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别再上当了

2020-03-28 16:44:49作者:陈深

爱情

有些青春,注定让你成长

1

那天武馆里来了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手上牵着位娇羞可爱的小公主,约摸十五六岁,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如花似玉的年龄。师兄们眼尖,直勾勾地盯着美人,而陈默眼浅,目光一直停留在小公主身上。

“你班契弟啊,唔练拳系度舞咩?”大师傅严盛从屏风后边走出,训斥了大伙一顿之后,连忙上前去迎接两位女士。

“陈夫人,陈小姐,今日咁得闲过嚟武馆既?”女人微笑着摆手,示意严盛无需太过客气,接着她将手中牵着的女孩子推到众人面前,柔声细语道“咪就系晴晴咯,吵住话要嚟武馆跟严师傅你学咏春啊,佢阿爸无佢符,咪叫我带佢过嚟咯。晴晴,嚟,哩位就系严师傅,哩班就系你以后的师兄弟啦。”

女孩从容大方地对在场的每一位打了招呼,她的笑容里仿佛有魔法,总是轻易叫人沦陷。陈默愣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准备向这位武馆投资人的女儿表示些欢迎,但下一秒,他就已经被严盛师傅推到了女孩跟前。

“晴晴小姐,哩位后生叫作陈默,佢咏春拳打得好犀利噶,师承过叶师傅的徒弟,我认为安排佢来带你,系十分恰当噶,不过呢,陈默有一点可能比较棘手,佢系内陆嚟噶,粤语唔系几通顺。”

陈默向来人如其名,性子沉默低调,不善言辞,更何况是在陌生人面前被戳穿来自大陆,此时他额头上已经堆满了紧张的汗水。不过很快,陈晴晴就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把他从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她说“你好啊,陈师傅,以后就麻烦你教我打拳啦。”

2

第二天下午,陈默放学后火急火燎地赶到武馆。

“咩你咁迟噶,人地晴晴小姐都等你一下午咯。”前脚刚进门,陈默就听到师兄的笑声,也看到了正乖巧地扎着马步的陈晴晴。望见姗姗来迟的陈默,陈晴晴并没有恼火,反而直直地对陈默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她的两颗小虎牙赫然闯入陈默的视野。

“陈师傅,原来你也还在上学的呀,我等了你一下午啦,快来教我吧。”反应迟钝的陈默这次再怎么也不敢失礼,丢下书包腾地跑到陈晴晴身边。

“你,之前有了解过咏春吗?”

陈晴晴呆呆地摇头,眉眼还是弯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好,那我先给你讲一下咏春的来源吧,咏春其实是。。。”

没等陈默讲完,陈晴晴就率先打断。

“陈师傅,关于来源的事能不能先缓缓,我现在好想开始练习噢。”

沉默的陈默还有一个特点,他不擅长拒绝,尤其是笑得很灿烂的女孩子。

接下来的时间,陈默果然煞有其事地开始教陈晴晴打小念头,其实他对咏春的熟悉程度可以说超过了当时在场的每一位师兄,他平常教人打拳也总是头头是道,但不知为何,面对眼前的女孩子,陈默头一次感到束手无策。

“你,你的身体不能这样,小念头讲究的是下盘的稳定性,你这样很容易摇摇晃晃的。”说着,陈晴晴的身子竟真就歪歪斜斜地准备往下掉,陈默眼疾手快,把她给捞了起来。

“啊,好难噢,能不能教一些简单的呀,我想学的是出拳,防守这样呢。”在场练习的师兄们好笑地望着陈默,想看他怎么在刁蛮任性的小公主面前出糗。无可奈何的陈默实在不敢反驳陈晴晴,说小念头就是咏春的入门啊,最简单的啊,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教她如何出拳,如何守住中线。

3

一连几天,陈晴晴都没再来武馆,陈默虽然一如既往练拳,但心里却总像缺少了些什么。放学走在回家路上,陈默习惯性地抬头望天空,数过往的飞鸟,有没有哪一只会是来自大陆。就在即将转入弥敦道之前,陈默远远地就望见前方有一群小太妹在打架。正当陈默认为与自己无关,掉头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赤赤地传入了他的耳朵。

“我专门稳师傅练过噶,佛山咏春叶师傅的徒弟,听过咪啊?”毋庸置疑,声音的主人正是陈晴晴。陈默望着前方吵杂的争斗现场,心中闪现一顿烦闷,他学咏春从来不是为了与人打架,而是为了被人打的时候,自己不至于无力还手。

陈默原来也笃定身世显赫的陈晴晴不会被打,但事实他猜错了,一群太妹对陈晴晴的那番话不置可否,一下子冲了上前将她团团围住。

“放开那个女孩。”

陈默的慢慢靠近,和他那略带沙哑的声线,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几个黄毛混混反应过来之后,大踏步朝他走来。

“靚仔,你边度嚟噶,想学人做嫁娘啊?问过阿叔我同唔同意?”黄毛那不自量力的手还没完全靠近,就被陈默一拳打掉,疼得黄毛摔倒在地哇哇地叫。

剩下几个男生见状,纷纷哄了上来,陈默眉头一皱,咏春手一起,脚下生风,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几个统统解决。

那些围住陈晴晴的女孩开始瑟瑟发抖,不过骄傲的她们却总是不愿意主动认输。

“你咩人啊,无系度英雄救美噢,我话你知你会好惨噶。。。”可惜那个惨字还没说出口,那个太妹就被陈晴晴一拳秒杀。

“你以为你们真的能围住我么?可笑,赶紧滚吧。”

一群人散去之后,陈晴晴如见到救星般朝陈默跑过来。

“陈师傅,你怎么会在这?哇,刚刚你好帅啊!”望着花痴又可爱的陈晴晴,陈默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一方面气自己竟还是想念着陈晴晴甜美的笑容,另一方面,他不明白陈晴晴为什么要在外边打着他的旗号打架斗殴。

“难道你学咏春就是为了打架斗殴吗?”

面对陈默的质疑,陈晴晴方才的满腔欢喜也瞬间化为乌有,她的情绪一时间全都涌了上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就是不服他们在背后议论我是小公主,是花瓶,我就是要用实力证明我也是很能打的。”

“呵,你知道吗?你能打不是因为你那三脚猫功夫,而是因为你爸的钱,如果你爸没钱,看谁会让着你这个家财万贯的小公主?”

“啪。”陈默的左脸被狠狠甩了一巴掌。陈晴晴愤怒地望着眼前自己曾崇拜的陈师傅,头也不回地走掉。

4

那是陈默来香港之后,头一晚失眠。房间外,他的母亲正慈祥专注地做着手工活,试图借此换来母子两人在香港的一日三餐。五年前,十二岁的陈默仍然是家里的小少爷,忙时读书识字,闲时煮茶打拳,生活好不惬意。陈父原是山西一带出了名的煤老板,因为产业改革,挟妻带子南下到了佛山开了当时声名显赫的百货商店,借着父亲的光,陈默在一次茶会中被投缘的咏春拳继承人相中,纳入门中,正式开始了咏春练习生涯。

这样回忆起来,陈默十二三岁的时候,确实是没有一天过得不好。优渥的家境令方圆百里的人们都往佛山涌了来,家门更是没有一天不被踩破。在学校里,同学们恭恭敬敬地喊陈默陈少爷,下了课举办小型武打比赛,又一个个故意输给陈默,尊称陈默是咏春之光。

那时年少的陈默脑子里对阿谀奉承四个字并没有太深的认识,所以他总是无比自豪地收下所有的夸奖与关心。只是命运的轮轴突然有一天停止了为自己转动,或许因为树大招风,或许因为其他什么原因,陈父的产业一夜之间被奸人所害,状况惨烈到连官司都来不及打,伤心欲绝的陈父一时想不开,先他们母子二人而去,而陈默则被母亲托关系辗转几次才送到了香港。

所以陈默太懂那种被阿谀奉承的感觉,他心里确实是有一万个不愿意那些人假借什么名义与陈晴晴扯上任何关系。

5

陈默再回到武馆,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一看见他,严盛师傅就激动地跑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无比郑重地说“陈默,就系依家啦!机会嚟啦!空手道出资100万同我地咏春拳pk,对方指名道姓要你上场啊!100万啊陈默!有佐佢你阿妈系咪就唔使晚晚熬夜做手工啦?”严师傅的兴奋劲还没消散,一众师兄弟就冲了过来将陈默团团围住,大家都太高兴了,倘若他们能赢得这场比赛,那么这一百万就能收入囊中,其中五成是陈默的,剩下的五成则由武馆和一众师兄弟们平分。

陈默得知这个消息,也不是不高兴的,他跑回家里打算告诉他的妈妈,但转念,又担心母亲会忧虑过度,像以往看他打拳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决赛之前的那段时间,陈默除了上学,其余时间就都泡在武馆里练习。那期间,陈晴晴来过一次。她带着一些饮料和零食分发给师兄弟们,别扭了很久,才终于坐到了陈默身旁。“听说,你要代表武馆和空手道pk。”陈默淡淡地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陈晴晴身上,这一次,他没怎么看见少女甜美的笑容。

“嗯,答应了。”

“那你有信心吗?我听父亲说,空手道那个家伙下手很凶,你真的,能赢吗?”原本因为隔了许多天未见才稍微慢下去的心跳,在陈晴晴担忧的语气之下,猛然复活,陈默的心脏中似乎有什么正在熊熊燃烧。他鼓起了百分百的勇气,问了陈晴晴一句“你是在,关心我吗?”

少女没有回答,继续望了陈默几眼之后,匆忙离去,徒留陈默的眼角里,还留有若隐若现的爱意。

6

比武的日子很快来临,陈默出门前为熟睡的母亲准备好了饭菜,关门的时候,他还默默祈祷,今天自己一定要赢。

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零星小雨,但观众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擂台两旁站满了举着伞的人们,有的嘴里喊着咏春必胜,有的望着年纪轻轻的陈默叹了叹气。擂台上,陈默的短发被淋湿,他一把将额前的碎发拨到脑后,眼睛半眯,手脚备齐,做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

空手道派来的代表是一位体重估计超过80KG的壮汉,以在场人们的目光看来,年纪小,身材瘦弱的陈默绝对不可能是赢的那一方。陈默也不是听不见众人的议论,只是他心里永远牢牢记得,咏春的魅力就在于,看似柔柔轻轻,实际锐不可当。比武开始,空手道出脚迅速,一下直逼上路。陈默自然毫不畏惧,各种应对游刃有余。空手道的下路极为难攻,对手160斤的重量也险些令陈默无能为力。但是陈默很快转移拳法,猛烈攻击对方中路,每一拳每一掌直逼对方腰部,好几次打得对方落花流水。比武继续,空手道的重量压制很快初见成效,陈默瘦小但顽强的体力似乎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耗尽,雨此时也越下越大,趁陈默短暂失去注意力的瞬间,空手道猛地将他抬起,狠狠地往地板摔。

“怦。”巨大的震撼力让在场所有人屏住呼吸,摔倒在地的陈默险些晕眩,他的额头,鼻子,嘴角,都已经涌出细细的血,伴随着雨水一起,混成淡淡的红色长河。

被遏制住的陈默将在场所有人的心拧成了一团。

尤其是,陈晴晴的心。

“不要,不要了不要了,别打了,他会被打死的,求求你放开他,我不要你打他了。”陈晴晴从伞群中冲了出来,她哭得撕心裂肺,喊着不要不要,陈默的脑袋嗡地响了又响,那一刻他只想着赢,他只想着拿到那五十万和妈妈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咚”猛然从地板上跳起的陈默,纵身一跃,双脚猛烈踢到空手道选手胸膛,160斤的重量级选手轰然倒地,紧接着,陈默无比迅速地遏制住对方上路,一顿连消带打,将对方击败。

“哇”陈默的胜利赢得在场一片尖叫声,而这些声音里,陈默已经分不清哪些是为国人感到自豪,哪些纯属是当看了一场热闹。陈晴晴哭着冲到舞台上紧紧抱住陈默,她哭哭啼啼的样子,真让陈默心碎。

当然,最心碎的是,原来这场比武,不过是有钱人家大小姐对自己的一次报复。

7

陈默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那50万,在众人依依不舍的道别中,与母亲重新回到了佛山。虽然佛山也讲粤语,却和香港的口音有很大出入。转入升学的新班级中,女生们都争先恐后地来问陈默,他的港音怎么如此有趣。陈默还是一贯地沉默,低调,有时候被问及过去会脸红,但更多时候,他已经蜕变为清爽英气的少年,和男生们在足球场上纵横,在篮球场上跳跃,每天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研究学习,放学回家帮妈妈看一下店,日子过得平淡又普通,他再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自己曾练习过咏春,自己在香港擂台那些事,还有,自己曾喜欢过的一位少女。

高考后陈默报了军校,毕业后留在当地任职。庆祝他回到佛山的那个晚上,陈默的朋友们说要送给他一个惊喜。陈默当时高兴,也没多想些什么。只是当惊喜毅然出现的时候,陈默的心脏停了半秒。

“陈师傅,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无论如何,陈默都想不到朋友们说的惊喜会是陈晴晴。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你的朋友,只是恰巧我向他们打听了你,才有机会站在你面前。陈师傅,你,没有告诉他们你练咏春的事吗?”

陈默本就隐忍的情绪一触即发,他目光凌冽地望着陈晴晴开口。

“无啊,点解要同佢地讲呢?又唔系咩大不了噶事。系啦,麻烦无再叫我陈师傅啦,不敢当啊不敢当,如果无咩事噶话,我走先啦,拜拜。”当然,陈默是故意用粤语回答陈晴晴,因为那一刻陈默实在是太想告诉眼前那位女子,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陈默了。

“陈默,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陈默猛地回头。

“那你希望我怎样?”

人都是会变的,就像他曾经总是学不好粤语,但现在依然顺畅无比。

就像他曾经确实觉得她是一颗星星,但今非昔比。

8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陈默逼迫自己不去想象陈晴晴从香港过来,今夜又会在哪里落脚。就这样辗转了几个小时,临近天亮,陈默还是主动联系了以前在香港的那班师兄弟,看看他们有没有陈晴晴的联系方式。

“啊?晴晴佢,听讲大学同人拍拖,俾人呃左好多钱啊,以家武馆的投资人已经唔系佢阿爸咯。”

得知这个消息的陈默彻底沉默了,他惊讶地发现陈晴晴的人生轨迹与自己是那么地相似,他很难想象像她这样高傲的小公主,该如何忍受没有钱的平凡生活。第二天一大早陈默简单和母亲报了个备,收拾东西赶赴香港。

借着打听来的消息,陈默在一所学校的后门看见了那位欺骗陈晴晴感情的男子。他望着他,就像望着那些年陷害自己父亲的凶手一样,复仇感席卷全身。

“陈默,你果然来了。”

只是不等陈默开口,对方已经知道了他的姓名。

陈默百思不得其解之际,陈晴晴缓步走了出来。

“陈默,你看,你果然还是很在意我,不是吗?”

陈晴晴一贯笑意盈盈的眼睛在此刻陈默看来,竟然普通得出奇。那嘴角挂着的甜美的微笑,也仿佛失去了向来的吸引力。陈默站在那群人之中,终于意识到,陈晴晴又利用了他一次。

可这一次,我们的男主角陈默,不会再心甘情愿上当了。

陈深
陈深  VIP会员 嗨读者朋友们,我是陈深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写作是我生命的第二个根,专注写温暖治愈的故事 1、不定期更新,因为灵感来源生活,可是我生活还没搞好 2、谢谢你们的喜欢,我会继续努力 3、我的微信:CCCJL2

陈默:别再上当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