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在车上把我要了我,又大又粗 小穴—让女大佬怀崽后

2020-04-25 08:52:07作者:小水

总裁宠文

威廉王的议事厅内,大王子和二王子各处一处,两人互不理睬又暗中较劲。

威廉王踏入的那一刻,两人争先动了,向着这个帝国最尊贵的人行礼。大王子率先说话,二王子紧跟其后,两人争相在威廉王面前表现。大王子是皇储,二王子凭母亲身份高贵,两人一向争锋相对。

平时威廉王倒是看着他们逗,还有兴致逗上一逗,但是他们来的不是时候。两位王子争了一会儿,发现威廉王从头到尾没说话后,两人瑟缩着不敢再说话。威廉王这才懒洋洋的抛了一点眼神给他们。

“说完了?”

两位王子点头。

“还说吗?”

两位王子摇头。

威廉王看着两孩子又点头又摇头的,觉得他们颇傻。问大王子,“奈菲尔没跟你们一起?”

大王子:“没有,他身体不舒服……”

大王子的回答被打断了,威廉王说:“那你不去照顾弟弟来这干嘛?”

大王子:“……”

威廉王叹了口气,望向二王子,二王子立马挺胸收腹。

二王子看到大王子吃亏暗自高兴,父王问他“娜拉还没回来”的时候,他想立刻回答,但想到大王子的前车之鉴,顿了半秒组织语言,然而威廉王已经不感兴趣似的摆摆手,说道:“连你妹妹的行踪都不知道,看见你们就心烦,滚滚滚。”

二王子:“……”

大王子/二王子在心里呐喊:父王,您倒是给我们说话的机会啊!

这时候他们倒是蛮有默契了,不过威廉王不是一个耐心的父亲,把两个蠢儿子打发走后,雍雍华贵地打了个哈欠,问道:“娜拉定下结婚对象了吗?”

此刻议事厅里只剩下威廉王和伺候一旁的休姆了,休姆连忙上前一步答道:“回禀陛下,娜拉公主还没有定下结婚对象。”

“可有走得近的?”

“陛下,您给五年的时间,何必急在一时?”

威廉王沉默半响,休姆还以为他在思考,谁知威廉王忽而一拍手掌,一副来了灵感的欢喜神色,“那就扔羽镖决定吧,你选几个青年才俊贴在靶子上,掷中水就决定是谁了。”

“……陛下,用这种方法挑选出来的丈夫,公主不会高兴的。”

威廉王想象了一下娜拉.威廉发怒的模样,凉凉地说:“除非她死在外面,不然都得听我的。”

——

娜拉.威廉还不知即将收到一份随机抽取的大奖,正驾驶着飞船险象环生,短短几分钟,她们的飞船已经中了两炮,其中一炮导致飞船的警报响个不停。伊凡.霍尔喜欢摸驾驶舱,对这种声音自然了解,那是炮弹击到重要位置,需要修复的声音。

伊凡.霍尔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她出来后,坐到了娜拉.威廉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系上安全带保证自己不会被甩出去后,她镇定地看着屏幕闪耀的烟火。

准确来说,这些烟火来自敌人的炮火射击。

此时警报提醒她们飞船已经岌岌可危了,娜拉.威廉还有心情同她开玩笑,“小伊凡,你就从了我,如果我们都没死,你和我结婚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不是喜欢设计衣服吗?以后我天天穿你设计的衣服出去转圈,让别人羡慕。”

伊凡.霍尔想了想,放下躺椅,让自己呆的舒服一点。

娜拉.威廉见她不回答,还在提议,“反正都快死了,你就答应一下,满足临死之人的心愿。”

伊凡.霍尔终于接话了,“我拒绝。”

与此同时,炮弹又一次击中她们飞船,屏幕上显示飞船的动力系统受损。

娜拉.威廉:“哇,伊凡.霍尔太绝情了,我们都快要死了,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你想让我抱着遗憾死掉吗?小心我死了之后缠着你不放噢。”

伊凡.霍尔受够了她胡闹,说道:“别闹了,赶紧结束吧。”船舱又震了一下,也不知道又炸到哪里了。

娜拉.威廉:“唔,现在很危险了,左侧机体破损大洞无法修复,动力失控已经抵达警戒线,大概还有五分钟这艘飞船就会砰的炸开,我和你都会被炸成碎片呢。咦?他们想活捉我们?”

伊凡.霍尔把视线投向屏幕。三艘飞船呈三角趋势包夹她们,不论她们逃向哪个方向,都会被对方轻易追上,她们无路可逃,情势危机。然而处在危急关头,伊凡.霍尔还有闲心打量敌方飞船的模样。对面的飞船涂上了统一的颜色,但从表面的构造来看,更像是东拼西凑组建而成。

娜拉.威廉一边强调她们难逃一死,一边不着痕迹偷看伊凡.霍尔,没有人能逃离死亡的恐惧,只要伊凡.霍尔心神动摇的时候肾虚而入哄骗伊凡.霍尔答应,等平安无事,伊凡.霍尔肯定会遵守说过的话的。然而令娜拉.威廉失望的是,在娜拉.威廉脸上看不到任何惊恐,不由得问:“你不怕?”

伊凡.霍尔喟叹了一声,在娜拉.威廉以为她后知后觉感到害怕的时候,只是调整了椅背的位置,让自己躺得更舒服,娜拉.威廉偷窥的视线变得明目张胆起来。

伊凡.霍尔:“因为我知道,我们会没事。”

娜拉.威廉:“哦?可是现在的情况怎么看,我们都跑不掉了呢。”

伊凡.霍尔看向屏幕,屏幕上包夹的飞船越来越近,她已经能看到炮弹的膛口。和紧张的形势相反的,是伊凡.霍尔淡然的声音:“兽潮出现的时候,某些人跑得飞快,危机过去了,他们就觉得自己应该享受灾后的荣耀。而战场上异常活跃的你,就成了他们的首要目标,你在战场的卓越表现,茶木星上的人都看在眼里,你就像一根刺,刺中了他们的利益。”

正因早知内情,她才不想参加变了调的庆功宴,她间接救了一些人,这些人不过是平民,她的功劳不算凸出,她不参与等同于默认功劳分了出去,最后的结果是她会得个表彰什么的,但少了俗事烦身。然而娜拉.威廉的功劳就不同了,娜拉.威廉拯救了荼木星,这个功劳无论如何都磨灭不掉,庆功宴必须要娜拉.威廉到场他们才能分享娜拉.威廉的功劳。偏偏因为娜拉.威廉把她牵连下水,他们大概以为她和娜拉.威廉联合起来,不愿意分享功劳。他们不敢对娜拉.威廉动手,就把压力转移到安东身上。

娜拉.威廉利用了他们的贪婪,设了一个局。

伊凡.霍尔继续说道:“你在这个时候离开荼木星,等同于告诉他们,除了分享,他们还可以有另一个选择:完全霸占功劳。只要你死在外面,他们再抹灭你的痕迹,比如说你伤得太重无法治疗之类的,功劳就全是他们的了。

你要制造一个离开的机会,而契机是寻找紫鎏花,所以你一定会登上离开荼木星的飞船。你把自己当做诱饵,诱惑对方心甘情愿踏进圈套,只要他们敢咬下诱饵,这个局就成了。你们双方都在打算盘,然而你的算盘更精。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设下这个局的你,不可能没有后手。”

娜拉.威廉的目光完全被伊凡.霍尔吸引了,淡然的神色、清冷的声音、洞悉人心的眼眸,让人越是看越是喜欢。直到伊凡.霍尔讲完,娜拉.威廉低低的笑出声,忍不住舔了舔红唇,语气愉快到了极点,“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轻易看穿了我。小伊凡,你游刃有余的样子真的真的可爱极了。既然你知道会遇到危险,还是跟着我出来,我可以理解为,你想和我同甘共苦吗?”

“……”伊凡.霍尔忍住扶额的冲动,前半句听着还像夸奖,后半句则不像样了。

娜拉.威廉还乐颠颠地向她抛了个媚眼,“啊~小伊凡~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喜欢到想把你吃掉~”

伊凡.霍尔面无表情回答:“谢谢,我也很喜欢我自己。”

娜拉.威廉依依不舍的移开了目光,把眸光投向屏幕。小伊凡真是真是太合她胃口了,继续看下去,她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活动了一下手关节,盯着屏幕上越来越近的三艘飞船,轻声对伊凡.霍尔说:“小伊凡,看我怎么解决他们。”

娜拉.威廉把亢奋的心情投放在反击之中,飞船倏然加速,伊凡.霍尔被一阵向心力牢牢钉在椅背上,她原本看着屏幕,然而屏幕上的画面因为提速已经看不清原貌,眼前一片眩晕。她能听到耳边依稀传来声响,然而耳膜隐隐发涨,听不清那是什么发出的声响,等眩晕耳鸣消逝,战斗已经结束。

包夹她们的三艘飞船仅剩一艘,破破烂烂的一艘。

伊凡.霍尔想起了管家收集的报告中,提到一句娜拉.威廉的驾驶技术非常出色,她现在对这句话深有体验。她揉捏着额角舒缓晕涨感,而娜拉.威廉已经登上了仅剩的敌船。通过娜拉.威廉身上的设备,她可以看到敌船上的画面,但……情况似乎不太好。

在伊凡.霍尔看来,娜拉.威廉从击败对手,到登上敌船的整个行动都非常干净利落,几乎没有给对方喘息的空间,这一过程甚至有点小帅,然而再快的速度没办法阻止对方选择彻底毁灭。敌人选择了不留活口,并且启动了系统抹除。

娜拉.威廉到达敌船的驾驶舱的时候,屏幕上的倒计时仅剩不到一分钟。

还有五十秒飞船自爆。

伊凡.霍尔脸色豁然一变,不由得说道:“先撤回来。”

娜拉.威廉:“小伊凡,就这样撤退岂不是空手而回了?”

伊凡.霍尔警告似的叫了她的名字:“娜拉.威廉!”

娜拉.威廉:“听到你叫我的名字感觉很好,不过接下来只能委屈你安静一会儿了。”

娜拉.威廉说完,伊凡.霍尔就听不到那边传来的声音了,显然是娜拉.威廉关了身上的设备。伊凡.霍尔停止了无用的呼唤,紧紧蹙着眉盯着屏幕,恨不得跳进屏幕里,对准娜拉.威廉的脑门就是一个暴栗。

娜拉.威廉不是不怕死,而是在享受危险带来的刺激!

娜拉.威廉关上了设备后,任由唇畔的笑意扩大,笑意浸入紫罗兰色的眼眸,在屏幕的照亮下闪烁着莹莹的光。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小,娜拉.威廉却似乎感受不到生命临危的恐惧,她摘下钉在衣襟上的设备,把摄像头对准倒计时的数字,确保伊凡.霍尔能看到。无聊的看了一圈驾驶舱的内部构造,又很快失去兴趣,目光落在驾驶位上,微微皱眉把人踹开,嫌弃地看了一眼座位,到底还是没有坐下。

做了这些之后,倒计时已经接近了尾声,还有二十秒,这艘飞船就会“砰”的爆炸,成为宇宙中一粒小小的星火。

娜拉.威廉不紧不慢地走回操作台上,数字又缩减了几个,完美的指尖终于落在了操作盘上,这时候,倒计时只剩下十五秒。唇畔的笑意似乎加深了,随之轻搭在操作盘上的手化成了虚影,那是快速移动留下的残影,与此同时,屏幕上的倒计时赫然一顿,变成了海浪冲刷般宣泄而过的数据。

娜拉.威廉再一次展现了运算天赋,也许是无意,也许是有心,当她移开指尖,倒计时的画面重新回到了屏幕上,先是显示5,然后是4,再然后3、2……1。最后停留在1之后,长长的“滴——”声后,没有再动弹。

这个宛若玩弄人心的“1”在屏幕上停留了两秒钟之久,才缓缓切换画面。

“系统恢复正常……请重新设定……”

危险就这样过去了,娜拉.威廉重新拾起设备,把它扣回衣襟上,并且把声音调试了回去,那边没有声音。想了想,她把声音调到最大,然后听到了清浅的呼吸声,语调不禁染上了笑意:“亲爱的小伊凡,看来我们的旅程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噢~”

伊凡.霍尔:“……”多么欠扁的语气。

因为她们乘坐的飞船已经破破烂烂了,已经被重新设定的飞船就成了她们的新驾座。伊凡.霍尔登上新飞船之后,二话不说给了一个爆栗,正正的敲在娜拉.威廉的脑门上。本来一脸亢奋求表扬的娜拉.威廉顿时委屈巴巴的,捂着脑门看着她,偌大的紫眸还泛着泪意,好似受了莫大委屈。

不过伊凡.霍尔知道娜拉.威廉的眼眸泛红跟委屈搭不上关系,她见识过娜拉.威廉推测五百三十一年的宇宙星流变化,所以大致能猜到娜拉.威廉做了什么,眼睛泛红大概是用脑过度引起的。淡淡瞥了一一眼娜拉.威廉捂住的地方,只惋惜力道太轻,然后把手心隐了起来,藏住指甲深陷的痕迹。

娜拉.威廉还在揉着额头,看到伊凡.霍尔无动于衷才停止表演,然后说起了正事,话语间很是得意,“虽然他们抹除了数据,不过还是被我抓住了小尾巴,根据碎片信息已经推断出了他们的坐标!”

伊凡.霍尔了然,怪不得旅途还要继续。从三艘飞船上获得的有用信息太轻太浅,没多少价值,但如果能直达终点,也能窥探到事情的真实面貌。

娜拉.威廉还挑衅似的看着伊凡.霍尔:“还敢不敢跟我一同前往?”

娜拉.威廉找到了坐标,但是她们想要寻找这个坐标非常危险,找回来的数据里并没有包含完整的路线,她们前进的每一步几乎都是靠娜拉.威廉的运算。漂浮在宇宙中,伊凡.霍尔偶尔也会产生些许不知时间消逝的感觉。

然而硬生生靠着那个坐标,一点点推断出全部的路程。当听到娜拉.威廉说“找到了”时,伊凡.霍尔才有了一点真实感,不禁露出笑意,唇瓣刚翘起一点点弧度,就被娜拉.威廉搂在怀里,脸颊被温热之物碰了一下,她微愣,但娜拉.威廉很快松开手退开。

娜拉.威廉用一种很畅快的笑意看着她,笑弯了眼,“我们找到了——”

伊凡.霍尔慢了半拍才“嗯”了一声。

她们势单力薄,不敢轻易靠近那个坐标,小心的兜转了很久才找到陨石群落脚,实际上陨石群处在距离坐标还很远的地方,她们依附在一块颜色与飞船十分接近的陨石块上,静候可能前往坐标的飞行物。

然而,当她看到一艘战舰缓缓行驶而过时,淡然的神色也不由得染上惊愕。

刚刚经历了荼木星的生灵涂炭,然后看到致使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出现在面前,而这个罪魁祸首竟然和威廉人和平共处。这就如同看到拿着屠刀的加害者与被伤痕累累的受害者握手言和,只让人觉得荒谬又荒唐。

而伊凡.霍尔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画面,那艘飞船如同她们击落的飞船相似,但周围多了一群兽族簇拥,兽族像是飞船的开路者与护卫,紧紧地跟随着飞船。

这种融洽相处的画面,和刚刚落幕的战争,变成了鲜明的讥讽。

伊凡.霍尔被这个景象所惊愕,一时看的出神,没注意到娜拉.威廉越来越近,甚至肆无忌惮的视线。

因为站在伊凡.霍尔的侧边,侧脸斤数落入了娜拉.威廉的视线中。娜拉.威廉看了一会儿,从乌黑浓密的头发,一点点地挪到其他五官上,饱满的前庭、乌润的眼眸、挺翘小巧的鼻、浅薄的淡色唇、还被她触碰过的下颚。还有那从浓密黑发中露出的白皙耳尖,十分可爱的椭圆形耳廓,缀着小小的肉嘟嘟的耳垂,让人想揉捏一番,看看手感是不是如同看上去那般圆润。

比起远处违和的景象,娜拉.威廉觉得近在咫尺的人更让她好奇,如果捏一下,伊凡.霍尔会不会捂着耳朵脸红?

伊凡.霍尔脸红的模样……

娜拉.威廉略一沉吟,蠢蠢欲动地伸出了手,袭向小巧的耳垂。

就在即将触碰到的一刹那,久久不见娜拉.威廉出声的伊凡.霍尔扭过头,这一转头薄唇碰到了一物。而娜拉.威廉感到发丝轻拂手背,手指触碰到了温热的两瓣,两人俱是一愣。

相关阅读
儿媳衬衫乳房,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HP同人BL文推荐

作者有话要说:HP同人——我是教授她只是个除了身手不错,其他都平平的普通女孩意外身亡,不意外的穿了……哈利波特的世界里,她成了有名的斯内普教授……最阴沉的,品位最

男同桌在桌子上做了我,我和结婚了的表姐性爱—明月照红

五十八被赵氏夫妇这么一闹,青珞再没心情做什么生意,早就吩咐伙计将那歇业一天的牌匾挂了出去。把昏迷的锦心扶回睡房,青珞推门出来,意外的发现适才还守在门口的荆如风

我是女人我欲望那么强,爸爸日女儿全过程—安利狂魔的胜

我现在其实蛮缺粮的……现在榜单上的文好像不太对我胃口_(:з)∠)_看我的主要安利向,应该能大概猜出我的喜好来。我其实是口味是喜欢男女主互相残杀,或者

父亲和女儿母亲和儿子,老公不在家就让狗干—阴阳师爷

沈白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发现嘛……这祝府中的美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有些不同寻常……元青不觉得吗?”陆元青点点头:“祝府无事闲养了这些美人在,难道只是因为祝公子的

妹妹喝醉了我把她日了,进入了她的桃花洞—红楼绛珠传

“这可如何是好?四阿哥这几日每日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再耽搁不得了!”孙太医心中甚是焦灼忧心。林海皱眉:“非留痕不可吗?”孙太医道:“非他不可,四阿哥如今的情形,极像是

蓝天航空航天王静 不知火舞户外全集-攻尽天明

昨天那个梦怎么回事啊,我竟然灭了那么多人,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根本不可能啊,面对那么多人精,怎么可能杀得了啊~“子明。”靠在大叔底下对着天空回忆昨天的梦,突然听到

按住腰往上顶弄 老外做爱故事-网王穿越之倾城

暖暖的午后,温柔的阳光细细地洒落,偶尔有一两声虫鸣伴随着偶然停留的清风轻拂过树叶,发出微微的悉悉索索的声响。大树上安置着一个用藤条编织的有靠背的秋千。秋千上

总裁一挺一出&太后你真紧水都_甄嬛传同人之浅眉吟唱

眉庄听着不远处梁才人撕心裂肺的喊叫,怔怔的看着身上的衣饰,待华妃让众人退下时,才匆忙告辞退下,只听‘哎呦’ 一声□□,却是陵容已经吓得腿软。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