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按倒揉胸吸奶,妈妈为了奖励我把自己 阴差志异录

2020-02-08 20:44:34作者:小水

老师 妈妈 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吐血而更……

经过周期性气虚发作还有论文考试的摧残,勉强凑出一章ORZ

求治愈TT于是投身下一周期的论文战……更文周期又要拉长了囧

莫茕那不是娘,他只是……好吧……他只是很囧的小孩而已

于是……愈发想把这个攻写渣……= =

这章未靡和秦叔打酱油了~~~莫茕与安宸在那个风和日丽的春天相逢。不多时,安宸便成了这玉树楼的常客。

有着大把的银子相捧,哪有不红的道理。有这豪气的安宸撑腰,再加上符忆休的扶持,一旦段蝶出走,在烟花匿迹,莫茕自当是这教坊魁首。

莫茕看着那堆满屋的彩绸珠饰,金银翡玉,自顾自开心把玩。一曲动京师,麻雀成凤凰,今非昔比了。莫茕丝毫不掩饰地喜悦,他爱这众星捧月的感觉,他爱世人的妒忌欣羡。如同摇着尾羽的骄傲孔雀,走到安宸面前炫耀:“安宸,我唱的是不是很美?当不当得起这曲坊中的第一人的名头?”

安宸淡淡一笑:“……靡靡之音,不足过耳……”

骄傲的孔雀瞬间如斗败公鸡,佯怒道:“……你要气死我,哼!”话虽说得厉害,却张了双臂整个要扑上去:“你快说我最美,不然我可不依!”

安宸不着痕迹将他挥开,仍道:“……我与你介绍到几个大官的席上唱曲,如何?靠山多了你在这勾栏里也混得开不是?”

莫茕两只春星般的眸子眨眨,嫣然笑道:“好,好得很,安宸还是你待我最好了。”

安宸不说话,只勾了个笑,眼里有些微古怪情绪,一闪便没了。

自此莫茕一发不可收拾,他本身伶俐,听过他唱曲儿的达官显贵大都喜爱,打赏的自不必说,还都时常来给莫茕捧场。一来二去,这京里的权势被莫茕勾搭得十有八九。自然也有不喜欢莫茕的人,譬如旧时喜听段蝶的,譬如那些眼红着他一夜成名的,也譬如莫茕那张狂的脾性得罪的。莫茕既是大红人,讨厌他的自然处处寻他的短,于是他与安宸的关系大都成了市井卖弄是非的谈资:

某年某月,莫茕一曲歌毕,满座拍手叫好,他却得意将手中瑶琴一转,只朝着雅座上的安宸大喊“相公,我这曲唱得可好”;那安宸只管微笑,不言不语。

某年某月,莫茕冲进了邻家的春风楼,将那正拥香抱玉的安宸拉扯着紧紧搂住,挑眉叫嚣道:“你们算哪根葱也来引逗安宸,安宸是我的人!”却见安宸将那莫茕的头发一抚,柔声道:“你且先回去,要排到今晚才到你呢……”众人哄笑,莫茕一咬细白的牙,红了脸,却仍说得中气十足:“那你可记得了,晚上再找你算账呢!”

某年某月,安宸在玉树楼置酒,莫茕在席上唱了曲儿,便只管偎在安宸身上吃酒,不时安宸夹了点菜递到嘴边,莫茕便小舌一卷,将就在他筷子上吃了,在座的无一不瞠目结舌。

某年某月,莫茕与众人在楼里边掷骰子,也不赌钱,就赌些爬桌底学猪叫之类的古怪逗笑的行径。恰巧莫茕输时安宸打外头进来,莫茕便道:“你们不要罚我,我自罚一桩大的。”便蹦到安宸面前两手勾了安宸脖子,故作娇嗔道:“相公……人家喜欢你喜欢得要命……”说罢便凑上那丰润嘴唇在安宸嘴角轻点了一下。哪知安宸却蓦地惊愕,立马推开道,不悦道:“莫茕,适可而止。”莫茕一愣,顷刻又转为捧腹大笑:“瞧你羞的,哈哈我就喜欢你又怎么样嘛!少了你块肉不成?”安宸叹气,摇首上了二楼坐定。莫茕快快用手背搓了下眼睛,嘻嘻哈哈也跟上去……

……京中教坊第一名倡和安宸公子的关系便时时在烟花堆里谈论着,人人羡安宸公子能在莫茕身上挥金如土,甚至请动了宫廷的乐师来指点莫茕;人人笑名倡莫茕一厢情愿,没皮没脸粘着安宸,行动轻浮浪荡,却不得安宸真心青睐。

只是这些流言,安宸不辩,莫茕不理,只有符忆休每每为他,一声叹息。

自打安宸给莫茕请动了宫中的乐师,符忆休这些教曲师父便觉再难有用武之地。如今的莫茕,早已在这教坊的顶端,受人瞻仰追捧,与他们这些故旧已隔天渊。虽是相见相处仍是亲昵,却总觉有些疏离,再回不到去年手足情状。

符忆休的心思,莫茕不是不懂。只是想要出人头地,便是倡家伎馆中,也要做个魁首,争个头名。也要让那安宸,青眼一顾。莫茕顾不了其他,未满十八的男孩眼里只有安宸一人的背影。

符忆休曾道:“莫茕……你何必如此……你犯不着将自己整个都贴给那人……我们这一行,犯不着……卖身……”

当下莫茕就要翻脸,跳将起来指着鼻子要骂,忽地瞧着符忆休忧心双眼,不由一怔,缓缓埋下头,沉沉道:“……不是卖身……我不图他这些……”莫茕倚着栏杆望着星垂月落,道:“……我是真心……”

符忆休立在风里,微微咳嗽几声。莫茕转过脸,抬手拂过他的鬓角,一开口,许多心酸:“……符师父……你头发……有些白了……”

夜风吹着人眼,有些发疼。年光容易老去,岁月爬上鬓角,一年光阴,自己由无名小卒成了红牌名倡,而去年把手教曲的旧人仍是那个旧人,无名无势,泯然众人之中,增添的只有岁月风霜。与自己对比,到更觉得冷落凄伤。莫茕忽地心疼而害怕起来。

“……如我们一般的倡伎……艳如桃李的年纪还好,到了老了……恩抛爱减,也许做个教曲师父,像符忆休这般,受人遗忘,埋没在岁月中,然后一辈子老死在这里……谁都不会记得……”怨鬼莫茕仰望冷月泠泠,道:“这样的人生……我不要……”

“……你想利用安宸摆脱这样的命运?”未靡问。

莫茕忽地“咯咯咯咯”笑起来,声如幽夜檐铃,清脆空灵:“……莫茕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蹿红的机会,稍有价值的人事都会加以利用……莫茕的确是白眼狼一只,可是……对安宸……呵呵……谁都不会相信……谁都以为莫茕只图财利,不是真心……”

安宸公子每隔三五天便到这花街柳巷一遭,每至必到玉树楼中,既到玉树楼,则必单点了莫茕唱曲。只有莫茕知道安宸的眼睛望着他,却透过他看着这倡楼伎馆外的东西;安宸听着他的曲,和歌食指轻叩,指尖起落,更像是在算计;安宸对莫茕笑,笑得如木雕虚假;安宸行动中宠他护他,而从不多与他亲昵。

安宸非同于一般纨绔,莫茕与他独处时,听曲之外,便是伏案看书写字,要么就静思沉坐,毫无半分亲呷之心。莫茕多少明白,安宸的世界非是他能明白和涉足。莫茕也知晓,安宸多少瞧不起他,只是莫茕从小便如此,破罐破摔惯了,也不在意。

比如一日,安宸在书案上挥墨,莫茕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要看他是写是画。只见一纸白底黑字,转眼便被安宸的身子挡了,安宸似乎语气不善,道:“看够了么?”

莫茕嘟嘴道:“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几个字,还没我的画好呢。”

“你会画?”

“一点皮毛而已……”

“那你……认字么?”

莫茕剥了个橘子塞嘴里,道:“我又不考功名,认字做什么,诗呀文呀我是一点不懂,你们也别在我眼前卖弄。”

安宸嘴角微微一笑,莫茕也不在意。他自小跑江湖,现今又入了教坊,认字做文,本来就不相干。

莫茕道:“我嘛,就指着这嗓子,这架琴过日子。”斜了眼安宸道:“当然,若有人好吃好喝白供着我是最好了……”

“你除了这张脸面和这歌喉,还真就一点好处没有……”安宸捏了捏莫茕的脸,淡淡道。

莫茕哼了一声,好似全然不挂心,嘴巴却翘的可以挂油瓶。

便是如此,安宸仍是在莫茕身上毫不吝惜花大手笔。莫茕周边的人多是朝中权贵,京中富商,要不便是宫里顶好的乐师。市井烟花的莺莺燕燕倒相处得少了。莫茕一时风光无两。时而莫茕到某些大人府上唱曲子时,安宸也托他私下转交些书信。莫茕疑惑是些什么,安宸又从来不说。只知安宸与自己不是一道的人,横亘在之间的距离,有如天渊。

那夜灯昏露中,安宸留宿在莫茕房中,这还是首次。窗开月明,外头护城河江水悠悠澄净,倒影着烟花十里万家灯火。安宸坐在桌边,执了一卷,细细研读。莫茕只着了薄薄一件夏裳,特意点了一盘沉水香。而后百般无聊地在房内或倚窗哼曲,或挑灯剪烛,或长吁短叹,或来回踱步,搔首弄姿……可那安宸别说跟他搭话,便连眼皮也不抬,只管盯着手中书卷。

莫茕不悦地行至安宸背后,双手搂住了安宸,瞬间便感到安宸背部一僵。故意将唇凑到他耳边低语引逗道:“……有此良宵,又有我这般的风情佳人,怎么你还像和尚打坐般呢?”

安宸不冷不热道:“莫茕,我不爱男子,对男子亦无一丝半点兴趣。”

莫茕一怔,复又嗔道:“你不喜欢男子,那你老来招我做什么,”眼珠一转,换上副媚人腔调,那声音竟颇似女子:“……不喜欢也无妨,你就把我当成女子,试一次就好了……”

安宸照旧面不改色,道:“……当朝律令,PIAO宿男倡者,杖一百。”

听得这话,莫茕脸色一青,当下撒了手便骂道:“什么PIAO宿!谁准你当什么恩客!去他妈的PIAO宿!”

安宸放下书卷,换了个坐姿,再懒懒地开口:“不是PIAO宿,那是什么呢?”

莫茕不答。

“嗯?说呀。”安宸抿了口茶道。不用故作威严,只那谈吐间的气度就叫人不敢造次。

莫茕咬牙道:“人家那不是喜欢你么……”

“呵呵哈哈,”安宸像听见了最好笑的事,叹道:“莫茕啊莫茕,我对你的好处不会少了分毫,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那种你说来如同玩笑话一般的喜欢,可真不是蒙我的好理由。”

……安宸,不相信莫茕的喜欢。

谁会相信呢,换做莫茕自己也是不信的。

真的喜欢,会把一声声“喜欢”当做调笑说给众人听?真的喜欢,会涎皮赖脸用“相公”之类的称呼当众调戏爱人?真的喜欢,会故作女子之姿引逗处处调侃?真的喜欢,会拿自己与爱人的亲密炫耀并借此成为红牌?真的喜欢,会出于这浪荡张扬的名倡莫茕之心?

……所以从始至终,莫茕所说的喜欢皆是玩笑,从不是真心。

而他真心的喜欢,早深藏心怀,怯怯不敢明言。这爽利张狂,天不怕地不怕的名倡莫茕,从来不敢认真地对爱人道一声出自肺腑的“喜欢”……他竟不敢。

所以他只能顺着安宸的话,继续玩笑的口吻道:“做什么不信我嘛……人家就是喜欢你喜欢到心肝都碎了……相公~~”

莫茕故作娇嗔笑着,眼睛又湿又痛。眼中安宸影像渐渐模糊,如他卑微藏着的真心,模糊在倡伎素惯的笑谈中。总有一天会酿成穿肠□□。

莫茕仍记那日安宸兴致不错,在玉树楼摆酒请他们一众倡人。席间喝得多了些,莫茕替他挡了不少酒,仍是止不住一张俊脸泛起红光,言语间都有些不利索。八分醉意间,已被莫茕架到了房中。

只见珠帘翠箔,一盏灯花,绮窗闭月,香篝熏暖。没有了玉笋金杯,珍馐满盘,面前只有一面菱花镜,烛火镜中摇曳。

渐渐地镜里现出个人脸,玉面生辉,颊若春桃,朱唇淡抹,顾盼有情……是莫茕……

第一次,安宸这般认认真真地审视莫茕的脸。呆呆地瞅着菱花镜里的人,竟还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上去……

莫茕浑身陡然一颤……摩挲着镜里自己容颜的那只手,如此温柔,如此痴迷……

莫茕捂着嘴,眼眶很热,胸口闷疼。

他见到安宸醉眼斜睨,柔声道:“……红粉胭脂醉眼狂……莫茕……果然是美人……”

莫茕低低开口道:“……真的……美么?”

安宸笑,口齿不清道:“……美……有何用……美人终有迟暮一日,当年美艳明媚也会人老珠黄,最叫人扫兴……我……不爱美人……”

莫茕思索了会儿,又字句清楚地问道:“……那若是有不会老去的美人,你就爱了?”

“……有不会老的美人么……呵呵……所以美人不值得爱……唯有权势才……”醉倒之前,安宸道的最后一句:“若有美人不老,我便爱他……也无妨……呵……”

灯花下,菱镜中莫茕轻蹙眉黛,沉沉注视着镜边安宸熟睡的脸,若有所思。

玉树楼的名倡莫茕本就以那张脸自得,如今更爱惜起来。四处向那些倡伎打听起胭脂水粉,时而去到达官贵人的府上,若得见些姬妾名媛,也不忘交流些养颜之方。他常对着镜子独坐,傻傻地用手抚过镜中自己的面庞,一刻痴惘。

莫茕从来自信满满,动辄便道:“我真是太美了……”这毛病愈来愈重,几乎每日都撒着娇问旁人:“我是不是很美?”若得了喜欢的答案,便如花孔雀般洋洋得意地去了。人人都道,名倡莫茕爱美近乎成狂。

“……你想要不老药,只是因为爱美,要青春永葆?”莫茕讲述的空隙,秦玉凌打断他问道。

月下莫茕的脸缥缈晶透,虽是惨白,却着实美艳,似一碰就会碎掉。

莫茕愁云满面,缓缓摇头:“……不止是这样……我为安宸的垂爱从来奋不顾身,我不要老死在这里……尤其经过符忆休的死……”

相关阅读
老师贝别忍住叫出来 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每次演反派

许苑没有为太医的话不快,自顾自收拾起药箱。陆杞行无奈的笑了。耽搁了好几个时辰,明日已经高悬,陆杞行和许苑吃完饭后沐浴更衣,清点一拨侍卫就带着龙婉依登岸前往百衣

校长日妈妈,总裁强宠101次-总会是晴天

已经开始落下了冰凉的水滴。在这样茂盛的树林里难以判断究竟是下雨了还是树上的水珠滴落而下。怎么找都找不到路啊。幸子神色淡漠地跟在柳的身后。一滴水从上空径

我干骚扰妈妈 儿子半夜玩妈妈-情动

紧握刀子的右手高高扬起,但还未来得及刺下,就听“叮”的一声脆响,被帘外飞进来的一颗石子弹了开去。沈若水大吃一惊,转头看时,才发现帘子已被人掀了起来,一身青衣的男子

自己趴好把腿张开,农民工的鸡巴粗-诱敌深入

唐山海打来电话之前,毕忠良正坐在办公桌后翻看近期关于唐氏夫妇的监视记录,他在等着执行秘密任务的人前来复命。但这个人却不是陈深,或者唐山海,而是他的心腹刘二宝。

闷骚天后,高考后妈妈兑现承诺-暗□□

这个故事发生在卢修斯带西弗去马尔福别院前这也算是为何在马尔福别院,卢修斯会对纳西莎那么笃定西弗会为他着迷的一部分原因吧。(另一部分是马尔福的标志——自恋TA

高考陪读母亲泄火小说,妈妈带陌生叔叔回家过夜—路人乙

踏进地窖,我不出意外外加无奈地望着一头铂金色满脸得意神色的小贵族,依旧感觉头很大。但愿,能赶上进度。但愿吧……但是负责来找麻烦的马尔福显然没有听到我的祈祷。

被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妈妈坐腿上车里干-数码宝贝明日

为敌桑原羽一路上静静地听他们讲。经过路上的一座天桥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她抬起头,朝桥上望去,正好对上了隐没在昏黄路灯下的一乘寺贤的双眸。一双酒红色的眼睛对上

哦哦哦哦啊啊,,受不了,振动棒折磨妈妈|攻略那把刀!

转眼又到了寒冷的十二月。入冬的大阪城陷入了沉寂,家家户户闭门不出,群山、街道、瓦片、头顶的盔甲积了雪的巡逻官兵,全都是茫茫然然的白色。丰臣府邸,仆人架着梯子用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