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塔

2020-03-16 14:47:58作者:小苏达

古风

是夜,和尚扫塔。

塔居深山,多年无人打扫,狼藉不堪,和尚一层一层清扫仔细。他曾听师父说过,这塔能立山野而经年不倒,必有妖异。

塔高七层,扫至三层时,忽闻顶上传来嬉笑酣言,和尚赶至塔顶,果然有一白衣女子立于檐角月前,举杯独酌,且吟且舞,形似鬼魅。

和尚一扫帚打去。

白衣姑娘没防备,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手里的酒壶顺着瓦檐滚落,砸在塔下一棵歪脖树上。

和尚将扫帚柄伸到姑娘面前,扶她站起,竹帚也顺势到了姑娘手里:

“替我扫塔。”

姑娘刚站起又是一愣:“你这和尚……好没道理!打了我的人,碎了我的酒,坏了我赏月的兴致,还要我替你扫地?”

和尚双手合十:“我师父说,这塔有妖异庇佑,山妖精怪最爱占山示威,姑娘敢明目张胆地坐塔上喝酒,想必就是这塔的主人了……”

姑娘笑笑:“我是又如何?”

和尚怒目而视:“你自家的塔脏成什么样子都不管,还有脸问我道理?”

深夜,姑娘扫塔,和尚在旁监工。

扫着扫着,姑娘忽觉不对:“这是我的塔,我爱不扫便不扫,关你何事?”

和尚合袖:“有客来,主人以陋室狼藉相待,有这道理?”

“没有,”姑娘倚着竹帚站住,“但不请自来的,也不算是客。”

“我奉师父圆慧住持之命,来寻一位故交,自然是客。”

和尚看着白衣姑娘:“他说见到这位故交之后,要先与她讲个故事。”

和尚收起袖中念珠,讲了一个故事。

妖怪爱上了一个凡人。

那个凡人生的真好看,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举止也温雅庄重,还是镇上有名的大夫。妖怪对凡人朝思暮想,经常化作村妇渔夫什么的,找凡人看病。

终有一日,上天给了这痴心的妖怪机会。

凡人在山间采药,不慎踩空跌下崖。千钧一发之际,妖怪赶来,一身白衣似羽化成仙,带着凡人飘飘然飞回山崖上。

凡人像是吓傻了,半晌才哆嗦着说出话来:“你是……守山大仙?”

妖怪笑笑,没戳破这个谎:“对,我是神仙,守这座山的神仙。”

凡人之后每每来山上采药必给妖怪带来谢礼,妖怪也三不五时携珍贵草药下山,赠与凡人以救人。两人竟一来二去,互相生出爱慕之意。

但好事终不如愿,又一次凡人采药,不慎跌落悬崖,这次妖怪没有来救。

凡人死了,尸骨存崖下,魂魄升天庭。天庭上,天官说凡人在人间时救死扶伤,行善积德,可位列仙班,封地自寻。

凡人想了想,遥指下界一处:“那……我想做那处的守山神。”

凡人回到山林时,已成了守山的神仙。

神仙想找之前的“守山大仙”,可是这世上哪有什么“守山大仙”,只是一个妖怪罢了。

妖怪像是被戳破了谎,又像是只当凡人是个玩物,玩腻了,就再也没来见过神仙。神仙苦寻无果,郁郁跳崖而终……

和尚讲完故事,目光却从未离开姑娘的脸:“施主,你说这妖怪到哪里去了?”

白衣姑娘扶着扫帚认真听完和尚所言,笑起来:“你师父便是这样给你讲这故事的?还是你自己断章取义心有不忿,自行添了油加了醋?”

和尚面露难色,思量片刻,双手合十向姑娘一拜:“师父当时确并未讲完全,方才若有谬言,还请姑娘指点。”

姑娘笑笑,递上扫帚:“那就劳烦师父先替我扫地了。”

姑娘说,那凡人回到山林时,已成了守山的神仙。

神仙四处寻妖怪的踪迹,可妖怪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音讯。神仙急得快要发狂,恨不能将这片山都翻一遍。

最终神仙找到了一个认识妖怪的树精,妖怪之前经常来他这里扒拉草皮,扒拉到了一个珍贵草药揣起来就跑。

妖怪说,这些草药都是要给它心爱的人。

妖怪满脸骄傲:“那个人是凡间的大夫,救死扶伤,很厉害的。”

树精气的直咳嗽:“那也只是个‘凡人’!”

妖怪眼底第一次流露出郁色,愤愤然拔了树精几根胡子才逃走。

之后妖怪很久都没再来拔草,再出现时,妖怪满脸骄傲神色未改:“我向天上的一位老爷打听过了,他说大夫终生行善积德,是有可能成神仙的。只是还缺些历练的修为……”

树精一时语塞:“……你可不要动歪脑筋!”

妖怪像是没有听见,只一脸得意地讲着凡人在人间治病救人的英雄事迹,临走前还又多薅了几株人参,说要给它的大夫好好补补身子。

至此以后,树精再也没有见过妖怪。

神仙听完后一愣,捂面痛哭。

神仙想起来了,最后那日坠崖时,恍惚间,是感觉被人奋力托住身子的,但于事无补。

那应当是妖怪。

没有修为的妖怪无法再带着凡人飘飘然回到山顶,只能和凡人的尸骨一起坠入崖下,再无音讯。

神仙在山顶痛哭三日,俯身跳崖。

“竟是如此吗?”和尚叹息,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姑娘点头,看了会儿窗前明月,又转头看向和尚:“你方才说,你师父叫你来做甚?”

“奉师父之命,来寻一位故交。”

姑娘仰面大笑,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那他可曾说明,是寻他的‘故交’,还是寻你的?”

和尚一愣。

妖有妖印,就像胎记,凡人在第一次见到妖怪时就注意到了。

但并不是采药被救那次,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凡人还小的时候。

七八岁的凡人在街上撞见卖糖葫芦的妖怪,妖怪做糖葫芦的手艺真好,山楂个个大颗又酸又甜,糖汁透亮香脆不黏牙,而且还不找小孩要钱。

那时的小凡人觉得妖怪绝对傻了,爱吃糖葫芦的都是小孩儿,你都不要钱,长此以往不是要赔到哭鼻子?

但凡人又觉得送糖葫芦的妖怪真好看,做糖葫芦时好看,笑起来好看,脖颈上的胎记也好看,像月牙。

在一旁看傻了的凡人问妖怪:“那个月牙是什么……你是神仙派来的吗?”

妖怪被逗笑,手一指远处群山:“看到那片山了吗?我是它们的主人。”

山的主人吗?原来是守山大仙啊……

凡人后来没再见过卖糖葫芦的妖怪,但不知从哪日起,成年后的凡人又经常看到那片月牙了。有时它在害痨病的老妪身上,有时又在腿摔断了的渔夫身上,相同的是,它们都长在同一处,脖颈。

最终,凡人遇到了那些面目下,“月牙”真正的主人,那是某次山间采药失足险坠崖,危难之际,一人白衣飘飘,悠悠然执其手同回山顶。

“你是守山大仙?”凡人终于有了机会当面问他。

妖怪笑起来:“对,我是神仙,守这座山的神仙。”

姑娘看着会儿窗前明月,又转头看向和尚。若不是这次和尚来访提醒,她都快忘了自己在这山底塔中呆了多少年。

彼时二人已扫至塔顶,对面的和尚明眸皓齿,脖颈上的胎记在月色下清晰可见,姑娘笑起来,笑得眼泪盈眶:

“那他可曾说明,是寻他的‘故交’,还是寻你的?”

第二日,山那头的圆慧住持上早课,小和尚们看到住持模样都憋不住笑。

老住持摸摸头上的包,痛的呲牙咧嘴:“早上出门时不小心,被天上掉下来的酒壶砸了头……有什么好笑的?咳咳,快些上课。”

小苏达
小苏达  VIP会员 刀与糖

浮图塔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