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北京交换夫妻真实经历_穿越之你好美

2020-02-13 10:47:42作者:隔壁小王

姑娘 北京 经历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为学艺却陷己

“别动。”江洛离出声。

接着莫白便发现自己被江洛离拥在怀中,一种失重感侵袭而来,自己下落的速度在不断的加快,而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黑暗中感官都被放大,时间近乎禁止。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莫白总觉得在黑暗中下落了许久,就像是跳进了一个无底洞中一般。

“哒”

在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下落后,莫白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但呈现在眼前的仍旧是一片黑暗。

“跟着我。”江洛离拉着莫白的手,在黑暗中前行。

眼前还是乌黑一片,魂力也不能够将这片黑暗看清。江洛离的脚步不断变幻,明明在感知上并没有什么阻碍的地方硬是让她左绕绕右绕绕的绕了许久,最终才在一个微微有着晨光的地方停下了。

但莫白清楚的知道,此时并非清晨,刚打算开口问是不是到了地方,便见江洛离拿出一百竹笛,放于嘴边吹了起来。

那笛声悠扬婉转,清冽如清泉,仿佛一滴甘露滴在人的心上。

白衣如雪,笛声难得。

依托着那微微的晨光,莫白这才看清,在不远处有一颗参天古树,而她们现在便在那古树的下面。

树木本该郁郁葱葱,遮天蔽日,但这一棵树却不同,它虽有参天的高度,却并无任何树叶,能够看到的仅仅便是那树的枝干与在枝干上零零星星的几颗硕大的果实。

碍于江洛离正在吹奏不知名的好听的歌曲,莫白便将这疑问咽进了肚子里。

“吱呀......”

“吱呀......”

在江洛离的笛声之下,这颗参天大树终是有了动静,刚开始是那几颗零星的果实在不停的震动。那震动剧烈,让莫白都不免有些担心那上面为数不多的果实在震动中掉下来。

但震动许久也并未掉下,接着在那棵参天古树的正中央处,传来惊人的“咔嚓声”。

莫白循声望去,发现在那参天古树的中央处,裂开了一条能容下一人通过的裂缝。

随着那一道裂缝的出现,江洛离的笛声也随之停下。

“我们走!”江洛离道,拉着莫白便以很快的速度从那处裂缝迅速穿过。

而在她们刚从那道裂缝中穿过之后,方才那道裂缝便快速复原,像是从未裂开过一般。

同先前的昏暗不同,穿过那古树之后所在的地方亮如白昼。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让莫白的眼睛都有些难以适应。

“这里是何处?”莫白揉揉眼睛问道。

“来了?”回答她的却并不是江洛离,这声音并不清脆,倒像是个中年妇人,听意思恐怕并不是同她说的。

莫白睁开眼,便见江洛离弯腰行礼道了声:“师父。”

这样一来莫白自然便是明白了,江洛离这是带着自己来到了她的修习之地,赶忙弯下身行礼道了声:“前辈。”能教出江洛离这般天资卓越弟子之人,又岂会是平庸之人。

被江洛离称作师父的中年妇人,身穿紫色衣裙,在胸口处用金线秀了一棵树。这妇人唤作礁氏。魂族之中,鲜少有人知道她的来历,更别说是见到她了。虽然年岁颇大,但面容姣好,若是除去沟壑,便不难看出,年轻时有不少人追捧。

礁氏面上带着笑容,在江洛离行礼之后很快便将江洛离扶正道了声免礼。但在眼神看向莫白之时,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看着莫白一言不发,似乎想在莫白身上看出些什么。

见师父如此神情,江洛离赶忙解释道:“师父,这位姑娘名为莫白,是徒儿很好很好的朋友,她原先是仙界之人,但因为一些变故无法使用仙力,所以徒儿就带着她来请师父教教她魂力。”

听着江洛离的介绍,礁氏仅仅“嗯”了一身,并未有让莫白起身的意思,看向莫白的眼神幽深,带着更深层次的探究。

即使莫白现在无法动用仙力,但莫白也已经感受到,这位江洛离的师父的气息已经将她全然锁定,让她连一根汗毛都无法移动。虽然并不知道江洛离师父对自己的敌意究竟从何而来,但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是不动了。

“师父。”江洛离见自己师父的态度在见到莫白之后便变得反常,虽然心生奇怪,但更怕师父对莫白不利,连忙开口道:“莫白已经行礼很久了。”说完还不忘轻轻扯扯礁氏。

师父平日里向来和善,却不知今日为何这样,江洛离心里打起鼓暗想,就莫白这修为可是分分钟就能被师父咔嚓掉的,便不着痕迹的,微微挡在莫白的身前。

在江洛离的提醒下,礁氏这才缓缓的移开了停在莫白身上的眼神,道了声:“起来吧。”

“谢前辈。”

莫白这才如释重负的,直起了腰。要承认的是,即使是当初没有被废掉修为的她,在这位前辈面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这便如同是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与二三十岁的青年之间的差别,这种差距是无法被弥补的。

正是因为如此,莫白大气都不敢出。但下一秒钟,礁氏问出的话,却惊出她一后背的冷汗。

“你......并不是这里的人吧。”礁氏的眼神虽然并不在莫白的身上,却在瞬间给了她巨大的压力。

‘我该......怎么回答’莫白脑中一团乱麻,她并不知道这个不是这里究竟指的是不是魂界之人,还是说——不是这个时光中的人。

似是感受到了莫白的无措,江洛离回答道:“师父怎么糊涂了,徒儿刚不是跟您说过,小白是仙界之人吗?”说着还为了活跃些气氛将身子微微往礁氏那边靠了一些。

但礁氏却并不吃这套,后退一步道:“我在同她说话,你可不要替她回答。”

见礁氏如此之说,莫白便是明白了,江洛离的这位师父很有可能已经看出了她的来历,但若是她和盘托出,她的后果是什么?被理解?还是被抹杀?她根本不敢想象。

但事实上,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前辈说的对,晚辈并不是这里的人,准确来说,晚辈不但不是魂界之人,晚辈还不是六界中的人。晚辈来自于五十万年后的仙界,是穿越时空而来之人。”

“哦?穿越时空而来,怪不得你的身上有一些奇怪的气息。”礁氏听莫白如此之中,眼中的探究少了些,却又多了些欣喜:“你的说法倒是有些意思,但我怎会知道你说的是真?”

“晚辈定是不敢欺骗前辈,在前辈这里杀死晚辈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晚辈还想要回到五十万年之后更是不会欺骗前辈。更何况从五十万年后而来本就荒诞至极,本就让人难以相信。”莫白低头规矩道。

“那你又如何觉得,我会相信呢。”

“因为前辈是有大智慧之人。”

“大智慧,倒是不假。只是可惜......”礁氏嘴边勾笑,摇摇头,手一挥,便有一座牢笼罩向莫白。

以莫白现在的魂力修为,定是无法挣脱的,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牢笼笼罩住自己,根本无法挣脱。

“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晚辈说的可都是真的!”莫白挣扎道,心中还有那么些期盼。

“师父!”江洛离站在礁氏的面前质问道:“莫白是我带来的,您怎可这样对待她...师父你!...”

江洛离的话还未说完,便见礁氏将其丢进了另一处空间之中。

而在这片白昼之地,便只剩下莫白同礁氏两人。

“前辈,我不明白。”莫白道,她之所以同江洛离来这里是因为知晓江洛离的性情,江洛离是定然不会将自己带入龙潭虎穴之中的,但现在的情况,却着实让她无法理解。在江洛离的印象里,师父是温和和蔼的,又怎会如此对待于她。

礁氏本也打算离开这白昼之地,听莫白所言转身道:“你不必明白。”

“前辈若是不信,可以问江洛离啊,当初是她在魂界的萨拉沙漠将我救起。还有再有三年魂界就会不复存在,因为邪族的入侵,这都是我在五十万年后看到的,没有半句虚假。”莫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身上的牢笼在慢慢的收紧,似乎要在她的身上索取些什么。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为何?”

“你身上有我很想要的东西,你最不应该的就是来到这里。”说完这句后,礁氏便从莫白的视线中消失了,她离开了这一片白昼空间。

随着礁氏的离开,莫白身上的牢笼越收越紧,很快便已经紧贴着她的身体,她身上所穿的仙器由于没有元力的原因便如同破铜烂铁,根本不能够抵挡,很快牢笼便在莫白的身上勒出一道道血痕。

但这还没有完,方才还并不觉得热的白昼空间的温度在一瞬间中开始提升,这种提升不是缓慢的,而是陡然的。而在紧箍在莫白身上的牢笼的温度也随着这白昼空间温度的提升而一再提升,那牢笼便如同那烙铁一般,每碰触一处便灼烧一处。

这样的高温,根本就是要活生生的熬化莫白。

相关阅读
玩四十岁的大妈经历,被黑人征服的妈妈文-六界男神

璇玑宫,正殿。云星走进殿内时,润玉正在伏案小憩。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案前,打量起他睡着的样子,越发觉得自己的好朋友是赏心悦目的好看,可不就是未来六界第一男神的好苗子

那些嫁给爱情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呢

我与现在的丈夫处对象处了一年,结婚一年,当初是未婚先孕,

北京市委书记刘琪被查,超级水谷隼底板评测—「白敬亭」

《极速前进》的录制已经进入到后半段,主持人组,小鲜肉组,少女组都被淘汰。在悉尼站,为了致敬陈中为中国赢得了第一枚奥运金牌,有一个搭档中一人向教练学习一套跆拳道套

记一次真实的双飞经历,好疼呀你快点拔出来—暴雨

齐云坐在位置上,把原子笔的笔尖按出来,往自己的左手背戳了下去。用的力道不小,少女的手上马上就出现了个明显的红印。她露出笑容,又用力戳了几下。有点疼,但很快就会消

快递白白干了我一下午,女人口述自己性经历小说|左灯右

陆君知惊讶地看着徐西立,“哟,你丫还真背会了?!”徐西立满脸嘚瑟,“那必须的啊!我都跟我家千钰说了我能背会那必须得背会啊!”陆君知还真有点儿刮目相看,冲着徐西立竖大拇

太深了 太深了mp3,大屁股群交经历—世界崩坏了!

刷!侧身闪过直劈而来的木刀,沢田纲吉皱眉,后退了两步,然而另一方却收回木刀,没有再次攻击,懒洋洋地似乎刚才做出凌厉攻击的不是他,“这副丢脸的样子可不能被别人看到啊,虽

办公室老板和我好爽 和大姑娘做爱黄色小说|秦时明月之

玲珑跟着颜路往六艺馆走去,右手挎着一个小竹篮,里面装着笔墨等用具。她从来不知道张良还有这么强势的一面,她回房后不久颜路就过来了,硬是为她切了脉,又说了几句什么只

他九浅一深直顶花心,女人找鸭子的真实经历-英雄科生活

顺利通过考试,将上鸣电气交给他的好朋友,源稚生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虚汗,‘上鸣同学,你自求多福吧,根津校长估计对你印象深刻,阿门。’期末考试结束后,雄英高中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