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心

2020-03-26 14:43:11作者:吃罐头的小猫

世情

我要离开这里。

当他又一次在梦中惊醒。

他从小都生活在这个地方,这个四季分明但却荒凉无比的地方——家乡。他的家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地方,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他过够了,他决定离开。

他踏上离乡的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时候来到另一个地方,这里的人叫它魔都。

他用积蓄在这租了一套复式小白楼,每日阳光照在脸上方才起床,他对魔都的一切都很好奇,他每天都在尝试新的东西,家乡没有的东西。他觉得好极了,他认为这才是他应该过的日子。

他在小白房里住了两个月,直到房主催促他交第三个月的房租时,他才发现他没有钱了,他只好搬到了一个居民楼上,一室一厅。

这个居民楼一共六层,被一圈一圈的包围在层数八,九,十,十一层的高楼大厦中。每日阳光照进来的时间大概是黄昏时分,持续时间越二十五分钟。

他在居民楼里住了半个月,每天都在计划第二天的事项。然后第二天醒来依旧懒在床上,重复前一天。

某日,他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裤兜里鼓囊囊的有点碍事,他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看到一把皱巴巴的钱,他脑中飞速算起自己的钱财。猛地惊起,才发现除了自己从裤兜里掏出的之外,他已经没有钱了。

明天找个活干吧。他想。

次日,阳光照到他脸上,他方才醒转,看表发现原来已经下午六点了。他肚子很应时的响了起来,他才想起,他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

他洗漱出门,用身上剩的钱吃了一个茄子盖浇饭,顺带买了瓶矿泉水后又回了居民楼。

他立誓明天要出去找活干。

第二日,他果然起了个大早,他的目的地是人才市场。人才市场不愧为人才市场,让他有种赶集的错觉,唯一不同就是篮子换成了一叠纸张。

他向别人那样,投他的简历给了多家公司,可是每一家都让他回去等消息。他觉得胜券在握了。他路过便利店,用剩的钱买了一箱方便面,剩余的钱买了些鸡蛋。

付钱的时候他看到店员身后的镜子里映出一个模样。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不知为何,他脑袋里突然浮现出一个骨瘦如柴,阴阴的对着自己笑的人。

他一个激灵猛地看到店员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突然有点害怕,提起东西落荒而逃。

他回到居民楼的时候看到阳光铺了满屋,金灿灿的,他躺下来,蜷缩的像只猫。没一会儿,太阳西斜,光芒隐没,屋子里的温暖也消耗殆尽,他有一种刚刚到天堂瞬间堕地狱的错觉。

他靠着窗户边向外眺望,家家灯火通明,好像谁家都是喜气洋洋的,没有烦恼。向下看又看到有孩子在放火树银花,印的地面闪闪亮亮的有如白昼。他这想起来好像今天是中秋,往年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吃月饼或者吃西瓜吧。

不知道现在爸妈在干嘛,他想着,他突然有点想家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他没有等到公司给他面试的通知,却等来房东收租的铁骑。

他腆着脸求房东再宽限几日,房东是一个善变的中年妇女,听到他没钱当即拉下脸来,声称三天内再不交钱就滚蛋。

他灰头土脸的去工地上抱砖头,临时工工资日结一天五十。三天后,他在女房东鄙夷的眼光中拉着行李搬到了魔都最高一层楼的地下室,潮湿阴暗不见光亮,但偶尔却能看见月亮。

他在地下室住了几个月,每天透过露出地面的窗户来张望往来的人,他突然觉得很孤独。

那时候他总在反复做一个梦,那是回家的梦。

他在梦中惊醒,泪水湿了半个枕头。

他累了,想回家。

他突然就想起那个将自己惊醒的梦,那个让自己决意离开的梦。

他因为一个梦而远走,如今还是因为梦而回去。

他突然觉得可笑。

他离开的原因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个梦?

他生在家乡,长在家乡,对世界的认识始于家乡,他的祖祖辈辈都扎根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他慢慢长大,渐渐开始重复父辈们做的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以为他的一辈子就这样了,直到有一天听见父母说他的大伯死了,那个从没有出过家乡,最远的地方是去县里卖粮。那之后便开始整夜整夜的做噩梦,或许是那个时候他便想离家去看看,家乡外面有什么。

他告别父母坐上火车,对面的人谈论着他所不知道的新鲜事物,沿路都是没有见过的风景。他下了火车,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目之所及,一片繁华。

他渐渐被魔都的繁华迷了眼,他租住最贵的小白楼,他觉得人生应当如此,活在当下,尽情享受物质带来的快乐。他坚信自己会找到体面的工作,从此出人头地。

可是一次一次的拒绝,一次一次的不合适渐渐击垮了他的内心,他只能去做最苦最累的的工作,出着牛力,只能拿回微薄的薪资,他在这生活不下去,但是回去他也不甘心。

当他搬到居民楼的时候,他的快乐只剩下二十五分钟。那个时候他开始想念家乡热烈的太阳,蔚蓝的天空。他想念小时候骑的马,躺在草地上吹的风。

他爬上天台顶楼,像孤魂野鬼贪恋凡世,他也贪恋着这不属于自己的繁华。

俯瞰整个魔都,夜晚霓虹闪烁,尤其迷人,和刚来时一模一样。有人为它倾倒,有人为它着魔,有人为它倾家荡产,有人为它俯首称臣。

远处车水马龙,即使已经入夜依旧富丽堂皇,但这里无论白天黑夜都是一片黑暗。他站在天台上,像鸟一样张开翅膀,一跃而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