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追夫

2020-03-27 16:21:12作者:岑小丫

爱情

我叫韩巧嫣,身高1.60米,姿色中等偏上,武汉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整整四年,房产公司的会计,工资每月4500。

尽管我的外貌和工作都还算过得去,可今年已经年满26,和大学的初恋因为异地分手后就一直单身,因此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剩龄大女的行列。

于是我的婚姻大事便成了下岗摆夜宵摊的父母心里的隐疾,他们私下四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

我原本非常介意通过相亲这种形式来认识结婚对象,不是借故推脱,就是随便应付,可随着年龄的增长,眼见身边的同学都已慢慢进入围城,我也开始着急焦虑,不再拒绝相亲了。

但几乎见一次就失望一次:对方和自己想象的白马王子实在相差太远,稍有中意的,对方居然还嫌我年龄大,要不觉得我薪水少,或者觉得我家境过于普通。

不久,楼上的邻居中学教师老梁热情地给我介绍了一房远亲:

男孩30岁,博士毕业,在长沙附二医院当医生,1.75米的个子,不吸烟不喝酒,看上去文质彬彬,而且年纪轻轻就成了副教授,可谓前途无限,加之父母还是大学教授,这样的条件不知道有多少女孩会主动倒贴。

见面那天,我刻意拾掇整齐,还悄悄化了淡妆,一头直直的碎发,一双还算灵动的眸,一身白色的连衣短裙,虽然不是花容玉貌,但妹妹说我清新脱俗,如同清晨的一朵栀子花。

男孩眼高于顶,面对素雅干净的我居然表现得比较心动,见面后不是发发信息打打电话,就是约我出去看电影吃饭,爸爸妈妈见如此优秀的男孩相中了我,整日里喜笑颜开,连我自己也暗暗窃喜。

可自从知道我有一个先天肾功能不全的妹妹,为了给妹妹治病,做着小生意的父母被迫在十年前变卖了房子租住着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后,就信息渐无,电话敷衍,约会更少。

我韩巧嫣也不是狗皮膏药,见他变得如此冷淡,自然鸣金收兵。

这样的相亲又上演了几回,最后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父母垂头丧气,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难以找到心仪的对象了。

远房的姨妈也是中人之姿,开着一家小小的花店,每天就弄弄花草,给它们浇浇水施施肥剪剪枝,可我的姨夫却是世界五百强的外企高管,年薪上百万,更难得的是姨夫一表人才,温文尔雅,性格修养一流,和姨妈过着郎情妾意的生活,令周围的女人艳羡不已。

我开始向姨妈讨教,也想找一个像姨夫那样万里挑一的金龟婿。

姨妈笑着对我说:“孩子,你真的想学吗?”她轻声细语,穿着打扮精致品味,看着令人赏心悦目。

我急忙点头。

“姨妈可跟你直说,凭你现在的家庭、外在和工作条件,顶多找一公务员,年薪不超过15万!”

我自视甚高,嘴里不说,心里可不服。

姨妈是何等聪慧睿智的女人,见我如此也不说破:

“你看我这花店里看似都是花,各种各样,有玫瑰、菊花、郁金香、百合、睡莲……可每一种花的寓意不一样,价格也就高低不同,人也如此,每个人各方面的综合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价值其实也就相等了,即使个人对自己的期望值再高,也无益——就如同这花店里的花,但我们可以通过修剪、造型,特别是是包装来改变它的价格,”姨妈意味深长地顿了顿,继续侃侃而谈:

“我们可以通过改变我们的气质、爱好、内涵,特别是改变我们交往的朋友圈,来改变我们的价值,明白没?”

我似懂非懂,姨妈不疾不徐,娓娓而谈:“比如,你得首先改造自己:你可以业余的时候学学瑜伽,使自己的气质出众;你可以练练歌,让自己在ktv里有一副好嗓子;你可以学学钢琴,使自己有书卷气,你也可以拿拿其他的证,在更好的公司里就职,即使不能,你也可以在别的公司兼职会计,增加自己的收入,让自己增值…..你更不能只是坐以待毙,等着别人来给你介绍对象,你应该主动走出去!”

姨妈看我一脸呆懵,继续吐气如兰:“你想想,有几个24k纯高富帅一定要靠相亲?他们大多穿梭在通往各国或各地的飞机上,要么泡在健身的私人工作室,或者混在高端的知识付费群里就找到了自己情投意合的姑娘……你应该到这些地方去偶遇你的白马王子,他们不介意你是别有用心,只要你和他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就可以了!”

我暗暗想:你不也只是开个小花店,赚点小钱姿色平庸的女人而已,怎么就说得如此高大上?

姨妈似乎明察秋毫,莞尔一笑:“你姨夫就是我在高端知识付费群里认识的,那是一个业余学MBA的群,其实学知识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它是一个平台,可以在那里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参加这个付费群当然不单单是为了认识你姨夫,同时也学了宝贵的知识,你别小看我这个小小的花店,本市很多的公司都和我有合作哦,他们开业或者平时办公室的插花都是从我这里来选的。此外,还还是几家花艺培训学校的花艺培训师呢!”

说话间,姨妈已经从容不迫弄好了几个开业典礼的花蓝,看着她在花丛里娉婷多姿的身影,我似乎明白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能和一个那么出色的男人琴瑟和鸣的原因了。

半年之后,我也找到了一个出类拔萃、卓尔不群的男朋友,他叫佳楠,是个精力特别旺盛的跨界创意人:在一家全球知名品牌设计咨询公司担任设计总监;同时还是一家轻奢茶品牌的合伙人和创意总监。

佳楠是我在一个品牌高端邀请会认识的,我是那个品牌高端邀请会的茶艺师,品完茶后,佳楠主动把他的名片递给了我,然后向我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后来,他说,那时他和初恋分手已经三年,觉得再也碰不到自己喜欢的人。

当我端着一杯碧螺春眸光流盼、巧笑嫣然地吟诵着那句“萝月轻涵秀色,云鬟尽洗纷华。”向他款款走来时,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情景活色生香,不由怦然心动。

现在,我们俩人已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浓情蜜意的我们还生了一个可爱的猪宝宝。

岑小丫
岑小丫  VIP会员 一首歌,因为有人聆听便会共鸣,一段文字,因为有人读懂而有意义;懂得是灵魂与灵魂的对望生香,因为懂得,温柔了一场相遇;明媚了陌上花开;芬芳了指尖流年。

剩女追夫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