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风衣

2020-03-19 12:49:45作者:后知后觉君

爱情

1

孟凡宇的衣柜里一直珍藏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某天母亲来家里收拾旧衣服,忍不住嘟囔几句,“这件风衣好多年了,都不见你穿过,该扔就扔了吧?”

孟凡宇听到这句话,心里犹如平静的河面被投入了一颗石子,涟漪顿起,“没事儿,那是老爸留给我的衣服,好歹是个念想。”

母亲没再说什么,小心翼翼地好风衣,放在柜里的角落,“说起来你爸去世有十年了,时间真是快啊,咱家小宝都上小学了。”

“嗯,谁说不是呢?”孟凡宇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回头看了看那件多年未穿的黑色风衣,万般思绪涌上心头。

孟凡宇从未跟母亲提起过那件风衣的故事,因为那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那件不起眼的黑色风衣,陪他度过属于自己的青葱岁月,见证了一个羞涩懵懂的男孩跌跌撞撞成长的过程。

十五年前,孟凡宇上高中,暗恋班里一个叫刘雪妍的女生,她是班里的班花,人长的漂亮,学习名列前茅,非常受同学欢迎,更有痴情少男的情书如同漫天雪花一样飞到她的桌洞里。

孟凡宇喜欢刘雪妍,但是他从来没有写过情书,更别提当面去表白了,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关注着她。

孟凡宇又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几乎很少和班里的同学说话,偶尔有同学开他的玩笑,他也是一笑了之,从来不争辩,时间一久,同学们都觉得他是个无趣的人,渐渐开始疏远他。

不过他觉得这样挺好,一个人安安静静,不受打扰,正好可以安心学习。直到有一天早自习,孟凡宇穿着那件松松垮垮的黑色风衣走进教室,全班同学投以异样的眼光,他瞬间有种不详的预感。

孟凡宇刚坐到位置上,同桌莫小奇一脸嘲讽的看着他,“什么情况?你怎么把家里人的衣服穿来了?丑死了!”

“我不觉得啊,暖和就行了,这件风衣挺挡风的。”孟凡宇淡淡的回应。

莫小棋碰了一鼻子灰,没有再说什么。课间休息时,有几个同学在背后指指点点,开始对孟凡宇的风衣品头论足。

“孟凡雨真是个怪人,这穿的什么啊!风衣都踩到脚了。”同学甲说。

”是啊,是啊!难道说他家里真的穷的连衣服都没有吧。”同学乙一脸不屑。

2 

孟凡宇听到同学的议论,心里不是滋味,他们说的不错,自己家里的经济条件确实很差,父母一年到头省吃俭用,这才勉强能供他和两个妹妹上学。

早上来学校前,母亲把黑色风衣交给孟凡宇,起初他也很嫌弃,不过看到母亲日渐消瘦的脸庞时,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拒绝了。

“妈妈知道你不喜欢这件风衣,但是你现在还是个学生,不要贪图什么新衣服,只要能穿的暖就够了。再说了,在学校以学习为主,只要你的学习上去了,没人瞧不起你。!“

母亲的话在脑海里回荡着,孟凡宇懒得理会同学的议论,埋头继续学习,因为他知道只有知识改变自己家里的命运,才能改变人们对他的看法。

中午课间操后来,孟凡宇回到教室时,差点撞到一个同学,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刘雪妍。

“你……你你怎么没上操?”孟凡宇结结巴巴地说。

“风衣哥,原来是你啊!”刘雪妍一脸俏皮地说。

“风衣哥?”孟凡宇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想不到刘雪妍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取笑自己的衣着。

“哦,对不起啊!孟凡宇!都怪他们,整天喊你风衣哥,都把我带跑偏了。”刘雪妍一脸无辜。

“没事儿,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我也不在乎。”孟凡宇说着就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哎!等等。我有话说。”刘雪妍叫住了孟凡宇。

“怎么了?”孟凡宇回过头。

“其实你穿这件黑色风衣挺好看的。”刘雪妍打量了他一下。

“是吗?那我真谢谢你了。”孟凡宇阴阳怪气的说。

“我说真的,你不会以为我骗你的吧。”刘雪妍嘟着嘴说。

“哪里好看了?再长一点都能当裤子穿了。”孟凡宇自嘲了一句。

“别听其他同学瞎说,真的挺好看的。你要是个子再高一点,那就更完美了。”

“呵呵,我听出来了,原来你是嘲笑我个子矮啊?”孟凡宇心里有些生气。

“哪有啊!实话告诉你吧,我爸爸就有这样一件黑色风衣,穿起来老帅了,不过你穿着也不错。”刘雪妍仔细打量了起来。

孟凡宇正打算再说些什么时,同学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两人结束了这次简短的对话。

3

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孟凡宇的学校生活重归平静,他还是穿着那件松松垮垮的黑色风衣,一个人独来独往。

有同学再取笑他的穿着时,孟凡宇只是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刘雪妍喜欢,他就会一直穿着这件黑色风衣。

不管寒冬酷暑,那件黑色风衣如同孟凡宇的影子一般,从未离开过他,同学们渐渐地习以为常,再也没有人对他的衣着品头论足了。

孟凡宇的座位在第一排,紧挨着讲台近,某天中午,孟凡宇在自修,无意中抬头时,竟看到刘雪妍抱着一大捧火红的玫瑰花向他走来。

孟凡宇连忙低下头,心里当时就慌了,“这什么情况,难道刘雪妍要跟自己表白,不,这不可能,别异想天开了,一定是她的追求者送的……”

孟凡宇心中快速地思索着,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刘雪妍一脸愠怒,走过了讲台,径直来到教室的窗口下,随手将玫瑰花丢进了垃圾桶里。

孟凡宇注视着刘雪妍的一举一动,等到她转身时,两人的目光瞬间交汇在了一起。

他痴痴地看着那秀丽的脸庞,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直到刘雪妍的脸上浮起一片红晕,孟凡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连忙低下了头。

孟凡宇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刘雪妍将那些追求者送来的情书和礼物弃如敝履,那些东西,换作其他女生一定会当成炫耀的资本,难道说她心里早已有了心上人?

之后的一段日子,孟凡宇一直在暗中观察刘雪妍,却没有发现她和任何男生有异样的接触,这让他更加疑惑,心里浮现出一种大胆的想法,难不成她不喜欢男生?

4 

某天中午自习,刘雪妍被两个女生搀出了教室,整个班级顿时沸腾了,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纷纷猜测她出了什么事。

莫小棋是个八卦狂,哪能放过这么劲爆的消息,一下课就去跟刘雪妍的同桌打听,后来才知她因为食物中毒被送去了学校的医务室。

莫小棋打探完消息,回到座位上跟孟凡宇讲述刘雪妍的狼狈不堪的模样,“这次她真是丢人丢大了,哇哇的吐了一桌洞,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啊!更倒霉的是刘雪妍的同桌,今天刚买的新衣服,可惜了……”

莫小棋唾沫横飞地讲述着刘雪妍的事情,一脸的幸灾乐祸,孟凡宇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非常担心她的安危。

“她怎么这么不小心?现在身体好些了吗?我要不要去看看她?”孟凡宇心里不停地问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浑浑噩噩过了整个下午,孟凡宇坐立不安,无数次地回头去看刘雪妍的座位,直到快放学时,仍旧是空空的,她还是没有回来。

放学后,同学们依次离开了教室,孟凡宇磨磨蹭蹭拖到最后才走,他挎着书包,走到教室门口时,突然想起莫小奇的话,对啊,既然不能去看刘雪妍,那就默默地帮她做点事吧。

孟凡宇瞅了瞅教室,确认没有人,这才来到了刘雪妍的座位,他打开桌子,一股刺鼻的腐臭扑面而来。

孟凡宇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耐心地擦拭着刘雪妍的桌洞,没有一丝嫌弃,反而觉得心里异常满足。

他花费了半个多小时,将刘雪妍桌洞的擦拭的干干净净,为了祛除呕吐产生的异味,他又把桌子扛到楼下的水龙头下刷了三四遍。

孟凡宇看着焕然一新的桌子,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他确定自己的内心是喜欢刘雪妍的,因为只有喜欢一个人,才愿意默默地做这些事。

孟凡宇收拾好刘雪妍的桌洞,正打算离开时,从教室门口闪过一个人影,他抬头一看,来人正是刘雪妍。

“诶?孟凡宇,你怎么还没走呢?”刘雪妍一脸疑问。

“唔!我刚才做试卷呢,一时入神,忘记时间了。”孟凡宇紧张不安的回答。

“做试卷?我记得你的座位在前面啊!”刘雪妍回头看了一眼前排的空位。

“哦,你...你说这个啊,那…那个我做完试卷,发现地上挺脏的,于…于是顺手打扫了一遍,所以才在这里的!”孟凡宇结结巴巴地说。

“原来是这样啊!看不出来你还挺勤快的!”刘雪妍浅浅一笑,忍不住夸了几句。

“哪有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了,你怎么样了?我听同学说你食物中毒了!”孟凡宇一脸关切。

“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吃错了东西闹的。我刚在医务室吊完盐水,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刘雪妍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那就好,那就好了…”孟凡宇低着头,自顾自地说着。

“谢谢你啊,孟凡宇。”刘雪妍冷不丁冒出一句。

“谢我干嘛?我又没做什么。”孟凡宇抬起头问。

“因为你是我食物中毒后,第一个安慰我的人,不像其他人,平日里像苍蝇似的围着我转,关键时刻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不是,其他同学也挺担心你的,还说好要一起去看你呢!”孟凡宇说出这句话,瞬间就后悔了。

“是吗?你说的是谁?是经常给我送花的赵云飞,还是天天写情书的路建立?”刘雪妍步步紧逼。

“这…这…”,孟凡宇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挺招人烦的…”刘雪妍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桌洞,随即向孟凡宇投来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孟凡宇觉得有些不自在。

“你动了我的课桌?”

“没…没有,我怎么会动你的课桌呢?怎么了,是不是少东西了?”孟凡宇不敢看她。

“东西倒是没少,不过…”刘雪妍停顿了一下,“是谁把我的桌洞收拾的那么干净?”

孟凡宇心里咯噔一下,生怕刘雪妍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你在班里这么受欢迎,应该是某个追求者做的吧?”

“不会吧?还有这么细心的男生?”刘雪妍一脸质疑,抬头看了看孟凡宇。

孟凡宇的脸瞬间一下就红了,“应…应该是吧,对了,我…我要走了,明天还要早起!”

刘雪妍还没来得及回应,孟凡宇便一溜烟地逃离了教室,他担心再多呆一会儿,说不准就真露馅了。

5

此后一段时间,孟凡宇有意躲着刘雪妍,即使不得已遇见了,也会装作视如无睹,他不想让刘雪妍看到自己的慌乱,更不想让她知道那天清理桌洞的人是自己。

孟凡宇的心里又是非常矛盾的,他表面上虽然躲着刘雪妍,可是心里又无时无刻地想着她,有时偷偷懒她一眼,都觉得心里砰砰直跳。

暗恋一个人有时就是这样不可抗拒,对方仿佛是一块磁铁,孟凡宇身在磁场之中,身体虽然抗拒着,心里却像被她吸引一般,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

可是令孟凡宇没有料到的是,从那天到起,他和刘雪妍竟然再也没有了交集。

直到高考前最后一个晚自习结束,孟凡宇一个人落寞走出学校,偶然间看到刘雪妍一人推着自行车踽踽而行。

他明白,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和刘雪妍相处的机会了,于是鼓起十万分的勇气,破釜沉舟似的走了过去,”刘雪妍,你怎么一个人啊?”

刘雪妍回过头,一脸惊讶,“孟凡宇,是你呀,怎么还没回家?”

孟凡宇没有说话,瞥了一眼自行车瘪瘪的后轮,“轮胎扎了吧,难怪你推着走?”

“是啊,今天我骑来学校时还好好的,不知怎么就成这样了?”刘雪妍挽了挽耳边的头发,额头上浮起一层薄薄的细汗。

“别急,我看看。”孟凡宇蹲下身子,耐心地检查着轮胎,月光如水般静静地流淌着,恍惚之间他闻到一阵少女身上独有的清香。

孟凡宇想到那香气的来源,不由得心慌意乱起来,好不容易定住心神,抬头却发现刘雪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皎洁的月光洒在刘雪妍身上,把她的轮廓照得分外明晰,晶莹透亮的双眸中好像流动着夏日的清风,沁人心脾。

孟凡宇一时看得有些痴了,仿佛沉浸在甜蜜的梦里,久久不愿醒来。

不知过来多久,刘雪妍意识到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转瞬移开了明媚的眸子,略显尴尬地问了一句,“怎么样,自行车还能修好吗?”

孟凡宇如梦初醒,连忙摊开手心,赫然出现了一颗被汗水浸湿的钉子,“你...你看,就是它搞得鬼。”

刘雪妍眉头紧簇,“这可怎么办呢?难道今天晚上只能步行回家?”

孟凡宇看出了刘雪妍的忧虑,鼓起勇气说道:“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后知后觉君
后知后觉君  VIP会员 人最大的恐惧,是无法直面自己的内心。

黑色风衣

溺水而亡的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