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江湖前传:刺客丽影

2020-03-13 21:52:35作者:修鱼醉易

古风

1

盛夏的夜,降了一场雨后,将这升腾的暑气消下去了许多。

水滴自树叶之间低落下来,走在路上的人不得不快步越过树下,回了自己的屋子。

卫越泽打开房门,正打算感慨还是屋里躺着舒服,一声哎呀刚发出声,后面的话还没蹦出来,就觉得面前有什么一闪而过的同时,整个人两眼一黑,没了知觉。

三日后,江湖上的最新八卦:藏剑山庄的少庄主卫越泽在山庄被劫,下落不明。

卫越泽正和叶姿伊坐在一处茶棚,听到一旁的武林人士传着他的八卦,卫越泽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明明都知道了他被劫了,怎么就没个人来救他?

我说那位大叔,你们说的卫越泽就是我啊,你往我这看看,快来救我啊。

那位大叔见他不停地朝这边使眼色,还好奇的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也没别人了呀,这小伙莫不是有眼疾?

卫越泽见男子不理自己,又拼命地想要使眼色,叶姿伊手中的剑一抬,剑微微出鞘,横在他双眼面前。

卫越泽在那银白的剑身看见了自己翻白的眼,叶姿伊微微一动,那出鞘的剑又轻快地回了剑鞘中。

叶姿伊拎起他胸前的衣裳,带着他离开了茶棚。

卫越泽被她拽着往外走,一边跟着走,一边指着她拉着自己衣服的地方道:“男女授受不亲,我警告你啊,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从了你,放手,你放手。”

叶姿伊手一顿,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出了茶棚便将他放开。

卫越泽揉了揉被拧成一团的衣服,看着旁边的叶姿伊,敢怒不敢言。

这三天以来,他想尽了各种方法逃跑,从最初的武力逼迫结果反被对方打倒,到后来的下毒下药求救,能做的都做了,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

无论他去了哪里,这女子都能立马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的希望全落了空。

他偏头不甘心地看向叶姿伊,仍和这三日一样,她的表情都是冷冷的。

但那一瞬间,看着她的样子,却觉得莫名的熟悉,就好像……见过无数次一般。

这个想法没头没脑的,话也没头没脑地问出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叶姿伊睨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俗套的话。

刹那间,茶棚外气息陡变,叶姿伊眉间一凝,拔下头上的簪子就对着卫越泽身旁射过去。

只听见有人轻微的闷哼一声,二人周围就围了一圈黑衣人。

“这些是什么人?”

卫越泽脚步往叶姿伊的方向挪了挪,叶姿伊见了他的小动作,不做表示,待为首的黑衣人命手下动手时,只一个跨步拔剑的同时挡在卫越泽面前,旋身解决了靠近卫越泽的几个黑衣人。

卫越泽心中惊讶她的身手的同时也小心提防着这些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出神之际,感觉腰间一轻,他整个人被叶姿伊单手横抱在腰间。

看见这一幕,卫越泽整个人脸“腾”地红了,他居然被一个女子这样抱着。

2

卫越泽被叶姿伊抱着后,处理黑衣人的速度仍未落下风。一旁的茶棚早在黑衣人围攻他们二人时溜走了,此时风吹过,一股血腥之味直往卫越泽鼻里钻,快要难受得要吐出来时,叶姿伊放开了他。

卫越泽的难受来得快去得也快,看着此时皆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反而心中竟有一中早已见惯,早已习惯的感觉。

看着场中唯一站着的人:“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不是。”这一次叶姿伊倒是很难得的回答了他。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又遭遇了好几拨黑衣人的围截,黑衣人的武功一次比一次厉害,人数也一次比一次多了许多,但始终撑不过叶姿伊几个回合。

卫越泽在震惊的同时也难免怀疑,黑衣人的目标一直是他,想要置他于死地,但是这个女子的目的也很明显,她在保护她,并且还要带着他去某个地方。

除开最初那段时间这女子对自己有些粗暴意外,接下来的时间她除了以一副冷冷的样子示人,不怎么爱说话,其他的,对他还是挺好的。

所以他给叶姿伊取了个称谓:冰姑娘。

“哎,冰姑娘,你真的不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冷漠。

“冰姑娘,我想给家父写封信报个平安,你看这事准不?”

叶姿伊睨了他一眼,不语。

这一次卫越泽没有换话题,“实不相瞒,你看我跟你出来这么多天了,我爹肯定着急了,身为我爹的儿子,实在是不忍老父亲为我忧思,你不知道,他老人家两鬓的白发今年又添了许多,做儿子的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这心里实在是难受。”

说着,又急忙憋出两颗眼泪,看着叶姿伊:“若是冰姑娘不满足我这心愿,我必定会吃不饱,睡不暖,整个人也没有精神,冰姑娘一路小心护我,怕我受半点伤害,想必更是不愿我受如此折磨,我说的是也不是?”

叶姿伊听着他说个不停,心里叹他若是去说书恐怕也是极厉害的。

说了半天,叶姿伊不为所动,卫越泽整个人就像蔫了的菜,一脸埋怨地看着叶姿伊。

走走停停半个月,叶姿伊带着卫越泽到了明月楼附近的小镇,瞧得这镇子,一直冷冷的叶姿伊好心情地勾了勾唇角。

卫越泽自然也认识这里,身为藏剑山庄的少主,这些他自然会知晓。回想了从山庄内被劫到这样一路上叶姿伊与人交手时那决断的身手,卫越泽大概猜出了叶姿伊的身份。

明月楼多刺客,善于刺探情报,是江湖上最大的情报聚集之地,从这一路来看,这小女子的武功如此之高,想必在明月楼有极高地位。

3

走在镇上的小路上,听见一旁的酒馆茶楼传来江湖上的各种消息。

“哎,你听说了吗,那梅若悔半月前夜袭沙家堡,污了沙堡主的女儿的清白,现在沙堡主可是重金悬赏梅若悔的人头。”

“这梅若悔也是可怜,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青梅竹马,明明都已经商量好了婚期了,这师妹却反悔嫁给了别人,这要是我我也可能接受不了。”

“天澜门的少主下山捉贼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客栈房间,房间中的有位姑娘在洗澡,后来那少主还娶了这位姑娘。”

“叶茗山庄也是出了贼,叶茗山庄的少主叶柏怅在追那贼的时候,和那贼落进了客栈,这少庄主还掉进了一位姑娘的浴桶里。”

“哎哟,怎么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众人纷纷叹气。

卫越泽听见那些人的话,笑出声来。

在明月楼附近的镇子消息都这么广,看来明月楼掌握的消息恐怕更多,不过看镇上的人们对那种桃色传闻喜欢得多一点。

“我这儿也有一个消息。”两旁又传来声音,“听说藏剑山庄的庄主死了。”

“你说什么?那庄主半月前参加了论剑大会,我瞧着还挺硬朗的啊。”

“是啊,怎么死的?”

“听说是被毒死的……”那人还没说完,就感觉后颈的衣服被人一扯,整个人被带着向后,一男子凶狠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刚才那些聚在一起的人,见卫越泽的样子,同时亮出了手中的刀剑。

叶姿伊移至他身旁,冷冷地看着众人。

有人认出她手中的剑是明月楼极为重要的一些人才可拥有的,气势上弱了下来,互相看了彼此便收了剑默默离开了。

“快说,藏剑山庄的庄主怎么了?”卫越泽的手因为用力,手上的青筋显露得明显。

那人也认出了叶姿伊手中的剑,也认出了卫越泽:“庄主不久前收到了你的来信,结果在拆开书信的时候,中毒身亡了,江湖上都说是你下的手。”

卫越泽连与那人解释的心情都没有,甩开那人,飞快往回跑。

那些人说的肯定不是真的,他爹可是老江湖,江湖上什么样的手段没见过,怎么会中毒。

他是曾偷偷写了信寄回山庄,但是他怎么会在信上下毒,那是他爹啊。

叶姿伊先他一步,挡在他面前,举剑对着他。

是了,他写信这事,虽然是瞒着她的,但他不信这事她会不知道:“是你做的?”

叶姿伊面色未改:“不是。”

卫越泽不知是何心情,他的心里竟然信她,苦笑地看她:“我要回去看我爹,求你……”

叶姿伊仍然举剑指着他,未曾动分毫。

一群人自房檐落下,落在他们后面,对叶姿伊齐齐喊了一声“剑主”。

为首之人看着叶姿伊,笑道:“剑主,楼主已经知道你将人带来了,特命我等来接应你。”

“嗯。”叶姿伊淡淡回应,随后看向卫越泽:“跟我们走吧。”

卫越泽看着面前没有表情的女子,就这么举剑看着自己,呵了一声:“我不知道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一路走来,我可以肯定,你不会害我。”

4

卫越泽说着离她的剑近了几分,“如果不让我走,我情愿此刻死在你手里。”

叶姿伊的剑未移分毫,面色亦是不变。

身后之人惊呼:“剑主,不可伤他。”

卫越泽笑了,他猜对了。趁此时,一路顺着剑身,趁机夺了她手里的剑,将剑握在手中,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都别动,不然我杀了她。”卫越泽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剑往叶姿伊脖子又近了几分。

卫越泽挟持着叶姿伊离开明月楼的范围,见没有人追上来,卫越泽将剑归还于她,“我需要你帮我。”

“此事后,随我回明月楼。”

“好。”

回到藏剑山庄,庄内白幔晃得刺眼,山庄的管家林叔见到他,老泪纵横,“少主,庄主他……去了。”

一瞬间,心中压抑已久的情感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带了出来,卫越泽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去。

他的爹……就这么没了。

身体恍然跪了下去,脑海一片混沌,随后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少主。”管家传来一阵惊呼。

夜色苍凉,卫越泽醒来时已在自己的房中,管家林叔在一旁守着他,见他醒了,凄苦地唤了一声“少主”。

卫越泽偏过头,看见他,双眼忍住不发涩:“林叔,我没有害我爹。”

“我知道,庄主是被人暗害了。”林叔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地抚着。

待卫越泽哭过了,林叔便将旁边的一个包袱交给他:“这是庄主命我交给你的,庄主吩咐过,若是哪一天他出了意外,这包袱便要亲自交给你,这里面的东西少主一定要保护好。”

卫越泽接过包袱,林叔按着他的手:“里面的东西,等庄主下葬后再看吧。”

卫庄主下葬当日,众多武林人士围堵在回藏剑山庄,拦住了送葬回来的一行人。

林叔出面,质问众人的来意。

没想到这一问就有人说出了让整个山庄震惊的事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