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过的东北女人 吃我奶然后吻到下面_宇宙直男七夫人

2020-04-04 08:50:26作者:春婷

女人 东北 经历

又一次被他亲的不知今夕何夕,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绞尽脑汁想的谈判条约完全就是给楼书珩逗乐的一个笑话,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对我履行承诺。

这回是彻底完了,老子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一条本王只可以答应不经你许可不睡你,但至于其他......”楼书珩一只手抬起我的下颌,又吻了一下,“此等如花美眷,叫本王如何能控制的了。”

我瞬间鸡皮疙瘩掉一地,“兄台谈正事呢,严肃点行么。”

“第二条本王答应你,本来本王也没打算责罚三夫人和六夫人。你愿意与他们称兄道弟也是你的事。不过,如果被本王发现你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动情,格杀勿论。”

看着那澄澈明镜的双眼里露出的一抹狠色,我打了个哆嗦。身子却又被他搂的更紧了些。

“第三条没得商量,大夫人的名号是皇帝御赐的,由不得任何人更改。至于你如果真的不想被称为七夫人,也只有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

“做本王的正式王妃,从此府上下人就只会尊称你一声王妃而不是七夫人了。”楼书珩嘴角弯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王妃你妹!还李亚鹏呢!

我瞪了他一眼就扭过头去,力道略大,脖子有点被扭到了,疼。

“第四条出府之事,本王倒是可以答应,但是,必须是在本王陪同之下,不许私自出府。”

四条要求只获批了三个半条,折扣力度过大,老子算来算去还是亏了。十分委屈,是你要我提的要求,既然本就不是公平交易,还装什么民主人权啊!

可不管怎样,我还是憋屈的同意了这些丧权辱国的条约。

哥要卧薪尝胆,就不信不能十年磨一剑收复主权。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那双眸子近在咫尺,一张脸贴的近到我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汗毛有几根,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这么零距离对视着。

然后我就觉得心跳越来越快,不得已之下闭上了眼睛,不停的对着自己默念,哥是直男,哥是直男......

“小七,我问你,那一日你为何会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去池塘边?”他的声音很轻,温热的呼吸吹在我脸上,痒痒的。

“就想找个清净地方喝酒罢了。”没错,哥就是不嘴硬会死星人。

“我不在,你很失落吧?”他近在咫尺的脸上绽放一个清浅的笑意,可能是由于太近了,那个笑直接钻进了我心里,于是小心房也被惹得痒痒的。

“楼兄,你喜欢我吧?”我脑子突然失灵,嘴一瓢就溜出这么一句话。

楼书珩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小七,你已经知道了我是王爷,怎么还叫我楼兄?”

这绝对是故意转移话题呢,我把这当成了默认,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楼书珩眸光一滞,“这很重要么?”

我咧嘴一笑:“不重要,我就是随便问问。”我才不告诉你我其实特别在乎呢!

楼书珩摸了摸我的头,“明明蠢的要死,偶尔倒也能机灵一会。”

你说谁蠢,你才蠢!你们全家......算了,我还是不骂皇帝陛下了。

楼书珩笑起来,一只手伸进怀中掏出一只小瓷瓶,打开盖子,倒出一颗浅碧色的小药丸递给我,“把这颗药吃了,你的身体还能恢复的快些。”

我狐疑的看着他,“兄台这是什么药啊?你不会想要给我下毒吧?”

楼书珩笑意更浓,两只眸子弯弯的,眸光如星动,“小七,你觉得本王还用得着对你下毒吗?”说着将那药丸硬塞进我嘴里,“吃吧,死不了。”

我想想觉得也是,这丧权辱国的条约都签了,他也犯不着再耍什么把戏了。那小药丸入口便是一股清香,淡淡的甜味,于是我一扬脖,将它吞入腹中。

“死了到清净!”老子依旧嘴硬。

楼书珩忽然嘴角一斜,“虽然死不了,但是,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一口气不顺,拼命咳起来,你妹,又被他骗了!我一只手伸进喉咙拼命想要把那药丸吐出来,狼狈兮兮,何其悲催。

“哈哈哈......”楼书珩笑的扶额,然后又掏出一条帕子给我擦着嘴角,顺道捏了一把我的脸,“小七,你实在是太好玩了!”

“你!你到底给我吃的什么东西!”我手指着他鼻子,怒目而视。敢把老子当猴耍!

“只是一种寻常的□□罢了。”楼书珩忍着笑,说的十分轻松。

“□□......”我两眼一黑。

“不过只要你每个月初一按时来我这吃下一粒解药,三年之后便会彻底解毒。”楼书珩摸摸我的头,“小七,你鬼点子那么多,我总得有个法子让你乖乖的待在本王身边不逃走才行啊。”

“三年,那三年之后我就可以走了?”事已至此,哥必须振作精神找到希望。

楼书珩神色一滞,笑意收敛,“对,如果这三年里本王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留在我身边,那三年之后就放你自由。”

说这句话的楼书珩,眉目间又挂上了几许淡淡的怅然。我仿佛又看到了小池塘边初见时那个长衫而立的清幽男子。

我揉了揉眼睛,不确定是他人格分裂,还是我精神分裂。果然是细思极恐。

胃里一阵火烧似的难受,这让我确定那小药丸正在发挥作用。哥果真中毒了,而且要三年安安分分的做男宠才能解,绳命是入刺的......操蛋。

“你放心,这种毒的药性虽然持久却并不强烈,只要按时吃解药便不会毒发,你也不会有任何不适之处。但如果你迟一日吃解药,便会五脏六腑如焚烧般绞痛。”楼书珩察觉了我的忧虑。

我一抬头,“就是说这毒现在还没发作?”

“当然没有。”

“那我怎么觉得腹痛?”

“是不是晚饭吃的太多了?”

“......”

老子死也不会承认晚饭时候吃了一大盘辣椒炒牛肉的。

相关阅读
女人被男人叉叉动态图,混乱家庭妈妈和我_生而高贵的灵

作者有话要说:小枫看见了盗文,其实我已经不在意了,但是我想说如果买了我的文章的人你们觉得我的文章不值得你们去看,你们觉得花的那几分钱后悔了,所以一定要在别的网站

妻子被乞丐玩大肚子,操老女人的感受-剧情扼杀中

襄嫔番外我不知道胤稷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但是自从他大病痊愈后这个孩子就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他在宫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别人口中传来的,甚至自己夺得了皇上的宠

舔女人明道怎么舔图片 我与隔壁的帅叔叔做_浑沌世界

五月末到了真田的生日时,第一学期也经已过了一半。为了庆祝他成为中学生后的第一个生日,幸村跟里川两人非常用心地为他做了个蛋糕,可是一个失忆的依靠另一个从不下厨

护士系列剧情很好的av,少年啊第二部在线阅读|快穿之盗

“那敌人的战马一闻到黑豆的香味,立刻低着头到处找豆子吃,争着吃!这个时候他们的战马,任凭你脚踢鞭抽、绝爹还是骂娘…愣是不走!”“哈哈哈哈!”“这个时候啊我们反身杀

18女人的秘密流水地方,白领下属很主动18p|穿越不是系统

作为一个骄傲的混沌魔神,罗睺会随便胡扯吗?更何况只是爆出了龙子的母系血统,也算不得是什么猛料。当然了,前提是,祖龙的那个凤凰族的姘头不是元凤。三族始祖之间的关系

妻子和儿子,女人吃春药图片图库—综影视之甜上瘾

顾青丘回到了空间,心突然空落落的,有点迷茫,明明前一秒还在和妻子一起,现在却一个人。系统看出顾青丘走神便道“宿主,别走神了,你看,你妻子的碎片回来了一个”说着一个柱

女人露逼毛图片 姐姐表姨帮我吸肉棒_疑情记

厅中人尽皆诧然。他们定然没有料到我的话。看到他们表情,我很是恼怒,难道不能有我这样性情恬淡的女子,不为世俗所染吗。既然如此,我就狮子大开口吧。“若有得两三万两

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每天醒来都在含我_王见王

序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第一章天空一碧如洗,透过淡薄的云层,美酒色的日光流溢下来,将大地映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