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系列txt全文阅读目录,夫妻两性生活 我不想做目击者

2020-10-01 10:40:48作者:小水

豪门世家

傅遥醒过来的时候,有一阵迷茫。

最近半个月,她唯一参与过的案子就是杨子晴那个,而王皓如今已经进入看守所。

难道,对方还留了人手或者是王家出手报复她?

毕竟,李锐去找王欣雅是她给的提示,王欣雅情绪崩溃那天的倾诉录音,也是她提供给的警方,如果王皓真的想要报复谁,那么她倒的确是第一人选。

她的双眼适应了一会儿之后,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

天色渐晚,从模糊的轮廓上看,这是一个似乎已经荒废的工厂,有点儿空旷,她被绑在一个椅子上。

这情景,让她想起白弋当初找到杨子晴案件同伙时,把对方绑在椅子上的样子。

不过好在,对方没有像白弋一样对待她,起码目前还没有。

这个空旷的工厂里,目之所及没有一个人影,除了她自己。

而她的背包早就已经不在身边,甚至连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都被人搜走了,现在她面临的情况就是,孤零零一个人被捆绑在一个空旷的废弃工厂里,而且,马上就要入夜了。

不知道白弋等不到她回家,会不会着急?

希望他别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傅遥努力在昏暗的工厂中搜寻,看看地上有没有什么类似废弃金属片,或者碎玻璃之类的东西,可以用来割开绳子,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踩在石块上那种卡拉卡拉的声音。

她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几个黑影由远及近。

“傅小姐,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段请你过来。”

黑影走近,勉强看出来这是一群人,其中似乎还有个女人,只是光线不足再多的就看不出来了。

听到为首一个男人的声音,傅遥也没什么反应,只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有什么目的。

这时,不远处一辆停放的汽车忽然发出引擎声,紧接着大灯亮起,惨白的灯光瞬间照在他们这个方向,让傅遥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下意识闭住了好一会儿才能睁开。

一睁眼,就看到面前那个距离自己不到两米,面相凶恶的男人。

以及,他身后被反绑了双手,用胶布贴住嘴的傅华庭和苏湘兰。

俩人看到她,立刻发出一阵呜呜声,然后被身后一个男人呵斥了一句才消停。

任傅遥想遍了各种情况,都没有料到竟然会看见他们俩,看到他们才发现自己原先的猜测都找错了方向。

这根本不是什么人的报复,而是受了他们的牵连?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过来?”

想到先前傅榕找自己那回说的话,傅遥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只是她还没有想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挑自己下手。

“我们都是些无名小卒,平日里也就是靠借钱吃利息养着兄弟们。请傅小姐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傅小姐催催傅总,傅华庭欠了我们三百多万,这账是不是该结一结了?看在傅总的面子上,我们也不打算为难傅小姐,希望傅小姐也别为难兄弟们。”

傅遥心中一沉,问道:

“你们找过我爸爸?”

如果找过傅振庭,按理说对方虽然厌恶傅华庭,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毕竟,这一回和他以往犯的事情还有不同,两根手指头都被人砍了,傅振庭真能狠下心来不管这个弟弟的死活?

“这事儿不是该问傅小姐吗,傅华庭的女儿可是亲口告诉我们,这件她已经拜托了傅小姐处理,还有当时的照片呢。”他从身后一个人手中拿到一叠照片,扔到傅遥脚下。

傅遥低头看了一眼,是傅榕当初在公司楼下找她的照片。

她眸色微暗,居然是被人算计了。

“照片说明不了什么,你们被耍了。”

既然傅榕算计自己,她如果不把对方拉下水,那也太对不起自己这一次的无妄之灾了。

“傅小姐是什么意思?”

“你想一下就知道,三百万在我爸爸眼里只是换了一辆车的价钱,难道会比我叔叔婶婶的命还重要?傅榕的确找过我,但我当时让她直接去找爸爸,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过。”

“你的意思是,傅振庭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难怪他们索债这么久都毫无回应,还以为是傅振庭比较冷血,对待傅华庭这个兄弟毫无感情,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三百万虽然数目不多,但他们也不是什么大型的放贷公司,以前三万两万都能逼得别人家破人亡,三百万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闷声吃下?

如果那样,他们还有什么面子在道上混?

绑架傅遥,对他们来说,算得上是一次孤注一掷的行动。

结果,竟然是傅榕在捣鬼,居然耍了他们。

如果不是因为收不回债,他们绝对不会招惹傅遥。

毕竟,傅振庭虽然没什么黑.道背景,但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轻易不愿意和这样的人为敌。

想到他们稀里糊涂被人利用,和傅振庭站在了对立面,为首的男人脸色漆黑。

很好,傅榕是吧?

他会教教对方,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做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们放高利贷的,别的特点不敢说,锱铢必较是绝对的。

为首的男人看了看傅遥,上下打量她一番,最后开口说道:

“傅小姐,这事儿是我们兄弟草率了,我代表兄弟们跟傅小姐道一声歉。不过么,傅总三百万恐怕没办法把你们三个人带走,傅小姐被我们兄弟请来一趟,总得留下点儿什么。三百万是傅华庭和他老婆的欠债,傅小姐的赎金咱们还没计算呢。”

傅遥心中一沉,知道这次恐怕没办法和平解决了。

赎金这个词都出来了,她毫无疑问如今已经成了绑架犯手中的肉票。

一个清晰看到绑架犯模样的肉票,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傅遥不想去计算,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她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想要多少?”

为首的男人笑了笑,伸手捏住傅遥的两颊左右看了看,说道:

“傅小姐是傅总的掌上明珠,怎么样也得有个千八百万才能换回去吧?我们也不多要,就凑个整,算上傅华庭的债,一共一千万。只要钱到手,我们立刻放回傅小姐。在此之前,还希望傅小姐多配合配合,别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他们干完这一票,短期内恐怕在国内,至少京市混不下去。

一千万,是用来给他们跑路避风头用的。

当然,在避风头以前,和傅榕的账他们会先结算清楚。

放开手,男人带着一身狼狈的傅华庭和苏湘兰离开,留下两个身材中等的男人站在原地,看守傅遥。

这情形,傅遥知道想跑估计是没什么指望了。

好在对方没有让她立刻给傅振庭打电话要赎金,估摸着是想先晾对方几天,影视剧里的绑架案不都是这样,一般都要过几天让肉票家属心急如焚的时候,才打电话过去要钱。

这一晚,傅遥没有吃到一点食物,喝到一口水。

但是就算如此,等到后半夜,她还是被一阵忍不住的尿意憋醒了。

两个男人换班看守她,另一个在车里睡觉。

傅遥看向旁边在打瞌睡的黄毛,喊了他几声,说自己要上厕所。

那黄毛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愣头愣脑地反应了半天,估计刚才有点儿睡迷糊了,眼下是后半夜,正是人最容易困倦的时候。

傅遥倒是没打算这时候搞什么逃跑行动,她是真的急着方便。

那黄毛一开始不太情愿,但是傅遥不停碎碎念让他没办法安静休息,最终还是给她松绑了。

傅遥是先被人捆绑了双手双脚,然后又被捆在椅子上。

黄毛只给傅遥解开了椅子上的束缚,蹲下来又解了她的双脚,手上不但没有松绑,反而又加上一条。

后加的绳子可以远远扯着她,那条绳子绕过绑着手腕的死结,然后将两股绳子重新握回手里,这么一来,就算傅遥想要解开绳子逃跑都不可能,除非有匕首让她直接割断绳子。

被牵着走出工厂,傅遥努力在夜色中辨别四周的环境,却心底发沉。

这一片她觉得十分陌生,最让她感到不安的是眼前的路,一个地方的偏僻荒凉程度,往往从脚下的道路中就能够看出来。

她走的既不是水泥路也不是柏油路,竟然是乡间那种小土路。

这种路,哪怕是在郊区,恐怕都已不多见。

毕竟,这里并非荒野,而是一片厂区。

傅遥跌跌撞撞地被拉扯着,走过一片碎石子铺的道路,又走了一段乡间土路,终于来到一个十分有年代感的小砖房跟前。

当然不是茅房,好在破是破了点,遮蔽一个人足够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