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浓精上课,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_西游之唐僧之路

2020-02-06 13:47:40作者:小水

上课

六人气势如虹的放声大喊,仿佛这样就能够增加自己人的气势般。他们满脸狰狞,眼睛里的恶意扑面而来,提着手上的刀棒直奔俩人的方向而来。

站稳了身子,唐安微微蹙着好看的眉,也不看那边的几人,淡淡开口“悟空,你能把他们都绑起来么?"

已经掏出耳中的金箍棒,在手中变成正好适中的大小。孙悟空闻言,眉眼间隆起的瘴气一闪而逝。“这般小贼,打了便是。”

虽是这般说,孙悟空却依然揪下一根猴毛,随后变出一条金色的绳索。这绳索像是知人性般灵活的绕过气势汹汹的六人,不断的上下缠绕。片刻,六人已经被团团围成了一个圆形。手中的武器也因为身体被束缚而掉落在地。

六位山贼被捆绑后,惊恐的使劲挣扎,却是让绳索更加贴近了身体。这才不敢在动弹,只是怒目而视“你是何方妖魔,快放了爷爷们…”

充耳不闻几人的谩骂,唐安平淡的拦住勃然大怒的孙悟空,“悟空,为师想拜托一事,让他们保持清醒。”

孙悟空对着唐安点点头,侧头看着六人的眼神却冰冷而无情。已经走向六人的唐安并没有看到这一幕,泰然自若的在距六人三尺之地席地而坐双手合十。

几人更是口中污言秽语,也念起了唐安的祖宗八代。唐安的眉甚至都没有波动一刻,缓缓的闭上眼睛。开始念起了弟子规“弟子规,圣人训,守孝弟,次……”,

在这片空寂的地方,此时也响起了浑厚,纯净的佛经。还伴随着六人目瞪口呆后的继续谩骂。

眼神随意的瞄着面前静坐的唐安,孙悟空抱着金箍棒,随意的站着六人的旁边。眼神从上到下看着不断念经的师父。他是真的不知道那看似弱弱小小的身躯是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的。

他此时心里只剩下赞叹还有点自己都没有明白的惧怕。随意的丢过一颗石子正中快要睡去的老五。看着几人疲惫不堪,饱受摧残的的样子。心里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幸灾乐祸了,麻木的看着唐安一张一合的嘴,饱满厚重,似乎有些干涸,最上面…

“悟空,悟空。”唐安疑惑的叫着走神的孙悟空,摇摇头。直到走到他的面前,孙悟空才回过神,眨眨眼,“师父你说什么?”

只看到唐安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声响,孙悟空恍然大悟的掏出了耳朵里的棉团。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师父,这个…”

唐安看着这些棉团并未说些什么,声音带着沙哑“悟空,我已为他们超度罪孽,现在把他们送去官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正不知所措刚才自己的行为,现在又被抓包带着棉团堵住耳朵。闻言,孙悟空胡乱的点头“好的,师父,我这就去。”

身体迅速的遁现,敲醒乘机睡着的六人。直接拎着驾云向东而去。

留下唐安,墨黑的眼睛此时在无人的时候,对着他远去的背影眨眨眼,这么急?唐安其实也挺累的,这山贼。刚看到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模糊,但是当几人冲向孙悟空的那一刻,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这六人死。

这六人的死去便是导致孙悟空离去,观音送紧箍帽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到底该怎么办,唐安当时那一瞬脑袋里飞速的闪过,最后灵机一动用念经来打破这个未来。

现在没有孙悟空的桀骜不驯,胡乱杀人。观音还能借口送紧箍儿,来束缚孙悟空么。

“长老,您怎么一个人孤苦伶仃在此?”一道苍老,孱弱的老妇人的声音从唐安的背后传来。

唐安心猛的一揪,面色却极力平淡。转过身的时候,已经波澜不惊了。“贫僧只是在此休息片刻,老施主?您为何一人?”唐安的面前是一个身穿麻布的普通老妇人,双手却捧着一锦衣,上还立着一花帽。

看着唐安脸上的苍白,还有干涸的嘴唇,低垂的眉眼,没来由的透着一种憔悴。老妇人眼里满意一闪而过,随后,

她面色凄凉,眼里自然留出眼泪“这原是我那儿子用的。然而他只做了三日和尚,却不幸命短身亡。我方才去他寺里哭了一场,辞别了他师父准备回家,现将这两件衣帽拿来,做个忆念。”

说着,又是拾袖抹泪。唐安双十合十“阿弥陀佛,老施主节哀。”那老妇抹泪半天,还是等不到唐安搭话,终是幽幽的道“长老,方才我恍惚看到有旁人在此?现在怎么?”

唐安神色因为低垂,看不清几分,只是低低道“方才应该是贫僧的徒弟。”随后,又不语不言。

无可奈何的老妇终是开口“长老啊,你既有徒弟,我便把这衣帽送了你罢。”唐安连连摆手“不妥,这是老施主你的思念之物,贫僧怎敢接受。”

老妇人心里也恼怒“长老,可莫瞧不上这帽,它名叫紧箍儿,可让凶恶之人能够伏法,不敢作祟。这有一《定心真言》是紧箍咒,…你且细细记住。”

她还待嘱咐什么,便听远处空中来了一道爽朗高昂的声响“师父,俺老孙回来了。”

“…”老妇人无法掩盖心中的的震惊,快速的留下一句“长老莫忘。”却化作一道金光远处。

观音,还是来了?唐安心里慌的急,为什么观音的言语间好像自己正在经历着原著的死循环。不是没有杀六人么?为什么?手中的锦衣和灰帽也瞬间变成了光艳艳的棉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子。

他总感觉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想刚才观音疑惑的神色。唐安拾土焚香,对着观音远去的地方拜了拜。

也不过是眨眼间,孙悟空从空中停下,手拿一个钵盂,眉开眼笑“师父,我把那六人放在官府后,又去舀了点水。”怎么能给师傅说自己是不太好意思才在外面晃荡了许久。

唐安回过神,接过递过来的钵盂。神色还待恍惚“悟空,谢谢”

孙悟空紧张的挠挠毛茸茸的头,声音有些涩意,脸上的羞涩被脸遮住,看不清红晕“这是徒儿该做的。”

“咦?这是?师父,这是你为我做的么,”孙悟空的眼睛自然的放到了唐安手中的衣帽,金颤颤的看的人欣喜。他直接伸手过去。

相关阅读
老马和他的儿媳妇小白,h文磨人的小妖精真紧|红楼同人之

“哥哥可曾有······齐人之心?”很微妙的话题,很微妙的气氛。贾敏问出这句话之后压根儿就不敢抬头了,更不敢看贾赦,只一个劲儿地摆弄着衣角,半晌没听到兄长的任何

戳翻你个磨人的小妖精,美女被绑架了吸奶—穿越之平凡人

邵彬趴在方向盘上,听到有人打开车门,以为是汪捷下来了,便抬起头脸转向窗外,压住哽咽的声音,装出没事的样子开口:“这么快就下来了?”“你在躲我。”刘奕冷静地直奔主题。

护士帮捐精,老师日了我 - 流光可待时追

章五十三:瑶山之巅屠苏与晴雪两人寻了多时这才找到一处山崖之巅,虽是第一次来此,屠苏却是一眼便认出这里便是时常出现在他梦里的榣山。这个梦伴随屠苏多时,梦里隐约有

小妖精,你里面真湿,郭府内深藏的阴谋1~3|皎皎云中月

“阿皎,你在哪儿?”“阿皎——”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呼唤声,正躲在岩石下方阴影中偷懒的阿皎一脸不耐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装作没听见一样翻了个身。直到声音渐渐远去,阿皎

小妖精你要绞断我吗,厨房美妇雪臀 美嫩艳妇小说—旋风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不要断啊,每个周末都会更的。  道馆挑战赛,“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半决赛由松柏对决贤武,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主持人在上面说的

教官 不要了 好深车上,妖精这么紧自己坐上来|我有四次

被抢劫犯用来威胁银行职员和顾客的武器,确实和齐塔瑞人的武器有关,但并不是当年纽约大战的遗失物,而是被取下了能量核心之后用核心的力量加以改造的、更适合人类的武

弟媳找我借精,玉米地里缠缠绵绵微盘|昏君

今天是穿越第一天。我来到这莫名其妙的世界,变成男人的身体,周围语言不通,沟通不良,思绪仍处于混乱迷惘中。气力变得很大,我将一件疑似睡衣的白色长衣撕成方块,再用红色

秋夜王铁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趴在阳台上好刺激—自欺

为什么把炸掉地球的期限定在三月呢?学园祭后,当杀老师终于不再躲着她时,余羽曾这么问过他。——然后,巨大的、非人型的生物告诉了她一切。“杀老师”现在的身体是针对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