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处女开苞小说,被老外干的感觉-斗破之三生缘劫

2020-02-06 13:53:11作者:汪冰洁

处女 感觉

“我发现了一件事情,虽然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看到这些东西,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要打一个人。”

说话的人是雅妃。

她一边和身边的几个人说话,一边放下了手中的卷轴,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这么做,我承认这些规划确实很好,但是,究竟有没有这么当甩手掌柜的啊!”

最后一句话,雅妃直接喊出声来。

显而易见,这个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自信而且游刃有余的女人,此时此刻……

抓狂了……

至于罪魁祸首……

目测就是那个在她的话中出现的,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的凌夜了吧。

在场的人很多,而且其中大部分都可以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放在原来的加玛帝国,这些人加在一起跺跺脚,整个加玛帝国恐怕也要颤上三颤。

无论是从经济的实力上,还是从单纯实力的角度上来讲。

“看你这个样子,那个小家伙究竟是丢了什么给你了啊。”

美杜莎依然是那副慵懒美艳的模样,身体无骨一般的斜靠在坐在一旁的云韵的身上,不过云韵似乎并不介意的样子,倒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让其他人吃了一惊。

毕竟云韵这位云岚宗的宗主,或者说前宗主,她的冷淡是出了名的,如今与美杜莎如此亲近,第一个吓到的就是纳兰嫣然了。

什么时候老师变成这个样子了,腻在老师旁边的人不会出事吧,啊不对,该不会是那个人的实力比老师还强,老师现在是在受胁迫当中吧……

诸如此类的想法在纳兰嫣然的脑中暴走也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

直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种疯狂的暴走才终于停止下来。

相对来说宓罗最近大概是最悠闲的一个了。

海波东似乎和那个让雅妃抓狂的凌夜一起不见了,她也乐得偷个懒,和纳兰嫣然在一起好好聊一聊这些年的事情。

因为之前虽然相聚,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暂时的,无论是哪方都未曾做多余停留。老师不在,这样其实也不错。

自从大约三个月前,两班人马在出云帝国雅妃安置的居所相遇之后,在此之前几乎完全不认识,有着各种身份的这些人,竟然是出人意料的合得来。

外人面前自信的雅妃,在其他这些人面前竟然也能够显露出爱玩的一面,毫不掩饰,真情毕露。

看似淡然温婉的小医仙如今似乎也开朗了不少,显露出了活泼的一面。

美杜莎女王妖娆不变,但是之前在外传播的凶名似乎不攻即破,如今的美杜莎在其他人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有的时候性子有点恶劣,有点口不对心的强悍女人罢了。

原本总是一副冰山模样的云岚宗宗主如今脸上时不时多出来的笑容偶尔会让纳兰嫣然吓了上一跳,但是自家老师渐渐摆脱了那份责任,纳兰嫣然自然也是高兴的。

如今没有了自己原本所在势力的束缚,这一班子人,或者说一班子女人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确实都有了相当大的改变。

想当大的……

让那个刚刚被雅妃骂的人想要扶额的程度的改变……

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们这些人都这么疯狂……

这是那个人在离开之前留下的话。事实上,在跑路之前,那段时间凌夜过的有些艰苦……

雅妃和小医仙在得知了之前凌夜玩命一样的各种试药,最后却又什么事情没有的事情之后,两个人疯狂了……

雅妃那边或许还好,做新单方的实验的话因为很多原因成丹率并不是很高,小医仙这边可就不好对付了。

自从发觉到药剂师也不能够只靠现在的方子固步自封之后,在草药足够的情况下,她开始疯狂的进行各种搭配。

然后配出的新药剂自己来试,好吧,顺便也拉上凌夜一个……反正两个人都是吃什么都不会死的,试一试也无所谓吧。

小医仙作出着一系列举动期间,头脑中的不负责任想法,以上。不过到这里你以为事情已经结束那就错了。凌夜这段时间里还要为宓罗解释并非来自此时的锻造方法,以及宓罗在实际当中问到的一些问题。在阵法和契约师这个任谁都很陌生的事物之上,凌夜与云韵一道讨论这些事情的时间也一样不少。

更不要说不时要经历美杜莎女王的调戏还有安抚那个总是说要长大的当初迦南学院的强榜第一,紫妍的事情了。

省心的大概就只剩下纳兰嫣然和海波东了吧。

在走之前,凌夜这般感慨过,只不过仔细想一想,纳兰嫣然这么多年和宓罗再一起的时间那么少,怎么说也不能把这两个分开,都带上又怕照顾不过来。

所以最后凌夜想了想之后,还是让海老和自己走了一趟,顺便把那只别人都搞不掂的强榜第一带走了。

而根据离开的人的说法,他似乎是为了找些什么需要再去一次极北之地,会离开多长时间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超过一年。

离开之前,凌夜留下了很多卷轴。

离开之后,在雅妃看了那些留给她的卷轴之后,雅妃抓狂了。

虽然不得不说,这些事情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绝对是可以笼络大批的实力,从结果上来看也是可以改变全大陆的东西。

但是这个东西真的是可以做到的吗?!

你太相信我了吧喂!

雅妃稍微缓了缓神,凑到雅妃身旁去看卷轴的小医仙则是让雅妃彻底平静了下来。

“你们自己看看吧,这个计划。”

手臂轻挥,斗气夹杂着卷轴向其他在场的人飞去。对于如今的雅妃而言,这些事情已经是轻而易举,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弱者,也都是轻松的将卷轴接下。

各自展开手中的卷轴,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从开办学院开始,改变整个斗气大陆?”

喃喃自语,有些怀疑的,这个是纳兰嫣然。

“让每个人都有发挥自己天赋的地方,一个相对公平的平台吗?”

神色凝重,却隐隐可以看出几分兴奋,这是宓罗。

“炼药师,炼器师,阵法师,强化师,契约师,机关师,治疗师。嗯?还有专门修炼灵魂的?还真敢想。”

粉嫩的舌尖舔过红唇,笑容越发妩媚,这是美杜莎。

“改变各个属性和职业之间发展的不平衡,让每个人都有自己了解自己,选择自己的前进道路的权利吗……”

面色冰寒,一双眸中却隐隐闪烁着精炼光芒,这是云韵。

“让类似于药剂师和锻造师之类非斗者也能胜任的职业在这斗气大陆上也有一席之地吗。”

双眼当中带着晶亮的光彩,似乎也带着对未来的期盼,这是小医仙。

“是吧,你们看看,构思很好,物资方面有那家伙的青色雷电和青色火焰我倒是不怕。”

雅妃一脸纠结的样子,摊了摊手,随后伸手抱住了旁边的小医仙一副求安慰的样子。

虽然这段时间多少也有些习惯了雅妃无事时候的搂搂抱抱,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小医仙还是不免红了脸颊,但是看雅妃这个样子又不忍心将她推开,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模样,让人有些想要发笑。

“就是说啊,要想实施这个东西,需要有场地,需要有物资,但是更重要的是应该有人吧。”

雅妃有气无力的倒出一只手在一张展开的卷轴上重重点了几下。

“想要让这些职业都普及下去谈何容易,即使我们要开学院,也要有能够教这些的人吧,但是这些大多要不就是相当冷门,已经没有人在意了,甚至有些接近失传的职业。”

终于松开了小医仙,雅妃在躺椅上向后重重一靠,叹了一口气:“要找到能够精通这些,还能够,愿意将这些传授下去的人有多不容易,准备这些又需要多少时间,你们也应该清楚的吧。”

“不可否认这里面的东西如果真的能够实施起来,毫无疑问会是一场对整个斗气大陆的曾经与上层的撼动,但是问题就在于。”

雅妃突然间坐直了身体,一双美眸环视全场:“我们现在的能力还不够,我的能力还不够,找不出这些最重要的人,来推动这个学院的运作。”

“其实我倒不觉得,在人的方面可能会有问题,但是问题并不像你说的那么大才对。”

一边放下手中的卷轴,云韵的声音突然响起:“就算是我们在场的这些人,已经囊括了其中大部分的需要了,不是吗。”

云韵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竟是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为之一振,纳兰嫣然更是想起了凌夜交予她的那缕据说可以辅助灵魂之力修行的银白色火焰。

好啊,这个家伙,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吗?雅妃依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云韵所指的人。

“呵呵,那个人类的小家伙啊……”

妖娆慵懒的笑声想起,话也只是说到这里,但是任谁都可以在美杜莎的眼中看出那危险的意味。

“不过,很有趣。”从某些方面来讲,云岚宗的宗主永远是最理智的一个。

此刻云韵唇角原本清冷的弧度微微挑起:“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算上我一个。”

“能够见证这片大陆天翻地覆的那么一日,也是一大幸事。”

清亮的眸中是张扬的神采,却也一语说出了在场所有人内心的共同心声。

相关阅读
男闺蜜看我那里就硬,操良家妇女经过自述|花千骨之相惜

“说吧,你将他们支开是为了什么?”白子画放下纱帐,走到中间的桌旁,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弟,疑惑地问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掌门师兄,掌门师兄真是慧眼

鞭穴走绳姜罚掌嘴 酒泉卫校包月女生—高处不胜寒

到这里,《高处》网络版结束了。剩下的内容,是实体版。实体版只能简单概括,请大家包涵。最后的部分,不过是交代一下各人的归属:比如王璨与姜瑶终于修成正果;慕容隼国破身

少妇粉嫩好的鲍鱼,日了小侄女-微微一笑很倾城之重生倾

半个多小时后,微微到了RED咖啡厅。蝶梦的短信里说自己是栗色长卷发,穿着墨绿色长裙……微微在RED咖啡厅里张望了一下,在窗边最里面的位子看到了她。微微举步向她走去

男主女主在教室肉H文,老汉的欲火-当高智商罪犯穿成华生

“你有钱吗?”“神马?”“我最近有些缺钱,你知道,天气冷了,总是要添置点衣服。”华生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食物残渣,对着对面脸部有些走形的莫里亚蒂说。“哦,这是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搞留守妇女的屁眼系列小说-荆棘王

先不管明年元月的金球奖到底是谁,利物浦俱乐部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在如何渡过密集比赛上。进入十二月,到圣诞节前的二十五天里,利物浦一共踢了五场联赛一场欧冠一场英

小内内若隐若现旗袍女,嗯啊好疼太深了轻点—眸光

57机场大厅中,开始旅途的、踏上归程的人来人往,成群结伴。她安静地坐在大厅一隅,手指在锁屏键上不断地按下,手机屏幕明明灭灭了许多次。自己没有告诉其他人将要启程的

男人的大家伙发热顶破裤子,我的禽兽生涯—她原来是女配

从掌门的洞府出来,暮雪还处在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恍惚中,她十分不理解:她怎么就看懂了呢?江漓真人倒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小徒弟被人调戏的这一幕,要不然绝对暴起。不过,暮雪虽

这个有点吧h福利哟哦,我帮女儿侍候女婿|雷神

莫里斯大步走向雷哲帐篷的时候,夏佐与埃勒正好离开帐篷。远远看见两人离开的莫里斯脚步一顿,不动声色地放缓了步伐,悄然来到帐篷门口,借着帐篷门帘的缝隙向里面看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