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许你一世安稳

2020-03-15 14:49:17作者:纳兰容胭

古风

永和九年,白昭国亡。同年,宁国公子钰称帝,改国号为宁昭,年号永宁。

殿内极尽奢侈,金碧辉煌,紫柱金梁,一位年轻的帝王慵懒地倚在金色雕龙座上。

良久,半眯的眼睛微微睁开,“若儿,再来一杯可好”。内侍官察觉到了帝王的变化,上前小心翼翼的提醒“陛下,酒意该醒了”。

内侍官话音刚落,只见年轻的帝王,余下两行清泪。心有不忍,别过脸去。

是啊,该醒了。也只能在梦中见你一面,梦中一遍遍,唤你若儿。

初见你那日,元宵佳节,万盏花灯齐上挂夜市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作为宁国质子来到白昭,我不知何种心情来往,一身轻只有一个内侍从小伴我左右。

内侍见我闷闷不乐,提议去逛花灯,哪有什么心情看花灯啊,异乡景色再美也不是家乡。

整个人如没有灵魂踱步在罗江河畔,河面花灯随流水飘零。

想起古文诗中有言,“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情不自禁吟出,就听见有人接道“以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轻柔的声音叹道,这位公子可是思乡情深啊!

回头看你,头发高高束成男子发,耳饰缺未摘,不由多看了几眼,你察觉到视线,眨了眨眼睛。

身后一个书童打扮的女子赶来,拽着你的衣袖,声音急切“公子,太晚了该回去了”

“那走吧”两人身影隐隐于市。

白昭国明珠公主生辰宴,作为白昭最得宠的嫡长公主,宴会奢华。

作为质子,有幸邀在列。一袭华裳舞倾城,金枝玉贵醉心扉。是你,你好像认出我来,微微一笑,清艳无双。

不知过了多久,白昭国君昭我觐见。命我教授你琴艺。推辞不了,便应了。

曾经我以一曲《流水》,名扬四海,来到白昭未带号钟(名琴)许久不练都生疏了。

琴弦微动,撩拨的不止弦。你起舞来我做曲,终日琴棋书画为伴。那三年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年。

“宁钰,你以后只能为我一人作曲弹奏”

“以后你要叫我小名,我叫白薇若,你要喊若儿”

“以后叫你钰,可好”

“诺,迦南香,你最近睡的不好,这个肯定适合你”

……………………………………………好多好多,全是你。

你父皇虽宠你,任由你与我相伴。你到婚嫁年龄,不能在我这个质子身边蹉跎年华。

将你许配给白昭第一公子江延,你不愿以自尽逼之。你父皇母后宠你婚事不了了之。

直到那一夜,你母后秘密找我。一夜为眠,从月亮看到朝霞冉冉升起。我只是一介质子,怎配高贵的公主。

然后你几次找我,闭门不出。你可能是怕我厌烦,每一星期都来一次,每一次都留下曲子让我填写。

你在次见我,我与吴侍郎家的小姐,在喝茶赏曲。

心灰意冷质问我“为什么”

清冷生疏的行礼,装作若无其事,其实我心疼急了。

听说那天你喝了许多酒,打碎了很多东西。

第二天,你又来找我“钰,是我母后还是父皇,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公主,您醉了”

你颤着声问“钰,我哪里不如那个女人”

你像摔碎的陶瓷娃娃,想要抱住你,想要说我爱你,看到宫墙后一个人影,那是你母后派来监视我的,还是忍了下来。

衣袖下狠狠掐着胳膊,为了看起来不动声色“她不会像你一样喜欢喝酒,你们相差太多了”

第28日,我与吴侍郎家的小姐结成夫妻,你送来一份大礼,瑶琴,断了弦的瑶琴。至今还放在我的寝宫。

从新婚至今,从未碰过她。

不敢打听你的事,府里有小丫头说明珠公主的事,我都竖起耳朵认真的听。

我知道你与江延订婚的事,那天,我跳到池塘里呆了好久,真希望沉睡下去。

直到那一件事打破平静,二皇子宁执继位,我可怜我母妃远在宁国,我的胞妹宁嘉,可怜她不过8岁迩。

那个吴侍郎的千金递给我消息,我才知道原来她是宁国间谍。

“夫君唤我文婷就好”

清冷的请她出去“出去”

第108天,宁执用我母妃和胞妹挟持,逼我夺取白昭政权。

第109天可笑我软弱无能,想以自杀结束。

被拦了下来,那时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蓄谋已久,我是一颗棋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棋子。

我请求皇兄能饶过你们王室性命,他应了下来,天真如我竟信了。

永和九年,白昭国亡。

宁执竟背信承诺,你父皇母后自尽,王宫乱作一团,惨死的惨死,逃亡的逃亡。那一天我在王宫疯狂的找你,你却不见了。

那晚白昭国冷宫起火,王宫付之一炬,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白昭王宫化为灰烬。

你消失在了那场大火了,再也找不到你的身影。

那场宫变后,群龙无首,吴侍郎的千金拥立我为皇帝,踩着累累白骨上去皇位。

“若儿,等我很快我就下来陪你”

“皇后在哪”内侍官答“皇后娘娘,再为帝下绣裘衣”

“去皇后宫里”内侍官喜悦应下

第一次踏入皇后宫中,那个狠毒地可怕的女人。

“夫君,婷儿必会让夫君赢得天下”

永宁六年,宁国王君宁执被刺杀,众人迎来宁昭王君继位,质子公子钰。

继位当天,广济天下。

王君公子钰一把大火烧了寝宫,如当年的白昭王宫。

火光中公子钰仿佛又看到了明珠公主,大火燃烧地旺盛。若儿,我来了。

终于解脱了,可以下去陪你了。

同年公子钰胞妹宁嘉继位,囚禁皇后于朝阳殿,成为第一个女皇。

公子钰国葬当天,人群中有一白衣面纱女子尾随手里抱着一把琴。

第二年,先皇公子钰皇陵中多了一块墓坟。

女皇得知后感叹,下令把那坟墓迁入皇陵。

墓碑上刻宁钰之妻白薇若。

纳兰容胭
纳兰容胭  VIP会员 我想去远方,蔷薇花开满地。着我汉家衣裳,有你、有我,不负山河浩荡,不负星河灿烂。写尽千山落笔是你。

只愿许你一世安稳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