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藏在南江的魔尊小可爱,我看上你了

2020-02-29 15:51:11作者:月棠贰叁

传奇

“微荷如今知道了师兄是魔尊的儿子,她想要告知天下,灼宁才是三大山门五大教派尊主苏游甫的儿子,她想要让灼宁回来继任三大山门五大教派的尊主。”

“她从来就喜欢灼宁,我不容许灼宁和她成婚,灼宁只能是我的。”

“作为人人厌恶的魔教,你说人们知道了你的霜愿是魔教中人,而且他还是少主,他们会像以前尊敬他吗?”

“那么喜欢除恶卫善,见魔教之人欲除之而后快的师兄知道了他是魔尊的儿子,他又如何自处?”

......

越棠看着桌上的配剑,空洞的眼神看了一夜。

等到苏霜愿终于在他们相遇的地方,找到她的时候,越棠知道自己已经已无退路了,她起身朝着他笑,笑容里带有些苦味。

苏霜愿看着沾着血的剑上,缺了一角的玉佩,他不愿相信。

苏霜愿疯了一样的让越棠解释,让越棠告诉他,他的父母他的师妹不是她杀的。

越棠拿着洁白的手帕一点一点擦着剑上的血迹,“有什么好解释的,妖女本来就是不喜欢谁就杀了谁呀,我也懒得在你面前装了。”

“我这剑上早已沾染了无数个人的鲜血,当初只是好玩,跟你许诺不杀人了。”

“可我是妖女啊,你竟然也会相信我不杀人,可笑。”

越棠拿着剑,假意转移到苏霜愿的身后偷袭。

越棠看着自己胸口上的剑,眼前的男人痛苦的面容,他的手还一直在颤抖。

他的怀里依旧那么温暖,他滴落的一颗颗泪水烫得她心里疼痛难忍。

事到如今,阿愿还是舍不得我,真傻......

1

越棠被身上剧烈的疼痛给痛醒了,她微颤着睁开眼,在星星点点的光下,眼前的人一身白衣,皱着眉看着她关切道,“你还疼吗?”

“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流了好多血。”苏霜愿担心的看着越棠道。

他轻柔的为她盖好被角,“我第一次离开南江,就遇到了你。”

“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越棠也不知怎么就一下从危险的处境爬上舒适的云端,脑袋里昏昏沉沉,听到这个人跟她保证自己不是坏人,她不禁笑出声,“谢谢。”

看着越棠不再是苍白的模样,苏霜愿松了一口气,这个女孩子笑起来挺好看的。

苏霜愿为她端了温在炉子上的药膳,“姑娘几日未食,你尝尝这个药膳怎么样啊?”

说着慢慢吹着勺子里的食物,喂着她吃了药膳。

“挺好吃的。”越棠只觉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天然无公害的样子呢!

待苏霜愿看着她闭上眼睛熟睡了后,他轻手轻脚拿着空碗离开。

越棠躺在柔软的床上,她也只是被这种温暖给抓住了心...几秒钟。

她慢慢睁开眼,作为一个妖女该有的操守,她忍住了腰腹的疼痛,扶着边上所有能依靠的东西,艰难的一点一点走着。

对于从没离开过魔教的越棠,她打量着四周,靠着从下属那收缴的《霸道农夫的乖宝》、《顶级村子里的桃花精》、《小倩在青山挑夫君》等等看过的话本鉴别。

嗯,朴素,安宁,这里是一个传说中的农家小院吧!看来本姑娘目前是安全的。

还没等她推开门,她却听见了。

“师兄,你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就把她带回来,良家女子会受如此重伤吗?如果我们救了魔道中人,或者她就是杀人如麻的坏人呢?”

“在我面前,我只看到了一个快要死的人,假如她就是一个好人呢?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苏霜愿又安抚道,“袁师妹不必担忧,若她真是你口中的坏人,我负全责。”

“姐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们已经把她带回来了,别想那么多嘛!”

“微荷说的正是我所想的。”

袁微荷牵着袁微雨的手,甜甜的笑,一派无忧无虑天真的模样,依旧那么刺眼,刺眼得袁微雨想让她消失,哪怕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又怎么样呢?

让袁微雨更介意的是,师兄从来叫她为师妹,却亲昵的称呼妹妹“微荷”,所有人都偏心妹妹,袁微雨越回忆越不忿这种区别对待。

越棠有些忧虑,这次出来,师父可是让她在这次修真界尊主大会,刺杀尊主苏游甫的夫人贺雁屏,而现在她在路上被人偷袭,如今受此重伤,周围的也都是正道中人,内忧外患。

幸好的是,她碰上了一个过分善良的呆子。

越棠听到慢慢靠近的脚步声,她慌乱的钻进被窝里躺好假寐。

苏霜愿看着眼前的女子安然入睡的模样,他很开心有一个人因为他的坚持,活了下来。

待到苏霜愿离开,袁微荷拿着手帕帮她细致的擦着脸,自言自语,“什么时候才能见他呢?救了人却一声不吭的离开......”

越棠极其想睁开眼睛,八卦一番,但又怕自己吓到这个思春的小姑娘了。

越棠在这个农家小院养伤几天,苏霜愿总是细心的给她喂药喂水,他把所有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好像她是刚出生的婴儿,需要他的细心呵护。

越棠一次两次瞒着所有人下床练功,摸索周围的路线,有一次被袁微雨碰到了。

“师兄,我们这次出南江,是为了邀请所有修真界的大家参加十年一次的尊主大会。”

“但是你却一直在这里因为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浪费时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大会就开始了,你想这次让我们南江被众人诟病吗?”

她忧心的看着苏霜愿语重心长道,一副我为了你着想的样子。

越棠暗自翻了一个白眼,终于让这个小白花可以借题发挥了。

苏霜愿脸上依旧稳如松,“师妹不必忧虑,这件事我自有安排,越棠是什么人,我不知,可你应该知我是什么人。”

“你若不信我,此次你可先回南江,剩下的不必你担心。”

袁微雨看着苏霜愿偏袒得话说到这个份上,她无可奈何,心底再恨越棠,也只能继续言笑晏晏的关心这个女人,“可是越姑娘的家人也会担心的,你说呢?越姑娘?”

被点到名的越棠,此刻眼神忧郁的看着关爱病人眼神的苏霜愿,“我没有父母,我家如今只有舅舅舅妈表哥,他们也不关心我的死活,你们若是有事,你们先离开去办要紧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养伤就好了。”

这几天已经从单纯的袁微荷小姑娘的嘴里知道了一些消息,例如苏霜愿为人多么君子,他多么多么好,真是苏霜愿忠实的拥护者啊!重要的是他们就是南江的弟子,跟着他们一起进南江,这样就容易多了。

苏霜愿不赞同的摇了摇头,“父亲教我做事要有始有终,你就跟我们一起去邀请修真界的各大家,等你好了,我再送你回家,可好?越姑娘。”

苦肉计算是成功了,越棠依旧拿着手帕抹了抹眼泪,“公子,让你们为难了。”

苏霜愿着急的递上手帕,“这怎么是为难,是我们让姑娘伤心了。”

袁微雨看着这一副郎情妾意的画面,气的跺了跺脚离开,袁微荷担心的跟了上去。

看到她们姐妹走了,苏霜愿有点疑惑,越棠偷偷瞧着他,又假哭了几声,满意的感受着苏霜愿全部的眼神又回到她身上。

苏霜愿拿出自己做好的拐杖,“你不能偷偷下床了,你的伤还需要点时间恢复,等你好了,我带你看星星。”

越棠撇着嘴,停止假哭,拿下手帕,看着面前只剩下苏霜愿,她吐吐舌俏皮的说道,“有你在,还看什么星星呀!看你就好了,我可以叫你阿愿吗?”

“可以。”

越棠看到红了脖子的苏霜愿,又满足又开心。

两个人都傻乎乎的笑了,如今的女子,哪一点像魔道里魔见魔都怕的小妖女,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不像一个妖女。

却像一个她从前鄙夷过的,沉湎情爱中的小女子。

苏霜愿知道越棠闷得不行,他拿出在外面市集小摊上为她买的泥人。

“你真好,阿愿。”越棠惊喜的拿着泥人当做珍宝一样的放在怀里,眼睛里的光,让苏霜愿有点不好意思的撇过脸。

这个梦,美好得越棠有些不想醒了。

越棠躺在陈汐山门的客房的床上,看着师父传来的信,她竟一点也不想回应,她觉得如今的情形倒比当初魔窟里的一百人的狱炼还要难。

“越姑娘,微荷传信说她们在这附近,你要跟我一起出去找她们吗?”苏霜愿轻轻敲门问询。

“阿愿又对我这么生分了,叫我棠儿。”

“阿愿去哪我就去哪。”

越棠打开门看着阿愿依然那么温如春风的跟她说话,那时不时在她面前害羞的模样真叫她百看不厌。

苏霜愿从没遇见这么可爱,有趣的姑娘,让自己每天都在期待与她相见。

街上人流太多,苏霜愿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看着越棠说,能不能牵她的手。

越棠看着他撑开手小心翼翼护着她前行的样子,她的心有些被打动,从来没有被一个人当做珍宝一样的对待。

她牵住他的手,心里好像有什么破开,“你不能把我弄丢了,要一直牵着我的手,不可以松开哦!”

苏霜愿握紧她的手,笃定的回道,“我不会放手的。”

越棠心里想,真是个呆头呆脑的傻瓜。

2

这种甜蜜的状态一直到越棠看到了师兄甄灼宁和袁家姐妹。

从来不苟言笑的甄灼宁,竟然温和的坐在床边,眼神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感情,静静看着床上的女子,好像是守护她一样。

袁微雨带着他们走进客栈的房间,她看到这一幕,眼神闪过一丝不甘,脸上依然温柔如水对着甄灼宁,“甄公子,这是我们师兄。”

“师兄,这是在路途救了我们的甄灼宁,如果不是甄公子,我就已经被魔道的奸邪给杀了,微荷也会被他们侮辱了。”

“多谢甄公子,我是南江苏霜愿,以后有事需要我的地方,在下定义不容辞。”

苏霜愿诚恳的向着甄灼宁道谢,甄灼宁闻声看去,冷酷回道,“不必。”

甄灼宁依旧冷冷的,坐在那不动,他好像是遇到什么重要的人,立刻回过头站起身惊喜道,“师妹?”

越棠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自家师兄,有些不知所措,该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如今只能硬着头皮,“表哥,这次离家出走是我错了。”

“我在路上被人偷袭,全身内力尽失,是阿愿救了我。”

甄灼宁看着越棠暗示的小动作,浑身冒着冷气,“表妹和苏公子关系不错。”

“表哥,我们别在这里讲话了,以免吵到微雨了。”越棠头疼的岔开话题。

甄灼宁看了看床上安然入睡的女子,点了点头跟着他们出去。

越棠赶紧拉着甄灼宁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这次师兄怎么也出来了。”

“师父没了你的消息,便派我出来找你,让我问你,你还记得她给你的任务吗?”

甄灼宁看着越棠顿时沉默的样子,有些不解。

“只是杀苏游甫的夫人而已,你在为难什么?”

“师兄,我不想骗你,这一路上的相处,我喜欢上了苏霜愿,我不想杀他的师母,我不想他恨我。”

“那你知道身为魔尊的师父是怎么对不服从她命令的人吗?”甄灼宁有些生气道。

越棠凄苦的倒着一杯杯酒,不停的喝。

相关阅读
唱歌犬

这时其中一个班主也不言语,给狗了一个眼色,这狗悠悠抬头,竟然唱起了歌来...

地府爱情故事:一只男鬼的传奇经历

女鬼太多,十八层地狱也装不下。她们一个比一个爱美,累活脏活苦活不肯干……

蚕王令

墨城南园专做天下奇珍的生意,公子华伤是南园的主人,凛冬之夜,黑衣少年求取蚕王令。

叛徒

大字不识一个的狗子竟读懂了信仰,看到了坚定,看到了虔诚,看到了精神的寄托。

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美妇菊肉翻小说 妖之传奇

众人呆若木鸡,很多人一时都难以明白旨意真义。甚至连十大长老,也是面面相觑。自古只有嫡系龙子方能成为皇嗣,未封皇嗣的嫡系龙子可以称王,其余远支龙族一律只能封侯,且

阿姨让我进入她的身体,阿姨被我干-银子与桂子的仙侠传

锁妖塔从外面看,可谓是庄严肃穆,灵气逼人。然而一旦进入里面却又是另一种体验了。阴森、诡异,随处可见的红色诡异液体,果然该说,不愧是妖魔鬼怪们的监狱!此时,重楼在把银

美女生裸不遮不挡,妈妈和儿子-传奇之路

第一章2006年6月9日,德国慕尼黑安联球场,世界的目光与镜头都聚集于此。还有三个小时,第十八届世界杯就将在这里拉开帷幕,对决的双方是东道主德国和哥斯达黎加。各国媒

哦哦哦啊啊啊受不了了,二男舔一女阴核小说-荣乐传奇

“说出同谋。否则,朕拿你的家人顶罪。”君天熙在君承天下蹲时就移开了视线,君承天走远后,她才看向尚安。尚安早就不怀疑君天熙杀人的决心了,他也知道,太上皇之前说给侍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