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内内若隐若现旗袍女,嗯啊好疼太深了轻点—眸光

2020-02-06 13:46:54作者:隔壁小王

57

机场大厅中,开始旅途的、踏上归程的人来人往,成群结伴。

她安静地坐在大厅一隅,手指在锁屏键上不断地按下,手机屏幕明明灭灭了许多次。自己没有告诉其他人将要启程的消息,但真到独身一人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冷清了呢。

最后她终于放弃折磨这个可怜的按键,轻吐了一口气站起身。

嘛,一个人就一个人嘛。

虽然这个时候她有点后悔了,至少应该跟她说一声的。

——果然要跟她说一声吧?

她默默地又坐回座椅,这次好好地解锁进了邮件界面,在犹豫要发些什么的时候她仿佛听到了谁在叫她的名字。

感觉自己太在意这事都有点幻觉了呢,她自嘲地笑了一声垂下眼看空白的界面,又默默地再次关掉了,但这次更加清晰地听见了那个声音。

“池田!”

声音有点低沉,像华贵的大提琴,就算是高声的时候也没有丢掉他的优雅,但曾经有一段时间,她一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有点烦人……

然后迅速地借着他的东风跑走了。

良心稍微还是有点痛的。

池田真纪抬起头,眼神在说不上人少的大厅游弋了一下,毫不费力地看到了两个鹤立鸡群一般的人。她那位张扬地有些合不来的表弟拉着自己前一秒还在想着的小姑娘大步走来,可怜的小姑娘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有些气喘,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池田真纪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他,脑子一抽鬼使神差地出口的第一句话是:“迹部,你又开始强抢少女了吗?”

迹部:???

黑历史能别再提了吗?!

见迹部景吾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池田真纪轻松打落了他牵着的手,扑向了另一个人:“小花~”

她承认自己有点小感动,需要个妹子抱抱才能好!

马上要落入怀抱的那人无情地伸手阻挡了。

“我,有点生气。”花音板着脸,惯常软糯的声音被刻意地压在同一声线上。

忽略努力压制的气喘和因为奔跑而带着些许的红晕和眼中的水雾,她的声音确实已经很平板了。但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然而处于不在理一方的池田真纪有一点点怂了:“啊哈哈哈,那个……”

“前辈,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们!”花音提高了点声音。

明明是面对着一个比自己矮上不少、似乎谁都可以欺负一下下的软萌妹子,池田真纪却不敢回嘴,弱弱地道歉:“对、对不起?”

一旁的迹部景吾惊奇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更惊奇地看了花音一眼,但知趣地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问:“啊嗯,所以现在能说说吗?不告而别?”

“咳……”池田真纪小声嘟囔,“要是被你们你们知道我是去追那谁……这多逊啊……”

“你当自己掩耳盗铃么?”自己不说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了吗?

“你带我去美国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好脾气如花音都有点接受不了了。

一人一句让池田真纪心虚无比,“那个……”

“你先不要说话。”

“你还是先不要说话了。”

池田真纪有心想吐槽一句他们的异口同声,然后又在这短暂静默中收回了这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会被打的,绝对。

——真的非常生气啊!

池田真纪拼命眨眼朝刚开口的迹部求救,得到了迹部一个【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解决】的眼神。

她苦着脸在花音的一旁坐了下来。

国三毕业前的新年第一天,池田真纪和虹村修造开始交往了,勉强可以算是“水到渠成”,但不同于其他人对此喜大普奔争吃狗粮的心情,两位当事人的心情有点复杂的。

摆在这对磕磕绊绊终于在一起的小情侣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即将到来的分别——三月的毕业典礼一结束,虹村修造就要飞去美国,正式交往不到一季的他们还没腻腻歪歪够就开始了异国恋。

四月春假时,和虹村分开不到一月的池田真纪拐了花音直飞美国,美名其曰壮胆,带给了她一次永生难忘的奇幻春假……

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很逊啊!

——花音的目光明明白白地表示着这个意思,仿佛无声的谴责。

池田真纪心头一窒,双手合十模样诚恳:“……对不起!”

这件事确实是她做的不地道了。

从美国回来后池田真纪就做了决定,拿出来十二分的认真来准备出国的事情。作为模范生大小姐,这对她并不是难事,如果不是美国是9月份开学,她出国的时间可能还要早一些。

这些事情,她都没有瞒着花音,可是结果临出国,真到了要出国不知道下次要什么时候见面的时候,她却选择了最让人措手不及的方式。

就不说原因单说结果,换一下身份的话,她也绝对会恼火的。

可现在这个时机……不管说不说委实都太不合适了。

池田真纪偷偷打量了眼花音的脸色,她正咬着唇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与情绪,姣美的脸上表情有点点沮丧,自开年后鲜少地有些情绪外露,真纪心里的石头却松了松。

这可比几天前那样子让人放心多了。

“为什么?”

池田真纪晃神间,花音问。从别人口中听到池田真纪是今天航班的时候,花音觉得有种被蒙在鼓里的失落感,一路上越想越气氛,到她还在试图转移话题的时候终于到达了顶峰。

但,总有个理由的。

他们决定给她一个申辩的机会,这是路上就说好的。

池田真纪的在两人直视的目光下讪笑了一声,举手投降,“……我不太擅长应对这种场合啦。”她扭头神色不太自然:“我也不想和你们分开啊,这种场合万一哭出来怎么办……”她不要面子的啊?

这也不是假话。

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剖白自己说出了肉麻的话,池田真纪扭捏了下,爆发了:“哇,你们干什么呀,让人说出这种哈子卡西的话!”

“呵,这还差不多,本大爷过来送你可不是要听假话的。”见到如此不华丽的池田真纪,迹部心情不错,“不过人生的分离也不全是坏事。”

两个女孩都转头看他,迹部按着自己的泪痣笑得自信:“至少结局不错就对得起这场分别了。”

这是对池田真纪的信任。

作为互怼对象,最后不仅来送别,还鼓励她什么的,对于这样不太熟悉的迹部池田真纪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感觉有点恶心啊迹部……”

差点把迹部气冒烟,大爷的嘴角不自然地抖了抖,刚要开口又被她下一句堵了回去。

“谢谢。”

——这还差不多。

迹部景吾大方地放过了她。

花音看着这对表姐弟,感觉有点不明觉厉。

解决掉一个麻烦,池田真纪看了花音半晌。

她比四月的时候又瘦了点,脸色也不太好,但是比前几天那副鬼样要好太多了。

帝光三连霸的那天,影子与奇迹决裂了。

那时候,曾浅笑着说“我会加油的”的漂亮少女苍白着脸站在赛场的休息室外,冰紫色的眼失了平日鲜活的剔透显得有些暗沉,却试图朝来看情况的她露出一个笑容,“前辈,比赛赢了,三连霸,我们做到了……没有哦,我才没有事呢……哭……我为什么要哭呢?我应该觉得高兴的呀……”

怎么可能没事!

她认识的浅野花音是这样一个坚强的人吗?

池田真纪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了。

可任凭她抱着要求哭出来,花音也没有反应,只是轻颤着重复“没关系不会哭的”这样的话,声音轻地像是要逸散在暑日的热气里。甚至让真纪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下一秒怀里的少女就会坏掉。

她怎么敢冒险让一个情绪已近临界点的人再经受一次离别?

池田真纪原本想先斩后奏到等再过段时间再告诉她的,所以关于航班的事情国内的人她一个都没透露。

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她了,明明有好多话想说,可到这时候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池田真纪轻轻抱住了她,“小花,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她也不知道花音能不能领会到她的意思,但小姑娘轻轻回抱住她点了点头。

“嗯。”

那就当约好了哦。

“啊呀~”池田真纪故作轻松地叹气,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我会给你寄好吃回来的。”

在安检口送走了池田真纪,迹部侧头看花音。

事实上一早接到她的电话让迹部很是意外,但事关没良心地拿他当完挡箭牌就丢的表姐他也就没有多问。

察觉到他的视线,花音抬起头轻声道谢。

“没什么,原本我也要来一趟的。”因为路上很匆忙,来的路上他并没有特别注意到她的情绪,但极为擅长察言观色的他也不会忽视过去,迹部迟疑了一瞬,还是选择了直截了当的方式,“你……没事吧?”

花音一瞬间露出了个茫然的表情,随后抿了抿唇:“没事哦……”

顿了顿,她露出了清浅的笑容来,“会好的。”

像是要说服自己,她又低低地重复了一遍。

迹部静静地看了她一眼,半晌轻轻点头。

相关阅读
男主女主在教室肉H文,老汉的欲火-当高智商罪犯穿成华生

“你有钱吗?”“神马?”“我最近有些缺钱,你知道,天气冷了,总是要添置点衣服。”华生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食物残渣,对着对面脸部有些走形的莫里亚蒂说。“哦,这是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搞留守妇女的屁眼系列小说-荆棘王

先不管明年元月的金球奖到底是谁,利物浦俱乐部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在如何渡过密集比赛上。进入十二月,到圣诞节前的二十五天里,利物浦一共踢了五场联赛一场欧冠一场英

男人的大家伙发热顶破裤子,我的禽兽生涯—她原来是女配

从掌门的洞府出来,暮雪还处在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恍惚中,她十分不理解:她怎么就看懂了呢?江漓真人倒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小徒弟被人调戏的这一幕,要不然绝对暴起。不过,暮雪虽

这个有点吧h福利哟哦,我帮女儿侍候女婿|雷神

莫里斯大步走向雷哲帐篷的时候,夏佐与埃勒正好离开帐篷。远远看见两人离开的莫里斯脚步一顿,不动声色地放缓了步伐,悄然来到帐篷门口,借着帐篷门帘的缝隙向里面看去。

宝贝告诉我够不够深 嫡女赵姝玉h牛阅网_重生之真不挖

第十章徐皓感觉自己最近状态很在线。期中测验结束,综合成绩全班第十,虽说班里一共就三十来个人吧,但因为二班本身就有点实验班的性质,所以R中一个级部12个班,徐皓大概

肥白高大的李芬,40岁的女人好泡吗-明天可期

嗨了数小时跨年演唱会的观众聚集在场外。这个时候,会场外的世界才使得观众们得以从欢闹的氛围中清醒过来。来长沙之前,两个男生大包大揽了预订酒店的事情,趁着新年时

谁和女技师在包房做过 啊三哥好大我坐不下去-算命

神仙桌,逍遥椅,湘妃榻,贵妃屏。小几上香炉烧得旺旺的,闻一闻,嗯…这香不便宜。若不是边上书架上放得满满的,我真没看出来这是间书房。墙上挂着一个字。我歪着脖子看看:“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gif,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小说|过客,

如果我们没有忘记过去,从来都不是因为怀念别人,而是怀念过去岁月中的自己。——沈安若的Blog春节前的工作总是繁杂。或许沈安若平时积累的人缘还算好,虽然升职突然,却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