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还要,厨房 他从后面抱住我蹭|HP相遇于霍格沃兹

2020-04-04 08:48:21作者:春婷

厨房 哥哥

第一百六十六章事故

德国南部,一片寂静的森林中。

“就是这里?”一个高瘦的灰袍人指了指突兀地出现在森林中的一间小木屋。

另一个更加高瘦的巫师摘下了兜帽,正是邓布利多。

“没错,我的老朋友艾古多就住在这里,上次按你要求的制作的魔法物品就是他打造的。”

灰袍人点点头,摘下了兜帽,正是斯库尔。

“那就好。”

敲门,等了一会,一个骂骂咧咧的瘦小妖精将门打开了,他先是看了邓布利多一眼,而后盯住了斯库尔耳朵上的耳挂。

眼神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艾古多非常粗鲁地把门完全踢开了。

“进来吧,什么事?你个老东西没事不会来找我?”

空中突然冒出两个大的橡木桶,邓布利多指挥着两个木桶落在地上,艾古多眼神一亮,爬上去一把打开了一个木桶的木塞。

一股浓郁的酒香。

“该死,五十年的陈年酿?”艾古多一下子跳到地板上,踢着地上的金属块状物,“快说,快说,什么事?”

邓布利多看向斯库尔。

抽出魔杖,斯库尔将背着的一个木箱子放在了地上,敲了敲。箱子一下子被里面放置的东西撑破炸裂开。

一股浓郁的动物血腥味在小屋中蔓延开来。艾古多尖声叫了一声,而后一副狂热地模样捞起了地上某种动物的紫色皮毛。

“喔,老东西?你干了什么?”艾古多话粗糙地很,动作却无比轻柔抚摸着还带着血肉的皮毛,“多少年没看见这么完整的、新鲜的角驼兽的皮毛了。”

他抬头怀疑地扫了邓布利多和斯库尔一眼,“按照这新鲜程度?你们昨天杀了一头成年角驼兽?”说完他自己都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哈哈,不可能,老东西我承认你能力还不错,但就凭你们两个?想这么小创伤地杀死巨怪都弄不死的角驼兽?”

“艾古多先生,”斯库尔开口说,“先不论角驼兽的皮是怎么弄来的。我想….”

艾古多烦躁地摆了摆手,另一只手紧紧拽着皮毛,“知道,你想制作护甲?哼哼,不是我说,妖精里还保留护甲制作手艺就我这一支了!这皮子,我要一半。”

斯库尔一下子皱紧了眉毛,“艾古多先生?你看这样?我多给一些金…”

“谁稀罕那些臭钱!”艾古多跳了起来,将皮毛往房间里拽了拽,“你懂不懂这么完整的角驼兽皮毛意味着啥?”

他竖起四根手指,鼓着眼睛说,“四套皮质护甲!半年!一半皮子!一万加隆!”高声说完,他又斜斜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要不是这老东西带你来的,我今天就黑掉这皮子了!你到底干不干?”

他拖着皮毛往房间里又走了几步,不耐烦地说,“好东西都给你们这些巫师糟蹋了,我得赶紧处理它!”

斯库尔皱起眉看向邓布利多,虽然事先邓布利多说过艾古多是个脾气不好的妖精,但眼下。

邓布利多暗暗点了点头。

“好吧,”斯库尔妥协,“但艾古多先生,半年时间太长了!能不能压缩一下时间,这个很重要!”

艾古多一下瞪大了他本来就大的眼睛,仿佛想吃了斯库尔,他冲着斯库尔咆哮道,“这是护甲!你知道护甲是干什么用的?”

“抱歉,”斯库尔朝艾古多微微欠身,“能不能请您压缩下时间,最多三个月。”

艾古多的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而后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你们这些巫师!巫师!!三万加隆!钱留下,滚吧!三个月之后来。效果到时候说!”

“老朋友,谢谢了。”邓布利多彬彬有礼地说。

艾古多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又将视线放在了邓布利多干枯的手臂上,吹了下胡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斯库尔将一张无记名的私人账号古灵阁取款单放到了小屋内唯一一张缺了一角的桌上。

刚出门,摇摇晃晃的木门砰地一下就关上了,随后小屋的烟囱开始往外冒着怪异的绿烟。

“他会尽最大努力制作的。”邓布利多说。

斯库尔认同地点了点头,“看他护着皮毛的样子我大概理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妖精不一直对人类巫师没什么好感吗?”

“啊,这个故事说起来就长了。总之,我算是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他一命。”

复活节假期结束,霍格沃兹城堡又热闹了起来。

冬天一些落光叶子的树木冒出了一点点嫩绿色的尖芽,山顶的雪全都融化了,城堡旁的湖泊水位涨高了不少,表层湖水温暖了不少,巨型乌贼在湖面露脸的时候也越来越多。

三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安同范妮并肩走向斯莱特林餐桌,路过低年级学生的时候,巴尔科姆主动和两人打了个招呼,范妮笑着同对方打了个招呼,安也笑着朝巴尔科姆点了点头。

“安,巴尔科姆真的挺棒的,他现在每次训练进步得都很快。这几场比赛我们都打赢了,看来这个学年的魁地奇杯非我们学院莫属了。”

“是啊,是啊。”安拍拍范妮的肩膀,“那都是因为有你这个大军师呀!每次训练都跑过去,斯莱特林球队的粉丝现在可以说是历史高峰吧——”

“让你打趣我…”范妮突袭地揉了揉安的头发,而后立马跑远了。

安甩了甩头发,只是浅笑了一下,步子没变地走向自己位置,当然走到中途的时候,没忘朝格兰芬多餐桌投去一眼,和赫敏默契地对视笑一下。

坐下,安端过一碟虾酱吐司,又端了一杯牛奶。

无数猫头鹰携带着信件或包裹落到了餐厅各处。

范妮心情好地取下了一只黄□□头鹰腿上的《预言家日报》,“前几天,魔法部的一个行动抓捕了食死徒三人呢。不知道今天会有些什么消息。”

安明了地弯起一丝笑,意味深长地说,“是啊,看起来魔法部他们还是做的不错的——”

墨墨叼着一封信落到安面前,安奇怪地嘀咕了一声,“咦,黛娜和亚伦怎么想起一起给我写信?”

将一小块馅饼推到墨墨面前,安端起牛奶,边喝边单手打开了信件。

范妮将《预言家日报》一展开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餐厅内其他订阅了《预言家日报》的同学也有不少发出了恐惧的惊叫声。

“安!太可怕了!”范妮忍不住念了出来,“来自黑暗深渊——神秘人的报复?”

《预言家日报》中间是一张篇幅很大的照片,一个黑魔标志浮现在空中,街道上满是四处抱头逃窜的麻瓜们,他们背后是一条正在燃烧的街道。

“据本报昨日最新消息,位于伦敦西区的一所麻瓜瑞奇莫得中学附近发生了食死徒袭击事件,食死徒在虐杀了两名主张麻瓜平权的巫师之后,放火烧毁了瑞奇莫得中学,据麻瓜世界警察局初步统计,一共有37名麻瓜学生死亡,100多名学生受伤…”

“很明显,这是神秘人对上次抓捕食死徒事件的报复…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巫师在接受本报采访的时候说…”

不过餐厅内的嗡嗡议论声立马被一声尖锐的、突如其来的玻璃杯和餐盘碎裂的声音打断了。

“安?”范妮惊恐地喊了声。

装着牛奶的玻璃杯被安完全捏碎了,玻璃渣深深嵌进了血肉之中,白色的牛奶混合鲜红的血液滴落到桌上,附近的餐盘像是被无形地锤子重击了一下,碎裂开来。

安看上去像是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收紧了拳头,眼睛死死盯着右手捏着的信件。

斯内普风一般地从教师席上走了下来,飞快扫了一眼,神色复杂的说,“魔力失控了,查尔斯,麻烦你送斯托克去趟校医院。”

不少学院的学生都探头,或者站起来看向斯莱特林餐桌。不过片刻之后又马上坐下了,斯内普冷冰冰的眼神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赫敏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看到范妮拉着安往外走去的时候,更是毫不犹豫地丢下刀叉跟了上去。

等看见安血肉模糊的左手时,赫敏深深吸了一口冷气。

但安毫无察觉,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呆呆的。

“发生什么了?”赫敏担忧地问,一点不怕玻璃渣刺破自己手,伸手扳住安的左手不让安继续紧握着拳头,因为一些大的玻璃渣都快穿透手掌了,“放松,安——”

“不知道,我刚才只是念了《预言家日报》的第一版,啊,安收到了一封信…”

“嘶——”

空白的大脑回过神时,安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庞弗雷夫人刚用镊子把卡在手骨间的最后一粒玻璃渣取出来,之后速度极快地涂上一层厚厚的白色膏药。

吉尔死了。

亚伦在信上说的便是这件事。

瑞奇莫得中学。

安还记得吉尔给她写信告诉安她考上了这个高中时抑制不住的兴奋。

“我现在也算是你说的学霸一枚了,安,你想考哪个大学?也许我们以后能考一个大学?”

“这个甜点双皮奶做出来真的味道不错,安,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再次意识到这件事,安瞬间白了脸,紧咬住了下唇。

报复。

预言家日报上的话像是一把磨得锋利的刀。

“安——”

庞弗雷夫人一走开,赫敏忍不住伸手抚上了呆呆坐在病床边缘安紧咬的嘴唇。

吸了吸鼻子,安觉得特别难受,心底翻腾的情绪她也说不上来。

不假思索地抱住赫敏,将脸埋在对方的脖颈间,安又吸了吸鼻子。

范妮把帘子拉上了,虽然跟过来的其他人及时被庞弗雷夫人关在了门外,但校医院内还是有些学生躺着的。

赫敏轻轻拍着安的后背。什么也没问。

“吉尔,她死了。”

赫敏和范妮对视了一眼,她们早上都看了《预言家日报》。瑞奇莫得中学。只是她们没想到会这么巧。

两人都十分清楚,如果说,安在麻瓜世界的过去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非吉尔莫属。她们都对安说的那个肯拿出所有零花钱让安不要来霍格莫德读书的麻瓜很有好感。

赫敏和范妮两个人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这个时候,一切语言似乎都是那么无力。赫敏只是心疼地将安抱得更紧了。

校医院的门咿呀一下开了。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传进来,范妮和赫敏都皱起了眉。庞弗雷夫人匆匆走到了门边,片刻后,她领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邓布利多带着一脸担忧的黛娜和亚伦走了进来。

范妮探头看了一眼,而后低声说了一句,“安,你亚伦叔叔和黛娜姨妈来了。”

“不要…”安眼睛红着嘟囔着。

赫敏也丝毫没有放开安的意思,她安抚地拍着安紧绷的后背,“我不放开,安。”

“小安——”亚伦的声音低沉嘶哑还透着不少的自责,昨天发生的事,导致他一个晚上都没睡,凤凰社联合魔法部傲罗的行动他也参与了其中,发生这样的事,他心里也有一关过不去。

亚伦语气中的自责。安清楚地听出了,这一下,击破了安心里最后一点防线。

“对不起….”

眼泪大颗大颗落下。

相关阅读
在厨房抱着边走边律动,调教母狗奴|剑三+斗罗异世辉煌

除掉最开始的几章相隔太久不算,历经一年,这篇《异世辉煌》终于完结了。讲实话,我真的是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这篇文章最早的时候只是一个脑洞而已,我这个人,写小说从来没

抱起来朝着粗跟压下去 美女舔男朋友的蛋儿—故事与新

“啊,这下感觉好多了。”潘西塞了一嘴土豆泥,含糊不清地说。“你们还算走运,今天晚上的宴会差点泡汤了。”血人巴罗从附近飘了过来,在楚汐背后低沉着声音说道。楚汐在

给亲妈说想上她 我在厨房被爸爸进入—不熄

许雅琴将王瑞川约到了Y大的咖啡厅。不出所料,王瑞川又是迟到的那个。“你上次托我打听的那个‘落潮’,我去找方泽翊问了问,”许雅琴打断他对自己迟到的辩

我的警察爸爸的裤裆 古代父女宠文np_HP之莉莉的哥哥

哈利和赫敏以及荣恩三人将乌姆里奇骗到了禁林里,多亏了乌姆里奇的口不择言惹怒了人马,她被带进了禁林深处。摆脱乌姆里奇的哈利他们打算乘坐吉玛前往魔法部,但纳威却

我和大狼狗干噗滋噗滋,哥哥我受不了怎么办|hp温蒂的穿

1919年战争结束的时候,沃尔孤儿院迎来了一批孤儿高峰。战争和混乱是制造孤儿最有效率的机器。因为孩子多,管理的方式就显得简单粗暴。有四个10岁的姑娘,她们是军方从

小妖精你真是要了爷的命啊 哥哥我错了求你别捅了吧耿

导读:小妖精你真是要了爷的命啊,哥哥我错了求你别捅了吧耿美。害怕得不敢出手?秦浩听到谭香雨的话,淡淡道:“你想多了。”他之所以没有出手,那是懒得出手罢了。毕竟二级

在厨房插同学母亲小说,爹地哥哥好棒快一点—综漫——寻

“什么意思?”六合鸨时更是不解。“你的眼睛应该是被鵺取走了吧!”青龙无表情的脸上满是肯定。“啊?眼球没了吗?”六合鸨时一惊,慌忙抬起手抚上自己的眼睛,一摸,感受到眼

娇嫩女友被胔,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穿书之反派养成计

师徒二人在寒冷的河水中慢慢游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了。但周围仍漆黑一片,丝毫没有见到光明的迹象。萧和的心有点沉。就算是事先服用了避水丹,能在暗河底下自由呼吸,但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