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外卖

2020-03-08 12:19:20作者:陈皮皮

世情

1

老程佝偻着腰往前走,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肚子那块儿好受些,他手上提着刚买的青菜,那算不上买,或许算拿、算送——这是菜贩子看他可怜才给他的,也没要钱。

他穿着洗得泛白的保安服,那算是他比较体面的一件衣服了,他总是穿这一件,另外一件本来是用来换洗的保安服要等女儿回来穿给她看,那件崭新的、还只穿过几次的制服好好地放在狭小潮湿的衣柜里。

他小心地走着,菜市场里的路又湿又滑。他不过才四十多岁,走起路来却有了老态。一双眼睛下垂得厉害,脸色蜡黄,双颊凹陷,一根根白头发见缝插针地从本来就不茂密的黑发里冒了出来。

老程路过了肉铺,肉铺的老板长得五大三粗,脸上的横肉随着挥刀的动作一颤一颤。老程看着那些肉,心里想着他的女儿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到时候要给她做些有营养的东西吃。

菜市场里有两个中年妇女高声说着话,她们一向不大在意别人听不听得到,反正在这样的一个小镇里,什么消息都传得飞快。

“镇上又有人喝农药自杀了!”

“人救回来没?”

“喝的百草枯,喝完就后悔了,自己打车跑到医院去,哭得要命,听我当医生的侄子说,他还给医生跪下求救命,但是哪里救得回啊,上午喝的,下午就死在医院里了。”

“好端端的寻死干什么,人活着多好啊,唉!”

老程也觉得活着好,就算生活再难,再苦,他也要看着女儿长大,等女儿出嫁,他也就可以安心了,是死是活就不大重要了。

“听说那孩子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家里都盼着他出息,没想到昨天就死在了医院里。”

“这孩子也太自私了!家里人花了多少钱多少精力养他,他这一下倒好,自己去了,他爸妈怎么办?还不如我隔壁的老王,他平时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人人都恨,几年前被人下药毒死了,保险赔了钱,下毒的人他家里舍不得他坐牢,给了老王家好大一笔钱,减了刑。”妇女声音尖利,“老王死前遭家里人恨,这下死了都开心着呢!”

老程差点兜不住手里的菜,他摇了摇头,快步从说着话的妇女旁走过。

他住在一所中学后门旁的保安亭里,老程当了一辈子保安,学校也给他安排了住处,白天他就坐在亭子里的窗前给来访人做登记,晚上就睡在保安亭的房间里。

房间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十多平米的屋子,有一个小厨房,也有厕所,还有一张床。他一个粗人,一个穷人,除了一部女儿不用的手机,也没什么贵重东西,所以常常是开着门的。

现在是暑假,学校少有人来,食堂也不开。他这才得空在小镇里到处溜达,也能买买菜,给自己做饭。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了,从学校到菜市场,再从菜市场回来,不到两公里的路,他弯着腰微微喘了口气。头顶上传来问候声:“老程啊!”

老程直起身子,面前的中年男人皮肤黝黑,身材壮实,他是学校附近小区里的保安老李,他曾经也去找过那份工作,但是只有学校愿意要他。

老程脸上扯出一个笑,回道:“老李。”

老李是个聪明又带着点市井的人,学校旁边的房子总是分外抢手,他就自己当了房东与租客间的中介,弄成一单也能赚好几百块钱。

老李看了眼他手上的东西,“老程,去买菜了?你就吃这些东西?”他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要不今晚来我家吃饭?我老婆做饭。”

他的表情仿佛带着施舍,带着几分自我感动,老程这样过着已经很久了,因此也不大在意,他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晚上还要看着学校。”

“现在放暑假学校晚上又没人来,只要把门锁好就行了。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你家妹子回来了看到还不得心疼啊。”

老程还想拒绝,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犹豫了,老李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地笑着说:“七点来我家,你记得的吧,八栋五楼靠电梯左边第一家。”

老程点点头,只觉得胃里有些翻涌。

2

老程穿了一身比较体面的衣服,虽然在他身上有些大了,那是一件泛黄的白色衬衫,是女儿拿着自己兼职赚到的第一份钱给他买的。

他的女儿从小就懂事,有时候看他疼得厉害,就坐在他旁边,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他,用小手拍着他的背。女儿长大了也出息,现在在大城市里的好大学读书呢!他的女儿长得好看,性子也好,不知道以后要许什么样的人家才配得上她。

他也不会拖累她,他不会成了她的累赘。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五楼到了。老程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最后理了一次领子,走了出去。

“老程你来了啊!”

开门的是老李,屋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了,都是附近相识的,有开着烧烤店的小张——说是小也不小了,三十来岁。还有送外卖的肖虎。

肖虎是个身材高大的北方人,“老程,好久没看到你了,身体怎么样?”

老程进门坐下,轻轻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

老李骂道:“你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儿个高兴,提这事干什么?”

“没事,我都病了这么些年了,也不怕人说。”

屋里的男人们都笑了,他们说他对生死之事看得开,说他豁达,说希望他快点好起来。老程听这些话听过好多遍,心里不大在意。

老李的老婆叫阿丽,是个泼辣但心善的女人,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老李!我要你买的酒你买回来没?”

“这就去这就去!”

超市就在楼下,老李去得快回来得也快,阿丽将围裙取下,招呼着看电视的男人们,“来,吃饭了!”

老李分发着啤酒,笑着说:“都是些小菜,你们随便吃吃啊,主要是多喝点酒,多说点话!”

老程喝不了酒,便一个劲地吃着菜,他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女儿发来的微信消息。那是一条转账记录,老程笨拙地在手机屏幕上写下“有钱”两个字。

他的指头依旧在屏幕上划着,旁边的小张凑过来看了一眼,老程解释说:“我女儿懂事,给我打钱来了,我哪能要,她辛辛苦苦当家教挣来的……”

男人们喝了酒,红了脸,说话也越来越随意,“要我说啊,当时如果你老婆不走,你家妹子还不会过得这么难,打小她妈就因为你这病跑了……”

阿丽拿手肘不停地戳着老李,后者不解,将手里的酒杯放下,问:“你老弄我干什么?”

阿丽往他碗里夹了菜,“你吃你的,净说些不中听的话!”她小心翼翼地问着老程,“你这病有得治吗?”

老程喝了口水,他没读过多少书。打字也不会打,只能手写,对话框里还只输入了一个“你”字。他还没来得及回阿丽的话,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女儿的视频通话。

他按下了绿色的键,女儿的样子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他面前,老程突然觉得眼睛发干,女儿又瘦了,她鼻子上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显得她的脸更小了。她好像是走在路上,走起路来头发都飞到了身后。

她问:“爸,你在哪呢?”

“在你李叔家吃饭呢!来,你看看。”

他把手机对向桌子前的众人,女儿笑着跟他们打着招呼。老程从餐厅的椅子上起身,坐到沙发上。

“爸,你把钱收了啊。”

“我的钱够花,你多吃点饭,认真读书,爸爸感觉你又瘦了。”

“女孩子以瘦为美嘛,爸你照顾好自己啊,我还有事,先不聊了。”

他没打出来的那句话还没说出口,“好嘞。”

老程走回餐厅,肖虎叼着根烟,笑着说:“你家妹子生得好啊。”

老李说:“你家妹子是在大城市里的大学里读书吧,我听别人说还是重点大学!可真有出息。”

小张打了个饱嗝,他脸上红了一大片,说起话来也有些大舌头,借着酒劲说:“女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窝在家里带孩子!”他把醉眼对向老程,他并不在乎听的人有什么想法,“我看你妹子长得漂亮,还不如跟了我,总比跟着你这个没用的老头子好……”

小张人不高,两条胳膊细得跟竹竿子似的,为人又小气,这么些年也没人看得上他,三十多岁了还在打着光棍。

肖虎平时跟小张关系最好,一个送外卖,一个做餐饮,他一巴掌拍在小张身上,“你瞎说什么呢!人家一清清白白的姑娘,哪能跟你走!”

老程也有些来火,他的女儿正是最好的年纪,在他眼里哪哪都是最好的,放眼整个镇子上也没人能配得上她。

小张也被那一巴掌拍得来气了,他嚷着:“肖虎你打我干什么!你那天晚上不也说了我们合适么?”

老李拉住小张,“你俩也别吵吵了,小张你喜欢人家姑娘就去追,还得看人家喜不喜欢你,老程同意也不顶用啊。”

“还要追个什么劲啊!他女儿是下海的,要不然你们以为老程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养自己的病,他那病一天就要花上百来块!”

老程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头顶,他的脑袋发胀,耳朵里全是嗡嗡声,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去狠劲给了小张一拳。

小张本来就喝了酒,如果不是老李拉着他,他早就倒在地上了。在场的人都有些懵了,老李和老程认识十多年,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小张挣扎着要还手,被壮实的肖虎给拖住了。老程患病多年,身子早就不经打了,如果被人一拳下去,那还得了。

“老程你消消气,你家妹子什么人我们都清楚,小张他喝多了,讲话也没过脑子的,你别往心里去。”

阿丽给他倒了杯水,屋里的电视还开着,老程背着手慢慢走了出去。

他觉得肚子那块儿又疼了起来。

3

老程回到家,小屋子里开着昏暗的光,他摸着床边的输液架,仿佛在看着一个老友。

他坐下,终于把那句“好好照顾自己”发出来了。

透析液从袋子流进身体里,老程忽然觉得全身发冷,愤怒过后是一阵悲凉。

如果他的女儿生在别人家,一个家庭美满、不愁吃穿的家,就算是在老李家,过得肯定也比现在不知道好多少倍。

那时他还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老婆贤惠勤快,女儿聪明可爱,他呢,不过是一个没有读过半点书,也没有做出半点成就的普通人,但竟然可以拥有这莫大的幸福。或许是老天嫉妒,在女儿九岁那年,他呕吐、浑身无力,起先他没当回事,直到晕倒在回家的路上,他被诊断出患了尿毒症。

医生跟他说没得治,这是富贵病,一天透析几次,除了找到合适的肾源换肾,就没有办法了。但换一个肾做一次手术要几十万,他哪里来的钱呢?就算有了钱,这么多等着肾源的人,哪一天能轮得到他?

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被花完了,他依旧做着保安的工作,一跟治病的钱比起来,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就显得太过微薄无力。

他的老婆选择在一天深夜里出了门,什么东西都没带走,人却也再没回来过。他不恨她,有什么好恨的呢?他只是怪她,怪她没有把女儿一起带走,留下女儿跟他一起受苦。但他也感谢她没有把女儿带走,女儿是他生活里的唯一慰藉。

但是他有时候也在想,如果不是他,女儿是不是能过得更好?

放在手边的手机屏幕又亮了,是女儿发来的消息,“知道了,爸,你也照顾好自己。”

就算再苦再累老程也没抱怨过,但这句话,险些让他又落下泪来。

4

“给我来一斤肉,要瘦的,不要肥。”

肉铺老板切着肉,尖刀锋利,“今天你女儿回来吧?”

“是啊。”

老程提着手里的菜,女儿给他发消息来了,说已经下了火车,一个小时后就到家了。

他的步子都变得轻盈了,他越走越快,回到家里开始准备饭菜。他做了女儿爱吃的辣椒炒肉,还有糖醋鱼,他有好久没有做过这些菜,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

老程洗干净手,从柜子里拿出那件崭新的保安制服,他换上,又跑到厕所里剃了胡子,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还是瘦弱,但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

女儿还没到家,他又把床上的被单换了下来,换成粉色的有着HelloKitty图案的床单。他昨天刚洗了晒的,还特意去超市里买了一瓶带香味的洗衣液。

他把窗户打开,女儿喜欢屋里通着风。他又把门关上了,要不女儿看到了会说他没有安全意识。

等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做完后,他静静地坐在桌子前,等女儿回家。

老程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敲门声响起了,他跑着去开了门。

门外不是他的女儿,是校内的某个领导,刚巧从学校后门经过,想进去看看。只是他没敲保安亭的门,直接绕着敲了老程屋子的门。老程给他放了行,继续等着自己的女儿。

轮子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女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爸!我回来了!”

他差点忘记了,女儿一向喊门,而不是规规矩矩敲门的。

女儿比上次见面更瘦了,两颊都没多少肉,她学会化妆了,嘴上涂了艳丽的口红,穿着黄色的裙子,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他将箱子拉进屋里,女儿洗完手坐在了饭桌前,“哇,都是我喜欢吃的!”

“宝儿你多吃一点,太瘦了不好看。”

女儿嘴里塞着肉,两颊鼓鼓囊囊,像只仓鼠,“谁说的,现在的人都是越瘦越好看,还好我吃不胖,学校里好多女孩子都羡慕我呢!”

“那像什么样子,你最少还要再长个二十斤。”

女儿睁大那双漂亮的黑色的眼睛,对他摆摆手,“那才不像样子好吧!”

陈皮皮
陈皮皮  VIP会员 请各位给我多说说意见哈!

夺命外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