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病人:谎言

2020-03-20 18:49:12作者:天道风华

悬疑

那天会议结束之后,我知道宋离去找了副局,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向副局去告我的状了。高硕也因为我挨了批评。

陆诣川特地过来安慰我说:“你也累了一天了,一晚上没睡,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觉,什么也别想了。有什么情况,我打电话给你!”

睡觉?我能睡得着吗?丁媛是因为我才出事的,我怎么睡得着?但看着陆诣川那张和善的面庞,我也只能点了点头,跟着苏惟一回去了。

苏惟一一路上时不时看我一眼,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看我这副模样,他也是几次欲言又止。

他带我回去见了奶奶。奶奶还是喜欢坐在门前那棵垂柳下的躺椅上,闭着眼睛听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

我走过去,蹲在奶奶身旁,拉起奶奶的手说:“奶奶!我回来了!”

奶奶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眼说:“在学校闯了祸就不敢回来了?哼!你们把我老太太都当成老糊涂了吧!我岁数是大了,可我脑子不糊涂!”

我笑了一下说:“还真是做什么事都瞒不过老佛爷您啊!”

奶奶笑了一下说:“说吧,你小子又干什么坏事儿了?打小你就不让我省心!”

我低头笑了一下,把头放在奶奶的腿上说:“我就知道奶奶对我最好了!”

我并没有向奶奶说起这件事儿,我怕她为我担心。

无意间,我看到大树底下有几颗烟头,我眉头一皱,想起了之前院长办公室的拿颗烟头。我猛然想起来宋离之前跟我说过,院长从不吸烟,那那颗烟头是谁的?高冗的?叶磊的?还是说,还有另一个嫌疑人?

我大脑飞速转了一圈,起身说:“奶奶,我去上个厕所!”

说完,奶奶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我起身就走,我听见奶奶跟苏惟一说:“他今天又不回来了吧,中午做了饭,给他送去!”

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

我拐出了巷子,给宋离打了电话,可结果却是无人接听。

我嘟囔了一句:“怎么不接啊?”

我又赶紧给陆诣川打了电话:“喂川哥!宋离在干什么?”

“宋队?她和高硕在审叶磊,怎么了?”

“我想到了一个事情。院长办公室的那颗烟头不是院长的,有可能是高冗的,或者是叶磊的。高冗出警局了吗?”

“高冗刚走!”

“走了?!”

我一惊说:“我现在往那边赶,川哥你派个人去追一下他,只能是一个人,别惊动他!”

我挂了电话就朝警局那边跑,心里想着一定要赶上!

我疯狂的奔跑着,心里顾不得去想如果高冗跑了我应该去哪里找他,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能找到他!

果然,我在一家服装店前看到了他,他穿的病号服特别抢眼。我赶紧跑过去,他惊讶的看着气喘吁吁的我说:“陈警官?你怎么在这儿?”

我深呼吸了一下说:“晨跑!还没吃早饭吧,走,我请你!”

我们去了一家早点店,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我倒了杯白开水,一口气全部喝下去了,抹了抹嘴,喘了口气看向他说:“看你刚才在服装店那边转悠,不回茗康了?”

他苦笑了一下说:“那个地方不适合正常人,我打算借一套合适的衣服,去报报社找份工作,等挣了钱就去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租个房子,继续写小说!”

我点了点头说:“想法不错,不过茗康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现在走了,不怕我们怀疑上你吗?”

他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没干什么缺德事,没什么可怕的!”

我笑着点了一下头,从口袋里摸索出来一盒烟,这是我在找他的路上路过一家烟酒店买的,我一边抽出一根烟递给他一边说:“对!”

他接过了烟说:“你还吸烟啊!”

我点了烟吸了一口,差点咳嗦出来,但又憋了回去。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吸烟。我把打火机递给他,扭头吐了一口烟说:“偶尔抽一次,缓解压力!”

他点着了烟刚吸了一口,服务员就走了过来,很和气的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禁止吸烟!”

我抱歉的掐灭了烟头说:“不好意思啊!”

服务员走了之后,高冗笑了一下说:“没想到,你们警察也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啊?”

我苦笑了一下说:“这几天,我大脑都转不过来了。”

这时,服务员端着豆浆油条走了过来,我先是喝了一大口豆浆,然后又咬了一口油条,高冗看着我说:“陈警官,你确定你找我,不是为了案子?”

我抬头看他,皱了一下眉头说:“吃饭呢说什么案子啊!吃饭!”

他没再说话,也低头开始吃饭。

我心里早就想好了怎么问话了,但怕就怕在他有所察觉。我总感觉这个人精明的很,不好对付。万一我那一句话说错了,他对我提高了警惕,可就麻烦了。

吃完了饭,我拉着他上街上去遛弯,我又点燃了一根烟,他看了我一眼说:“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烟瘾还不小啊!”

我笑了一下说:“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刚才没抽完,这根,我得抽完!”

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我接着说:“你在茗康,肯定摸不着烟吧!哎,曹东卫有没有烟瘾啊?”

他摇了摇头说:“我没见他抽过!应该没有吧!”

我点了一下头说:“丁媛你认识吗?”

他说:“认识。她有的时候就疯疯癫癫的,有的时候就很正常,记得当时,有个医生说她是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我一惊,可回想之前丁媛的状态,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我问他说:“那个医生是谁啊?”

他回答我说:“每一个人格分裂的患者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医生看管,丁媛的那个医生好像叫,范慧!”

“范慧?”

不是叶磊,那个护士也不叫范慧啊,难道叶磊真的想杀人灭口?

高冗说:“每个人格分裂的患者都有独立的单间,院长怕出什么事儿,从来不会让他们和普通病人住在一起。”

叶磊的谎言一串接着一串,难道他就是凶手?不,不对,他看上去不太像。是有人故意栽赃?是高冗?可他又不像是在说谎的。是院长?院长那样懦弱的人,会有可能用这种方法杀人吗?难道,他们是一伙?

我想着想着,突然想到,我好像忽略了什么,便问他:“你们病房里不是有三个人吗,我一直没看到第三个人,他人呢?”

“你说阿武啊,从那天曹东卫藏进隔壁的柜子里起,阿武就不见了,我也就再也没见过他!”

我听完他的话,心里一惊,难道那具无头男尸,是阿武?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叫范慧的女医生,问清楚事情的经过,找到尸首,确定身份。我也只能赌一把了。

我对高冗说:“高冗,我现在需要你再跟我回去一趟,做一下笔录!”

他应了一声,我们二人便回了局里。陆诣川刚好拿着尸检报告从法医中心出来,见我带着高冗回来了便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说:“行啊你,有两下子!”

我说:“宋离呢?还没审完吗?”

陆诣川把尸检报告放到宋离的桌子上说:“还没有。你打电话给我之后我就告诉了她,她和高硕还在审!”

“川哥,你先给他做下笔录,我去一下审讯室!”

我没等他开口说话就朝审讯室跑走了。

一进审讯室,宋离看了我一眼说:“你来的正好,他正说要见你呢!”

见我?

我有些发愣,叶磊见我干什么?

我走过去,叶磊说:“陈警官,我真的没有指示小云去杀丁媛,身为她的医生,我怎么会去指示我的护士去杀我的病人呢?昨天晚上,我们还一起救了丁媛不是吗?”

听了他的话,我才明白,他是想利用我给他开脱嫌疑啊。

我走到叶磊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对啊!你怎么会指示你的护士去杀你的病人呢?你当然不会,但是你可以指示你的护士去杀范慧的病人啊!”

听完我的话,叶磊怔住了,我接着说:“丁媛根本就不是你的病人,我就应该想到,一个男医生怎么会被分配到一个女病人呢?而且还是一个患有人格分裂的女病人。”

叶磊有些发愣的看着我,我继续说出了我的推测:“至于昨天晚上,丁媛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我想,应该是你之前给她做了肾源切除手术,所以她对你产生了恐惧。当看到进她的房间的不是范慧而是你,所以才跑出来的吧。而她那个秘密就是自救的一种方式,为了引起警方的注意不得不说。

而你,却因为我们带走了丁媛,担心他把事情说出来,所以,你想法子引开了盯着你们的警卫,让你的护士小云跑了出来,到了医院杀了丁媛灭口,却不料她在逃跑的时候出了车祸,不过这样也好,死无对证,你就可以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倒她身上,自己就可以很完美的金蝉脱壳,我说的,没错吧!”

叶磊就这么看着我,皱了皱眉头说:“你在说什么啊?丁媛确实不是我的病人,但她是范慧回家之前托给我的照顾的,什么肾源切除手术,我并没有给她做过啊,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小云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是在你们抓我的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

我笑了一下说:“你别狡辩了,现在实话实话了,还能全是坦白从宽!”

叶磊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说:“说什么啊!范慧把丁媛托给我的事情院长知道!”

我怔住了,到底是谁在说谎?看高冗和叶磊的样子都不像是在说谎,难道,是我搞错了?

宋离让高硕去提审院长了。她走了过来对叶磊说:“在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你需要配合,暂时不能离开这里。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撒谎!”

接着,她又拍了我的肩一下说:“你,跟我出来!”

刚才那一顿推理,我还觉得自己挺帅的,但被叶磊这么一说,我真心觉得尴尬的要死!跟在宋离身后,我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出了审讯室,宋离跟我说:“下次,没有证据,就不要乱推理了!”

我现在真是恨我自己恨得牙痒痒,在她面前丢一次人还不够,还要丢第二次!

“叶磊没有烟史,他不抽烟!”

我听到这话,抬起头说:“高冗有!难道他在说谎?”

宋离摇了摇头说:“不一定,那具无头尸,也有烟史!”

我我陷入了沉思,难道是死者在院长办公室里吸了烟?

我总有种感觉,杀死那六名死者的凶手和这个碎尸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总觉得事情越来与复杂,这些我怀疑的人,一个个都每个实话,我有点像无头苍蝇那样了。

天道风华
天道风华  VIP会员 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的作品!鞠躬一谢!❤

零号病人:谎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