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山有海没有杉,可惜了

2020-03-29 10:51:16作者:夭精

爱情

你们手机通讯录有这样一个人嘛?不常聊天,但是在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时,你知道,他一定会在。

小杉有,那个男孩子叫大海。对于小杉来说,这个男孩子在她心里永远占领一席之地。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男孩子代表了她的青葱岁月,还是因为她的好多事只有他能验证,比如爱情。

而且只有爱情,是小杉永远不能够让其他人去成为她的情感寄托。

小杉初识大海那年,是她学习了十八年第一次进入到轻松的大学,她闺蜜劝她,这么多年她只知道学习和听话,去大学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去谈个恋爱去大胆放肆一次。

她听进去了,可不是,这一天大海正在打篮球。仿佛她的爱情很美好也并不美好,美好的是,这世上只有大海才能给她爱情,不美好的是,她的爱情未免太老套了吧。这是她闺蜜的原话,这世上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篮球爱情和砸头情怀。是了,她被砸头了,被大海。以至于每次的后来的美好时刻,大海总说:“真梦幻,你好像和篮球约好了。”

为什么说美好时刻呢?因为最后的她和大海并没有真的在一起。为什么?依照大海的话来说就是:我不愿意相信爱情。尽管她曾对大海产生真挚的感情,大海都不愿意接受,大海也知道这是和对别人不一样的情感。但是就是不愿意,因为他若是恋爱了,他会害怕的,害怕组织一个新家庭,一个温暖的家庭对大海来说是非常玄幻的。

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每一天,虽然没有成为恋人,但是关系更胜恋人,除了负距离交流而已。这样,这一段关系是不是单纯了很多。

大海每天为小杉带早餐,会每天和小杉一起吃午饭和晚饭。大学四年,他们在一起吃饭,学习,聊天的时间比和任何人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后来我问小杉:“你后悔吗?”小杉总是笑笑不回答,可能是因为害怕吧,我想,一段感情都有了自己的归宿不是吗?为什么要换一段情感去代替呢?也可能是为小杉开脱吧。

这时候距离结束还有很长时间,或许说日子才刚开始不管是谁都希望往后余生会很幸福,即便不是幸福,也希望会和希望在一起的人在一起。

这时候小杉是觉得大海爱自己的,可是她觉得他一个女孩子怎么也不好意思去说清楚一些情感的,尤其是爱情这种对中国女孩来说难以说出口的总会有羞涩的嘛不是。而且大海是那种很主动的男孩子,她觉得,大海有一天一定会说出口的,是的,她坚信。

可是,大学四年他们谁也没说出口,是的做异性朋友四年了,谁也没说出口。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恐惧,害怕以后会分手所以不想在一起,还是恐惧一段情感?

大三那年,小杉独自在烧烤摊吃烤串。肚子是因为她好像和大海在一起,可是大海也不说出口,她也不愿意这么不清不楚的和大海在一起闹在一起,她觉得憋屈。她坐在椅子上全然不知自己忘记带手机了,平时都是大海提醒她记得带哪些东西,而今天她真的忘了。她吃着烤串,思考着往后还要继续这段奇奇怪的情感吗?

隔壁桌是三个男孩子,这些个男孩子像是喝多了酒,跌跌撞撞来到她的桌子旁,对着她痞痞地笑:“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吗?”小杉是那种很甜美的女孩子,她一笑就有两个酒窝:“对啊,怎么了?”这全然不怪小杉不懂世事险恶,而是在家被父母保护地太好,上大学又有大海爱护她。“怎么了?小姑娘来嘛,跟哥哥一起去酒吧蹦蹦呗。”

三个男孩子撞在一起哈哈大笑,像是习惯了调戏女孩子。小杉的笑僵住了,“不是吧,就今天一个人就这么倒霉?遇到啊传说中的流氓了?”小杉想跑。老板眼尖手快地大喊拉住小杉,以为她要吃霸王餐“哎呀!!!小姑娘,我也不容易啊,你可不能不给钱啊!!!”小杉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天哪!这才想起来,没带手机!而这时候的大海正转角去咖啡馆准备买一杯咖啡,听见这边吵吵闹闹,本是不想管,可是他好像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小杉见大海来了,嘴里说着的“我回去拿手机......”

硬是声音渐弱。大海来到小杉身边,看着周围三个男人,然后旁边的老板看着她吃了半根的烤肠心中了然。“扫码支付。”大海对着老板说。老板这才看到大海,支付码亮亮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小杉的头更低了。大海拉着小杉的袖子走了,“等会儿我把钱转给你。”小杉左手紧紧的捏着手里的账单。“不用了。”大海面部没有表情,拉着她进入了咖啡馆。

“你,不叫我。”沉默良久大海再度发声。“我是想自己过来吃一次的,不然以后请朋友吃都不知道什么好吃。”小杉瞥了瞥他,不再说话。“请朋友?”大海揪着字眼,“那你可要记得让他提醒你带手机啊。”小杉笑了笑,不知是尴尬地紧还是害羞地笑,至今小杉还没明白。以至于以后的每一次只要提到烧烤小杉都会想起那天大海拉着她走出人群,想去吃烧烤都记得带上手机。

可是时间总有尽头,关系也是。终于,在毕业这一天。小杉和大海穿着学士服坐在他们初遇时的篮球场坐台上,小杉等了四年还是没等来大海的一句:我喜欢你。即便是最后一次见面小杉也不想说出封存在内心深处似乎已经烂了的话。她认为,若是说出口,这四年的光阴又算什么呢?这次是大海先说出口:“原来四年的时间这么快,我以为最普通的一次见面没想到却覆盖了我的四年。若说这四年我收获了什么,我想不是学位不是知识而是你这个朋友,很实在啊。”小杉苦笑:“确实,很实在。”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呆着“我要出国了。”良久大海突兀的说。

“出国?”小杉没想到,她想,如果这一次他不说,他去哪儿工作,她就跟到哪儿去,反正就赖定了他,尽管不是爱情,即便是友情,她也愿意。可是,没想到是出国,这个她真没想过。“是的,巴黎。”大海缓缓说出口。“巴黎?”小杉重复,她记得,巴黎是大海最喜欢的地方,哪里有埃菲尔铁塔。这是爱情的象征,小杉愣了一下,他要去了。“我妈妈说如果不想毕业就去结婚就去镀金。”大海对着小杉认真的说道。“结,结婚?”小杉更加不明所以了。“我妈妈想给我介绍一个女孩子,让我和她结婚,是我妈妈朋友的女儿。但是,我不想结婚。”大海解释道。“为什么不想?”小杉下意识的询问。“我不愿意结婚。”大海说的更加清楚。

“不愿意?”小杉似懂非懂。这是大海第一次跟她解释爱情,关于感情,为什么他不愿意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害怕结婚吗?“我害怕亲密关系。”大海释然。小杉恍然大悟:“那,那你以后......”“我以后可能不会结婚。”大海看着她解释。大海不是不懂,成年人之间的情感除了友情便是爱情尤其是异性。可是大海很排斥亲密关系,排斥牵女孩子的手,排斥一切的身体接触,小杉是他唯一一个愿意放下很多禁忌的人。他也想过要不要为了小杉放下心中的芥蒂,可是四年了,他给了自己很多机会,在每一次想要牵小杉的手时候,他都放弃了。

“对不起。”大海道歉,小杉笑了:“别这样,对我,你没有对不起。”小杉放下来心中的很多的执念,比如想以后和他在一起,比如想要他做自己的男朋友甚至想要余生都是她。因为至少他对她自始至终都是特殊的不是吗?他和她在一起吃饭,他和她在一起学习,他和她在一起探讨人生。那些温暖幸福的每一天都很充实且饱满。如果有一天,他和谁在一起了,那会不是是她呢?或许有这个可能吧?小杉最后一次想着和大海的以后,往后的好些日子只有这一天大海说的话在小杉迷茫,彷徨的时候像一道光给她希望,支持她迈过一个又一个坎。

拍完照以后,小杉和大海只说了一句:“再见,愿你幸福。”大海流泪了,是的,小杉说这是他第一次见一个男人流泪。我对小杉说:“此刻他不是男人,只是个男孩。”小杉好像懂得又好像不懂,往后的往后小杉特别后悔那天对大海说了一句:“祝你幸福。”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刻会成真。是的成真了。

毕业后小杉在一家跨国企业上班,四年,小杉从跑腿小妹成了总经理。其中的苦小杉不想说,也不愿说,只是好多个睡不着的夜晚,她都会去翻阅毕业照,和大海的。她的大学生活不算很幸运,但也不算坎坷。有好多次想着想着小杉渐渐入睡,直到第二天醒来,中袖会有泪水浸湿。她梦见了什么呢?“我不记得了。”她说。她感到不安,于是打电话给大海问他还好吗?大海都会说好着呢,可是她还是想要去一次巴黎。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公司派她去巴黎出差,小杉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就好像等了很久的东西一瞬间从天而降,是那么的不现实。

小杉去了,去了巴黎。工作后,用国外的陌生号码打通了大海的电话,询问他的住址。大海吞吞吐吐才说出自己的地址,末了还说了一句“你要来吗?”小杉奇怪,自己好容易来到了巴黎时隔多年终于可以走进他的生活,难不成他有了情人?小杉和自己开玩笑,不曾想却是真的,不过不是情人,而是妻子。她听见那个人叫他“老公”,她原以为来错地方了,于是用普通话重复了一遍“大海”而后用法文说的板板整整“我找他”。“好的,不过你可以不用法文说哟,我也是中国人。”她惊讶,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子也是中国人?

大海走出来“怎么了山山?”话语刚落,眼神便落到了小杉的身上。她更成熟了,全身职业套装,她也更瘦了。“山山,这是我朋友”大海对着山山笑着说,随即眼神转到小杉身上“这是我好朋友小杉。”山山对她友好的笑着“你好。”小杉回以微笑“你好。”“你先回去,我和她有点话要说”大海对着山山说。山山俏皮的用手对着小杉做着拜拜的手势,小杉回以手势。

“我结婚了”大海和小杉走在路上先开了口。“嗯,很幸福吧。”说完这句话她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不幸福能结婚吗?“嗯,她是我妈朋友的女儿。”大海解释。小杉后来想想那天的她真的很坚强,居然可以和他聊那么久。他想她诉说这些年他学习多么艰难“还好快结束了。我也准备回国了。”大海和小杉走着走着就走回去了,“老公,妈妈做了南瓜饼,快来吃。”山山向他挥着手。

“你要吃南瓜饼吗?我记得你很喜欢吃,我妈妈做的很好吃,要尝尝吗?”大海看着山山嘴里的话却是说给小杉听。“不用了,这么多年口味改了,我不喜欢吃了。”小杉也看着山山“那我先走了,你不是要回国吗?你回国了联系我再聊吧。”小杉转身跑了,眼泪随即夺眶而出,“哎?”大海想拽住她,可是衣服布料太滑从手中溜走。小杉边跑边哭,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是跑到了埃菲尔铁塔下突然停住了,她想起了大海说过他喜欢埃菲尔,他来巴黎也是为了这个。

这天小杉在铁塔下待了好久,就那样坐在草坪上,看着铁塔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是想着大学生活或者是想着大海的婚后生活。大海结婚了,他会牵着那个女孩子的手,会对着女孩子低头温柔软语相待。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天真的会来并且会的这么得快,或者说小杉没想过那个站在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小杉狠狠的擦了擦眼泪,转身对着来的方向说了句:“祝你幸福。大海。”

真是不凑巧,他跌入了生活的牢笼中。

终于,小杉没等到她的大海。

此刻小杉悠悠地缱绻在阳台上的摇篮秋千里,阳光透过玻璃暖暖地抚摸着她的身子,风轻轻地吹着桌子上现磨的咖啡,她手上拿着一本《百年孤独》,时不时地拿着笔写写画画地做着笔记。

我正巧在书上看到这句话: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难平是人心。看了眼小杉,读给她听。这里有山有海没有杉,可惜了。她勉强的笑了笑,继续看《百年孤独》只是放下了笔记本,不知道她低下头是看书还是去流泪了。

小衫和我说过:除了大学的那段情感,小杉害怕了,她害怕再去处理一段情感,她害怕她又成为了情感中付出的一方。很累,那种累不是爬山一天也不是学习一天而是心灵上的累。她不会形容,但是她说回忆起来会痛,撕心裂肺的痛。

小杉为什么没有和大海在一起呢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的灵魂包含不了对方吧?可能他们一个坚强一个糯硬,一个认真一个直接吧。

生活还在继续,小杉还在接受阳光的洗礼,我在写着别人的故事,过着自己的人生。

夭精
夭精  VIP会员 每天都要努力啊,写出所有人都爱的故事。

这里有山有海没有杉,可惜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