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徐潜

2020-03-29 11:45:57作者:雷好蛙

青春

告别徐潜

1

李桃提出分手的那天,还差两天就是他们恋爱的第一百天纪念,可是在那之前,徐潜已经一周没有和她讲话了。徐潜的沉默的闪躲让李桃开始在焦灼和恐惧中不断的自我怀疑、自我否定。

第九十八天的下午,她在教室外的走廊里碰到了徐潜,像之前许多个时刻,徐潜匆匆的从李桃身边走过,就好像她不存在。李桃恍惚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叫住了徐潜。“你不想和我谈谈吗?”李桃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和徐潜交谈,“我觉得我们两个这种状态不太不正常,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说话了”

“没吧,我只是最近不想和别人讲话。”徐潜笑了笑没再解释,李桃有些胸闷“你真的不觉得这样不正常吗?”“没有”徐潜的声音有些虚弱,然后只剩下沉默。“恋爱不应该是这样吗。”李桃的声音带了哭腔。

接下来的话她已经说不清也听不清了,她只记得自己不断重复的问着徐潜“为什么?”“这样正常吗?”这些话几乎是从她嘴了一个个用力挤出,而徐潜的回答始终是“没有”“不知道”,直到李桃的声音被无法控制的哽咽打住,他们的交谈陷入长久的寂静,李桃在这怪异的气氛挤压里难以呼吸。

“我们分手吧,我不想这样恋爱了。”李桃最终还是说出来那两个字,“为什么?”徐潜看着她皱了皱眉头,李桃突然感到很无力,“我已经全告诉你了。”李桃最后看了眼徐潜的脸,转过身留给徐潜一个离开的背影。她不知道徐潜有没有注意到她逐渐放慢的脚步,但身后的徐潜始终没有叫住李桃。

2

李桃不是真的想分手,那只是她的试探,或者说是她想得到一个答案。就像在电影七月与安生里,七月告诉李家明,“我从来不来北京找你,是希望你能回来,只有你回来,才能证明你爱我。”

对李桃来说同样如此,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徐潜的一个挽留,只有他挽留,才能证明他还爱她。“我们能不能不分手?”这句话是李桃希望徐潜告诉她的,也是李桃在心里无数次对徐潜的乞求,只要这一句,李桃就会收起所有伪装的尖锐,像一块柔软无力的棉布包裹住他,可惜她始终没能等到。

分手的那天下午,李桃删掉了徐潜所有的联系方式,可惜在删除以后,李桃心里涌现不是对分手的决绝,而是一股奇怪、卑微的期待。在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桃带着对徐潜的这种想念和期待持续着漫无目的生活。

她以为徐潜是会回来的。就在某一天,他会重新加回她的微信,拨通她的电话,就像他们最开始认识的那般,徐潜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惜两个月过去了,她的生活从未有过徐潜的一丝痕迹。李桃终于意识到,在那个天空阴沉的下午,徐潜彻底的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只剩下李桃带着他们所有的回忆,默默在心里不断的做最后的告别。

3

李桃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徐潜的呢?李桃细细的回忆。是徐潜主动追求的李桃,徐潜一直以为是在他们认识之后,李桃才喜欢上他的。可李桃知道,那要比他以为的更早。

在徐潜还没认识李桃之前,在那个她和徐潜初遇的教室,李桃就已经开始为这个少年心动。下午一点五十六分,老师叫醒了教室里午睡的同学,“睡得好吗,都睡醒了吗?”老师笑盈盈的声音传来,此刻全班同学都只是沉默着让自己恢复清醒,只有徐潜笑着应和老师,“还没呢。”

少年懒洋洋的声音在教室扩散,大概因为刚刚睡醒,他有点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委屈,还有点像在撒娇。李桃觉得耳边痒酥酥的,睡意瞬间消散了一大半。“我还能再睡一个小时。”少年撒娇一般的声音再次传来,李桃把视线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刚刚睡醒徐潜正趴在桌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他好像一只猫”李桃觉得眼前的男孩很有意思,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好像感受到了李桃的目光,徐潜侧了侧头,眼神狡黠,对着李桃的方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李桃怔了一秒,赶快挪开视线,低着头假装看书,可脸颊和耳朵却火热热的,胸口的跳动在此刻寂静的教室里也感受的格外明显,李桃悄悄的捂了下心口,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

接下来的一整节课,李桃盯着课本,却看不清书上的文字,也听不清老师讲的内容。眼前浮现的全是徐潜睡眼惺忪的脸和少年明朗的笑,耳边回响的是他撒娇一般委屈的声音,就好像,他变成了一只刚刚睡醒的小猫,正摆着尾巴趴在身边对她懒洋洋的叫。“好可爱”李桃不自觉地笑着,鬼使神差的李桃在书上写了这三个字。

4

李桃时常觉得,她和徐潜的一切都像一场昨夜的梦,虽然梦醒了,很多事情也记不清了,但李桃却停留在了刚刚从梦境醒来的阶段,无法释怀。

分手后的第三个多月,李桃还是会在梦里哭泣。就如同李桃每天都会在微信群里翻翻他的界面,梦到他似乎也成了一种习惯。无论晚上几点睡觉,每天不到六点,李桃都会在有徐潜出现的梦境里清醒,再无睡意。

这种糟糕的状态折磨着李桃,也让李桃困惑,为什么这场恋爱不过是短暂的三个月,却在分手这么久后她还是没办法挣脱。在许多个情绪无法自控的时刻,李桃学会用酒精麻痹自己,她的酒柜里摆满了野格。

李桃讨厌吃药,她第一次喝野格时,觉得这酒像藿香正气药水一样令人作呕,就算朋友给她兑了很多甜甜的旺仔,她还是感到恶心。可现在它已经成了李桃每天生存的必需品。野格的甘草味道时常让她觉得自己像个重症病人,但也只有在这种味道中,她觉得自己在被治愈,被拯救。

5

在一个充斥酒精和眩晕的晚上,李桃瘫倒在了窗台边,酒杯摔在地面,酒水沾染了李桃的脚背。她感受到一阵尖锐的疼痛,胃里像是在被无数的蚂蚁啃咬,细密的痛感让李桃无法站立,她拿起口袋的手机想要拨打徐潜的号码,在输入到一半的时候,李桃突然停住---她忘了自己已经没有徐潜了。

现在凌晨两点十三分,李桃呆呆的看着未拨完的号码,最终删掉了它,拨打了120。在等待救护车的这段时间里,李桃就静静的靠在窗台上,盯着前方镜子里自己模糊的脸。

对面还是那个单薄女孩,但此刻皮肤苍白满脸泪痕。也许是因为酒精带来的眩晕和胃出血带来的疼痛,李桃突然对镜子里的自己感到陌生和恐惧。她想起她和徐潜刚刚相遇的夏天,那个清清静静乖乖巧巧的李桃,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模样---截然不同、颓废不堪。

李桃安静的坐在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久很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桃把失恋带来的负面情绪当成了理所当然的状态,她开始分不清自己是真的伤心,还是习惯了伤心,或是觉得这是失恋者该有的姿态。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李桃苦笑的看着对面,问“你真的这么爱他吗?”“你难过的不是分手,而是他要和你分手,是这样吧。”镜子里女孩没有回答,李桃的脸上露出嘲弄地笑,胃里湿热的痛感和酒精的灼烧一起涌在心口,“妈的。”李桃骂了一句,烦躁的推开酒瓶,闭着眼睛瘫倒在地面。

此刻身体的不适让她感觉像被卷进阴郁浓重的云里,周身有无数小闪电刺入身体,李桃看不清动不了,但她的脑袋却前所未有的清醒。“等我好了就去画室吧,就去画......”李桃喃喃的重复这句话,直到救护车的声音在一分一秒的等待中逐渐清晰。

凌晨两点四十四分,李桃被抬上了担架,这是她第一次上救护车,可很奇怪的是,在担架的颠簸和救护车刺耳的铃声中,她没有恐惧,没有焦灼,她感受到解脱和希望,还有很久未有的安心。那晚李桃一夜无梦。

6

有人说如果四个月还忘不了一个人,那说明你很爱他。如果这句话让李桃在两个月前看到,李桃说不定又会陷入焦灼,觉得自己不会摆脱对徐潜的爱,她已经快要完蛋了,可是现在李桃已经分手六个月了。

六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事,比如糟糕的生活状态,还有对徐潜的想念。就在那个酒精的夜晚,李桃像开了窍一样,开始逐渐摆脱徐潜的阴影。在此后的几天里,她有在噩梦里挣扎过,有在莫名的时刻突然涌现抑制不住的情绪,但也真的慢慢习惯了放弃徐潜又与徐潜共存的日子。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执着的不是和徐潜的爱情,而是对徐潜的不甘心。现在距离他们分手六个多月了,徐潜偶尔也会出现在她的脑子里,但只有短暂的怀念并没有爱恋的冲动,这种怀念也不过转瞬而逝。

现在的李桃又恢复到情感最初的理性状态,她从一开始的不甘与抱怨变成了现在的理解与释然。她好像也能体会到徐潜的心情,他们的感情没有对错,只是不合适,不合适这句话很难以解释,简单来讲,能和你过一辈子的人并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很显然,他们注定只能陪伴彼此三个月。李桃突然想起来徐潜给她告白的那天,李桃捏着徐潜的脸对他说,”我可是你这个夏天限定的小宝贝哦,你要好好珍惜。”

短暂的恋爱,三个月的悸动,徐潜和李桃真的成了彼此的夏日限定,他们的爱情永远停留在2019年的夏天。“但成为夏日限定也很好。”李桃摇了摇头赶走了脑海里乱离八糟的情绪,她拿起画笔细细勾勒着一个男孩的轮廓,此时他正坐在李桃的前侧方,转过身把手里刚剥好的橘子递过来,“我只给你一个人哦。”男孩的声音传来,李桃抬头看向他。春季的午后,在弥漫着橘子香气的空气中,李桃的眼里穿过了阳光。

雷好蛙
雷好蛙  VIP会员

告别徐潜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