视者。”白炀叹了口气,“小三,你还记得我的第四魂技和魂骨是来源于哪种魂兽的吗?”

“光凌燕?”唐三回想了一下,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与了然,回答道。

“光凌燕?你说的是魂兽中速度之神之称的光凌燕吗?”天青牛蟒突然开口,眼中露出一抹诧异。

“是的。”白炀点了点头,并不意外大明为什么会知道,毕竟光凌燕的传说也是针对人来说的,作为十万年魂兽总会有它们特有的信息。

“我见过一对十万年的光凌燕,”大明侧了下头,眼中有些疑惑:“我所知道的光凌燕应该只有它们才对,又出现了一只吗?”

“不,应该,就是它们。”白炀揉了下眉心,他始终没有忘记那只光凌燕带来的信息以及那只言片语的“预言”,现在看来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它们在天极一死一重伤,重伤的光凌燕与我作了个交易,以献祭魂环以魂骨为条件换我护佑其后代安全诞生。”

“而这一次始终确定我们位置的,很有可能是它所说的已经死去的那位伴侣,如今这世上唯一的十万年光凌燕。”

白炀缓缓的道,目光中带着些捉摸不定的浮光。能够无声息潜伏在他们身旁,在他们利用时间通道情况下也能追上,最后那股封锁他魂技的同源力量,另一只光凌燕是最大的可能。更不用说如献祭的那光凌燕所讲,在一定范围内它献祭产生的魂环与魂骨也会有所感应,这种感应确实存在,但在当时被使用魂技的感觉掩盖掉了,使得白炀到最后才真正确定。

“也许它是因为看到了你取自它伴侣的魂环与魂技所以想要报复?”沉默片刻后,唐三扯出一抹笑容。

“那真是太亏了。”白炀无奈地笑了下,耸了耸肩。

这个无果的话题被默契地揭过,其实他们都知道这并不合理,毕竟以另一只光凌燕所说它的伴侣早已死亡,这应该不是谎言,否则它最后也不会衰弱到那种地步。不过假如对方没有死,又是什么原因让它出现了假死的状态,又为何会在此刻回来并参与追杀白炀?

“那我们休息一天,尽快赶回史莱克学院。”唐三吐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道。疑点实在是太多,说实在的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不对劲的感觉,倒不如先放下,关注当下要做的事,只要自己强大了,哪怕没有先手也能变成后发制敌。

白炀曲起食指不经意地抚了抚衣角,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说,那就是菊斗罗的爆发,这看似是早就意识到鬼斗罗凶多吉少而积蓄的情绪再被受刺激后的晋级,不过在进入扶桑界后,他的实力似乎突然就骤减了许多,哪怕没有扶桑界的压制,他展现出来的别说不久前晋级后的威势,就连他受伤之后都有所不如,否则虽然结局也许不会有太大区别,但凭他封号斗罗的实力也不会死的这么轻易。

但这说出来也不过再增一困扰,而且也不好断定,无论怎么说,这次狠狠蚀了把米的却是武魂殿,他们要做的要不过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兵来将挡。听到唐三的话,白炀抬眼轻笑着应了一声。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