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外3q真实经历,不要了啊再坚持下宝贝-龙吻

2020-04-04 08:44:02作者:一江春水

经历 坚持 真实

跟十年后的弟弟说了几句话,感叹感叹岁月如梭,连曾经内秀胆小的孩子都变换模样,气质更加沉稳内敛,让人见之欢喜。

已经是个会自然而然散发荷尔蒙的大人了。

看看这个不知经历了多少磋磨才得以雕琢成器的成熟男人,再想想尚且幼小,还在里包恩大魔王手底下艰难成长的自家包子弟弟,夏生不由得抹了一把心酸泪。

他们没有聊得太久,毕竟彼此之间有十年空窗期,只能挑拣着十年前的事情,十年间夏生不知道的事情提了提话头。这也多亏是亲昵无间的兄弟,才不至于在这种静默中变得尴尬。

纲吉将夏生带到自己在日本基地的办公室里,彩虹之子们也跟着一起过来,准备送他离开。只要把他身体中属于过去的灵魂送走,这个时代的沢田夏生自然会清醒过来。

白童子也站定在旁边,垂首紧盯可乐尼洛,半点不给面子地直接问他:“这方法可靠谱?会不会出差错,导致两边无法置换,其中一方失落在虚空里?”

“怎么可能,kora。”可乐尼洛信心满满,拍着胸口保证道:“彩虹之子的奥义执行力是完全正确的,你大可放心,或者担心的话,不如先把你送走试试看?”

“就这么做吧,”白童子立刻答道:“如果这个时空的吾完整归来,再送夏生离开。”

“喂喂喂,你们说话有没有考虑一下我就在旁边?搞这么严肃紧张干嘛,万一他们当真失误把人送没,咱两相跟着好歹能互相照应照应……不然我上哪儿找你去啊?”夏生不满道,且比白童子更加不留情面。

威尔帝啧了一声,推推眼镜,比夏生还要不满:“你们是在质疑7^3秩序吗?我们的复活就是最好的例子,连这种事情都能够做到,区区置换灵魂,也不过是稍稍费些功夫罢了。”

“不不不,我质疑的不是那个三角秩序,”夏生严肃道:“我质疑的是你们,了解?这个时代的里包恩貌似还没回来,仅靠你们几个缺斤短两的,当真没有问题?”

“……”

其他五名婴儿之中,不乏有与里包恩不对付的个体,面对共同利益时愿意出人出力,却是切切不肯跟里包恩服输的。夏生这么一说,史卡鲁和可乐尼洛顿时有些炸毛,就连威尔帝也皱起眉头,露出明显的不忿神色。

然而夏生确实只是为了保证自己二人的安全,才会临时有此一问,问题刁钻也并非想要惹怒这些假婴儿,只是平日里无形中作为领头人的最强杀手先生不在,多少让他有些不踏实。

当然,言语间的确有些挑衅了,夏生半点没有反悔,反而满不在乎地故作纯良,歪头眯眼笑了起来。

全程围观的十代目纲吉:“……”

威尔帝挂着黑脸与其他四名婴儿站成五星形状,以此稳定结构,将夏生与白童子围在中央。调笑过后,终于才是离别的时刻,五名彩虹之子周身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辉,点点炎火溢出,在几人站位处落下一枚标记。

标记呈线性往外延伸,很快连接成为一只流光溢彩的五角星,各种属性的死炎交相辉映,映亮整间屋子,纲吉忍不住微微闭上了眼睛。

“亲爱的,我走了,多谢这段时间的招待,你要开开心心的,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哥哥……”纲吉听着光芒中夏生温柔的嗓音,感动不已。

夏生紧接着说道:“哦对了,还有骸那家伙,你看着随便应付一下。虽然哥哥很想你能结束单身,给咱们家迎回一个弟妹,不过一切还是要以你的意愿为主,别被那家伙牵着鼻子走了,失身又失心啊。”

纲吉:“……”哥,你咋操这么多心啊。

年轻的十代目囧囧有神,半遮着眼睛,等到盈满整间屋子的炎光褪去,这才慢慢将手放下,再次看向兄长与白哥站立的方向。

彩色五星已经随着十年前夏生灵魂的离去而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两道闭目长身而立的人影。他赶忙跑过去将缓缓睁眼的二人扶住,关怀望向那双熟悉的眼瞳。

棕发少年小小的影子倒映在火红色水波圈起的汪洋里面,轮廓模糊不清。夏生笑了笑,反手搂住年轻首领的肩膀,低声说:“辛苦了,阿纲。”

“哥……”纲吉仰头轻笑,回搂住他,同样低声道:“欢迎回来,辛苦了。”

…………

这一边,意识在恍惚片刻过后,脑海中突然闪过夏生被淹没在死炎光辉中的模样,白童子一个激灵,噌地起身坐直身体,瞳孔还未聚焦,双眼已经开始快速四下扫视。

他的目光很快固定在身侧,心心念念惦记的少年也已经睁开眼睛,揉弄着刺痛的额角,蜷缩在自己身边。夏生显然比他要镇定了那么一点,除去紧抓着妖怪衣角的手指,没有其他地方失态。

互相确定了彼此完好,白童子泄力重新躺倒下去,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身体迅速感受到了睡意。

虽然没做什么体力活儿,灵魂穿越到底十分消耗精神,夏生也同样感到了些许疲惫,一时不想起身。

他们达成了共识,就这么眼睛一闭,搂抱成团就要继续睡下去。夏生很信任白童子,对方比自己后一步到达未来,想必在那之前已经安顿好彼此的身躯,是以此时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两人诈尸般忽醒忽睡,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这间豪华客房彼端不远处,配套书桌后面,有一个正捧着厚重精装书翻阅的活生生的人。

那人被他们这番没有丝毫征兆的动作吓得不轻,仍旧保持着最开始右手翻页到一半的微抬姿态,这时面无表情端坐原地,镜片后面的精明双眼中闪过阵阵冷光。

作为好心借出朋友别墅来给这对挨千刀的妖怪暂时放置身体,多少天来细心照料,甚至不惜推迟回国时间,且时不时就担心到坐阵屋中静静陪伴的人,工藤新一很有些话想要说。

他正是那个在房间一角处作陪,好端端看着书,却被生生吓到呆滞的人,更加可气的是,那两个管吓不管安慰的家伙,居然给他眼睛一闭又睡过去了,Excuse me?!

深感自己这段时间一腔好意付诸东流,名侦探先生几欲张口,想要把他们叫起来臭骂一顿,好出出这阵子饱受惊吓的气。

结果看着夏生原本平静熟睡的面容上确实突然出现难以掩盖的疲累神色,像是在‘魂游天外’的这些日子里吃了点苦头,这会儿好不容易回来,马上要发泄倦意的模样。

他长长叹息了一口气,心说,我就是太善良了,没办法。

名侦探先生悄悄合上手里的大部头,把书抱起来,垫着脚无声游向门边,默默出去了。

晚上好不容易等来了他们的清醒,看到两只妖怪相携下楼觅食,新一挂着脸,双手抱臂,指尖在一侧点了点。

“终于舍得起床了?我还以为你们相约要在床上瘫他个十七八年呢。”他冷嘲道。

夏生看着好久不见的小伙伴,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抱怨,反而感慨道:“真是岁月如梭啊,江户川,一个不小心,你都这么大啦?”

“……”新一愣了一下,纳闷的看着他:“白童子说你失忆了……昏睡能治这毛病么?”

夏生和煦的笑着,说:“当然不能,亲爱的。我一看到你,就迫不及待想要恢复记忆,否则怎么能回想起来当初怼你的乐趣?那太对不起你了。”

工藤:“……”确实是恢复了没错,还是那个熟悉的小伙伴。

在夏生日常碎嘴中感到了些许久违的无奈,虽然彼此的模样早已让对方认不大出来,但性格却是没有多少变化的。尤其是夏生那张不饶人的嘴,真真是十数年如一日,半点没有因为十年暌违而产生任何生疏感。

旧友们聚在一起说了说话,得知白童子临时找他帮忙藏匿即将失去意识的身躯,新一二话不说便出手相助,甚至为此滞留在意大利许多天,夏生感动极了。

毕竟是十年没见的‘幼时’玩伴,没想到他失踪这么久,对方还愿意帮到这种地步,夏生这次认真的道了谢,没有在这种事情上逗嘴皮子。

新一对他难得的态度十分惊奇,并且毫不犹豫地表现了出来,仿佛看到太阳打西边出来,或者瀑布倒流回小河。夏生额头上冒出一根青筋,两人没正经几句,很快又恢复了日常模式。

“所以你们真的没事了对吧?那我明天就启程了,家里那边还有点事,我昨天还想着如果你们再不醒,就找人帮忙托运一起回日本来着。”

“托运?真亏你能想得出来,”夏生啃着苹果块,啧啧出声:“你大侦探一世英名,小心在这里栽了跟头。人你也敢托运,关系是有多铁?”

“一般铁吧,”新一淡然道:“人家有私人飞机,出入境都有许可证,只要飞机上没有武器就没人管,运你们两个绰绰有余。”

夏生听得惊奇不已,呦了一声:“不得了啊名侦探,很会利用关系了,你这位‘一般铁’的朋友我认不认识,还是后来新交的?”

新一相当谦虚,没有直说对方叫什么名字,只道:“不算新朋友,只是你没见过而已,老相识。”

“哦。”夏生摸摸下巴,也不是很在意那些,很快又嬉笑着跟他打趣起来。

第二天,三人互相道了别,新一本来以为他们‘魂游天外’这阵子应该挺累的,该回去休息休息。夏生也想过要不要先回去,跟奈奈撒撒娇(……)什么的,这些日子着实身心俱疲。

但他又想跟白童子再多单独相处些时候,之前在失忆状态下,他尚且愿意跟着妖怪出来游玩‘蜜月’,没道理好不容易心意相通,他们却要巴巴往回走,再次回到父母眼皮子底下。

没怎么太过挣扎,夏生最终选择了短暂的色令智昏几天,再跟白童子一起逍遥逍遥。新一提前走了,他们也不好意思继续住着朋友的朋友的别墅,紧跟着离开了意大利。

接下去的几天,这一对越发没羞没躁的妖怪将彼此磨炼得更加契合,简直是身心合一,前所未有的爽快通畅。他们之间也算是苦尽甘来,从相遇到如今,经历过追逐与别离,那些过往反而让彼此更加迁就,从未有一刻起过争执。

更让夏生惊讶的是,白童子脾气果然比从前好太多了,最初动心的时候,妥协退让的那个人永远是自己,虽然也别有一番情趣,到底不如互相扶持舒心。

谁知这些年里不识情爱的妖怪竟开了窍,知道反过来处处体贴,温柔小意了。虽然在失忆期间就已经察觉到,这会儿有了闲心慢慢观察,夏生简直能自个儿乐坏了。

也因此他越发过分,开始提一些不痛不痒,却稍微有点折腾人的小要求,白童子也果然并不推拒,一一应了,成熟男人的荷尔蒙气场爆棚,把夏生的少女心险些勾引出来。

就比如此刻,妖怪挺直背脊走在大马路上,雪白发丝挽到一边扎成麻花辫——没错,夏生的小杰作。

就这样顶着花式漂亮的发型,白童子也没有丝毫动摇,仿佛看不见路人甲乙丙丁侧目撞电线杆子的窘态。他双手向后呈半搂姿势,小心翼翼托举着做了坏事的臭龙崽子。

夏生猖狂笑着咬他的耳朵,对所有向白童子行注目礼的人宣示自己的主权,两条长腿一摇一摆,整个人舒服得不得了。

白童子由着他瞎闹腾,偶尔感觉龙崽曲线光滑的屁股在往下坠,还认真往上挪蹭,以免他掉下来,可以说是非常贴心宠溺了。

夏生嘚瑟到鼻尖朝天,在这种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节奏里,渐渐把脸侧靠在妖怪肩头,合目打起了盹儿。

“白童子,我们明天去哪里玩?”他含混不清地问。

白童子回问:“想吃好的,还是想看风景?”

“都想。”

“那就先去城里,再找片海岸,想吃鱼吗?”

“不想,想吃你做得烧烤。”

“那就去山上,”白童子很快改口:“给汝猎野味吃。”

夏生吃吃笑着,答应道:“好。”

两道白影悠悠然的,很快便远去了。

相关阅读
我经历过的东北女人 吃我奶然后吻到下面_宇宙直男七夫

又一次被他亲的不知今夕何夕,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绞尽脑汁想的谈判条约完全就是给楼书珩逗乐的一个笑话,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对我履行承诺。这回是彻底完了,老子一世

高质量的肉文,sm口述真实经历_他是狼

郑号锡和金南俊只能暗暗使蛮力抓住固执的仍然想往下争辩的河俊英的肩膀,三人一边鞠躬一边带着河俊英出了方时赫的办公室。一路上四人都没有什么对话,闵玧其沉默低头

父亲和女儿,母亲做,四p经历真实—穿成霸道总裁男主

“郊游?”顶着这么毒辣的秋老虎去郊游?纪云脑子没病吧?叶采眉头微微皱起,没有回答纪云的话。纪云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补充说道:“就是我的朋友新开了一个葡萄酒酒

柳金鹏真实身份是什么?

柳金鹏的身份并不是好人,有可能他才是剧中最大的反派,因为觊觎无心的长生之躯,所以对他打起了主意,“柳金鹏”是一个新角色,柳金鹏由85后男演员姬晓飞出演。柳金鹏是一

一个疫情逃离者的平凡经历:愿这场浩劫赶快过去

时代的尘埃,落于我这样的小人物头上,便是一座大山。

雪景空真实身份是什么?

雪景空是一位爱而克制的内敛深情男。这次徐正溪出演的男主雪景空,是一名秘术师,也是一名内敛深情男,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徐正溪这个名字想必大家会有

老洋房真实原型是谁?

老洋房是有原型的,在现实中遇到的这位“老奶奶”没有剧中这么好说话,而且还有两个贪婪的儿子,老太太一家挤进了贫民公房,没捞到钱反而因为这个经常互相指责,儿子后来出

地府爱情故事:一只男鬼的传奇经历

女鬼太多,十八层地狱也装不下。她们一个比一个爱美,累活脏活苦活不肯干……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