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顾鸾仪(二)

2020-03-24 17:49:26作者:小小一只喵

五年后,顾清晚看着半空中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微微一笑。

是时候了,这五年来,她不断地尝试去找α#@,但都失败了,她感觉,α#@不会再来找她了,其实自从五年前醒来时她就有这种感觉,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毕竟她那段空空如也的记忆和心中的满目苍痍是真的啊。

七天后,顾清晚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二十六岁。

……

墨羽帝国,赤朱皇城。

“哇――”

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传出,一个年迈的嬷嬷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女婴走了出来,激动地对面前高大英俊的男子说道:“恭喜王爷,是个小姐,王妃正在里间歇着。”

昌武王略略点头,急忙往里间走去。

嬷嬷见此叹息一声:“这孩子,怕是命苦了。”

寒来暑往,转眼便是十八年的光阴过去了。

晚仪苑中,一道曼妙的身影手持一柄长剑,剪水双瞳中,却是含着迷茫,如瀑的长发垂至腰间,随着动作的起伏而飘逸。

“小姐不好了……”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急忙冲进院子,脸上满是惊慌。

顾清晚收起剑,皱眉看着来人,问道:“怎么了?”

侍卫忙答道:“刚才有一人闯进了王府,劫走了王妃。”

顾清晚闻言却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

“我知道了,我会去救她的。”

侍卫松了一口气,退出了院子。

“呵……”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顾清晚运功,飞出院子。

赤朱皇城郊外,凰仪漠看着面前衣冠不整的妇人,不满地皱眉道:“抓她来做什么?”

楚风凌上前一步道:“属下听闻武盟的那群人为了对付教主,同皇室达成了同盟,豢养了一个‘终级武器’,今日抓她来,也是为了试一试它的深浅。”

凰仪漠依旧皱眉:“那叫本座来干什么?”

“……教主就不怕它把属下的项上人头拿去?”

凰仪漠盯着楚风凌看了好一会才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楚风凌闻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好在这是有一个人上前,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教主,有一个人靠近了这里。”

“哦?”凰仪漠挑眉,眼下知道他们在这里的,怕也只有那个“终级武器”了吧。

不过,既然是人,又为何要用“豢养”?

她凰仪漠就算是魔教教主,倒也是从没干过此等折辱他人的事。

这所谓正派,却是也不抵他们光明磊落。

“待本座去会会她。”说完,凰仪漠便飞身离开了这里。

而另一边,顾清晚飞着,心思却百转千回。

从她记事开始,周围的人便告诉她,她的使命,她的价值,便是不断地磨练武艺,然后有朝一日,杀了魔教教主。

可是,每一次想起这件事,她的心便一抽一抽地疼,仿佛在提醒着她不要忘记什么,可是她真的,除了一个名字之外,什么也不记得了。

“α#@,你到底是谁?”

顾清晚喃喃道。

忽然,天空中一道流光划过,一个身影站在了顾清晚面前,正是凰仪漠。

凰仪漠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顾清晚,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危险。

呵,还真是荒谬。

而同时顾清晚也在端详着凰仪漠,心中疑窦丛生。

在墨羽国,实力达到凰仪漠这种程度的人,按理说应该极负盛名才对,可是顾清晚却是从未听说过凰仪漠这号人物。

“阁下可是要前去营救昌武王妃?”

“……正是。”

“那阁下不必去了,一刻钟后,王妃自会安全回到王府。”

顾清晚皱了皱眉,却是也没有说什么。

而自那日后,凰仪漠便是常来晚仪苑找她。

岁月匆匆,又是五年过去。

这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顾清晚走进院子便看见凰仪漠坐在桌前发呆。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顾清晚在凰仪漠对面坐下。

然而不等顾清晚说什么,凰仪漠先一步道:“这个中秋,晚晚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过。”

顾清晚沉默一会儿,回答道“……好。”

二人相视一眼,笑靥如花。

酉时三刻,月亮早已等不及挂在了漆黑的天幕上,洒下淡淡的银辉。

顾清晚和凰仪漠并排坐着,看着月色,是真的岁月静好。

凰仪漠转身认真地看着顾清晚,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没等她开口,一群人便大张旗鼓地挤进了晚仪苑。

为首的正是国师方业,此时的方业面色阴沉,眼中的恨意恍若实质。

“顾清晚,你还不动手?她可是魔教教主。”

“不可能。”

没有一丝犹豫,顾清晚上前一步,挡在凰仪漠面前。

方业冷哼一声,挥了挥袖袍,一行人顿时感觉身上一轻,回过神来便到了赤朱皇城郊外的一处空地上。

顾清晚瞳孔一缩,这里,是她们的缘起之地。

但下一秒,顾清晚就感觉到了一阵剧痛。

这是……什么?

好像看出了顾清晚的疑惑一样,方业阴冷地笑道:“控心蛊。”

控心蛊乃一种巫蛊,这种蛊的幼蛊要用七七四十九和婴儿的心脏和七七四十九份不同的处子血共同喂养七七四十九天才会成为成蛊。

但这种蛊却只是为了控制人的行动而已。

但是凰仪漠身为魔教教主,对于这种蛊显然比常人更为了解。

控心蛊一但施展,即使养蛊人和施展者都死亡,其还是会继续执行自己的使命。

而被控制的人,如果竭力去抵挡控心蛊,便会与控心蛊一同死亡。

所以啊,此局,不是她凰仪漠死,便是顾清晚死。

真是比她这个魔教教主还要狠毒呢。

凰仪漠伸出手轻轻地按在顾清晚肩上,终于是在她耳畔温柔地说道:“乖,不要去抵挡它,你会死的。”

顾清晚第一次不想听凰仪漠的话,可是凰仪漠传来的力量却是如此不容置喙……

最后,顾清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拔出剑,与凰仪漠战在了一起。

不!她不能这样对凰仪漠!

在剑尖即将刺入凰仪漠身体之时,终于顾清晚的意识还是占了上风。

剑,停了。

凰仪漠无奈一笑,上前一步。

“傻瓜,乖。”

鲜血,染红了剑身,真正痛苦的,却是顾清晚的心。

而此时,一方小世界中。

一位长着蓝金色长发和蓝金色瞳孔的女子,透过照天镜看着顾清晚和凰仪漠两人,轻轻伸手,点在照天镜上。

“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呢。”

空间,泛起涟漪。

顾清晚接住凰仪漠,终于是忍不住失声痛哭。

“晚晚乖……别……哭。”

此时的凰仪漠奄奄一息,不负当年魔教教主的君临天下。

“闭嘴。”

顾清晚转身,却是看见了方业一行人。

“想走?我还没答应呢。”方业冷笑道。

“晚晚……下一世……再见了。”凰仪漠眷恋地看了顾清晚最后一眼,说道。

而顾清晚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一股冲击力送出了那里,之后,一声熟悉的爆炸声传来。

记忆,再一次喷涌而出。

而这一次,顾清晚很安静。

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α#@站在她面前,不同的是,此时,α#@却是在极为认真地描摹着她的眉眼。

“我们,下一世,再见了。”顾清晚微笑着,感受α#@一点一点封印她的记忆。

但这次,顾清晚加了一句。

α#@,我深爱的你。

未完待续……

小小一只喵
小小一只喵  VIP会员 人间本无地狱,地狱自在心中

晚顾鸾仪(二)

晚顾鸾仪

相关阅读
自己趴好把腿张开,农民工的鸡巴粗-诱敌深入

唐山海打来电话之前,毕忠良正坐在办公桌后翻看近期关于唐氏夫妇的监视记录,他在等着执行秘密任务的人前来复命。但这个人却不是陈深,或者唐山海,而是他的心腹刘二宝。

当一回狗爸爸

小狗很可爱,我们越来越喜欢,期待它能健康成长。

爸爸我想要你,啊 好大好满—暮光之恋

每天狼人都会组织人手进行巡逻,卡伦家的人也越来越焦虑,不仅是维多利亚虎视眈眈,按照人类的怀孕周期,在罗伊怀孕九个月左右就会生产,但是罗伊是人鱼,而且还是刚刚成年的

一到厕所门口就忍不住 男邻居用嘴帮我爽_日久情深

“宇智波是邪恶的一族,就算大哥接纳他们,我也会紧紧盯着。”扉间从来都是这么理智,她的感情好像被单独剥离,即使她对泉奈的爱再怎么浓烈,她都不能忘记对宇智波的仇恨。

老婆闺蜜一对胸在我面前,嗯啊 总裁不要在车上啊-归去来兮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番外严重超标,囧啊——之前天若有情(上-下),可能需要再补充修改一下,等把番外写完吧。在这里欢迎新来的朋友们,谢谢大家捧场,虽然月月不能一一回复留言,

爱情故事:缘分让我们相遇,距离让我们分手;今生不能相聚,只能来世再续

其实,最痛苦的不是离开世界的那个人而是还活着却已经失去了心的那个人。

别舔了我快受不了文,乡村乱情乱睡小说_旋风少女:喻你宜生

训练营大厅里。沈柠扫视着一排排背手站的挑拨的各个实力出众的学员,眼里满意。沈柠大声说道“各位学员不要以为你们加入了训练营就可以一帆风顺了!在这个训练的过程

宝宝流水了真骚,啊爷爷嗯不啊|爱的战士宇智波

脖子以上是个标准美女,脖子以下是个男孩子的少年微微颔首对我点了点头,他从地上站起来,顺手提起了竹篮。我偷偷移开视线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的竹篮里装满了草药。“你们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