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假

2020-03-13 17:26:10作者:又現青山

科幻

楔子

“哥哥!”

小女孩的双眼里噙满了泪水,鼻尖上还沾染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暗红血迹。头发是凌乱的,发梢末端的小兔子如今也碎成了两半,面目全非。绝望的惨叫充斥在四周,吓得人弯着腰抱着脑袋到处逃窜。女孩的哥哥则拼命地把她护在怀里,忍着腿部的痛觉,一步一步,企图逃离。

幽怨、愤怒、咒骂,统统涌入这场突如其来的飓风里。

而科索沃就处在这个风暴的中心。

他看见了那对兄妹,随身佩戴的芯片自动进行了中央数据分析,处理完毕后会给他的云镜上发送所有的必要信息。

“杀了他。”一个男人说。

科索沃接到了指令有些犹豫。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心里的抗拒,于是壮着胆子试探性地反驳道:“他只是个孩子。”

那个男人语气里有些不满:“亲爱的科索沃,他不可能永远是个孩子。”

科索沃依旧没有弑杀的意思,他总觉得这个女孩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男人发觉到他的抗拒,又向他施压,低沉的嗓音瞬间通过科索沃的接收器传了过来。

“DII的规则是什么?”那个人问。

科索沃像是被按下了什么按钮,机械般地开口道:“适者生存,服从命令。”

那男人在屏幕那头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双手交叉在一起,不咸不淡地又重复了一遍命令。

“杀了他。”

科索沃这次举起了枪,红点自动锁定到那个男孩。

“嘣!”子弹按照既定轨道发射而出,击毙目标的瞬间云镜立刻闪烁红点,屏幕上猎杀的数字从1367一闪就变成了1368。

科索沃心有余悸,但还是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放下了枪。

女孩在距离飞行舱一步之遥的时候失去了哥哥。清澈的眼眸突然黯淡了下去,目光里写满了惊恐和愤怒,跪在男孩的尸体旁,绝望地哭泣着。

男孩还没来得及闭上眼,脑袋垂了下去,正对着科索沃。

科索沃收好了武器,抬头却看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1

科索沃死了。

辛西娅是在医疗室听到的这条广播,在她身边的是一位机械师——琳。听到消息的一瞬间,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合上了眼,双手在胸口合十,以示哀悼。

三秒后,整个SN371又恢复了正常运作,每个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仿佛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真是可惜。”机械师摇摇头表示感叹,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止。小心翼翼地从辛西娅的后颈处取出来一个红色的小芯片,轻轻地放置在玻璃板上。

“我可没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任何可惜。”辛西娅说。

琳并不意外,耸了耸肩向她笑了一下:“这是我所能做出来最大的惋惜程度了。”

辛西娅没有搭话,闭上了眼睛。

琳合上了她后颈的盖子,指尖发射出来淡橘色的光,焊住了她后颈的缝隙。

“我可不像你们d2的战士,全身都是最好的装配。”琳拍了拍辛西娅的肩膀对她说。接着又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球,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就这个云镜,比你的岁数还大。”

辛西娅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去掉了那个芯片后一时间感觉大脑里空出来一片区域。她启用云镜扫描了一遍,却让云镜犯了难,怎么也形容不出来这到底是种什么样感觉。

“30分钟的适应期。”琳用镊子夹起那个芯片,装进一个透明的盒子里,递给辛西娅。

“留作纪念,顺便,替我去看看艾普。”

辛西娅接过来,盯着那个小盒子看了半天,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她一定很难过。”

琳以为她在回复自己,停下了输入资料的动作,双手支撑着这副有些疲惫的身体,叹了一口气。

“可怜的艾普,这下又是一个人了。”

2

艾普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四周暗得很。

辛西娅握着小盒轻轻叩了门,艾普的云镜上就显示着访问者的信息:

CX330,请求访问。

艾普绝望地眨了一下眼,表示通过。

得到了权限的辛西娅走了进来,发现艾普的周围笼罩着一个光圈,锁住了自己。

辛西娅没有选择去打扰到她,静静地在她身边坐下来,等她完成这个仪式。

艾普关闭了屏障,睁开眼睛望着辛西娅。脸色苍白,强行挤出一个微笑对她说:“你来了。”

辛西娅点点头坐在她身边,双手搭在腿上。“我来看看你,琳很不放心你。”手心里依旧摩挲着那个小盒子,企图来掩饰焦躁不安。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也是。”

艾普颤抖着握住她的手,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辛西娅手心里的小盒子里,有什么在闪烁。

她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语气里还带着些不确定。

“你......你把它取出来了?”艾普问。

辛西娅这才反应过来,立即把它收入口袋里,没有回答。

“你疯了辛西娅!”艾普对她大喊,“你究竟要做什么?!”

辛西娅的眼角倏然耷拉下来,没敢直视她。

那是她们储存情感记忆的芯片,是身体里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只能自愿取下。倘若遭遇强取,就会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芯片有两种颜色,红色和蓝色。红色的代表所有的负面情绪和过往的、最深处的记忆。但对于辛西娅这种早就忘记自己到底是谁的人来说,这个东西也发挥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辛西娅想起了刚来到这个星球的时候,苏醒的那一刻并没有重生的惊喜,充斥着大脑的只有未知的恐慌。她看见自己的双腿双手都变成了机械的构造,完全就是个怪物,小小年纪的她被吓得大喊,尖叫。那时候,陪在她身边的,就是艾普。

艾普也是那场事故的幸存者之一,但年纪要比辛西娅大一些。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关系,两个人认清现实后,互相抱头痛哭起来。

查斯在得到他们苏醒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来看望了她们。辛西娅记得自己当时气鼓鼓的,并不愿意搭理他。查斯也不生气,带着她来到了数据分析室,调出了当时事故的画面,以及依旧在源源不断增长的死亡数字。

“辛西娅。”查斯语重心长地说,“你要知道这世界上并不是都有人可以重来,上帝既然选择了你,便证明你是那个赢家。”

“你不是我接过来的第一个孩子。”查斯蹲下来平视着辛西娅,余光瞥见她锁骨上的烙下来的机械编码CX330,抬手理了理她的头发说:“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你总得带着信念,替死去的人们活下来,不是吗?”

辛西娅已经没有哭泣的权利了,只能感觉现在很难受、孤独、无助,睁着眼睛看着查斯说:“我什么也没有了。”然后艰难的抬起机械的胳膊,自暴自弃般的戳了戳脑袋:“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查斯明白了,轻轻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现在你有了。”

“你有我,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伙伴。”

就这样,辛西娅有了查斯,他是位成熟稳重的男子,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显得学识渊博,蒙上一片灰色的云镜又让人难以看透。通过查斯又认识了基地里的机械师、医师,还有各个部门的专职人员。她们大多数没有名字,都只是一串冷冰冰的编号。但小辛西娅认为名字是一个人的最大期许,所以总乐此不彼的按照他们各自的心愿起着特有的名字。

但人总会长大,心智成熟后的辛西娅越来越沉默,再见面后也只会毕恭毕敬尊称她们一句:长官。

艾普双手握住辛西娅的肩膀,用力地晃了晃。辛西娅神思恍惚,这才从回忆里走了出来,反应了半晌后启唇说:“只是暂时取出来,以后想放回去又不是不可以。”

“那是我们最后的记忆了!”艾普冲到她面前对她大喊:“你非要像科索沃一样变成冷冰冰的机器人才满意吗?!”

辛西娅刚取下芯片本就有些百感交集,这时候又加上艾普咄咄逼人的质问,毫不掩饰地皱了皱眉头,对她说:“消极的情绪会影响我的职业判断,艾普。”辛西娅透过长长的睫毛望着她,冷冷地回答道:“我不想成为第二个科索沃。”

“一个,命短的科索沃。”

艾普不可置信的看着辛西娅:“你说什么?”

辛西娅并没有打算再重复一遍,转身径直走向门口。临走之前转身对艾普说:“我想代替科索沃,成为DII的第四位战士。”

“而战士,是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情的。”

艾普怔怔地望着辛西娅的背影,迷糊的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辛西娅说,“倘若有一天我真的取下了所有的芯片,请你,理解一下我。”

我必须要牺牲点什么,才能拿到我想要的。

3

辛西娅回去之后,立刻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

幼年时期的她对一切都很好奇。有一次她和艾普做游戏的时候,偶然间误闯了星海,听见两个守墓人在谈论着刚刚陨落的战神。

“真是遗憾,所向披靡又如何,最后还是葬生在战场上,化成一颗星星,所有的过往,就所在这寸小小天地内。”

那人抬手指了指那颗刚刚归位的星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把里面的闪烁的红光注入进去,那颗星星便在夜色种熠熠生辉。

辛西娅一直记得那个画面。

后来辛西娅调取了所有的信息,了解到注入的红光就是自己身体里的红芯,里面不止藏着负面的情绪,还有着本来就具有的记忆。

所以成为DII的战士必须要取下这枚小小的芯片,摒弃所有不确定的因素,所向披靡。

而红芯会由专人保管,以备遭遇不测,留下一份过往。

辛西娅把红芯放在浮池里,点开了按钮。屏幕上的画面在一点一滴堆砌起来,小小的红芯像一团燃烧的火苗,倒映在辛西娅的瞳孔里,灼伤了她的视线。

她看见鸟语花香,生机盎然。和这个飞船环绕无边无垠的世界截然不同。

她看见一个栗色卷发的女人,和一个男子在谈论着什么,又看见另一个男孩子,从花农那里得到了一支雏菊,转身送给身边的小女孩。

然后画面一转,全屏的雪花点,记忆到此结束。

静止了,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

3068年。

4

他们是没有葬礼的,每当一位战士寂灭的时候,星球外的天地就会闪烁起一颗星星。

所以一片浩瀚无垠的星海,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在外人看来是如此瑰丽浪漫,可每一颗星星都有它无法言说的孤寂与落寞。

“科索沃......”艾普避开守卫,悄声来到科索沃的那颗星星面前,伸手触摸环绕它周围的朦胧的光芒。

云镜的系统提醒一直在耳边滴滴作响,自带的权限机制使得艾普每靠近这片墓地一步就会受到阻碍。艾普没有理会这些,利落的切断了所有的联系,义无反顾的继续她的计划。

她需要寻求一个真相。

”关闭了聒噪的提示后再也没有人来打扰到她了。艾普在指尖汇聚了自己的能量核,缓缓地注入那颗编号为CX31的星星里。

那是科索沃的星星。

周围环绕的星尘瞬间聚集,在艾普面前拼凑出恋人昔日的影子。

艾普极力克制住内心的悲恸,集中注意力操控着他最后看见的一个画面。

“你在死亡之前,又看到了什么呢?”艾普心里问着他,又像问着自己。

又現青山
又現青山  VIP会员 微博//lofter:又現青山 bl长佩连载《辞云归》

真相是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