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真实交换故事 续集,三人行真实经历小说|仙姝

2020-02-14 16:46:20作者:小水

故事 经历 三人

云华星,顾名思义,乃是水泽充沛的云泽。

水,润泽万物,泽披苍生;此方地域应属五行之一的水德之所,如此看来也与“五灵学宫”中的“五灵”之一契合……

清澜自高处俯视云华星群山,若有所思。

她早已不是前世那般糊里糊涂便踏入修行之道的散修,在五灵学宫这样传承百万年的的大宗门,不仅在师门长辈和典籍的指点下修行不会走歪路,作为“修道士”基本的玄学五术——山医命卜相,自然也是掌握了的。

清澜虽拜师祖父季留真,但在宗门弟子传承玉册上,她还是剑峰“出身”的。这玄学五术,便是她每月前往剑峰听讲时学会的。

佛门有五眼六通,道门也有玄学五术。可以说是两脉弟子的必习功课,连基础也不会的话,恐怕也无颜面对外宣称是佛家或者道门子弟了。

正留心观察云华星灵脉走向的清澜,在眼神掠过某座山峰时,顿了一顿。

“季道友,怎么了?”祁越眼巴巴看着她,两人同路了这么一段时间,他实在是舍不得与心中的“女神”分开。

清澜摇摇头,内心犹如面上一般平静无波,“……只是觉得,那一处,颇有些神异。”

“那座山?”祁越闻言,下意识也将神识探了过去。

“哈哈,这位道友好眼力!”一个粗犷而不失豪迈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一道青光飞速接近,落地时化作一名肉身血气极其澎湃的武道修士。

见到清澜,他眼中闪过一丝异彩,但很快归于平静。

“阁下是?”祁越警惕道。

那名大汉摆了摆手,收敛起一身气血所带来的强大威慑力与爆发力,“在下北域草原柯青,此番慕名前来参加思玄法会,正巧听闻两位道友的谈话,才忍不住插话,还请见谅。”

他看似粗狂凶蛮的草原汉子,说起话来也是文邹邹的,让惯常在九州星上以貌取人的祁越有一种很大的冲击和荒谬感。

清澜却不稀奇,她看得出来柯青至少有金丹期以上的修为,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一般都不是什么胸无大脑的莽夫,是以轻轻颔首回礼道:“启元季清澜,这位是九州祁越。”

祁越猛地瞪大眼睛看向清澜,她、她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

残魂在空间内忍不住捂脸,这小子还是见过的世面太少了……九州星地处偏远,或许里面的修士不知其他星域的存在,但是他也别想当然的把其他星域的修士也看作如此啊!

柯青果然没有太过惊讶,他微微有些感慨:“本方星域近些年倒是少有启元星来客了。”又向祁越解惑道,“季道友与祁道友方才谈话中,不知两难山的来历,我便猜测两位道友是来自其他星域的。”

“两难山,”清澜道,“是否与柯道友口中的‘思玄法会’有关?”

思玄法会……这个名字,也让她不得不在意。

柯青笑道:“思玄法会在本方星域传承久远,但历来作为举办地点的‘两难山’,确是三百多年前才得名的。”

祁越也忍不住好奇道:“这是什么缘故。”

柯青嘿嘿一笑,“你道思玄法会是甚?百多年前,本方星域却是佛修称雄,每隔百十来年就要举办一场法会,弘扬佛法同时引得更多善信皈依佛门,道门乃至其他旁门被打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然而就在三百多年前,恰逢上一代思玄法师开启法会,宣讲佛法。有一男一女两位道门道友,自外界星域而来,于峰顶与思玄法师辩证道佛之争,足足七天七夜,最后双方不分胜负,以平手作罢。”

“但从时起,本方星域再不只有佛门修士独大,不少人仰慕当年两位道门前辈的风采,踏入道门的修真路途。”

“是以,此山得名‘两难’。”

祁越皱了皱眉,嘀咕道:“但……二对一啊。”

柯青道:“那上代思玄法师乃是半步大乘,即将前往启元星潜修的大能,一男一女两位道门前辈,一者返虚修为,一者金丹修为,双方修为、眼界具有差异,岂有趁人之危之嫌呢?”

柯青接着感慨道:“也正因为如此,我等才会对玄门心生濡慕。”

一男一女,思玄法师……清澜微微侧身凝视远处那座看似普普通通的两难山,心里隐约有了一个念头。

“柯道友,参加思玄法会,可需要什么凭证。”

柯青了然笑道:“思玄法会自百余年前起,不再佛门独大,不独佛门弟子或者佛门善信,凡是有缘人皆可参与。但法会最后的一场,‘道佛之争’,总是需要筛选出一些道佛两脉的资深弟子进行道理辩论的。”

祁越看了看清澜,“季道友,你是想要……”他本身对于这样的法会兴致缺缺,又不是斗法,也没有什么灵药灵宝奖励,纯粹的道理辩论也就是耍嘴皮子完全让祁越提不起兴趣。

清澜缓缓而坚定道:“我想要参加。”

不会错的,两难山——这里就是祖父祖母的定情之地。

祖父将她历练的地仙选在云华星,其中不乏深意。

******

无极昙誓天,北邙山。

姜姒收到消息,陆云静与季留真的孙女,去了曾经启元大世界的“归始之地”,如今的云华星。

她淡淡应了一声,带着些许疲倦,本尊的意识还在莲池空间内与陆云静僵持着,如今她正承受着来自陆云静情感的冲击,些微有些不适,听到‘季留真’与‘季清澜’这两个名字,心湖忍不住泛起一丝涟漪。

作为承载了姜姒转修道法的重要道标,陆云静出生就先天具备了姜姒过往所有的记忆,往日是凡人神魂无法承载过多而不得不将其封印。但姜姒清楚,陆云静昔年游历过云华星的话,属于“归始之地”的记忆,丁丁点点都会复苏。

道佛之争涉及未来佛弥勒转世,姜姒非佛非道尚可处于中立,可一旦“归始之地”守护了万古的秘密暴露……

她想了想,终究没有插手,坐看云静当初留下的后手能否发挥作用。

相关阅读
乱伦故事,男朋友用手抠出好多水_宅男的少女漫画挣扎记

同是穿越人,西水感到心理不平衡,很不平衡。人家夕梨是女孩子,也是拉大猫打算迎娶的新娘,所以享受的待遇不同,他能理解,真能理解。可谁来告诉他,当老兵们美美地用清凉的净

用力 别停 使劲插花心丢了 手指进去以后要怎么动—故

为考官们送行后,当麦格教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不出意外的,她发现有个茶发少女坐靠在沙发上,垂着脑袋。令她有些惊讶的是,墨提斯睡着了,在这种时候。是的,在这时候睡觉显

三p两根同时插故事讲解,我和学长在教室里做-我家那小子

听到王一博的话,肖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什…几个意思?”脸上露出标志性的假笑,肖战这次的心情无比平静。笑话,被王一博溜了一晚上,要是再轻易的激动,肖战觉得自己

被鸡巴疯狂抽插故事,新的一年开始精美语句|只撩一回合

第一章娜娜の场合——撩完就跑,概不负责[比心]娘娘死的时候,刚过二十岁生辰。她十四岁进宫,因为家世不错,没受过什么磋磨,没多久就封了妃,一直没有子嗣,顺风顺水在

当父母面上亲妹妹 被男朋友按揉下面的故事—皇后进修

金国的将士们也是抢不到粮食,再加上军备被损毁大半,如今饿死、冻死在路上的不计其数。之前喊着团结一致退兵,金人们还有个盼头,然而如今寒冬腊月,沿途没有补给,如何能一

诱骗校花呻呤揉捏不要,下面的小嘴想吃香肠 故事簿

“一缕,你是说,妈妈已经死了么?”锥生零过度的反应让锥生一缕有点吃惊,毕竟兄弟俩是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化为飞灰的,实际上,母亲是在锥生零怀里死去的。而后那些人想要对

本王今晚就满足你 被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_镜面反转

锦眠往病房里望了望,发现樱花宝已经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了。“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杨羽坐在走道边的椅子上疑惑的问。锦眠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推开门走

我的异性按摩经历,小卖部王翠花开始把玩李军|综影视之

商鞅真得死于谋反吗?恐是未必。秦惠文王嬴驷车裂商鞅的理由,仅仅是之前的太子太傅公子虔等众人捏造的谣言,不但没有真凭实据,而且定罪极快,所处的刑罚更是残酷之至。《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