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绿帽风云,口述一次深喉口爆的经历_不中二怎么拯救世界

2020-02-13 21:45:43作者:汪冰洁

绿帽 经历 怎么

春去秋来又是几年的时间悄然流逝,时间没有为任何人停留一丝一毫。

在这几年中锦葵唯一的变化就是越发的懒散了,小事有神火和蓝夜处理,需要她出现的大事……几乎没有。

还有一点变化的就是她现在不需要吸血也不讨厌阳光了,兴致来的时候甚至会晒晒太阳。不知道是不是融合了神明的力量改变了体质,她现在就算喝再多酒也感觉不到醉意了,闲来无事时还喜欢和丙抱着几坛酒喝一晚上,但是丙也不是时常有空,想到这,坐在门口神社台阶上的锦葵啧啧两声,现在的丙天天跟在玲子身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对玲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没想到讨厌人类的丙会异常的喜欢玲子,简直到了只要玲子说的话都是对的这种病态的地步,锦葵双手撑着下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玲子就像夏季清浅而微热的清风,一般人只看到她表面的漫不经心却根本察觉不到她的温柔,然而只要有人跨过这条线发现她的内心细腻的情感就会轻而易举喜欢上她,比如丙,斑这种大妖怪以及其他的小妖怪。

就在锦葵东想西想的时候,台阶下的小道出现神态颓废的优,消沉无力的样子让锦葵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怎么一副失恋的表情,这小子难道被人甩了?

“优。”眼看着他从台阶上走过都发现自己的模样,锦葵嘴角微抽,轻喊道。

优的脚步一顿,神色迷茫的转头,看到坐在台阶边被他忽视的锦葵时,眼中渐渐浮上一层水雾。

“你这是怎么了?”锦葵微怔,已经有几十年没看到优哭了,难道真被甩了?

“苍月大人。”优低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由琳要回京都成亲了。”

“把她留下来,她不是很喜欢你么?”锦葵疑问,先前也没听说那女孩要回京都,这么长时间她都以为女孩会在熊本定居了。

“几天前我对她说了我不是人类而是妖怪,她几天都没见我,刚刚来见我的时候对我说的这个消息,而且身后带着几个人类忍者。”优深吸了口气,继续低沉的说道,“我不是傻子,看她那个就知道她在害怕我,而回京都成亲也是搪塞我的话,只怕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锦葵沉默起来,两人周围只有微风轻拂过地上树叶发出的微弱声响,良久,锦葵打破沉寂,试探性的问道,“她有对你说什么吗?”

“早就觉得你有些不太正常,没想到竟然是个妖怪。”

“怪不得有些时候你不理解我的想法,只是妖怪的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停!”听到上面这句,锦葵暴躁的站起身撸起袖子,“要不要我帮你揍她一顿?”

啊啊啊啊岂可修!这不是跟迹部说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么?锦葵恨恨的磨了磨牙,当年的她真是善良,竟然就那样的放过了迹部,要是现在还有人对她说这种话一定揍到他三天下不了床。

“不用。”水雾在眼中转了一圈渐渐消散,优的神色异常平静,“我早就猜到这天了,以前偶然听她提到对妖怪的看法,她当时的表情很不耐烦和厌恶,不过我一直抱着一种侥幸的想法,她会不在乎我是妖怪。”

优停住话语,盯着自己手中拿着的手帕,“侥幸终究是侥幸,真实被戳破的这一天我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锦葵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他手中紧紧攥着一块淡黄色的手帕,手帕露出来的边角绣着一朵极小的含苞欲放的白色海棠花,隐隐有血迹从手帕中渗出滴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太用力了。”锦葵叹息了一声,上前将手帕从他手中拽出。

“优,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子。”指尖一阵蓝光闪过,淡黄色的手帕在锦葵的灵力下碎成粉末随风飘散。

“苍月大人。”优忧伤的看着碎成渣渣的手帕,语气带着一丝痛苦,“你好狠的心。”

“我这是在帮你!”锦葵不在意的瞥了他一眼,“难道还要留下了睹物思人?有这时间赶紧找个母狐狸生个小狐狸给我玩玩吧。”

优叹了口气,悲痛无奈的心情在这一会倒是消散了几分,他突然开口问道,“苍月大人,人类和妖怪真的不能再一起么?”

“这个要怎么说呢。”锦葵挠脸,“各人的想法不一样吧,妖怪和人类在一起肯定是可以的,但是首先要考虑就是人类的寿命太短,在人类死后,留下的妖怪要怎么办?也许有的妖怪会认为能抓住几十年的时光愉快的度过留下美好记忆也不错,不过也有不想余生都活在记忆中的妖怪宁愿放弃和人类的这段感情。”

“不过,以上这种想法都得有人类能看见妖怪才行。”锦葵歪头无所谓的说道,“人类能看见妖怪的这种几率简直太渺茫。”

“优。”看着若有所思的优,锦葵轻唤道,指向他的心脏,“你的心很痛么?”

“很痛。”优摸向心脏位置,那里泛着一阵又一阵难耐的疼痛感。

“失去真正的爱会从心脏传到身体各个位置,疼痛感会窜到血液,毛发等地方一点一滴吞噬你的□□,在痛到极致时精神也会感到麻木,然后身体再也没有触觉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你现在的样子只能算轻微的心脏病犯了,如果爱她的话你现在就该发羊癫疯了。”

“苍月大人。”一开始还认真听着的优忍不住打断锦葵的话。

锦葵顿了顿,停下玩笑,继续说道,“也许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她,问问你的内心,你到底有多喜欢她?”

“不知道,只知道很喜欢很喜欢。”

“看,你到现在还只是停留在喜欢上,等什么时候你能说出爱这个词才能明白。”锦葵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安慰道,“初恋死得早这是真理,早点看开吧。”

“苍月大人,我想去外面走走。”没有理会锦葵的打趣,优表情惆怅的说道。

“去吧去吧,准你十年的假~”锦葵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失恋了就要出去走走。

“回来时记得带一个母狐狸,要是还能有个小狐狸那就更好了。”对着优寂寥的背影,锦葵大喊了一句。

“不。”优的脚步微顿,坚定的拒绝道。

听到优的回答,锦葵失望的叹了口气。

※※※

“呜呜呜,苍月你说玲子那家伙怎么能那么绝情?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就消失了。”坐在凉亭中的丙抱着一坛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一定是你太缠人了。”锦葵小啜了一口清酒,凝视着亭外的湖水不看一脸惨兮兮被抛弃表情的丙。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想当年丙的脾气也算是桀骜中带着傲气,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竟然进化成了痴汉。

“我控制不住,看到玲子就会觉得欢喜,每天不见到她就会吃不下饭。”丙忧愁的说道。

“哦,那你马上就要饿死了。”锦葵转头瞥了她一眼,“你死了之后地盘就归我了。”

“你才会死!”丙大口灌了口酒,斜睨了锦葵一眼。

“本神是不会死亡的。”锦葵轻甩衣袖,神态傲慢。

“噗。”丙恶寒的一口酒喷了出来。

快速从她对面移到旁边,锦葵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你知道斑被谁封印了么?”丙擦了擦嘴,随口问道。

“斑?他去吞噬神明了,没想到被那个神明封印在神社门口,啧啧,不作死就不会死一点都没错,你说他好好干嘛跑去招惹神明,不是自找灭亡么?”锦葵好笑的抿了口酒,没想到这么多年斑还没放弃当年那个想法,难道真以为神明是那么容易杀的?更何况他招惹的还是每天都有香火供奉的神明,实力之强可不是身体虚弱快要消逝的那些神明能比的。

“闲的没事太无聊了吧。”丙不在意的继续喝酒,继续抱怨着玲子是多么的无情。

锦葵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无趣的应和着。

丙颓废的日子过了没几年渐渐的恢复了常态,在偶尔提到玲子时仍然会咬牙切齿但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抱着酒坛哭诉了。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又过了几十年,这期间优也回来过几次,不过像是爱上了外面的风景,每次在神社待不了多长时间又会出去,最让锦葵没想到的是最近优回来的时候竟然真的带回来了一只母狐狸,而且还不止一只。

而在某一天晚上的时候,锦葵正在睡觉的时候窗户从外面咻的一声被打开,一脸兴奋的丙洋洋得意的趴在窗边上说她察觉到了玲子的妖气,玲子一定是想她所以又回来了。

被缠的无奈的锦葵答应明天陪她一起去找玲子才得以睡个安稳觉。

然而当第二天的锦葵陪着丙找到玲子的妖气时,发现拥有这妖气的是一个和玲子面容相像度达到98%的茶发少年并不是玲子。

与玲子表面的难以接近完全相反,走在小道上的少年拥有干净的气质,柔和的笑容,茶色眼眸内带着的温柔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

锦葵微怔,昨晚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不会是玲子,但是看到事实时心中仍然划过一抹怅然。

玲子她已经……

锦葵侧头看向一旁的丙,发现她猩红色的眼中带着一丝极浅的忧伤正盯着少年的身影一动不动。

相关阅读
讲述15小姑娘开处的经历,芳芳的幸福生活1-20|综本丸搞

虽然本丸里来了两个新人,按理来说应该给他们开个迎新会,不过考虑到地下城的活动还没有结束,被其他审神者们戏称为‘地下城f4’里的后藤和博多也还没有来,粟

厨房里啪啪,怎么死不疼又比较快-长歌无离

“桑海南北皆是山林,小圣贤庄在南面的山上,西北处的另一座山就是依雷所住之处。山林中有一片沼泽,依雷不知用什么方法在沼泽之中建了一座屋子,竟能浮在沼泽之上。”季

床上应该说什么话刺激男朋友 我的性经历_有丝分裂了解

“你说什么?”科尔森盯着沃德看了半天,才轻声说出这么一句话。他发誓自己从未如此希望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沃德支起身子,视线微微向下,看着科

大学女学生和门卫老头,一个吸奶头一个吸下面_不中二怎

距离席官挑战已经过了有一个星期,而渡边也像他所说一般当上了七席依旧是锦葵的上司,这点让锦葵苦着一张脸,看来接下来还得去挑战七席。而脸上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多

我和几个男人一起群交的经历,唔好烫尿进来了性|萌杀BOS

幸村觉得他开始越来越关注泽田了。提起以前的学校有什么熟人时,泽田的目光很温柔,唇角微微上扬,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在那里。每当这个念头冒出来,幸村就忍不住猜测他到

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北京交换夫妻真实经历_穿越之你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为学艺却陷己“别动。”江洛离出声。接着莫白便发现自己被江洛离拥在怀中,一种失重感侵袭而来,自己下落的速度在不断的加快,而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

玩四十岁的大妈经历,被黑人征服的妈妈文-六界男神

璇玑宫,正殿。云星走进殿内时,润玉正在伏案小憩。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案前,打量起他睡着的样子,越发觉得自己的好朋友是赏心悦目的好看,可不就是未来六界第一男神的好苗子

好想要那个啊该怎么办,在教室被同学轮流上_假如你拥有

次日清晨,傅岩醒来后按照一向的习惯,出门闲逛。凤凰山上景色空气都很好,只是做几个深呼吸也会觉得舒服。这一逛,便又到了之前白莲花练剑的地方,傅岩不曾贸然接近,直到白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