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BUG在我身边突然发生(一)

2020-02-16 18:16:15作者:lailiu86003

真事

本人70后,绝对的大叔级了!在网上看到大伙聊得热闹,也想和大伙聊几件事。这一不是看着眼红吸粉蹭热度,二也不是倚老卖老开学堂,只是在浏览别人的奇闻怪谈时忽然心有所感,就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说出来。一来是这一阵给全民防疫搞得实在是睡不着了;另一个就是和大家聊一聊,也给大家伙解解闷;关键是把这些事说出来让自己透透气,毕竟这是放在心里几十年了,也有点沉甸甸的。

今天先说的这个事儿了,是我十岁左右的事,具体多大了实在是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也是春节过年的时候。这个事儿了它不大,可是却非常的诡异,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时候,村里的人家都还很穷,所以大人给孩子的零花钱几乎没有,每年累计也就三毛两角的,超过一元的那绝对属于暴发户。所以我们小孩想率性买些个玩具什么的基本属于痴心妄想。所幸每个时代的孩子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玩具,那个时代也有,陀螺,弹弓,小人书等;但这娱乐玩具中,神器就非他莫属——链子枪,特别是逢年过节时,有这么一把特神气。

可这玩意也有一点不好,就是材料不好搞。制作的材料虽说难搞,可只要找修自行车老叔说好话,帮小忙,做小动作,总能搞到。而且一旦搞到了,那就是一劳永逸。可就是这弹药难闹,和抗战时期的游击队的弹药有的一拼,实在是难搞啊!尽管他可用的弹药有三种,我们也常常是挂着空枪充门面而已啊,现在说起来都是泪啊。

第一种:火柴棒。这玩意每开一枪平均消耗不少于两支,一盒火柴响不了几枪就没有了,大家伙今天你偷你家里几支,明天他偷他家里几支,开始看着好像没什么问题。可没有几天,就有人捂着屁股瘸着腿来学校站在教室后面听课;特别说一下,那个时候哪像现在,有同学在校不听话的话,老师会让你捂着屁股瘸着腿回家趴着睡觉去,所以说老师也是见怪不怪。加之用着玩意后,哑弹频频出现,一旦出现哑弹,掏药清理枪膛特别麻烦,严重的付出与收获不等。所以等这情况所有人轮流了几次后,这一种弹药基本上就绝迹了。

第二种:炸片儿。这玩意现在说出来不是笑话八零后的人,八零前面一些人可能还知道,九零以后,除了一些这方面比较上心的人,其他人可能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干什么用的。

先给大家科普一下。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禁枪,好多人都有猎枪,但绝大多数都是火枪(我们那的人叫它土枪)。这种枪了,他装得不是子弹,而是火药,火药是顺着枪管倒进去的,用枪钎将火药捣实了,然后再倒进去铁砂(比较小的不太圆的铁珠),最后用火纸或者棉花将这些东东堵住。

在扣动扳机,激发部分活动击火点燃火药发射子弹。枪管尾端外面的激发部分和枪筒前面装药部分是隔离的,激发部分这一块了有一个凹进去的小坑,这个坑里刚好能嵌进去一块大一点的扁豆,最中间开了一个很小的小孔,凹进去的小坑和枪管中的装药部分通过这个小孔是相通的。

而这个小凹孔了,就是安置炸片儿的位置,所以炸片儿也就是大扁豆的样儿。每次一片,在再后面就不说了,免得被和谐了。现在知道炸片儿是干什么的了吧。

这玩意好用啊!放上一枪,那个声音:嘎嘣脆啊!绝对的高级货啊!可越高级越好用也就越贵啊!所以尽管这玩意一片可以分三四次装枪,我们也没有几次好玩啊。好多人也就是被别人炫急眼了,自己偶尔去响几枪。实在是不过瘾啊!

第三种:炸药。他的效果不及炸片儿,可也绝不是火柴棒子能比的。这玩意当时买的话虽说可以买的到,但要介绍信啊,而且至少是村级开的介绍信。这就让我们抓瞎了。还有因为这玩意如果不及时用掉,他会返潮,再用就要炒干(工艺就不介绍了)。火候比较难掌握,过了或者不到效果都会打折扣,所以人家都是现用现买,所以想搞一点确实没有机会。

可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上帝虽然关了所有的门,可他仍旧会给你留扇窗。这话说的太他那个什么的对了,所有的逢年过节以及村里人家过大事那就是上帝留给我们的那扇窗啊。每逢有人过事,就会有人放炮仗,特别是过节,那放的可是那个海啊。又可能因为技术的问题,那个时候鞭炮的爆炸率比较低,每次放完以后,地面上总有好多的炮仗只是烧完了药捻,炮身却没有炸的炮仗,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宝贝。

常常是大人在高出放,我们在地上抢,鞭炮还好,伙伴间为掉在地上没炸的雷王或者二脚踢翻脸干起架来的也非常常见。那时候制作技术虽然不好,可人实诚啊,所捡到的炮仗几乎每个在拨开纸皮后,都能倒出不少的炸药。一个节日过下来,那收集起来的炸药也相当可观,最起码在一两月内自己的弹药储藏是不用考虑的。

我见过邻村一个猛人,他一个春节收集的炸药在他的瓶中(就是村卫生所求来的装大药片的瓶子,每个容量基本上一升多)满满的装了一瓶。虽然现在想起来真的浑身直冒汗,要知道当时放炮每年都有被炸掉手指的大人,近的就在我们村上。可当时我们毕竟还小,不懂事啊,所以所有人那个嫉妒恨啊,把他家黄狗的牙用烤熟的萝卜给拔掉了。

我个故事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

那天是大年初一,我很早就起来了,听着家里大门外面稀稀拉拉的炮仗声,给请回来的祖宗牌位磕了头,饭都没吃就出门去捡炮。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