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人家

2020-03-24 17:47:32作者:心、晴_8802777

一段路,一个窑洞,一段深深的回忆。外婆家的老地方在彭阳乡下,一个并不大的村庄,春去秋来,人在渐渐老去,可是,景色却从未改变,说起乡下的事,我能讲的还有很多很多。岁月收藏的是老人脸上的皱纹,是山里的乡情。现在回想起来,多的是几分难舍的情怀。

人总要走段路,才会觉得这一生的故事,跌宕起伏也好平平淡淡也好,都是值得,回不去的光阴故事我们无从说起,可留在眼前的风景要终生留念。

乡,这个广泛的词我不知道该怎样提笔,描述它该用怎样的情去书写呢?可这村,能讲的有许多,山路,像一本读不完的书,翠绿的山峦围绕着村庄,湛蓝的晴空,尘封了游子思乡的记忆,朵朵白云仿佛在诉说着悠久的故事,远山,鸟鸣,窑洞,坡路,揉碎在云里。

路边的草,染绿了两边的大山,花朵微微露出它的小脑袋,不知道它在这个可爱的人间做什么,睁开朦胧的双眼,一眼望去的山让它不知所措,这娇小的身躯还好有小草陪伴才不会显得孤独。外婆家,在这大山里,一个小小的窑洞,承载了多少人的故事,搬迁到新地方有不舍,窑洞,春暖夏凉,路让外婆走出了感情,压在脚下,是沉甸甸的,是带着感情的路。

假期回到家乡,我们从黄茆山出发,离彭阳的路还有些远,回头望去的固原城是一个悠久的故事,悠悠秦长城谱写着岁月的诗歌,萧关的故事在继续传承着,路很远,沿途的景色令人着迷,来往的车辆承载了多少人回家的心,这大山一个弯接着一个弯,弯弯曲曲的路像我们的人生,不知还有多长陪伴的时间,时间就是个顽皮的孩子,它在你的身旁荡秋千,这秋千越荡越高,时间就越来越流逝。

趁着太阳快落山,我们到了外婆的小院子,八瓣梅默默的盛开着,为这孤寂的小院子多了些色彩,门口广场上的健壮小伙儿带着孩子在广场上运动起来,下车后,我们进了小院子里,外婆家的八瓣梅像是娇羞的少女,摇曳在这幸福的季节里,它柔美,它淡雅,院里的乡音使着花朵更加浓艳。

山一座连着一座,拉煤的车在柏油马路上行驶着,夜,轻轻的闯进我们的世界,月亮拉开了窗帘,星星在这天际里闪耀着。屋内,外婆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加着咸韭菜正在等着我们。瞧啊,那面条还冒着热气呢。晚饭后,我们唠唠家常,许久不见的外公外婆比从前苍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比从前多了,但是依旧露出笑容。

回到山里的时候,那个时候家里还住着窑洞,土炕上,烤着洋芋,刚出来的,正烫手,那个味道确让人难以忘却,老窑洞的日子真的快乐。夜晚璀璨星辰照亮着这座大山,旁边住着三外公一家,如今他们搬到了华西村,家里的孙女乖巧可爱,圆润的小脸蛋把童真二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三外婆的一手好的厨艺让我回到家里不得不去她家厨房做做客。杏花在彭阳可是名花,白色花瓣它在三月的季节落在梯田落在人家,落在茹河水,杏花开放时候,梯田就成了个杏花的海洋,路边,人家的院子,开满了杏花。淡淡的香味让你驻足观望,它可爱,它俊俏,有时像个姑娘,有时像个少年。它的心中没有杂念,叶落下的时候,它缓缓的沉淀在泥土里。

现在我们从窑洞搬到平房了,时常怀念起那个老地方,窑洞积攒着外公外婆一生的牵挂,窑洞是不大,可是,住的年代久了到也多少来些挂念。外公有的时候宁可走也要走到老地方去看看,那怕路途很远。不经意间,我长大了,这一路上,黄茆山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多少回,大山,它连接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我似乎觉得它可爱,它深邃,有的时候也捉摸不透。

望着这座大山,春夏秋冬,多少个日出日落在这里谢幕和出场。温柔的月光照在乡下人家的小院里,知了声在盛夏唱出快乐的歌谣,洋芋花也在田里用自己的态度度过它的一生。茹河水夜夜都在流淌着,它哺育了多少彭阳人,杏花开杏花落,窑洞不再是从前的落脚点,而是人们心中的永恒。冬暖夏凉,土炕上,坐在炕头用纯朴的家乡话唠着家常……

当漫山遍野的花开的烂漫,为这平静的村庄多了些快乐,没有往日的寂静。路上也有来来往往的车辆,摩托车小轿车,对面的人家也是那样的和善。拾起一把土,轻轻的扬起来,落在地上,连手掌心都是那么软绵绵,像刚出去婴儿的手那样,你看,那可爱的土地,一眼望去,你可以找到尽头。

人们在茹河边上,看着桃花盛开,那流不尽的茹河水装满了彭阳人的几代情,外婆在变老,容颜没有曾经那样年轻,布满岁月的皱纹,可是我觉得她还是个孩子,一个顽皮的孩子,一个没有经过岁月见证的孩子,眼角夹杂着故事,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这片土地,外公像个说书的老人,坐在院内,讲着过去的事情,平淡中多了些幸福。

我的乡下人家故事,平凡简单,我默默合上了心中的这本书,它像小城的月光洒向我的心中,触碰在指尖的字,这不冰冷,缓缓的,脑海中,故乡的老窑洞,院子里的核桃树,茹河水轻轻流淌,杏花在美好的季节露出枝芽。悠悠白云,寄托出我对故乡的念想,可爱的家长,你像一首民瑶,我弹一把吉他,坐在窑洞的院子里,传唱着杏花,传唱着梦想……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