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

2020-09-03 19:03:43作者:流云断

古风

我是一名剑客,一把龙渊纵横江湖十余载,无一敌手,适逢天下大乱,异族入侵,我身为天下第二剑客怎敢弃家园而继续浪迹江湖,

此刻我站在城垣之上,一袭染血银袍,双手身前竖建而立,身边冰冷的尸体已经布满了城郭,我眼神坚毅的看着城墙下那反贼所带领的十万大军,清风吹动我鬓角的白发,

我此时想起冠军侯:男儿何不带吴钩,连取关山五十州

随即我俯身冲下,冲向那十万大军,势要战个痛快

........

这里是东都洛阳,是女皇统治的末年,我的国经过女皇十五年间,国家愈发昌盛,百姓愈发富足,

男尊女卑的时代,即使你做的再好也不会让所有人都认可你的权利,故而女皇放下了女人慈悲的心态,杀伐果决,终究成就帝位。

但人总是会老的,在这最后的末年,女皇年老昏花,任人唯亲,终究导致了政变,在宰相等旧朝臣的带领下,新君即位,依旧实行其母的政策,

而在这时我出生了,

在我出生之际,父亲带我回到了巴蜀,这里乃是天府之国,安乐之所,父亲学识儒雅,母亲兼具情操,我就出生于如此世家。

这可能是世间最幸福的家庭了吧,在我出生之时,正逢李树花开,母亲便以此为我命名,父亲经商,时常不在家中,母亲学识丰厚,喜欢著诗,在母亲的熏陶下,我勤奋好学,从幼时起就喜好著诗,

蜀中多是险峻,这也使我喜好游山玩水,性格洒脱,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高人来到家中,我见其器宇不凡,随苦苦求于他,他可能在我哀求之下,不胜耐烦,收我为徒,师傅喜好喝酒,我就每天从家中带酒给他,师傅的性格豪爽,喜欢云游天下,在练功暇时,便于我讲述那云游天下的故事,每次我都听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就与师傅喝多了,师傅便将我偷偷抗回家中,来躲过母亲的责骂,但是每次师傅讲起一些事的时候都会偷偷暗泣,我不甚了解,所以也就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了,些许是师傅的影响,再加上我天生的性格,所以我也想做一个侠士,游历天下,惩奸除恶,四海为家广交好友,

直至后来我才明白了一些道理,也知道了师傅是谁,他是天下第一的剑客。

待到我弱冠之年,上蜀山,与蜀山掌门展开了旷世绝伦的一战,经过三百回合的激战,蜀山掌门败于我的剑下,蜀中自此在无敌手,高手是容易寂寞的,我不顾父亲的责骂以及母亲的哀劝,放弃了家族的事业开始游历天下,闯荡江湖。

心中想着的场景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带着这份豪气离开了家乡,寻找天下名家,追求剑术的极致。

初出剑阁游历多地,可能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在这养伤期间,便遇见了山匪抢劫村庄,我当时寄宿与王大娘家,在这里我遇见了第一个好友孟兄,见到悍匪杀人,我随即提上我的佩剑与这些匪人厮杀,这是我第一与人生死搏击,也深深地体会到了师傅技艺的高超,不出片刻功夫,我就将所有匪徒击退,孟兄见状,便劝我参军报效国家,我笑了笑拒绝了他,我生性洒脱,怎可愿被世俗所累。

当时正是新皇即位之初,新皇年少,拼劲十足,带着繁盛的国家更上一重楼了,

新皇爱才广招文武之高才者,去朝廷自荐,而此时的孟兄正是因如此。

我拜别了孟兄,再次云游天下,此时正是杨花三月,驾一叶之扁舟,顺江而下,一路拜访名家。

三月的华山,银装素裹,凸显出华山的陡立,我冒着风雪登顶而上,这是我初出剑阁的第一战,我将拜帖让小童送入华山剑派的掌门人,我们定于五日后决战于华山之巅。

这一天风雪席卷着华山,片片雪花映耀着剑刃的锋芒,我向着华山掌门应阳子微微抱拳,江湖规矩,此战无论生死不得寻仇,四周布满着剑派的弟子,他们嘲笑着我的不自量力。

但是我怡然不惧,这是一种剑客应有的自信,应阳子出剑了,他的剑意,犹如这华山的雪一般,刺痛肌肤,我大笑着不愧是华山剑派,这剑犹如这华山一般要刺破苍穹,我出剑回击。我的剑犹如诗情画意,自带一股书香气息,不过剑锋却在这气息中悄然而至,如此,我与应阳子在这漫天飞雪中身影交错,铮铮作响,一片血花染红了这山巅之雪,师傅不愧是第一剑客,在第256剑的时候应阳子应声而倒,整个人萎靡不起,华山派弟子见状均冲上前来为师傅报仇。

我负剑而立,散发在雪中飞舞,应阳子摆了摆手,示意弟子下去:“阁下真是好生俊秀的剑法,这种剑法我平生未见,在下敬佩”

“应前辈的剑,凌厉之极,若不是我领悟了最适合自身的剑法,怕早已是败于前辈脚下”我向着应阳子恭敬一拜。

“哈哈哈哈,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听闻公子诗酒也是一绝,今日我与公子不醉不归”应阳子拉着我进入了他的府邸。

这一夜我们促膝畅谈,斗酒下胃,成诗三篇,从应阳子口中我得知,洞庭湖上,剑圣凌渡,剑法超绝,举世无双,第二日我带上华山好酒辞别应兄,前往了那洞庭湖。

一路上盗匪不断,甚至还有各派名家子弟为虎作伥,我凭借手中三尺剑锋,惩奸除恶,世人皆知在洞庭附近有一浪荡剑客,为天下除害。

这是我来到洞庭的第三十天了,始终没有找到剑圣凌渡。

我看着动听的风景,在这云梦之地,又是年上元节,烟花绚烂这天空,整个云梦在这灯火之中显得搁外热闹,我将心中所想写在灯上放入水中。

便这样提着酒壶,来到一处灯火绚丽的楼阁这种,听着眼前卖唱人清婉的琴音,随即赋诗一首。

稍晚时候,在我微醺之际,一个丫鬟模样的人将我带入深闺之中:“我家小姐要见你,你快进去吧”

“千里江河无人渡,笑瞰古今谁比肩,写的真是好诗句,公子你就是那个浪荡剑客吧”刚才那个抚琴的妙龄女子问道。

“姑娘叫我何事?”我举起酒壶喝着清酒。

“你可知道我是谁?”姑娘反问道。

我没有回答她,自顾自的喝着酒,“我就是你要找的凌渡”轻声的细语,犹如惊雷炸在耳边。

我的酒立时醒了三分,“原来剑圣竟是女人,真是想不到,想不到,怪不得我苦苦追寻而不得”我自言自语着。

我们坐在桌前,相对而视,剑意不断在眼中相互交错,一股鲜血从我嘴角留下,我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当你明白何为人间红尘再来找我吧”留下这句好,凌渡翩然飘走。

从此我不在运用武功,返归为一个平常之人,滚滚红尘行平凡之事。

这一年新皇即位,经常与诗友寄情与山川湖海,此时我的诗名渐渐为众人所熟知,

又过了几年,武林各派相聚于泰山玉皇顶,我也来到了,希望可以看尽各派武功找到心中所想,但是再一次观战之中我被仇家所认出,我就是杀了各派诸多人的浪荡剑客,随群起而攻之,纵然我武艺决顶剑法超群,终究不是众人的对手。应阳子为掩护我而死,心中剧痛,我带着满身的伤逃到了安陆寿山,在这里我遇见了我一生挚爱之人,她是宰相的女儿,学识丰富,为我疗伤,时而与我作诗,见我舞剑,就这样我在这里驻足了。

在这里经过岳父的熏陶,见我饱具才华,劝我入仕,我也早有此心,希望凭我之力再让这盛世在

上一层楼,大丈夫生当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功名旅途,然而这一切都不是顺利的,每次上书,终被所拒。

但是我并没有放弃,终就是为了理想而战斗,我的妻子见此每每都伤心的劝着我,

但是我的机遇还是来了,到了新皇中年的年纪,此时的新皇沉醉于往日的功勋,更是从从自己亲儿子的手里的来了最宠爱的妃子,从此被人们成为长乐帝,夜夜笙歌,不在早朝,任人唯亲。

而此时的我,因为洒脱豪放的性格诗被人们传的越来越多,终有有一篇传到了帝王手中,而此刻的他不在任贤为能,利用我的才华去赞美他那爱妃,和过往的功绩,

渐渐地我在这里心灰意冷,不顾帝王的威严,不顾一切,离开了这里,

终日饮酒作乐,与各好友共吟诗篇,我的性格越来越不羁,离开了长安,再次游历江山,这次我的诗慢慢的有了壮志难酬之味。

我的剑法越来越凌厉,我访问天下名山,以剑术打败各种敌手,以自己心中的道,去实现天下的正义

遇到匪徒我会与其决斗,遇到贪官我回忆名文揭发,就这样度过了数载,数载之间,已是物是人非。

因为帝王的不作为,任人唯亲,导致天下大乱,叛军一路烧杀抢掠,兵临长安城下。

而我的妻子也在这是逝世了,我安顿好她的后事,终日饮酒,我的诗少了,我的剑越发凌厉了,

提着我的佩剑一路杀到了长安城内,真正的体验到了当年的豪气,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当我再一次踏入长安,

也是一如既往人行匆匆,不过这一次不再是繁华的叫卖声,而是匆匆的逃亡声,整个长安大乱,谁能想到,天下第一都市的长安也会又被攻破的一天。

我缓步踏进了皇宫,想再次的质问一下长乐帝,看到这样的天下,您后悔吗,

但此时的皇宫已经燃起了大火,而皇帝早已带着文武大臣逃亡我的故乡蜀地,我心中一阵感慨,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人,此时我心中所想早已不是再为其效力,而是蜀中早已仙逝的父母,对不起,是儿子没有好好孝顺你们,

我挽起了花白的长发,走向长安城头,在一次次敌军攻城的人潮下,城防的守军早已人员凋尽。

我双手竖着我的佩剑,喃喃道:老家伙,这次你不再是龙泉,而是随我出蜀的龙渊

这一次请陪我杀个痛快,龙渊似是感到我的气息,露出半寸锋芒,

为了自己的抱负,为了这片生我养我的国家

我冲下城去,杀向了敌军,一朵朵剑莲升起,一片片尸体倒下

身后是乱世长安,焰火血液悲声染红了整个长安的天空土地河流。

我奋力拼杀,凭借问我天下第二的剑客,纵横江湖十余载的实力,

渐渐地我的眼前模糊了,渐渐地我的眼前明朗了,

手中的龙渊已经入鞘,手中青壶散发出酒香

我猛然回头,

身后是盛世长安,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生机勃勃,在一处院落桑树之下,我的挚爱和父母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

这一刻我懂了凌渡说之语,我定不负你,这一次,我定将守护心中之人。

我是剑中狂徒十中之仙。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