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里的蛐蛐儿

2020-03-24 13:30:56作者:半块懒龙

奇幻

1

蛐蛐儿超市现在是全国连锁的一家超市,在50年的时间里取得了非一般的成就,蛐蛐儿超市的创始人本山在今天正式宣布退休了。很荣幸,今天我约到了这位老人。他给我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

本山在啊噗啊噗超市打工,就是那个有五层透亮的玻璃墙的,外边装饰着红蓝两色大标志的地方。阳光一照,整个街区都以它为中心四散出耀眼的光芒。

他不是经理,也不是收银员,甚至都不是理货员,只是个干杂活的。不是他不想干,可能是没人认为他可以干更复杂的工作吧,毕竟他已经18岁了,今年已经是来超市工作的第二年了,却还像以前一样大字不识一个,成了当代少有的文盲。看看和他同一年进来干活的吧,大邱已经当上了专柜理货员,阿槑去前台工作了,哪个不比他干的好。

但是本山也没有放弃嘛,因为从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开超市的梦想,他很享受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介绍给其他人的感觉。本山是个执着的人,他想着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努力工作,将来一定可以在超市里做些更体面的工作的。

但不得不说,本山在超市里工作工作没有气色,是那个势利眼经理一手造成的。这个经理每次看见老板都满脸堆笑,对本山这样没文化的员工从来都是冷眼相视,甚至一眼都不愿多看。他只安排本山在地下仓库里工作,不让他进超市做别的什么事儿,说是怕他一开口把客人吓走。

本山总是做着最辛苦的工作,却只能得到最冷漠的对待。有时候,本山一下子就在超市地下库房里搬上一天的货物,发霉一样的气味逗得他间断性地咳嗽,每吸一口气都像是吸进了一根鸡毛,这跟鸡毛散发着禽类特有的味道不停地在他的嗓子眼挑逗;潮湿阴冷把本山的腿早就冻得麻木了,每个关节都能发出吱吱的响声,像是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的声音,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掉了似的。关节一疼,偶尔就回站不稳,弄倒一些货物也在所难免,这时经理就会闻讯赶来对本山一阵劈头盖脸的责骂:“辞职,辞职!该死的东西,做什么都做不好!土里的蛐蛐儿都帮不了你啦!”

一个人的夜晚里,本山总会回想起经理的责骂。是啊!蛐蛐儿就在哪儿叫啊叫,又敬业,又不犯错误,真是不如它们啊!

最近一段时间,本山开始消沉了,不再像以前一样相信靠自己的坚持就能体面地工作,不再相信靠自己的努力就能开一家超市了。

这天,本山正把一箱一箱的苹果搬到仓库门口,等着理货员来摆放到货架上。

“李老板,早上好!”

“大邱,这个货架真整齐啊!”

哒…哒…哒…

这是经理的鞋跟和地面敲击出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经理的傲慢也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大。

“呦!不是让你辞职了,怎么又来上班了!”经理没停下脚步,只扫了一眼苹果箱,轻蔑地对本山说,随后向左转过弯,继续哒哒哒地走了。

本山的脸被气得通红通红。默默转身向仓库走去时,他已经把拳头攥紧了,这一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要辞职,再找一份工作,从头来过。

“喂!”

本山顿了一下。

“喂!再坚持几天啊。我会帮你的。”

本山环顾了四周,嗯?没有人?这声音从哪来?好像是在跟我说话吧?

“是你,就是你!朝下看!”还是那个有点尖锐的声音。

“你?”本山惊讶地说道“蛐蛐儿?”

“是我,是我。你听我的,坚持干下去,晚上我们再见面。”蛐蛐儿朝前突突地蹦了两下,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一会儿会死的,不过没事儿,把我放进土里就……”

呜呜,呜呜的声音从转角处穿出,经理拉着一辆小车又路过了,小车好巧不巧地轧到了蛐蛐身上,还在说话的蛐蛐儿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愣着干嘛呢,滚去干活!”经理朝着本山大声呵斥着,显然他并没有看见地上的蛐蛐儿,也听不见蛐蛐儿的话。

本山哦了一声就低头转身回仓库了。

刚才的蛐蛐儿是真的在说话吗?本山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慢吞吞地走着,好像脚步也在思考着什么。

要不要再回去看看?

算了吧,还是不要了,一只蛐蛐儿怎么可能会说话呢,一定是我的幻觉吧。

终于,慢吞吞地走到仓库深处的本山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疑惑,回过头飞快地跑向仓库门口。他害怕那具小小的蛐蛐儿尸体被人再踩上几脚。

本山奔着仓库门口那一点点黑点跑出,黑点变成了圆点,又变成了墨点似的,等墨点显现出了蛐蛐儿的发亮的黑色身体,本山这才放心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蛐蛐儿看了看——一动不动的,看来是真的死去了,不过尸体倒还完整。

本山记起蛐蛐儿临死前说的话——要把它放到土里……虽然蛐蛐儿没把话说完,但本山猜一定是只要把蛐蛐儿放到土里就回发生着什么事情。要是真的埋到土里后没发生什么事情,就当是把蛐蛐儿安葬了也不错。

本山正在工作,也没法赶快就把蛐蛐儿埋到土里,他蹲下身子,轻轻地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蛐蛐儿的腹部,又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将上衣左侧兜兜口撑起来,好能完整地放进整只蛐蛐儿。

5点了!终于挨到下班的时间,本山感觉这一天过得可真漫长啊!他三番五次地偷偷看看左兜里的蛐蛐儿,连搬箱子的时候都尽力往上面、往右边身体上靠,生怕把左边兜口里的蛐蛐儿给压坏。

2

回到家,本山就开始着手把蛐蛐儿埋进土里。本上的屋子里养着一盆小花,显然是很久没开花了,蔫头耷脑的叶子预示着它的生命可能不会太长了。

那么就用这个地方埋蛐蛐儿吧,本山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动手拿起了一把小刮铲,一下一下地在花盆里挖出一个坑。这个坑没有多大,只是刚刚能够容纳蛐蛐身体的大小,自然也没花费本山什么力气。接着本山小心翼翼地拿出蛐蛐儿,把它放进小坑里。他盯着蛐蛐儿看了好半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盯着它看,好像就是无缘无故地有一种魔力勾住他的目光一样。

“叮!叮!叮!叮!叮!叮!”整点报时敲响的6声响动这才打散了本山的目光,本山摇摇头,突然感觉到一定是自己疯掉了吧,才会盯着一只死去的蛐蛐儿看了将近一个小时。快把它埋了吧,说不定真的会发生什么呢?

变化不在埋进蛐蛐儿的土里,而是在那些蔫头耷脑的叶子身上,它们一瞬间全都变得直挺挺的、绿油油的了。本山惊异于这些变化,目不转睛地盯着土,埋着蛐蛐儿的土。但他仍旧没有看清这只蛐蛐儿到底是怎么从土里钻出来的,更没有看清他又是怎么把土给埋好的,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不可思议。

“哎呀!”仓库门口那个有点尖利的声音又从蛐蛐儿的嘴里发出了,“又见面了,本山!”

“是,是啊。”本山惊异地有点结巴,不过很快又觉得很正常了,毕竟能说话的蛐蛐儿做出点超自然的现象也是非常可能的吧?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本山问。

“我知道所有事情呢!我可是土里的蛐蛐儿啊!”

“土里的蛐蛐儿?”

“你竟然不知道土里的蛐蛐儿?没人跟你说过吗?”

“我从没听说过啊。”本山楞了一下,想起经理好像曾经提起过,“唉?经理说过,骂我的时候说过吧。”

“不重要,不重要……土里的蛐蛐可是只有像你一样努力的人才能见到的噢!你就记住,土里的蛐蛐儿说什么,你就照做就行了。”

本山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

“我要帮助你完成你开超市的梦想。”蛐蛐儿的两个触角相互碰了几下,好像算命人掐指一算似的,“后天晚上你下班后去天路街45号,买下那家超市。”

“买超市?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呐!”

“拿上你的所有积蓄。老板要是不同意的话,你就提我的大名!”

后天下午5点,本山准时下班了,他当然没有忘记这特别的日子,他连晚饭都没吃,赶紧跑回家把自己的钱袋子拿上,直奔天路街45号。

来到门口,本山发现这确实是一家私人超市,并且店门口贴了一张白纸,写着两个大字——“转让”。

本山掂了掂自己的钱袋子,这点钱真的能买下这个超市吗?犹豫再三后,本山终于鼓起勇气冒着碰一鼻子灰的风险踏进了超市。

超市生意有点惨淡,尽管货架上摆满了商品,却不见一个顾客的身影。靠近门口的收银台里有一个戴着老花镜的中年男人,他正一边透过眼镜上边的缝隙翻着眼睛朝本山看,一边捧着泡面吸溜吸溜地吃着。他看见本山进来明显地加快了吃面的速度,赶忙把筷子上的面条吸进嘴里,接着把碗筷藏到了收银台下。

“您好,欢迎光临!”老板用中年男人浸透着“烟油”的厚重嗓音说道。

本山则抓紧了手中的钱袋子,转向中年男人,因胆怯而颤巍巍地说:“您好,请问你是老板吗?”

“是。”男人微笑着回答。

“我想买下这家超市”本山一下子从下面提起钱袋子放到收银台上,“这是钱。”

老板看了一眼钱,仍旧微笑着说:“好啊!我正愁没有人接手呢!这些钱有50万吗?”

“呃……”本山又把钱袋子往老板面前推了一下,“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这里只有5万块,是我的所有积蓄了,剩下钱等超市营业了,我再补给您。”本山说这话时装出底气十足的语气,但脸色可不会说谎,本山的脸早就涨的通红,他实在是心虚,觉得自己真的过分极了,想用5万买下50万的超市,还要欠别人钱,这根本不可能嘛!该不会一会儿被老板踹出门吧!

“哈哈哈哈!”本山的小心思被老板的大笑声打断了,老板果然大吼起来:“不可能,你赶紧走!”

本山不自觉地朝后退了一步,于是按照蛐蛐的指示小声说:“是,是土里的蛐蛐儿叫我来的。”

令本山意外的是,刚才还大吼大叫的老板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是说土里的蛐蛐儿叫你来的?”

本山点点头。

“啊!土里的蛐蛐可是只帮助最努力的人呐!”老板沉思了一会儿,“好吧,我卖给你了。记得明年把钱补给我。”

“老板,还要请求您一件事情。超市暂时还要您来经营一个月,收入就都算您的。”本山提出这个要求自然也是蛐蛐儿的吩咐,本山自己哪能想到这些呢?

老板不假思索,连同这个要求一并答应了。

“一个月之后这家超市就要靠我来经营了?”本山回到家后对着一个花盆说道。

这时,蛐蛐儿从花盆的土里钻出来了,像第一次一样让人不明缘由。“当然了。不过这一个月你可是要好好认字、好好学习算术了,恐怕睡觉的时间也不多了。”

本山欣然地点头答应了,要知道本山可是最努力的人,为了梦想努力自然不在话下。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本山白天认真工作继续攒钱,晚上就努力认字、学习算术,算下来,每天也就睡上3、4个小时。但总归算是学有所成,认识常用字、算好超市的帐是没什么问题了。

3

“好啦!现在你要辞去工作,自己去超市营业了。”

这天早上,本山向经理要回了这一个月的2000元工资并正式向经理提出了辞职申请。

等到本山真要辞职的时候,平时总让本山辞职的经理也不禁吃了一惊,因为他认为像本山这样的人除了在这儿能领到每月2000元的工资外,干什么都会失败的。

“经理,我在天路街45号开了一家超市,欢迎光临啊!”临走了,本山还不忘给经理透露一点信息,像是宣告自己的一直坚持的梦想终于实现似的。

经理轻蔑地笑了一下,一点都不相信,由着本山走了。

午饭时,大邱和其他同事们也听经理提起了本山开超市的事情,其他员工都被逗得哈哈大笑,可大邱不一样。大邱比其他人更了解本山一些,他知道本山并不是喜欢炫耀的人,所以本山开超市这件事可能是真的,也许本山已经变得不一般了?将来没准能抱上本山的大腿?不过,这还都是也许,大邱也不确定。

下班后,大邱一个人赶去了天路街45号,想一探究竟。

“天路街45号”,大邱仔细地看着钉在墙上的红色号牌,小声地嘟囔着。大邱再抬头一看,就看到了眼前的超市。这个超市是个不起眼的小超市,但好像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让人只看看这个招牌就想进去逛逛。招牌是白底,四周装饰着兰花,像是历史悠久的瓷器似的,招牌中间盖上了一个红章似的名字——蛐蛐超市。

大邱迈步走进超市,一下子就看见收银台里因收钱而忙的不可开交的本山。大邱睁大眼睛,哦了一声。尽管他已经对这个结果有所猜测,但还是不免觉得惊讶。大邱没有主动去和本山打招呼,而是装作没买东西的样子“逃”出本山的视线悄悄溜走了。他心里已经有了两个打算,第一个打算还没有考虑周全,还得再想想。第二个就是不向任何人提起眼前的一幕。

街道的路灯还有一会儿就要熄灭了,本山从超市门里探出头来左右看看,微黄的街道上只有虫子还在一下下地追逐着灯光。他又转身走回超市,“咔嗒”一下关好灯,再退出超市用尽全身力气拉下卷帘门,随即,“轰隆、轰隆”的声响一下子贯穿了整个街道,但又在一瞬间归为平静。本山微笑着抬头看了一眼招牌,准备回去休息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蛐蛐儿早就在花盆里等他了。

“啊噢……”

“嗯?”本山疑惑道,“这是你打呵欠的声音?我可还从没听过蛐蛐儿打呵欠。”

“我可是土里的蛐蛐啊!”蛐蛐儿答道,“我等你很久了,过来过来。说完了我要睡觉了。”

本山用尽所剩的力气拉过椅子坐在花盆边。

“你得雇个人了,生意太好,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了!”

“是啊,已经累死我了。明天我去超市门口贴个招聘启事吧。”

“不用。叫大邱过来。”

本山惊讶道:“大邱?你还认识大邱?”

“不认识。不过我可是土里的蛐蛐儿!”

“我觉得他不会来的。大邱可是在‘啊噗啊噗’干得很好啊,有前途呢!”

“不,他回来的。”蛐蛐儿说,“他今天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你去我的超市了?”

“没有,不过我可是土里的蛐蛐儿!”蛐蛐自豪地说。

“那我明天去找他。”

“不用,明天他会来找你的。”

半块懒龙
半块懒龙  VIP会员 给有爱的你

土里的蛐蛐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