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未尝少年意

2020-02-16 14:18:53作者:文刀一狐

古风

0

江湖里一直有个奇怪现象,千百年来,登顶武道第一人的高手总是使剑的。这种现象很轻易就给人带来一种错觉——真正的高人都使剑。

因此,在那些年代里,满片儿的正经小伙子,都去学那剑神风流,腰悬三尺青锋,做起了佩剑游侠儿。

他们揣着一颗热血闯荡江湖,大碗吃肉大口喝酒。似乎,但凡摸着了剑柄,便能一袭青衫仗剑天涯。他们憧憬着,有朝一日终能使得一手好剑,引来无数女侠仙子侧目。

闯江湖的年轻人把这种午夜梦回时的糊涂呓语,唤作梦想。

可以说,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江湖就是个剑道独尊的江湖。但凡出了个天赋不错的小伙子,人们就会大发感慨:天不生你✘✘✘,剑道万古如长夜。如果这人名字只有两个字,那就直接会是:天不生✘✘,万古如长夜。

剑道二字,可以直接被视作修饰而省去。

毕竟,无论如何,只要足够厉害,那人肯定会有拿起剑的一天。人们对此深信不疑。

剑,就是江湖人梦想的支撑。

然而有一天,这根矗立在人们心中千年的支柱,轰然塌了。

有个突然出现在江湖的年轻人,用实力和事实告诉整座江湖,老子是天下第一,老子不使剑。

他用刀。

他还让天下人都叫他刀仙。

......

刀仙做了六十年的天下第一,自从他打败所谓的天下十大宗师以后,他就是天下第一了。在这一甲子的岁月里,天下第二的位置大家轮流坐,老刀仙却始终是那个神仙一样的老刀仙。

他只用一把刀,便压住了天下剑。

整整六十年,剑道被老刀仙一人压得抬不起头来。甚至,曾经称雄武林数百年的神剑山庄都被他强行改名,变成了刀剑山庄。

据传,听闻老刀仙的口信后,前代神剑山庄庄主气得当场昏迷,临晕倒之际,只来得及颤颤巍巍伸出半截手指头,负隅顽抗般低喃道,我们不生产刀,我们只是...话没说完,他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即便这样,威震江湖数百年的神剑山庄还是改名了。

1

老刀仙自从成为天下第一以后,就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了。特别是最近十几年,他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遁入深山老林,难得出世。

关于老刀仙的传说一直有很多,关于他为什么遁世不出的传闻也有很多。有猜测他厌倦红尘了的,也有猜测他又钻研出了什么新功夫的,甚至还有猜测他终于找到了意中人的。不过,没有一个人猜到真正的原因。

老刀仙之所以久不出世,是因为收了个徒弟。

老刀仙怎么会收徒呢?想当年,多少个天下第二跪在老刀仙面前求他指点两招他都不答应。

幸好江湖人始终没能猜到真相,否则,那么多穷尽心思努力争得天下第二宝座的高手们,恐怕会气得当场吐血。

是的,这么些年下来,只有天下第二高手才能稍稍吸引一下老刀仙的注意。不过也就稍稍一下而已,因为老刀仙只要瞄上一眼,就会摇头叹息而去。你们这届,不行啊。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冷眼看江湖的老刀仙,却悄悄收了个徒弟。真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

一个罕有人至的深山老林里,老刀仙卧在一块巨石上,一边剔牙一边看下方的年轻人练刀。

哎呀!你这么笨,要是被别人知道你是我的徒弟,那我老头儿的一世英名岂不毁于一旦?!老刀仙一骨碌从巨石上坐起,将剔牙用的草根准确无比的扔进了年轻人嘴里。另一头。

年轻人呸的一下把草根吐出,抹了抹嘴角,默默望着师父,然后,扛起刀就往山里走。

秋叶,你去干嘛?!老刀仙大声朝他喊。做饭!秋叶的声音从远处遥遥传来。臭小子。老刀仙嘿嘿一笑,从石头上跳下,背负双手,慢悠悠往前走。

一柄秋叶出,万剑皆俯首呀!老刀仙轻轻哼道。

是的,他的刀,也叫秋叶。

2

秋叶以前问过老刀仙,为什么这刀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一样。错了。老刀仙轻轻摇了摇头,在秋叶的认真注视下,他幽幽开口:

是你的名字和刀的名字一样。

哦。秋叶并不气馁。那为什么呢?他再问。因为...老刀仙悄悄瞄了他一眼,忽然哈哈大笑。

因为我懒啊!

.......

秋叶从小就跟在老刀仙身边,跟他练刀,除了这件事情以外,他几乎不做其他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对于秋叶来说,练刀也未必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在秋叶心里,一直藏着一个深深的念头。他想要下山,想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虽然老刀仙总对秋叶说,江湖是一个很无趣的江湖。可他还是想去看看。是呀,对一个从未见过江湖的人说江湖无趣,那和对他说江湖很有趣,这吸引力,其实是一般大的。

况且,江湖要是无趣,师父又为何要争那天下第一的位子呢?而且一坐就坐了六十年。秋叶不是笨蛋。他很确信这一点。师父一定是骗我的。秋叶一边走,一边恨恨想着。

......

你真想下山?老刀仙一边扒饭一边开口。

嗯。

秋叶觉得,师父问了他一个天底下最愚蠢且最没有意义的问题。

那好吧。老刀仙缓缓点了点头,眼睛里闪烁着秋叶看不懂的光芒。若是曾经和老刀仙同一个时代的江湖人见着了,必然会满心疼痛的叹息,这家伙又要开玩笑了。

是的,老刀仙纵横江湖一甲子,和这天下开过许许多多的玩笑,大的小的都有,小到只骗一个人,大到耍得天下大乱。

这一次,老刀仙决定和这天下再开最后一个玩笑。从秋叶开始。

好的。老刀仙点着头,意味深长的盯着秋叶。你可以下山。

嗯?秋叶放下碗筷。

不过...老刀仙拿筷子顶着秋叶脑袋,嘻嘻一笑。前提是...你得先打败我,他说。

嗯。秋叶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站起来,掉头就走。

你干嘛去!老刀仙追着秋叶的背影大喊。我去练刀!秋叶头也不回。

好小子,有志气!

不,我只是去练刀!

是啊,与其绞尽脑汁去完成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那还不如练刀。秋叶是这么想的。

老刀仙望着秋叶离去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这傻小子。

老刀仙笑得,既狡猾,又唏嘘。

3

老刀仙死得太突然了,突然到秋叶以为师父在跟自己开玩笑。就像是,有个人突然对你说,啊,我死了。然后,他便真的死了。

秋叶一边把老刀仙埋进土里,一边努力挤眼泪。他还是觉得,师父在跟他开玩笑。因为他留下来的遗书都像是玩笑。

徒儿啊,为师去了。不要伤心,不要落泪,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会落泪......

其实,为师也是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这些年,我当然也考虑过让你下山,只不过,你尚未有天下第一的武功,就这样让你去江湖闯荡,我终归不太放心......

江湖太无趣了,那是剑客的江湖,咱们这种用刀的,特别是你这种只会用刀的,很容易吃大亏。在江湖上,有些亏,一旦尝过一遍,就再也没机会重来了......

当然,我现在给你说这些你也明白不了。我知道你很想去见识一下全是剑客的江湖,既然你这么想去,我也不好阻拦,只是,我话已经放出来了,你又不可能打败我,我想了好几个晚上,这才终于想通。只有我死了,你才可能下山。所以我想,那我就死吧。反正江湖里江湖外,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

......

如果不是看到最后那句话,秋叶哪怕再不谙世事,也会觉得师父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他很清楚,师父不是在开玩笑,即便真是开玩笑,那他也是在开真玩笑。

开玩笑,师父是认真的。

秋叶最后再深深看了眼安详闭着眼的师父,将手里的一捧土簌簌洒下。就让这深山中籍籍无名的一捧黄土,将威震江湖一甲子的老人悄悄埋葬吧。

......

秋叶总是被师父捉弄,他知道师父是天底下最狡猾的老头儿,可是,他更清楚的是,正如老刀仙自己所说,江湖里江湖外都早已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

大概,他去找比较行的那一届去了吧。秋叶看着天空,静静想着。

埋葬好老刀仙以后,秋叶抹了把鼻子,拿起刀,下山。

刀是老刀仙的刀。一柄秋叶出,万剑皆俯首。这把刀,是老刀仙留给秋叶的唯一念想了。

4

下山下到一半,秋叶忽然楞在原地。因为,他看到山下突然跑上来一个人。

来个人当然不能让秋叶太惊讶,主要是在那个人的背上,还背着一头猪。

你就是老刀仙的弟子?那人嘭的一下把猪甩到地上,向秋叶问道。

秋叶看清楚了,这人大约三十几岁,略胖,穿着宽袖大衣,浑身上下干干净净,一看就是那种很在意自身形象的人。并且,能背着一头大猪跑上山,还只是轻微喘息,看样子是个高手。秋叶默默想着。

果然,他很快便又说话了。你好,那人说,我是天下第十一高手,一说完,他立即歪着脑袋纠正道,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天下第十高手了。然后他就开心的笑了。

只是一小会儿,秋叶便明白过来。看样子,大家都知道师父死了啊。秋叶心底划过一丁点怅然。

哦。秋叶点了点头。那么,你是来拜祭我师父的吗?秋叶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满是谦逊,前辈您太热情了,来就来嘛,还带头猪,我师父他现在又吃不了了...

不是给你师父的!那人打断秋叶。

不是?秋叶楞了一下。那是给我的?这就更加不好了。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轻易受您这么大恩惠...

秋叶摊开手,尽可能努力的拒绝对方。

我说。那人咬着牙,死死盯住秋叶,一字一句开口,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哦,好的。秋叶闭上嘴。

这个自称天下第十高手的男人紧紧捏了捏拳,然后看向秋叶,沉声说,我是天下第十高手,江湖中人都叫我屠夫。

就是杀猪的嘛,我知道。秋叶笑道。

屠夫眼睛陡然眯成一条细线,强烈的杀机从其眼中迸出。

哦,我不说话。秋叶忙又闭上嘴,冲他努了努。唔...秋叶唔唔发出声音。

屠夫猛地深吸一口气,好容易才压下胸部的躁动,继续发言。算起来,他说,我应该是天下十大宗师之一了,本来不应该动手欺负你这样的年轻人,可是,你是老刀仙的弟子,辈分上咱们是差不多的,所以有些话我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那你就别藏了啊。秋叶使劲瞪着眼睛,想说话,却又得死死憋着,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这样子的,屠夫说,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老刀仙死了,并且,还知道他收了你这么个徒弟,所以大家一致商议过后,决定让我来看一看,老刀仙的弟子,也就是你,到底有几分水平。

说完,屠夫就静静看着秋叶。哦,原来是这样啊。秋叶偏了偏头,没有说话。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峙着,秋风静静吹着,世界很安静。

你为什么不说话?!良久,屠夫终于忍不住发问了。你说的啊!秋叶眨巴了下眼睛,说,你不是说要等你说完了我再说吗?

可是我说完了啊!屠夫大声说道。哦。秋叶闻言忽然叹了口气。屠夫有些奇怪的望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文刀一狐
文刀一狐  VIP会员 总有一天,我会归来,以雪崩的姿态。

霜刀未尝少年意

野狗凶猛(下)

老陈的江湖人生(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