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摆渡人

2020-03-23 21:14:03作者:素庸

爱情

“喂,阿渡。晚饭我做了糖醋鱼,还有排骨汤,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啊?要加班?哦,那你记得吃晚饭,不要喝太多咖啡,不要熬太晚,我……喂?喂?”我等你回来。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对方骂了句神经病莫名其妙的,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陆时拿着手机发呆,一瞬间她不知所措。

这个星期已经好几次了,打错误的号码,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最后被人当神经病挂掉电话。明明她只是想打电话叫方渡回来吃饭,可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怎么会是错的呢?陆时有些头疼,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是做以前做过的事,好像要把记忆中与他有关的事重新经历一遍。

桌上的晚餐她忙活了一天,今天一大早为了买到新鲜的鲈鱼,她特意早起倒了几班公交车去孜喜路的市场选购的,必须是孜喜路的那家店的鱼最好!排骨汤熬了很久,火候很足,味道应该很棒。以前陆时不太会做菜,排骨汤怎么熬都熬不出那个味道,不是太淡就是把肉都煮烂了,但是方渡总是一口气喝光光,捧着空碗朝陆时傻傻地笑。

以前他们两个都是一起去买菜的,陆时负责砍价,方渡负责掏钱。学校没课的时候,陆时就喜欢研究各种菜谱,学着做菜,不过,每次都会把厨房弄得一团糟,然后被方渡拎出去。后来,她就懒得做菜了,既然方渡这么会做菜,那以后就有口福咯。

房间里摆满了方渡和陆时的照片,都是两人从前一起拍的。那时候的陆时还是长发,那一头漆黑柔顺宛如丝绸一样的长发是陆时美丽的代表性特征,认识她的女生都羡慕她能有这么好的头发。而站在陆时身边的方渡,总是喜欢揉她的头发,被弄乱发型的陆时总是气鼓鼓地撅着嘴,方渡太高了比自己足足高出了24厘米,她根本够不到他的头发。

陆时和方渡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高二的时候,陆时突然开始写东西,尝试在网站上发表,那个时候的陆时有些自以为是,凭着自己的语文成绩优异,每次作文都被老师夸奖就有些沾沾自喜,以为也能够一举成名当个作家什么的。

当时,陆时痴迷红楼梦,爱古风,看了很多古装言情,也在网站上开始连载《蔚然成风》,写的是女主角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却在她十八岁时得癌症去世了,女主角受不了打击整天以泪洗面,把眼睛哭得失明了。在失明的这段时间,女主角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不知名的时代。她成了锦衣玉食的王妃,但是眼睛依旧失明,她还是沉浸在悲伤里无法自拔,这时却遇到了温柔体贴的夫君,最后两个人幸福地在一起了。

这是陆时的第一部作品,文笔有些粗糙,反响不佳,阅读量很少。就在陆时一度想要弃文的时候,有个读者突然给她评论:加油!继续努力!这句话好像有魔力,支撑着陆时把这部小说完结。后来陆时才知道这个读者就是方渡,虽然是同班同学,陆时和方渡却相交甚少。

在陆时眼里,方渡是老师眼里的尖子生,每门考试几乎都是满分,还是校篮球队的,不仅如此长了一张精致俊俏的脸,高一到高三甚至别的学校的女生都被迷住了,甚至有特意混进学校就为了看他一眼的。相比之下,陆时偏科得厉害,语文英语成绩名列前茅,偏偏数学,物理差得让人大跌眼镜。但是,就算这样陆时还是选了理科,就因为这样还能和方渡成了同班同学,陆时觉得也不错。

后来回想起来,陆时问方渡是不是早知道《蔚然成风》的作者是自己,方渡只是高冷地说了声嗯,在陆时的再三追问下方渡才道出原委。

“高二的时候,你坐在我前面。有一次数学老师讲试卷,叫人起来回答问题,你当时就顾着在笔记本上写东西,结果被数学老师发现没收了那个笔记本,我记得你从办公室出来眼睛红红的,整个下午趴在桌子上发呆。第二天我去办公室送作业,在办公桌上看见了那个笔记本,就翻来看了看,上面是你写的小说草稿。”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发文的网站还给我留言了啊?”

“百度了一下,而且,你的笔名是时间的摆渡人,一看就知道是你。”

高考的时候,陆时没有考好,离预期的大学差了很多分,那个暑假陆时崩溃了。

原本以为自己的成绩还不错跟方渡考一个城市的大学应该不成问题,高二还一直抽空写小说,看小说,结果把时间都浪费了。原本的理想瞬间碎成渣,父母的态度一下子降至冰点。父亲经常喝酒一喝就是烂醉,每次念叨着,妹妹啊,本以为你能上大学的呀,现在你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陆时的心里乱到极点,万千情绪全冲进脑子里。

暑假两个月,陆时没有出过门,她每天睡到中午起床,自己煮个粥,然后看看书写写字,晚上父母回来,她吃完饭就躲进自己房间,不和别人说话,也不笑了。

突然有一天,陆时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敲门,特别急,喊着她的名字,陆时!陆时!陆时撑着起床,头晕得厉害,眼前恍恍惚惚,好不容易打开门,就一头栽进对方怀里。

陆时再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在医院,爸爸妈妈守了自己一夜,满眼的红血丝。陆爸爸揉了揉陆时的头,说:你啊,怎么在家把自己弄得贫血,晕倒了都。没事,没事了啊。妈妈忙着把带来的饭菜加热要陆时吃一点,陆时舀了一勺蒸蛋送进嘴里,鼻子很酸,眼睛忍得很疼,眼泪很不听话。陆时突然意识到,很久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饭了,甚是想念。

很快,陆时出院了。那个时候陆时才想起,晕倒的前一秒,她是给谁开门来着。问了妈妈才知道,那天是方渡送自己来医院的,天气将近四十度,方渡把陆时抱到医院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还好陆时家离医院不远。那天,方渡等到陆时父母赶到就走了。

陆时决定谢谢方渡,说来也巧高二分班后方渡一直都是坐在陆时后面,整整两年,四个学期,557天。陆时性格很安静,她喜欢看书,只要一有空就捧着本小说看不停。方渡却异常活泼,总是跟陆时搭话,有的时候也主动教教陆时不会的题目。陆时一直把方渡当成朋友,她觉得他们之间至多这样了,近一步没勇气,远一步不甘心。所以,陆时出院后第一时间就去方渡家找他了,她想当面谢谢他。

按门铃的时候,陆时很紧张。她觉得到了冬天她还是会忍不住买香草味的冰淇淋,下雨天还是会在雨里又唱又跳,还是那么喜欢买小说和餐具。

可是,再见方渡,可能是下辈子的事。

毕了业,方渡会上很好的大学,说不定会有一个很优秀的女朋友,然后找一份很好的工作,娶妻生子,永远不会再想起她。

方渡打开门,看着现在眼前的陆时有些呆滞,神思不知道又飘到哪去了。

“喂,想什么呢那么入神?”陆时回过神,看着方渡,亲切地打招呼。

“嗯,进来吧。”方渡侧着身子让陆时进门。

陆时乖乖地走进门,好奇地望了望方渡家,觉得特别舒服,刚想回头对方渡说些什么,突然感觉落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

“你知不知道你晕倒,我很担心。去他么的大学,我不要了。我要你好好的。”

“小时,留在我身边吧,我心疼了。”

留在我身边吧,我心疼了。不是我喜欢你,不是我爱你,而是,我心疼了。

陆时觉得,她很久以前就心疼了。她心疼一个叫方渡的男孩子,非常地努力和坚强,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他所有的成绩和荣誉都自己拼出来的。所以,陆时觉得方渡就应该是耀眼的,就应该被人喜欢。虽然他常常笑,非常地开朗,陆时知道,这是他的基本礼貌,对于其他人的基本礼貌。只有真正在乎的人,他才会表露出心里脆弱的一面。

从此,她的人生有了一个摆渡人。

陆时决定复读,方渡去了北方的重点大学。

临别的那天,陆时没有去送方渡。她怕离别,她怕自己舍不得。

方渡曾想要放弃读大学跟着陆时复读,陆时当时只是看着他,笑得灿若骄阳。良久,她说,“方渡,我不需要你做这种傻逼式的放弃,等我一年,我去找你。”

一年后,陆时成了方渡的学妹。

他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大学的那几年是陆时最快乐的时光。他们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公寓,住在一起,和所有热恋中的小情侣那样。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买菜做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

记得陆时大四那年夏天,天气闷热难耐,乌云低得快要压到头顶,预示着一场倾盆大雨即将席卷而来。陆时扎着丸子头,穿着粉粉的纯棉睡裙坐在沙发上吹着冷气,一边看着张国荣的《霸王别姬》,一边吃着手里的半个西瓜。

陆时很喜欢张国荣,或者说她更喜欢“哥哥”这个人。一个人缺少安全感和爱意的人,却总是把爱带给其他人,无私地付出。以至于在《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中将程蝶衣这个角色演绎得栩栩如生,或者说是已经将自己与角色相融合,真的有了“不疯魔,不成活”的感觉。

陆时看得入迷,情绪渐渐有些伤感。她放下手里的半个西瓜,看着在小小的厨房间里忙活得满头大汗的方渡,因为天气太热厨房又小做饭就成了个大难题,只是炒个菜就能一身汗。其实他们可以叫外卖的,但是前两天陆时因为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方渡便开始严肃对待她的生活起居和日常饮食。每次她想进厨房帮忙,都会被方渡拎出去。

陆时觉得自己很幸运,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他,拥有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她以前一直不明白,爱一个人到可以让人发疯,爱到骨子里,一旦失去就让人痛心疾首,是要多深刻呢?

方渡刚把熬好的骨头汤盛出来,就感觉到身后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抱住自己,这个笨蛋每次都不听话,就不肯乖乖养伤。他想了想转身抱起陆时走向客厅,陆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了沙发上,方渡贴近她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然后微微一笑起身回到厨房。沙发上的陆时还是呆坐着,脑子无限回想着那句让她脸红的话,“陆时,如果你不乖乖养伤,我就不忍了。”

陆时一手扶着购物车,一手挑选着冰柜里的酸奶。

“阿渡说我消化不好,要多喝酸奶。”在超市其他人奇怪的眼神下,陆时搬满了一购物车的酸奶,乐滋滋地去结账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是时间的摆渡人嘛?我是你的忠实读者,很爱你的书,可以给我签个名嘛?”陆时拎着几大袋子的酸奶,乐滋滋地回家,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拦住,是个时粉。

“可以啦。”陆时爽快地签了名,还送了一袋酸奶给那个小女孩。

“哎呀,忘记给阿渡买牛奶了。”陆时敲了敲脑袋,赶紧折回超市。

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陆时把酸奶放进冰箱,饭桌上的糖醋鱼和排骨汤已经凉透了,陆时拿去厨房热了热,重新在桌上摆放好,又倒了杯牛奶放在对面。

“阿渡啊,我今天去孜喜路的那家店买了条鲈鱼,我们大学的时候经常去那,张阿姨又胖了不少,她说我又瘦了,还问起了你,说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小伙子怎么没来啊,你啊真是老少通吃。对了,街角的面包店还在,人还是那么多,我今天排队排了半个小时才买到羊角包和小方,味道还是那么赞。对了对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碰到我的粉丝了,我还给她签了名,她说很喜欢我的书。我突然想起来高中写的《蔚然成风》了,那个时候写得真的好烂啊,真的不知道我哪来的自信,剧情又狗血文采又烂,难怪没人看呢。不过,谢谢你哦,我的摆渡人。”

谢谢你,我的摆渡人。谢谢你,爱我。

陆时很确定,没有方渡自己可能在高三那个暑假会把自己折磨死掉。

从前她自己建立的小世界,小自我,在那一年被她亲手打碎,后来他捧着炽热的心和热血把她迎进他的世界。从此,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所以,大学的时候陆时重新开始写作,慢慢地有了好的作品,被出版社看中出了书,有了人气。方渡依旧人气爆棚,还是那么有魅力,不过他们一直很好,好到陆时以为方渡永远不会离开自己。

方渡,在回家的路上突发脑溢血,导致车祸,当场死亡。

陆时赶到医院,看到方渡的第一眼,双腿一软。她不管自己是不是跪在地上,只是拼命地抓着方渡的手,方渡的手攥得很紧,任凭陆时怎么掰都掰不开。陆时觉得她的嗓子里有火在烧,生疼,她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力地喊:“阿……阿……”

阿渡,我的阿渡啊。

方渡的手突然松了,两枚精致的戒指从手中滚落。

陆时温柔地抚摸着照片中的人,喃喃自语,笑着笑着,潸然泪下。

“阿渡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一个人晚上睡不着,我,我心疼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