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六岁的他:借你个胆爱我

2020-03-11 18:44:46作者:para_9648468

爱情

1

19岁那年的冬天,下了好大的雪。

“真是丰年好大雪!”她喜欢这样的雪,就像喜欢闯入她世界的他。

这不过是个意外,她正在园子里拍照,好天好水,真是难以言说的好看。他突然出现在镜头中,安静坐在长椅上。

“嘀,咔嚓。”她用她的小微单悄悄地拍他,侧面、背面都喜欢。

等她把照片导入电脑中看了,她才看清他眼中的哀伤。

她轻抚他的侧脸:“知道吗,忧郁不适合你,你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

“妈,我真的走了噢,别太想我。”

她参加了学校的志愿者协会,这次有一个很有意义的活动,到非洲做一个月的志愿者,她报名了。

“小心点啊,不舒服了就给老师说说让你回来,有空了跟妈妈视频。”妈妈们总是这样唠叨,但是唠叨的很可爱。

“好的妈妈,我走了。”

一个月时间很长,对她来说;一个月时间也很短,对他来说。

等她从非洲回来,黑了一度不说,水土不服、吃不惯东西还让她瘦了五斤。

“我现在又瘦又黑,像根芦柴棒。”她倒是不忘调侃自己。

两个月之后,她白回来了,身体也逐渐恢复,却停经了两个月。

“挂这个医生的号吧,妈你觉得怎么样?”

妈妈偏头看了眼她的手机:“都不是专家号的,你挂个别的吧。”

“虽然不是专家号,但是你看他的名字,他叫初霁,白初霁,多有诗意的名字,人一定很好。”

“怎么会有人给孩子取名叫白书记!”

“妈妈,是白初霁,当初的初,霁月的霁,就挂他的号吧,好不好?”

“成吧,我看这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不会差到哪里去。”

到了看病这天,白医生听她说完,让她去做血检尿检。

看到报告,他问:“谈恋爱了吗?”

“啊?”

他停下打病历的手,看着她又说一遍:“谈恋爱了吗?”

“没、没有。”天呐,他长得真好看,名如其人啊。

“没什么大事,按时吃药,好好调养身体,下个月就会恢复正常了。”

“好。”确实名如其人,冷冷清清的。

他的背后有一扇窗户,此时阳光正好进入这个小小的世界,他侧过身等正在打印的病历单,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他的睫毛,他的鼻梁,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这一瞬间,她认出来了,他就是她当时偷拍的人。

“去拿药吧,没什么事儿了。”他把病历单递给她。

谁知这时有人发微信给她,她的锁屏桌面被他看了个正着。

他看着她:“这是……”

“这是我……那个……对不起啊,之前拍你的照片没告诉你……你放心,我不会商用的,纯属自己拍着看的!”天呐,怎么让他看见了。

他不再看她,继续忙着工作:“也行,但是你要给我传一份。”

“好的!但是我手机里不是全部的,下次我来传给你怎么样?”

“可以。”

等她回到家冷静下来,才想起来她没有加他的联系方式,这可怎么约时间。

“办法都是人想的,我再挂他的号。”她挂了两天后他的号。

他看着坐在他面前的病人,一个漂亮的姑娘。

“你不记得我啦?我来给你拷照片。”她实在没想到他对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医生们都是这样吗?

他想起来了,那个偷拍他的姑娘:“是你啊,你怎么是挂号进来的?你这叫挤占公共资源。”

“对不起,但是我上次忘记加你的联系方式了,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这里,所以就……”

“我还有半小时下班,你……”

“我可以坐在这边等你吗?我会很安静的。”

他犹豫了几秒,才说了好。

她就坐在边上看他工作,冷冷清清的人,做事情一丝不苟,他的睫毛像是能承载阳光,当他眨眼,她就明白了什么叫忽闪忽闪的眼睛。

传过了照片,他就说自己要去住院部查房,她只好走了。

“又忘了加联系方式了!真是的!”

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姑娘,这次他认出来了,那个偷拍他的女孩。

“我这次是陪我姐姐来看病的,没有挤占公共资源,真的!”她的姐姐刚刚测出怀孕,她就给姐姐挂了他的号。

虽然她这么说,两个人都清楚她不止是来陪姐姐看病。

这个号挂的巧妙,给她姐姐看完病正好下班,她让姐夫带着姐姐先走,然后她说:“白医生,做我的模特吧!”

她是学美术的学生,现在正是大二,如果能让他做她的模特,她一定能获得很多灵感。

“不行。”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话比这两个字更打击人的积极性吗?

2

一个月后的这天,他受同事所托,去儿课住院部送一份文件。

路过病房外,他偏着头看着这些生病的孩子,走廊上总是充斥着哭闹和小便的味道,可这是生的气息,孩子就是生命的代言词。

这是一间大病房,窗户透亮,志愿者们在陪孩子玩耍。

他看见一个姑娘,穿着红色马甲,扎着高高的马尾,她唱着歌,发丝飘来荡去,那样生机勃勃。这一切就像在他眼中放慢了倍速,让他想到蝴蝶翅膀,一下一下,飞过花丛,来到渴望她的人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啊!”她止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她正唱着歌,偏头就看见他站在窗户外。

“路过。”他点了一下手里的文件,“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珊。”

后来他才知道,林珊就是林sun,她是太阳,是胆小的他留不住的太阳。

“我叫白初霁。”

“我知道的,要不然怎么挂你的号呢!”

“林珊,我愿意当你的模特。”

“真的?!”

“真的。”他喜欢她的明艳,喜欢她的生命气息。

她喜欢他的忧郁清冷,他喜欢她的开朗活泼,一切都这么顺理成章,她只为他画过五次肖像,他们就已然相爱,端看谁来捅破窗户纸。

这天,他送她去南京参加美术展。

“我会很快回来的。”她坐在行李箱上,仰着头看他。

马上就要到她了,他却突然拉住她的手,拥抱她。

她听到他的心跳声,他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传递给她,她听到他说:“早点回来,回来之后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轻柔的一吻印在她额头,像一片小小的鹅毛拂过,拂在她心上。

“林珊,你怎么了?快坐下呀。”她的同学叫她。

“啊?”她坐下,有点恍惚,“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

“做梦?做什么梦?咱们要去南京啊。”

“我可能要脱单了。”她想起他,止不住傻笑,“怎么办呀……”

这一周对两个人来说都很难熬。

她回来的这天,他早早就到了机场,他渴望见到这个小太阳。

她和她的同学就这么走出来,她看见他,笑着跑过来,冲他伸出了手。

“你看,这就是我的答案。”她的手心微微有点冒汗,让她的手看起来软绵绵的,她掌心里躺着一支小小的玻璃玫瑰,玫瑰就是爱。

他带她去一家老店吃饭,那碗汤是他最喜欢的。

她先闻了一下:“和我妈妈做的味道好像!这个汤有妈妈的味道。”

他一本正经地说:“嗅觉记忆是非常牢固的记忆,它能够引发个人的情感记忆,你的嗅粘膜上有1000多种嗅细胞,每一个嗅细胞对应一种味道,这些味道还可以相互组合,人是能分辨1万种以上味道的。”

她一边喝一边点头:“嗯嗯,对对。”脸上带着调侃的笑。

“我是不是不该在这种时候说这么正经的话?”

她给他盛了一碗汤:“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

他感觉耳朵很烫,大概是红了。

花前月下,气氛正好,他情不自禁地想吻住她。

两个相爱的人亲吻的感觉就像冲浪,心跳加速,波涛汹涌,甚至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觉得身体很烫,很激动,这是他的小太阳,他甚至愿意死在她的高温之下。

“甜不甜?”她问他。

“甜,橘子味。”

“你之前说嗅觉记忆是非常牢固的记忆,所以我吃了橘子糖。”她笑得很开心,“这样的话,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你闻到橘子糖的味道就会想起我。”

有时候,她没有课,他不上班,两个人静静地待在他家里,做着各自的事情,彼此便可消此永昼。

他不常戴眼镜,在家看书的时候才会戴上。

她支着画架画他,有时候阳光透过窗户,他的睫毛,他的鼻梁,他脸上细小的绒毛,让她想起他打印病历的时候。

恬静安逸,但他的眼中还是时常带着忧伤。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