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系列第三部分阅读,我和隔壁的大婶_我叫大和守安定

2020-03-30 22:57:15作者:一江春水

隔壁

夜幕降临,舞台已经布置好了。

新来的鹤丸,烛台切,和泉守,三日月,莺丸,一排整齐地坐在了离着舞台最近的位置。

鹤丸睁大了眼睛一脸兴奋,烛台切正襟危坐保持自己的帅气,和泉守身上披着堀川给他的衣服,而老年人组合三明和茶丸正手捧着一杯茶气定神闲喝茶。

一道灯光打下来,身穿黑色西装的长谷部举着话筒出现在了舞台上面。

“今天,为了迎接本丸最近新来的伙伴,我的主人也就是伟大的审神者决定为你们举办一个欢迎会,而我,身为主人的得力干将,荣幸地得到主命,成为这次的主持人。”

闻言,安定笑着看向坐在旁边的清光,道:“我以为这次是你的主持呢……”

今日加州清光是近侍。

清光打了一个哈欠,不在意地道:“这种事情还是长谷部比较擅长。”

“下面,由粟田口的短刀们和打刀鸣狐为我们带来表演——《变成樱花树》!”

长谷部说了一大串开幕词以后,第一个表演团队就登场了———首先表演的是粟田口短刀们以及他们的小叔叔鸣狐。

“我们是——刀剑女孩!”

一脸生无可恋的药研以及没有任何表情的鸣狐穿着男士学生西装———他们被一群穿着漂亮短裙的粟田口围在中间,还摆起了某种油腻的姿势。

“等等,粟田口家的短刀不都是男生吗?”坐在最前面的和泉守一脸惊讶。

堀川一脸复杂地看着一脸天真的和泉守兼定。

他拍了拍兼桑的脑袋,一脸成熟地摇头:“兼桑你还小,没有听说过女装大佬是很正常。”

和泉守•最小•兼定:“………”

鹤丸一脸惊讶嘴里不断念叨“被吓到了,”三日月发出了一大串尬笑,茶丸依旧带着笑容波澜不惊地喝茶,烛台切尴尬地摸摸自己的眼罩。

轻缓的音乐响起,站在最中间穿着过膝短裙和白色丝袜,长发飘飘的center乱,拿着麦克风开了口:

“春色の空の下を

君は一人で歩き始めるんだ ”

鲶尾一个插位,他走到了中间跟着乱一起唱:

“いつか见た梦のように

描いて来た长い道”

接着药研和五虎退,药总的声音很磁性,而五虎退唱的比较轻,两者中和在一起,反而有种不错的感觉。

“ 制服と过ぎた日々を

今日の思い出にしまい込んで

新しく生まれ変わる

その背中を见守ってる ”

…………

歌曲渐渐进入了高潮,所有人齐齐上前,给下面带来一个甜美的微笑。

秋田和骨喰:“辉いている君に会えるよ”

スタートの目印になるように”

乱和狐狸:“ 花びらのすべてが散っていても

枝が両手広げながら待っている”

前田和平野:“ 谁もみな胸に押し花のような

决心をどこかに忘れている”

大家都回到了舞台中间,拿起麦克风齐声高唱:

“ 仆のことを… 一本の木を…

そう仆はここから动かないよ

もし君が心の道に迷っても

爱の场所がわかるように立っている………”

音乐渐渐停下来,众人都做好了一个ending的姿势。

乱站在最中间微微侧着头,给台下的安定一个wink。显得调皮而可爱。

安定哑然失笑,他伸出手来拍了几下。

接着场下就被安定带动传来了齐齐的鼓掌声音。

笑面青江坐在他身边感叹:“乱可真像女孩子啊………还有,安定君……”

安定扭头看着缩在被子里面的笑面青江,疑惑地哼了一声。清光也跟着转过头来。

“我说,最后那个眨眼——乱他有没有撩到你啊………”笑面青江这么笑着,他和安定比较熟悉,这种玩笑话倒是经常出现。

清光听了诡异地看了一眼安定和乱,然后用复杂的目光看着缩在被子里面的笑面青江。

啧……莫名不爽。

安定微微一笑,道:“这个倒是没有,乱还是个小孩子……不过倒是青江先生您似乎脸红了呢。”

青江一愣,无奈地裹紧被子,他打了个喷嚏,道:“也没有办法啊…因为感冒嘛,所以脸是红的。”

清光抱着手臂看着青江,吐槽道:“那明明就是因为你每次打扫卫生里面什么都不穿。”

上次今剑和笑面青江每次做内番的时候,不小心扒开他外面的衣服,结果………真的,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诶,这种事情很正常吧……”

“是的,”安定微笑补刀,“这种事情比起你想要在主人面前脱衣服正常多了。”

那时候青江是近侍,结果在婶婶房间里面过宿的时候,他把衣服都脱掉了,然后………从此笑面青江再也没有当过近侍。

青江“……………”他喜欢裸.睡怎么了。干嘛这么一唱一和地怼他。

他看了一眼安定和安定旁边的清光,拍了拍自己……算了,情侣的力量不是我等可以阻挡的。

在经历了一口土佐腔拿着枪械唱着情歌的陆奥守,以及穿着金色铠甲尬舞的蜂须贺虎彻………略显油腻的表演。

众人们终于引来了一股清流——山姥切。

看着他裹着破布被单上场,一边的歌仙恨铁不成钢地道:“他怎么还披着那块布啊!”明明他已经给了他一块很风雅的白布了。

清光看向了山姥切的破布,同情地看向了歌仙。

山姥切站在台上,灯光照得他眼睛有点刺,他看着下面一大群刀剑有点紧张。

啊……好多人。

我这个仿刀可以吗?

他们那是什么眼神啊……

竟然对我这个仿品有所期待……

我果然不应该上台……

算了,我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山姥切想起了乱藤四郎的话“站在台上就是要取.悦观众才好呢。”

我现在应该取.悦他们……

要取.悦他们……

取悦他们……

“取悦……”他嘴唇微微翕动,碧色的眸子划过不自然的情绪。

接着———

“山姥切!”“山姥切!”“啊!晕过去了!”

歌仙看着晕倒在台上面的山姥切忍不住捂脸。话说他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一阵骚乱过后,长谷部一脸正经地道:

“刚刚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下一个节目,有请山伏国广与堀川国光带来的倾情表演——魔术!”

灯光打下来,堀川一脸微笑着向和泉守挥手。伏山国广爽朗地笑着。

伏山国广将一个大箱子搬到了场上,然后让堀川钻了进去。

“咔咔咔,没有人了呢。”伏山国广把箱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哦!好棒耶!”

“超级想学呢……”

“可以表演给一期哥哥看啊。”

鹤丸睁大眼睛,身体忘前面倾,想要看清台上有什么,“哦~真是不错的惊喜啊!”

“帅气十足!”烛台切赞同地点点头。

从台下走上去突然出现的堀川不出所料地得到了雷鸣般的掌声。

堀川看了一眼台下面为他鼓掌的和泉守,“那个……我想要兼先生协助我们的下一个表演。”

听着堀川的发言,和泉守眼睛一亮,他站起来用手活动一下筋骨,走上了台。

这种事情真的很不错啊!!

堀川指了指地上那块木板,“请兼先生躺下去。”

和泉守一脸兴奋地照做,台下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和泉守心底是很开心的,这种事情他非常喜欢———

当然,那是在山伏国广把一块大石头放在他肚子上之前。

“下面是由我们带来的杂技———胸口碎大石。”

等等!你们再说什么啊!!

和泉守看着肚子上的大石头,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那个,等一下。”

“怎么了,兼先生,是板子太硬不舒服吗?”堀川一脸担忧地问。

不,我是怕在这个地方碎刀。他道:“那个……就是这个安全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