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疼不疼

2020-03-19 11:11:39作者:招猫逗狗x

姐姐

许莜手里正忙着——忙着提前一个月准备期末考,手机被她静音放在一边,但她的眼角余光还是可以看见手机屏幕亮了一瞬间。

就在那一瞬间里,她眼尖的看见微信发送者的名字。

几乎瞬间绷着的脸放松下来,伸手去拿手机,回复对面的消息。

坐在许莜身边的两个室友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对视一眼后都纷纷隐晦地去瞟屏幕。

她们都想看看能让许莜放下手头事还露出这样温柔表情的是何方人也,简直可算神人了。

她们伸长脖子,看见备注是阿澹,看样子是男孩。再往下瞄,看见他最开始发来的一条消息:姐姐,在忙吗?

许莜回他:没呢,怎么了?

室友再次惊讶,许莜对他简直没原则。

接着往下看,男孩又发来:我就想问问,我高考,姐姐回来陪我吗?

许莜这次没有直接回复他,犹豫了一会,发:学校有规定,高考期间不允许请假。

男孩:好吧。

室友内心啧了一声,这委屈的语气,换她们绝对受不了。

至于许莜嘛……好像也是抵抗不了的。

许莜:想要我回去陪你?

男孩:嗯嗯。

许莜笑了一声,她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来小男孩在那头抿着浅色的唇,快速点头,生怕自己一秒的犹豫就错失了机会的模样。

许莜:好,那我回去了你可要加油啊。

这次男孩回复消息的速度异常快:姐姐是我的幸运星,只要姐姐在身边,我一定所向披靡。

室友内心又啧了一声,幸运星,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会说话的吗?

许莜放下了手机,偏过头看室友,室友也干脆不遮遮掩掩,斜着眼问她:“不是亲弟弟吧?”

两年同学,她们知道许莜只有一个亲哥哥,下头也只有一个舅舅家的弟弟,但好像并不是叫阿澹。

许莜瞥了眼她们,点了点头:“从小一块长大的邻居家的弟弟。”

室友这回明目张胆的啧了一声,看向许莜的眼神暧昧而赤裸:“这小弟弟似乎对你……不太寻常啊。”

许莜冷眼一扫她们,室友立刻禁声,但那暧昧的眼神一点也没收敛,许莜突然就躲闪的眨眨眼,把室友的话听了进去。

许莜在高考前两天请了假,理由是家里有事,要回去十天。

许莜出火车站就看见站在外面的男孩,白色短袖加浅色牛仔裤,清清爽爽,看见她的那一刻,干净的眉眼就立即弯了起来。

陆澹上前接过许莜肩上的包,抿着唇乐嘻嘻的喊她:“姐姐。”

许莜抬头冲他温柔一笑,伸手在他头上撸了一把,把男孩柔顺的黑发揉的凌乱他也不恼,依旧眼角眉梢都带着甜甜的笑意。

许莜将手拿下来,却在半空中被陆澹握住,包在手里。许莜心一震,室友的话又在脑海里响了起来,但她抬眼望去,陆澹脸色正常,就像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确实啊,她从小就喜欢揉他的脑袋,他也从小就喜欢在她揉完脑袋后拉她的手。

小时候手小只能拉着,后来长大了就将她的手包在他的手里。

现在这样,是两个人在正常不过的相处模式,她为什么要有别的想法?

许莜跟在陆澹的身后,由着他牵,所以她也没看见前面陆澹发亮的双眼。

出了电梯,许莜下意识往右走,但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拉住手臂,她回头看,眼带疑惑。

陆澹拉着许莜的手腕,紧抿着唇,眉眼不再弯起,望着许莜,湿漉漉的眼里仿佛带着控诉。

许莜一向对陆澹这幅样子没有抵抗力,她朝陆澹的方向走了几步,柔声问他:“怎么了?”

陆澹声音闷闷地,显然不太开心:“姐姐不是说好回来是陪我的吗?”

许莜愣了一下,随后好笑的说:“我和你就住对门啊,晚上我在自己家住,白天去你家陪你。”

陆澹眼眸下垂,委委屈屈地:“我不管,姐姐说好回来陪我,那白天晚上都要陪我。”

许莜不在说话,看着陆澹,室友的话就像是魔音一样,一遍又一遍在她脑袋里响起。

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陆澹见许莜不说话,心里有些慌,偷偷拿眼睛去瞄了又瞄,许莜都看在眼里,有些好笑又有些认命。

不管怎样,她都被他吃的死死的,不是吗?

“好吧好吧。”许莜换了一个方向走,“去你家,陪你。”

陆澹被许莜拉着,望着前面人的背影,眼神里的一些东西是许莜从来没有见过的,猛烈又强势。

许莜陪了陆澹两天,到了六月七号的早上,陆澹的父母也回来了,三个人一起送陆澹去学校。

还在家的时候,陆澹在自己房间喊许莜,许莜一边问怎么了一边进去。

陆澹弯下腰,睁着清澈的眼与许莜对视,说:“姐姐,你不给我点鼓励吗?”

“嗯?”许莜没想到,“要怎么给鼓励?”

“唔。”陆澹仿佛也没想到般,沉吟了会,随后微微凑上前,在许莜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一触即离,但许莜却瞪着眼睛呆在原地,脸上温热的触感此刻就像一道雷,劈的她没了灵魂。

陆澹浅浅笑了开来,边揽着许莜往外走边说:“姐姐,等我考上你的学校,你再给点奖励吧。”

一路上,许莜都浑浑噩噩的,像木偶一般,由着陆澹揽着,陆澹父母已经见怪不怪了。

陆澹低下头看着目前还呆呆的许莜,眼里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随后若无其事的放下手,拿着自己的东西,进了考场。

两天考试,许莜被陆澹亲了两次,第一次是袭击她没反应过来;第二次是她刚要说话,陆澹便一副委屈低落的模样,许莜怕影响他考试,只能默不作声。

现如今考完试,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着要不先回学校。

可是陆澹知道许莜请了十天假,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还剩六天,他怎么也不可能会让许莜走。

私下里定好了去隔壁市的票,说要带着许莜去玩,许莜没办法,只能收拾收拾东西,跟着陆澹上了车。

到了地方,许莜问他:“你定了酒店没有,咱们把东西放一下。”

陆澹一愣,随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声说:“我忘了。”

许莜简直气笑了:“这也能忘?”

没办法,许莜只能带着陆澹在景区附近找酒店。很不巧的是,最近景区在网上红了,附近的店里都被定完了,两个人走了好几家店才有一间空房。

还是大床房。

许莜刚想说要不咱们再找找,陆澹就将房定了下来。

交了钱,许莜也不好再当着别人的面说什么,只能跟着陆澹去了房间。

一进去,许莜就问:“咱们两个人,一间房怎么住?干嘛那么急?”

陆澹将东西放好,回答:“这个景点很火,周边都没房间了,不定下来咱们一间房都没得住。”

许莜听着却眯眯眼,上前几步,拉住陆澹手臂让他转身面对自己,问:“附近的酒店我们还没有走完,你怎么知道都没房间了?”

陆澹明显愣了一下,许莜又上前逼了一步,语气不善:“你是不是故意的?”

见事情都暴露了,陆澹也就不掩藏了,脸上依旧乖巧的样子,但手却缠上许莜的腰,说:“姐姐,我错了。”

许莜的身子僵住,腰部一向是她的禁地,就连母亲都很少碰。

陆澹也察觉到了怀里女孩的僵硬,不由得笑了,他低下头在女孩的耳边说:“姐姐,你好敏感。”

热气喷洒在耳边和颈边,都是敏感地带,许莜一下子就软了身体,但听见陆澹流氓一样的话,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许莜觉得自己的这一眼是很有威力的,但落在陆澹眼里,就成了赤裸裸的诱惑。

女孩的身体在他怀里仿佛软成一滩水,眼里水润润的,那一瞪根本没什么威力,反倒像是娇嗔。

陆澹慢慢将头往后移,与许莜额头抵着额头,哑着嗓音说:“姐姐,我想吻你。”

他说完,根本没有给许莜考虑的时间和机会,直接擒住那张红唇。

这是他从情窦初开就念念不忘的人,多少夜里他都幻想着他能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吻她,他不是弟弟,只是一个爱着她的男孩。

陆澹肆意地吻着许莜,把他这些年的念想都化在这个吻里。

而他肆意的结果,就是许莜一直到晚上都没有理他,她可算是明白了,她的小弟弟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小狼崽子。

陆澹低声下气地哄着,在临睡前得到了一声“哼”。

第二天早晨。

许莜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圈在怀里,一双大手横在腰间,陡然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陆澹那张人畜无害的脸。

许莜呆了一秒,昨晚上一人一床被子,中间还横着一个包,现在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细想,许莜一脚将陆澹踹下了床。

陆澹哎呦一声摔在地上,慢腾腾地坐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握住许莜还放在床边的脚,问她:“姐姐,你疼不疼?”

许莜红了脸,将脚收了回来,连质问为什么他和她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事都忘了,自然也忽略了男孩眼里得逞的笑意。

两人吃过早饭,向着景区走去,景区是一座山,山上盘山而建着古建筑。

许莜和陆澹不随着人群,慢悠悠的走在另一条小道上。

在一个拐角处,那里有一个观景台,许莜站在栏杆旁,俯视着山下的美景。

陆澹在一旁默默地掏出手机拍下了一张照片,拍完后他将手机装进兜里,上前从后抱住许莜,将下巴搁在许莜的头上,蹭了蹭。

“姐姐,你不是答应我考上你的学校给我奖励的吗?”

许莜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些羞人,想挣脱,但陆澹突然收紧手臂,她只好偏头红着脸瞪他:“我可没有答应。”

“我不管,你没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

许莜又瞪了他一眼:“现在怎么知道你考上了?”

陆澹在许莜背后挑挑眉,说:“我当然知道。”

陆澹的成绩一向好,考上她的学校还是没有问题的。

许莜没办法,只好问:“那你要什么奖励?”

陆澹将许莜转过来,两人面对面,他揽着她的腰,往他怀里一带。

“我要的奖励是……姐姐做我媳妇。”

“不许拒绝,姐姐答应了的。”

招猫逗狗x
招猫逗狗x  VIP会员 俗人一个

姐姐,你疼不疼

相关阅读
贺灿阳为何失控骂姐姐?

贺繁星跟父母坦白那一段是贺灿阳设计的,就是为了把矛头引到自己身上,他来指责他姐,他父母就舍不得再说他姐了,而且能够让父母接受贺繁星的恋情,不着急上火,也是为了父母

姐姐的玉腿,舒慧艳史全文阅读目录—砂与荆棘鸟

我爱罗家。夜叉丸看了一眼趴在窗边望眼欲穿的我爱罗,小小的身子几乎整个都要贴到窗户上了。不过,源川樛木应该是不会来了。手鞠大人和勘九郎大人估计也……夜叉丸努

黑人大鸡吧,口述姐姐用嘴给我高潮—旋风少女之若浅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曲光雅的剧情要说明一下,这个是我影影约约的记得在哪个小说里看到过,并非有意抄袭,而且我记得那里面小女孩给光雅的是手链不是钱包,还请大家多多包

啊 好棒再深一点,我和姐姐性关系|死神——越界魔女

*************十番队·牢房。东方的天色已经微明,游子看着那位四番队三席为自己处理好最后一处伤口然后告辞离开。还真是空荡荡的地方呢!除了一张孤零零的椅子之外

晚上姐姐突然进我房间TXT,女人丁字避孕裤图片_他眼睛里

下午只有两节课,向葵今天正好没有兼职,她知道这个时间贺敬不会在家,便想去医院看看章达。医院离学校很近,走路过去也不过十五分钟的路程,当然前提是她没有被刘其祥围追

看着老婆和黑人教练干,为高考姐姐给了我-老公日记

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从来没刻意的去追求过什么,或者可以这么说,我从来没刻意的去改变过什么,就算偶尔有过,也只不过是短暂的迷惑罢了。我总不喜欢刻意的违背自己心理的去

我与老师做爱,爷爷插姐姐|左不过高冷罢了

半夜十二点,明齐梦九天夜总会里的气氛,刚刚进入高.潮。劲爆的音乐,迷乱的射灯,舞台上娇美少女婀娜多姿地扭动着小腰,眉心间的几枚亮片更添几分妖娆。露西的本名这里没

姐姐跟弟弟洗完澡,女人紧身裤凹凸显阴沟-精灵宝可梦之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盖过了所有人的惊呼。好不容易被风“洗净”的赛场又一次尘埃弥漫。光辉缓缓散去,大比鸟从烟雾中纵身飞出,回到训练家的身边。它并没有重复之前的借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