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相信有情就能饮水饱

2020-03-17 14:14:20作者:顾筱笛

爱情

直到很多年后,当经历过的事情越来越多,失去的和获得的一同如约而至的时候,陆雪才发现,那些曾经无限渴望的东西如今已似乎再也没有吸引力了。

1

云嘉逸对陆雪的爱不流于表面,它深邃而不容易被察觉。它藏在眼睛里,藏在呼吸里,也藏在对陆雪的每一句关心里。

陆雪和云嘉逸是大学同学。那时的陆雪在学校是万众瞩目的女神级别的人物。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男生,变着法的想要约她,请她吃饭,向她表白,光是大一那年她就拒绝了7,8个向她表白的学长。

所以当陆雪向舍友宣布自己和云嘉逸在一起了的时候,舍友们都以为她疯了。

“你拒绝了那么多家世好,长的帅又有钱的学长,最后偏偏选了云嘉逸这么个普普通通的男人?老陆,你没事吧?”其中一个舍友说道。

陆雪当然知道云嘉逸和那些有钱有势有长相的学长比起来差的远了。可当她第一次见到念中文系的云嘉逸时,他特有的酸腐才气以及总是面带着谦和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的样子,让陆雪一眼就陷在了里面。而她就是在收到云嘉逸给她的第一百封情书那天同意交往的。

2

不得不说云嘉逸对陆雪真的很好。几乎事事对陆雪言听计从。从追求陆雪那会儿开始,云嘉逸就会雷打不动的每天早上六点半带着热牛奶和各式早点在她的宿舍楼下等她。这一等短则半小时,长则一上午,可每次当陆雪下楼的时候还是可以喝到云嘉逸用体温保留住温度的热牛奶。

有一次凌晨两点半,陆雪发短信给他,说想吃关东煮。他翻过宿舍栅栏,走路到四站地开外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她最爱吃的虾球,牛筋,鱼丸。然后在汤汁冷掉之前一路小跑回学校隔着宿舍大门把关东煮递给她。

即便云嘉逸没什么钱,两个人出去约会的时候吃的最多的是麦当劳,肯德基那样的快餐。可这丝毫不影响陆雪对于云嘉逸的喜欢。毕竟那时候的她追求的是浪漫,是温暖,是有情就能饮水饱的壮烈感,也是爱情最纯粹的样子。

大三那年,陆雪和云嘉逸决定搬出宿舍住到了一起。小小的出租房里有了格外温馨的模样。云嘉逸定期给一家杂志社投稿,用微薄的稿费来支付房租和日常开销。但这终究是不够的,所以陆雪不得不也做起了兼职。生活比起以往要忙碌,可也有了烟火气,倒也幸福。

这样的日子平平稳稳的过到了毕业。云嘉逸对陆雪几乎是百依百顺。

比如说,两个人钱不够的时候,云嘉逸即便自己不吃,也会变着样的给陆雪买各种早餐。比如,无论刮风下雨他总是准时在陆雪打工的门口等她下班,夏天准备一支雪糕,冬天准备一杯热可可,在她出现的第一时间递给她。

又比如,他偶尔也会写一首诗送给陆雪,然后笑着说:“小雪,我今天写了一首全世界最棒的诗送给你,价值百万哦。”

而陆雪也在这两年中渐渐习惯了云嘉逸对她的好,最初的感动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理所当然。

3

也不是完全没有吵架,不过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陆雪单方面的发脾气。而这个时候云嘉逸总是会把她的一股怨气融化在自己对她宠溺的微笑里。就像云嘉逸曾经给陆雪写的一首诗一样:“就算风雨飘摇,世界对我们不那么好,你要相信,我会披荆斩棘只为博你一笑。”

毕业后的陆雪在找工作的道路上并不顺利,面试了好多公司却没有一家给她回信。而云嘉逸则进了一家小杂志社,成为里面情感故事专栏的专业写手。收入虽有小増,却不足以支撑在这座大城市里生活的梦想。于是两个人打算搬出这间小出租房的计划也就暂时搁置了。

无数个夜里,当陆雪看到微信朋友圈里那些在海滩散步,在国外购物,在度假村游玩的别人的照片时,她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最初的决定。她多么希望那个发朋友圈的人是她自己啊,世界那么大,而她却被困在了这个出租房里。

但她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坦率地告诉云嘉逸。看着每天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还得给自己洗衣做饭,晚上到很晚还要在书桌前修改稿子的云嘉逸,陆雪终究是狠不下心。她想,既然改变不了现实,那就只能改变自己。

于是陆雪开始更加拼命地找工作。大夏天顶着四十度的高温和火辣的太阳,她依旧穿着黑色的职业装一家一家公司去面试。而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得到了位于这座城市CBD的一家公司的青睐。

那天,当她接到公司人事联系之后,她是哼着歌过了一整天的。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云嘉逸,云嘉逸先是露出笑容表现出和她一样的开心,随即略带愧疚地说:“小雪,都是我不够好,才让你不得不出去找工作。”

陆雪摇摇头微笑着抱着云嘉逸安慰道:“以后生活的压力,我们俩共同承担。”

故事如果只到这里的话,那结局也算是美好的了。可生活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它总是会在你看到希望的时候,又给你当头一棒,把你打进深渊,让你面临两难的抉择。

4

就在陆雪正式上班的那天早上,看着云嘉逸早早起床为自己准备的丰富的早餐,陆雪不仅丝毫没有胃口反而一阵反胃冲到了厕所干呕不止。她把坚持要送她去医院的云嘉逸推出门外,赶他去上班后,心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好在第一天的工作并没有多么忙碌,一天下来基本上只是带着她熟悉了一下公司的状况。人事主管见陆雪的脸色不太好,于是就让她提前下了班。

犹豫再三,陆雪回家前在附近的药店买了验孕棒。而当她看到上面呈现出两条杠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在那一刻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孩子不能要。

所以当她听到云嘉逸开门进屋的时候,躲在厕所里的她下意识地把验孕棒藏了起来。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而云嘉逸却成为了这个决定的局外人。

做流产手术的前一天晚上,陆雪在洗澡的时候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哭了很久。她并不是不爱这个小生命。她多么希望可以把这个孩子生出来抚养他长大。可从现实来看,现在的她和云嘉逸都没有足够的能力。况且,一旦怀孕那她千辛万苦得到的这份工作也将难以持续。

“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妈妈对不起你。”伴随着淋浴的水流声,陆雪哭的不能自已。

孩子流了之后陆雪有一段时间脸色总是不太好。云嘉逸以为陆雪是因为生理期才那么憔悴,他每天给陆雪熬一锅红豆汤,放上几颗大大的红枣,提醒她必须每天吃一碗。

那段日子里有个知名杂志社的主编看到了云嘉逸在期刊上发表的文章,甚是欣赏。于是向他约稿并问他愿不愿和自己的杂志社签约在他们的小说专栏做常驻作者。

云嘉逸把这件事告诉了陆雪。陆雪想也没想就让他赶紧答应下来:“机会难得,嘉逸。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云嘉逸吞吞吐吐地说:“可是大杂志社赶稿压力大,就不能想以前那样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陪你了。而且你知道,我对名利这种东西无感,能够和你平平淡淡地在这座城市结婚生子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听到“生子”这个词,陆雪整个人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蹭”地一下站起来,怒目圆睁地看着云嘉逸怒道:“结婚生子?你看看咱们现在的生活状况,毕业都一年多了,还窝在这么个不到30平的出租房里,你拿什么说要结婚生子,有了孩子你养的起吗?!”说着说着,陆雪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从最初的抽泣到后来压抑不住的嚎啕大哭。云嘉逸在一旁手足无措,他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安慰道:“好了好了媳妇儿,是我错了,我都听你的,听你的。”

5

到了新的杂志社后,云嘉逸的工作发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他的文章在小说专栏一发表就收获了无数人的好评和众多的粉丝。为了满足现代社会的快节奏,杂志社开始要求他不断加快更新速度并且承诺如果他的粉丝数量达到一定人数后就考虑给他出书。

随着人气的增加,云嘉逸的收入也成指数增长。到了新的杂志社三个月的时候。云嘉逸第一次带着陆雪去吃了一顿高级的韩式烤肉,那家店云嘉逸和陆雪几乎每天回出租屋的时候都会路过,却从没有一次有勇气走进去。在他们这么多年的约会里,快餐是他们接触最多的菜系。

而在云嘉逸进入新杂志社后不到半年的时候,他拉着陆雪的手,微笑着说:“我们搬家。”

守得云开见月明,陆雪仿佛看到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朝好的方面发展。搬家的前一天,她特地和公司请了半天假。下午,她跳着愉快的步伐往家里走,想要和云嘉逸一起把最后的行李打包一下。

就在她推开门的一瞬间,屋子里安静到令人窒息的氛围,像是一盆冰凉的冷水把陆雪从头到尾浇了一边。她缓缓走进屋子,看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云嘉逸。而他手里拿着的那根验孕棒,像是一把利剑直勾勾地插进自己的胸膛。

当时的陆雪真的想狠狠地扇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自己要把那根验孕棒保留下来。既然连孩子都没了,为什么还要留下它来时刻提醒自己曾经有一个小生命寄住在她的身体里。她觉得自己简直愚蠢,愚蠢透顶!

“你怀孕了?”云嘉逸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陆雪从里面分辨不出任何的情绪。

“恩。”

“什么时候的事儿?”

陆雪双手狠狠抓着自己的衣角,咬了咬嘴唇,她的心里有些害怕,害怕说完之后结局将变的一发不可收拾,她纠结了好一会儿,良久,缓缓说道:“半年前,我刚进公司那会儿。”

几乎是在她话说出口的同时,云嘉逸把验孕棒狠狠地往地下一砸,他猛地起身双眼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陆雪说:“陆雪,你疯了吗?你还是不是人?那可是个生命,是我的孩子啊!你他妈凭什么一个人一声不吭擅作主张就把孩子给打了!你怎么这么残忍!”

那是陆雪从未见过的云嘉逸的样子。没有了以往温暖的模样,只有歇斯底里的嚎叫。她害怕,害怕到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眼泪像是沾满了水的海绵,一挤便止不住地往外流。

云嘉逸的气势咄咄逼人,他凑到陆雪跟前吼道:“你倒是说话啊,陆雪,这件事儿如果不是我整理衣柜的时候发现,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陆雪下意识地推了一把云嘉逸,泪流满面地说道:“你凭什么冲我吼!你也不想想那时候我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连吃一顿像样的早餐都要精打细算,你让我怎么敢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哪有钱养得起他。”

“钱钱钱!张口闭口就知道钱!陆雪你怎么变的这么肤浅!”云嘉逸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说完他便甩门而出。留下陆雪独自一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那晚,云嘉逸第一次彻夜未归。

第二天,陆雪是被早上回来的云嘉逸叫醒的。为了等云嘉逸回来,她一晚上窝在了客厅的小沙发上,醒来的那一刻她对上云嘉逸通红的布满血丝的眼睛。

看着云嘉逸买了丰盛的早餐放在自己的面前,她站起身拉着云嘉逸的袖子低着头,小声说道:“嘉逸,对不起。”一直被捧在手心的公主第一次主动低了头,云嘉逸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语气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温柔说:“饿了吧,快吃。吃完,我们搬家。”

6

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云嘉逸还是陆雪的那个云嘉逸。昨天的争吵仿佛就是一场梦。陆雪点了点头,既然云嘉逸不再提,那她自然也没有再去触碰的道理。现在的她只想和云嘉逸赶快搬离这里,开启他们的新生活。

新的住处是在这个城市最中心的地段,一百多平的空间,让陆雪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化妆台和储物间。而云嘉逸也有了自己专用的书房。虽然还是租房,可生活质量比起以往,让陆雪有了一种实实在在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感觉。

只是云嘉逸的工作越来越忙,每天别说和陆雪一起吃饭,就连说上几句话的时间也十分有限。几乎一整天他都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有时陆雪把热好的饭菜端进书房,放在他的手边,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手指依旧啪塔啪塔地敲着键盘,随口说一句:“先放这吧”。就把陆雪打发出了书房。

陆雪只当他是工作压力大,在门口轻叹一口气后,窝在无比宽敞的空荡荡的客厅的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节目

云嘉逸的文章在专栏上连载后好评不断。公司于是决定将他包装一下,作为公司力推的新人作家推广出去。

几个月后云嘉逸人生中的第一本书出版了。不出所料,书的销量和口碑都在公司的预估之中。为了趁热打铁,公司给云嘉逸安排了十几场全国性的签售活动。

前往第一个签售地的前一天。陆雪帮云嘉逸收拾着行李和各种衣物。嘱咐他要注意休息,不能着凉,多喝热水。云嘉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陆雪依旧有些不放心,毕竟这是她和云嘉逸在一起后,第一次要分开这么久。吃晚饭的时候,她一边往云嘉逸的碗里夹菜一边试探性地问道:“再不我把工作辞了陪你一起去吧。”

“你跟去干什么,又不是玩儿。怪累的。”云嘉逸扒了口饭。

“那我去可以时刻在你身边照顾你啊。”陆雪没想到云嘉逸会一口拒绝自己的提议。

“我又不是小孩了。再说了,我身边有助理,有公司的同事,大家都会互相照应的,你去了只会添乱。”

陆雪张了张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如鲠在喉,发不出半句声音。她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而眼前的云嘉逸举手投足间也让她有了些陌生的感觉。

就在她盯着餐桌发呆的时候,云嘉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了陆雪的面前。

“这张卡给你,密码是你的生日。”云嘉逸说着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也没等陆雪回应便起身离开,留下陆雪一个人,一张卡和一桌菜独自坐在客厅里。

7

云嘉逸一走就是一个月,或许是因为太忙,陆雪很少收到云嘉逸主动发过来的信息。更多的是自己对他的嘘寒问暖和他言简意赅的回复。

不过这一个月里陆雪也第一次走进了她曾经梦寐以求的某奢侈品品牌的门店。当她指着其中一只包说:“这个给我包起来。”然后看到服务员的表情从爱答不理到满脸堆笑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她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有钱真好。”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整整一个月陆雪就这样依靠着物质上的满足来填补自己心里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

在云嘉逸结束了全国签售,终于可以回家那天。陆雪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曾经美到让人以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竟然也学会了做菜。看着镜子里穿着围裙的自己,陆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贤惠了。

可当陆雪看到和云嘉逸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年轻姑娘的时候,她的一腔热情瞬间荡然无存。

云嘉逸进屋路过客厅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桌子上的菜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他换了一套衣服走了出来指了指站在门口的年轻女孩儿,对陆雪说:“回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碰到了一个我的书迷。”这时他注意到了桌子上满满当当的菜,又看了看陆雪说:“你别忙活了,咱们一起出去吃吧。”

“可这桌子菜是我特地……”

没等陆雪说完,云嘉逸就打断她道:“明天吃也行啊。”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从高空摔在了地上。陆雪那一瞬间很想哭,可因为有外人在,她强颜欢笑着换了一套衣服。拎起新买的那只包包,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儿然后说:“走吧。”

三个人坐在火锅店里,彼此心照不宣。当服务员问他们要什么汤底的时候,年轻姑娘抢先说道:“就来白汤吧,云嘉逸不吃辣的。”

其实不吃辣的是陆雪,云嘉逸只不过和她在一起时间长了习惯了。那一刻,陆雪突然想起曾经在无数个早晨捧着热牛奶在宿舍楼下等她的云嘉逸,那时候的他是多么温暖。而现在当她看到云嘉逸冲着年轻女孩微笑着说谢谢的时候,她的心里涌起一股酸涩。

陆雪骨子里的骄傲让她不屑在其他女人面前“宣誓主权”要知道当年的她可是有多少男生排着队的想追自己。她可不想成为那种自己从前瞧不起的“任性”的姑娘,嘴巴一撅,心想事成。她不屑去做,也做不来。

那顿饭吃的索然无味,陆雪最终借口身体不适,便便草草收场,离开了饭桌。

8

结束了全国签售的云嘉逸总算有了一大段休假的时间。就在他们两个人交往第六年纪念快到的前一个月。云嘉逸提出要带陆雪出国旅游。

陆雪喜出望外,想也没想就答应并和公司一下子请了一个月的假。有八卦的同事问陆雪是不是好事将近,陆雪却矢口否认说只是单纯的旅游。

同事在一旁添油加醋,说:“你和你们家云嘉逸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现在他事业有成,钞票赚的那么多,也该是考虑和你结婚的时候了。你还别说,我敢打赌他这次带你去国外旅游肯定是要和你求婚的。”

“哎呀,你别瞎猜了。真的就是单纯的旅游。”嘴里是这么说,可陆雪的心里却也有着那么一丝期盼。她和云嘉逸在一起这么久了,如今也算是稳定了,莫非云嘉逸真的是想借这次旅游向自己求婚?想至此,陆雪的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

旅游的地点定在了一个极其安静的海岛,那是一个非常适合度假的好地方。风景美的像是一幅画。陆雪几乎每天都是在海滩,商店,SPA里度过,日子快活的就像是梦境一般。

行程的最后一天,云嘉逸带她去了一个极其高档的西餐厅。他穿着一身正装,帅气地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而陆雪也打扮的和他相得益彰,一套公主风的连衣裙衬托出她高人一筹的美貌。整顿饭陆雪吃的有一些忐忑,直觉告诉她,云嘉逸会在这顿饭上向自己求婚。

就在饭局快结束的时候,云嘉逸把刀叉放在了盘子上,喝了一口水,缓缓说道:“陆雪,我有话想和你说。”

“来了。”陆雪想。那一刻她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马上就要跳出自己的嗓子眼。她在心里盘算着待会儿云嘉逸要是向自己求婚她要用怎样的语调来说出那句:“我愿意。”

陆雪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云嘉逸停顿了好一会儿,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目不斜视地盯着陆雪说:“这次旅行结束后,我们分手吧。”

从满面潮红,到脸色铁青,再到面无血色。短短的一分钟内,陆雪的脸色完美地完成了这一转变。她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云嘉逸说道:“你说什么?”

云嘉逸手里紧紧捏着水杯,用和刚刚一样不高不低的音调,重复道:“我说,我们分手吧。”

“可是,为什么?”

面对陆雪的质问,云嘉逸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张照片。照片很模糊但还是能看清那是一张产检单。云嘉逸说:“我喜欢上别人了,而且她怀上了我的孩子。”云嘉逸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淡到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餐厅的灯光亮的刺眼,打在云嘉逸的脸上,形成了很大的一块阴影,云嘉逸的声音从那片阴影里传来:“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和自己心爱的人结婚生子,有一个自己的家庭,你给不了我,她给得了。所以,对不起,我们结束吧。”

顾筱笛
顾筱笛  VIP会员 我随意讲,你勉强听 weibo:顾筱笛

别再相信有情就能饮水饱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