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碎山河 | 千古功过,如何评说

2020-03-13 14:59:08作者:不识君

寓言

夜深人静,处理一天政务的乾隆皇帝展开《千里江山图》的摹本开始欣赏。

他连连点头赞叹:“层峦叠翠,山水相连。飞泉漱深谷幽岩,清潭映水榭楼台。近看可见屋舍俨然,江渚渔樵;远观方知山河无量,国土无疆。不愧是少年天才的手笔,于方寸之间,绘万顷山河,一眼便能激起胸中豪情万千。奇哉,妙哉!”

看着看着乾隆便入了迷,

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入了梦。

他梦见金发碧眼的洋人扛着长枪,架着短炮冲向紫禁城,当朝的皇帝被迫签了一次又一次屈辱的条约,那些洋人的脸上满是得意与幸灾乐祸。

梦中的一切让他怒火中烧。

1

乾隆睁眼,抹去额上冷汗,暗自低语:“真是个噩梦,我大清国力强盛,定不会如此落魄…”

突然外面一片喧闹,他起床前去推开门,昔日红墙朱瓦埋没在滚滚狼烟之中,一如他梦中的破败颓唐,一低头,便看见地上堆着不少箱子,一名穿着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指挥宫人在院子里挖坑。

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儿弓着腰搀扶着那妇人:“老佛爷,洋人都要打进来了,还埋这些物件作何,赶紧出去吧,马车都备好了,就等您去了。去了那西边,就算不比这宫里头,但那锦衣玉食也短不了您,何必在意这些东西啊!”

那老妇人便是慈禧太后,太监便是李莲英。

慈禧瞪了那李莲英一眼,长长的护甲生戳着他的脑袋:“你个狗奴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些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少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要是被那些洋人抢走了,我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呀!”

乾隆惊讶的看着眼前这荒唐的一幕,震怒万分:“放肆,宫中动乱,尔等不思稳定人心,反而在此私藏器物,该当何罪?”

慈禧和李莲英转身,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

李莲英大惊失色,口齿不清,手指向眼前的人:“你…你是何人?竟敢穿龙袍,真是大逆不道!来人啊~将他给我拖出去!”

乾隆愤怒,一甩袖子,冷笑:“大逆不道?朕本就是九五至尊,有何不可?真想不到,我大清子弟,竟会被一群蛮夷之人欺辱成这副模样!”

2

李莲英眼睛转了转,像是明白了什么,凑过去跟慈禧一通耳语。慈禧瞟了一眼面前的人,盘算一番,像是有了什么主意。

慈禧理了理仪容,恭敬作揖:“原来是老祖宗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

乾隆皱眉:“开门见山,朕只问,我大清地大物博,铁骑万千,怎会被蛮夷长驱直入?你们又为何不与他们抗争到底?反而甘做这丧家之犬?”

慈禧咬牙不语,表情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莲英得到慈禧眼神授意,上前跪在乾隆面前直磕头:“老祖宗,我们也瞒不过您的火眼金睛,索性就跟您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吧,我们在洋人那儿吃了几场败仗,现在要打到宫里头来了,我这是要护送老佛爷和皇帝到西边去避避。您仙逝已久,生前福泽深厚,您若是看不得后辈落魄至此,就多关照关照,也不辜负老佛爷每年给您进贡香火的一片心意。”

乾隆震怒:“国土沦丧,山河破碎,尔等有何颜面对列祖列宗!!!”

慈禧整理仪态,恢复雍容华贵,宠辱不惊的样子:“老祖宗,您这话就不对了,之前我们也是同洋人打了几次仗的,确实是实力悬殊,这才弃城而去的啊!您那个时候,哪见过这长枪短炮的阵仗?这败局,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啊!”

乾隆更加愤怒,上前逼近:“既不强取他国之寸土,亦不无故轻让我寸土于人。你们吃了几场败仗,不思进取,就这样束手待毙,将国土拱手让人,这般的软骨头,也配做我大清子弟?”

慈禧不悦,强压怒火,语气僵硬道:“如今的大清可不比您那时,内部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有的想着改制,有的想着篡位,有的想着当墙头草两边倒。那外部又有洋人的舰船利炮,这内忧外患的局面,可真真是把人放在火上炙烤,怎比得上您那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乾隆怒火中烧,怒目圆睁:“混账,几代皇帝苦心经营,皇阿玛和皇爷爷两代人积累出的盛世太平,这才不过百年,就荡然无存,若不是你们骄奢淫逸,罔顾民生,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慈禧一咬银牙:“如今可不是您那个时候,大权在握,万国来朝,颁布政令,下达旨意,何时需要这般仰人鼻息,瞻前顾后???我纵然决策有所失误,但是也是拼尽权力平衡各方势力,稳定朝廷内部?再者,老祖宗的所作所为难道真的就是一心为民,金瓯无缺?若不是几代积弊,大清又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正当剑拔弩张之时,角落里响起一声凳子挪动的声音,二人一同转头,发现角落里有两人面壁而坐,皆身穿龙袍,表情却是灰心丧气,狼狈不堪。

3

道光:“……朕…我当政时,为了赈济洪灾,调整纳税,导致物价飞涨,反至民不聊生,没能守住老祖宗开创的盛世,给后世埋下了祸患,是我的过错…”

咸丰:“……我在位时,几次兵败,签订了几次不平等条约,圆明园被烧,京城也被攻陷了……是我的过失……”

乾隆:“你们……唉,几代人积累的盛世安康,安居乐业,国库充盈,就这样瓦土崩解,究竟是谁的过失,是哪一环的错误?山河永固,国祚绵延,难道真的黄粱一梦?千里江山图描绘的大好河山,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拱手让人?”

相对无言,忽然又一位身穿龙袍的老者步履蹒跚地从阴影中走出,竟是康熙……

乾隆上前搀扶,情绪激动:“皇爷爷,您怎么会在这里?慢些走,别磕着。”

康熙站定,看了看面前的儿孙:“你们不必在此争论国破家亡的过错所在,一个朝代,有始就必然有终,岁月更迭,朝代兴替,都是我们不得不顺应的趋势,或许,冥冥之中,历史自有它的运行规律所在,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拼尽全力完成自己的一环。你们看我在位那么多年,被后人称道的功绩也有不少,可我依然有遗憾,有悔恨。

这世上,哪里有无可挑剔的明君?千秋功过,何须争论,且留待后人评说!”

End

不识君
不识君  VIP会员 欢迎关注 公众号【应不识Hide】 和不识君有空一起看故事…

一梦碎山河 | 千古功过,如何评说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