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远去,竹马枯萎

2020-03-23 14:13:51作者:是小林同学鸭

青春

楔子

顾予安,自始至终,你都是我的软肋和放不下,只是你从未是我的盔甲。

顾予安,我给过你伤害我的机会,但是这次我真的痛了,累了,想疲倦的休息了。

顾予安,你总是选择在我最在意你时,无关痛痒的给我一击,不管怎样,这次我只想彻底放下,选择离开。

1

“姐姐,这是一个大哥哥让我给你的信,他说只要我给了你,你就会给我糖吃。”商潇梦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丫头,笑着说:“潇雨,姐姐给你说过不可以和陌生人讲话吗?你个小丫头怎么不听话!”商潇雨见没有糖吃还被批评了,委屈的把信扔到一边,哭了起来。

潇梦看着被扔出去的信,心里不由得一颤,信被包装的方式很特别,这是当年她给某个人写信时独特的包装方式。“潇雨不哭,姐姐给你糖吃,姐姐没有怪你。”潇雨听了,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等待着糖吃。潇梦捡起信,看到信封上熟悉的笔迹,似乎是早已结好的伤疤又痛了起来,顿时泪水溢满眼眶。

商潇梦把潇雨安顿好,拿着信走入书房,她知道信封上那熟悉的笔迹是她当年写给那个男生的最后一封信,现在他又原封不动的退回来是什么意思?潇梦撕开信封,看到微微泛黄的纸张,原来她已经离开这么久了。

顾予安:

现在的你应该很幸福吧,和沈佳言在一起,至少她不会和我一样,在你面前没心没肺,她只会在你心里呈现最淑女、最完美的一面。我承认那件事是我的错,我错在不该相信她,跟她去操场单独见面,但我绝对没有打她。我说了,因为她不配。我问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沈佳言,你说太能无理取闹了,所以换句话说你相信的人是她,对吧。那么,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商潇梦

潇梦想着离开前发生的事,泪水掉落在信封上。顾予安,这么久了,你还是我的软肋和放不下。

第二天,商潇梦的眼红肿起来。从昨晚开始,顾予安又成为了她脑中那一抹不掉的影子,潇梦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遮住有些苍白的面容,便将潇雨送去了幼儿园。潇梦一个人走在繁华的街道,原来这里还是这么陌生,即使已经独自生活了五年,却还是会不时的想他,却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潇梦。”商潇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微微征住前行的脚步,却未转身,她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2

“潇梦,你还好吗?”他见商潇梦没有转身,径直走到她面前。“我很好。”潇梦未抬起那双红肿的眼睛,她已经想起了这个熟悉的声音的主人是顾予安。

“潇梦,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聊一聊。”顾予安轻轻捏住商潇梦的下巴,使她抬起头,与自己对视,“对不起,我没空,先走了。”潇梦甩开顾予安的手,欲转身离开。

“潇梦,对不起。当年是我的错,我不该错怪你,你能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吗?”顾予安追上去,双手抓住商潇梦的肩膀。五年不见,潇梦好像变了很多。她高了,瘦了,五官更精致了,但让予安难受的是她的表情从容了许多,即使面对他时已泪流满面,表情却依旧淡然,她真的不在意了。

商潇梦抬头对上顾予安一脸乞求的神情,最终还是心软下来,无奈的点了点头。

蝶梦咖啡厅。

顾予安坐在商潇梦的对面,眼神一直专注的看着她,真的过去这么久了。

“潇梦,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顾予安犹豫再三,问了一句。商潇梦移过一直都看向窗外的眼睛,“我很好,谢谢关心。”潇梦淡淡地回答,令顾予安心里不禁微微受挫。

“昨天,那个小孩子是…?”顾予安有些疑惑。之前在关注潇梦的微博中,总有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丫头,和商潇梦长得有点像。只是他不记得商潇梦有妹妹,只有一个在高中就读的弟弟,也不太可能是潇梦的女儿吧?!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所以说那封信真的是你原封不动的退回来的?”商潇梦挑眉,问道。

“当初,硕给了我这封信,我因为还有点生气不想看,后来发现你离开后,我才知道那是封离别信,所以没敢看。”顾予安低头,语气中多了一丝愧疚。

“生气…不敢…哼,没想到从来都只认为自己对的顾予安也竟然会有不敢的时候,好笑!”商潇梦嘲讽的笑了笑。「三」

当年,商潇梦步入了高中,和顾予安同校。顾予安的父亲和商潇梦的父亲感情甚好,所以两人从出生便相识。从小学开始到初中,再到高中,就一直同校,只是顾予安比商潇梦高一级,作为兄长的他一直被要求照顾好潇梦。到了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商潇梦偏执的喜欢上了顾予安。

顾予安是一种偶像气质的男生,有时候拽拽的样子总能引起女生花痴的一面。偏偏顾予安在高中不想找女朋友,商潇梦脾气也总是很倔,誓死也要追到顾予安。

在元旦那一天,两人一起回家,潇梦不甘心,便又一次进行了表白,顾予安也似乎有些不耐烦,一脸不情愿的说:“不是我说,商潇梦,你也太有毅力了吧,我都被你折磨死了。”商潇梦却只是笑:“那你答不答应?”“真服你了!”其实,顾予安虽表现着不情愿,但他心里也早已对这个整天大大咧咧的潇梦产生了好感。

也是那一天,商潇梦打破了顾予安高中不找女朋友的“铁律”。

只是,尽管两人成了情侣,顾予安却依旧不怎么关心潇梦,潇梦也觉得这样的感情还不如没有的好,所以最后的两人也不了了之。可是,潇梦对顾予安的感情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与日俱增。

下学期分班后,顾予安开玩笑说让商潇梦帮他找对象,商潇梦像吃了一个酸柠檬,满脸幽怨的说:“你找个试试,信不信我们绝交!”气鼓鼓的潇梦随后写了一张纸条说不要一起回家了,顾予安看了笑的合不拢嘴。

放假那天,顾予安强行提走了潇梦的行李,说:“怕你跑了,东西我拿着。”潇梦看着顾予安的背影,心里忍不住乐开了花,他还是在意我的。在回家的路上,商潇梦故意不搭理顾予安,顾予安连哄带骗的才是潇梦说话。

“傻丫头,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就气成这样,那如果我真找了,你是不是要杀了我?”顾予安搂着商潇梦的肩膀问道,“哼,不仅杀了你,还把你剁成肉泥!”“切,你舍不得!”顾予安不屑,商潇梦的脸瞬间红了。

有一次,商潇梦和班长吵了起来,顾予安知道后心里很是担心,一下课便匆匆赶到高一教学楼找潇梦,见到顾予安的潇梦将本已止住的泪水又倾泻出来。那一晚很令人伤心,潇梦被顾予安抱在怀里,任泪水打湿在自己的衣服上,看着商潇梦难受的样子,顾予安的眼睛里闪出了愤怒的目光。回到宿舍后,顾予安带了一帮人去找潇梦的班长,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结果被年级主任发现并及时制止。随后顾予安因为这件事受到处分,导致心情一直不好,便也没给商潇梦好脸色。

那天去食堂的路上,顾予安满脸不高兴的叫住了潇梦,“为什么你们年级的人都说我们在交往?”“啊?我不知道啊!”潇梦满满的惊讶,顾予安没听解释,转身离开了。

那次吵架后,商潇梦没再和顾予安一起回家,双方也不再说话。就这样,两人的冷战一直在持续。

3

没过多久,放假的那天,商潇梦的男友肖宇宸来学校接潇梦,碰巧和顾予安同乘一辆车。顾予安看见商潇梦和肖宇宸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声不吭的提前下了车。

当天晚上,顾家和商家一起吃饭,予安和潇梦并没有像以前吃饭时开心的闲聊。因为气氛太过压抑,商潇梦还没吃饱便跑着回家。在路上,潇梦想起了以前每次聚会都和顾予安一起提前回家,顾予安总会把潇梦送到家门口,看着她房间的灯亮起来再离开。潇梦每次都会问顾予安:“你是不是怕我遇到危险?”顾予安听了一脸嫌弃,“就你,没钱没色,白送给他们都不要。”潇梦每到这时总会生气的嘟起嘴:“那你别送我啊!”两人一路打打闹闹。而现在,潇梦只能一人任眼泪充满整个脸庞。

第二天,潇梦打开空间动态,发现顾予安更新了一条有关恋爱的说说,潇梦满脸惊讶的不相信。回到学校,潇梦总是会频繁的看见顾予安和沈佳言在一起,潇梦只能无奈的承认了这个事实。而沈佳言和商潇梦从刚开学就互相看不对眼,两人总会彼此针对,如今沈佳言心里应该特别开心吧。

刚刚立春,天空阴郁的下起了蒙蒙雨,商潇梦去高二教学楼办事,回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顾予安和沈佳言打着伞在说说笑笑。顾予安看见了商潇梦,便把沈佳言拽到一旁,问了句“怎么了?”商潇梦瞪了一眼予安,什么也没说便跑走了。随后中午,商潇梦刚吃完饭回到宿舍,沈佳言就把潇梦叫了出来。

“潇梦,今天下午放学我们好好谈一谈吧?”沈佳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没空!”转身欲离开的潇梦不屑的甩出了两个字,“怎么?害怕了?”沈佳言笑,“不想和恶心的人说太多的话。”潇梦停住。

“商潇梦,你是嫉妒我得到了你哥哥的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予安吗?”沈佳言听到商潇梦侮辱自己的话非但没生气,还反驳了一句。

“好,随你。”商潇梦头也不回的说完便离开了,沈佳言听后脸上的笑意变得愈来愈浓了。

4

“直接说吧!什么事?”商潇梦跟着沈佳言来到操场,沈佳言听了不说话,似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过了一会儿,“商潇梦,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和予安说任何一句话了。”沈佳言掂量着时间悠悠的来了一句。“你做梦!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潇梦听了,气愤的回了一句。

“就凭予安和我在一起,他是我男朋友!潇梦,你别固执了,他不会喜欢你的,你这样有意思吗?”潇梦听了不说话,用沉默抗拒,沈佳言走到商潇梦面前,抓起她的手,“你不说话什么意思?说话呀!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对吧?因为我说的对,说中了你的心思!”

商潇梦愤怒的甩开了沈佳言的手,沈佳言却摔倒在地上。“佳言!”在操场门口,顾予安跑过来,扶起了摔倒在地上的佳言,“你没事吧?”沈佳言脸上满满的泪水,轻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商潇梦!你够了没有?每天没心没肺的像个疯子一样,到处惹事,今天你还打佳言,你太过分了!”商潇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予安骂了,商潇梦讥讽的笑了笑“顾予安,现在我的解释是没用的,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打她,因为她太恶心,太脏人!她不配,也没有资格被我打,打她太脏了我的手!还有我整天没心没肺,原因你不知道吗?我就问你一句,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

顾予安听了,“啪~”的一掌打在了商潇梦的脸上,“你太无理取闹了,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这是顾予安第一次骂潇梦,也是第一次打她。

“顾予安,你别后悔!”自始至终,商潇梦都保持着笑,只是那是嘲笑,她看了一眼在顾予安怀里的沈佳言,沈佳言轻蔑的扬起了嘴角。看着他们,商潇梦翻了一个白眼转身离开。

袁宇硕在操场转角看着走来的商潇梦。“潇梦。”袁宇硕叫了一声,“袁学长,你怎么在这里?”“脸上…疼吗?这件事我都看到了,是沈佳言找的你吧。这次是你哥错了,我一会儿给他说。”袁宇硕忧心的看着潇梦。

“没必要了。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是我哥。学长,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商潇梦低着头,脸上被打的地方红的发烫,她不想让袁宇硕看到。“帮什么忙?”袁宇硕疑惑。“我写封信,你帮我给他。”

“好,潇梦,你还没吃饭,我们去买点东西吃吧。”潇梦摇了摇头,径直走回教室。

从商潇梦给了袁宇硕那封代交的信后,顾予安果真在学校里看不见商潇梦了,包括以后的每次聚会,顾予安都看不到潇梦。商潇梦就像从顾予安的世界里人间蒸发一样。

5

“潇梦,那次是我错了,硕把你的信给我后,就让我找你去道歉,可当我发现你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后,我就有些后悔了。那封信我真的不敢看,后来硕把那天的事情告诉我了,他亲眼目睹的整个过程,随后我就去问了沈…”

“可不可以不要说了?”潇梦打断了顾予安,她不想再听见有关沈佳言的一切消息。

“对不起,潇梦,我真的后悔了,我找了你两年,每天都去找你爸问你的消息,可你爸始终都不告诉我,你可以原谅我吗?”顾予安眼神充满了愧疚与哀求。

“都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原谅与不原谅。”商潇梦淡然的说了一句。

“潇梦,你…跟我回去吧。”顾予安依旧恳求。

“不用了,我在这挺好的。”你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很好。很好就是我一个人独自走过无数街道,我闭眼站在深不可测的海边,应付着生活的些许算计,我抵抗着命运的不怀好意,痛的累的时候想找你,却每次含泪忍着。想说自己不可以再去依赖你,也不可以再去想你,只能选择试着放下你。

“潇梦,那…我留下来陪你?”顾予安深深后悔着,“我只想好好照…好好补偿我当年犯的错。”潇梦,我只是想好好的照顾你,我不相信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只是我表达的时间晚了,顾予安欲言又止。

“顾予安,有些事是不用补偿的,比如说我们之间。我曾经偏执的喜欢上了你,可是现在,我就当风没吹过,你没来过,我没爱过。你还是回去吧,不要留在不属于你的地方。”商潇梦笑了,没有讽刺,没有自嘲,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顾予安,我给过你伤害我的机会,累与痛我只想自己尝。可是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不管你人生中的悲喜,我都要做到置之不理,况且我已经放下了,不会再去执着了。”商潇梦笑着笑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知道吗?顾予安,曾经的商潇梦已经不在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商潇梦已经消失在了五年前被你打的那一天。

放下是假,释然是真,予安,我们后会无期。潇梦起身走出咖啡店,过往匆匆,时间真的冲淡了一切。

6

一年后。

潇梦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肖宇宸走过来,半蹲下为潇梦拉上衣链。“傻瓜,这么冷的天,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感冒了怎么办?”潇梦听了,热泪满眶,又回想起那年冬天,顾予安和商潇梦在站台等车回家。顾予安一脸嫌弃的蹲下把商潇梦的校服拉上衣链,说:“死丫头,这么冷不知道把衣服穿好啊,感冒了怎么办?”

顾予安,自始至终,你都是我的软肋和放不下,只是你从未是我的盔甲。

商潇梦依偎在肖宇宸的怀里,泣不成声。

青梅远去,竹马枯萎,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