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人日的文章,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今天的他依旧很傲娇

2020-02-06 13:49:31作者:汪冰洁

老婆

“又能和曾经的队友并肩作战了,是不是很开心?”

“没什么开不开心的。”

绿间真太郎在沙发上坐得笔挺,仿佛从后面挂在肩上的不是个人而是片轻飘飘的羽毛,半点不受其影响,拿着遥控器随意地对着电视调台。

圈着他脖子的少女用尖尖的小下巴在他颈窝蹭了蹭:“犟嘴。”

“没有。”

此时正好点到体育新闻的频道,主持人旁边的视屏框里播放的是今天JabberWock和Strky的比赛截取录像,自然也包括约定复仇赛的前因后果片段。

凌濑白明显感觉到手下的躯体骤然的紧绷,心想看新闻都能有这个反应,果然她家小真这次是真生气了。

于是葱白的手指在苍翠的发丝间轻柔慢顺,来回安抚了几下。

绿间没说什么,但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赢回来就好啦。”

凌濑白侧头贴着他的脸轻蹭了一下,手肘支着沙发背,托腮轻笑,“天才不是只生在美国啊。”

绿间看向她,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笑盈盈的模样,好像事情越大她越不会慌乱,潋滟的红眸里永远藏着稳重和自信,连说出来的话都像既定事实一样。

但是——谁说不是事实呢。

他们一定不会输这种事。

没缠着绷带的手指在白皙中晕开粉色的脸颊上摩挲了一会儿,绿间眉目平静地看着她:“集中训练明天下午开始,地点在中心体育馆。”

“吔~”少女像猫一样反蹭了一下贴在脸侧的微凉手指,戏谑一笑,“是要我记得找时间探班的意思?”

“……我没有这么说。”

“是吗~”凌濑白笑弯了眼睛,凑近了些,眼里藏的星辰好像随着那弧度洒了出来,点亮了整张面孔。

“我可以去探班的哦,附带慰问品。”

“不过~”

红润的唇弯成一个小小的弧,有点狡猾的意味,纤长的眉一挑:

“你亲我一下呀。”

“……”

绿间面无表情地和笑得像只狐狸的人对视。

凌濑白耐心十足,嘴角的笑连弧度都没有收敛,但是那感觉并不是期待,而是在看着什么有趣的事——关于这点,已经对她了解甚深的绿间一眼就能看透。

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戏弄他罢了。

绿间早已见怪不怪,非但没有露出她想看的窘迫表情,还颇为淡定地倾身过去,手指捏着对方小巧的下巴侧头印上了那两瓣嫣红。

浅浅一吻后,凌濑白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像是刚刚经历了一件让她失望不已的事那般。沮丧得弯绕的头发似乎都变得软踏踏了。

“干嘛啊,是你自己要亲的。”看她这个模样绿间十分不满,眉心立时出现两道皱褶。

凌濑白颓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幽幽地又叹了一声。

“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纯真可爱太郎了……”

“谁是纯真可爱太郎啊!”

——————————————————

把慰问用的蜂蜜柠檬和简单的小点心装好,再把冰镇过的小豆汤倒进另一个壶里,凌濑白顶着烈日踏出了家门。

阳光顷刻间把她收拢进去,凌濑白不禁抬起手在眼前遮了一下,饶是如此依旧被那带着灼意的光亮刺得眼睛微疼,嘴里禁不住抱怨似的喃喃:

“日本可怕的夏天……”

她在家里几乎24小时开着空调,把冬天用体质省下来的暖气一股脑全在夏天转换成冷气挥散了出去,硬生生用科技的力量营造出了一个可以盖被子的室内环境——但这依旧挽救不了室外熏灼的温度,只让她因为温差而更为难耐。

要不是为了去给绿间真太郎探班,她打死不会在除必要情况外的任何太阳高高挂的时间里出门。

集中训练已经进行了三天,听桃井说,组成新的队伍VorpalSwords的7个人连同候补3人在内,全部由相田景虎先生出面向各自就读的学校请假,统一安排食宿,以求最高的训练质量。

一个学校重点培养哪些社团的话,整个群体都会容易受一种共同荣誉感的影响。听桃井说,请假那天青峰离开的时候学校里直接吼成了一片,让他把脸面挣回来,好好加油。

这些小插曲绿间当然不会闲来无事和她说,或者说自从他投入训练后两人每天就只会在休息前通个简短的电话,凌濑白连今天上门慰问的事都没告诉他,还是私下联系的桃井确定可以拜访的时间。

送惊喜这种事,她表示玩得乐此不疲。

……

凌濑白不太熟悉中心体育馆那段路,还是路上遇到一个好心的奶奶给她指了方向,最后才终于绕到了正确的路口。

此时桃井五月发来消息,说休息时间到了,问她在哪里。她一边回复着一边稍稍加快步伐,一个不留神,错开了一秒没抬起头,和旁边走出来的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啊,抱歉!”

凌濑白反射性地伸出手想扶住对方,但没想到的是,不仅两道声音重叠到了一起,动作也一样——两人几乎同时握住了对方的手臂。

忽然来的同调让双方都微微一怔,也就在这时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和凌濑白撞到一起的是一个看起来和她同龄的女孩,眉如墨画,眸若点漆,一头鸦羽长发整齐束在脑后,穿着简单的深色休闲装,肩上背着一个长长的黑色帆布袋,目光清明地正看着她。

这是一个既像深林墨竹,又像崖边苍松的女孩。

周身都是清冽正气。

啊呀,好出众的孩子。

凌濑白心想,同时轻轻扬起了嘴角。

“不好意思,我没好好看路,你没受伤吧?”她带着歉意先开口询问。

对方摇了摇头,温和地回答她:“当然没有,我才很抱歉刚才走神了撞到你。”

两人用色泽不同但同样清澈的眼睛对视了一瞬,旋即一齐忍俊不禁。

“看来我们都没抬头呢。”

“是啊。”

两句话的功夫,这两人就好像承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点,生疏在片刻间悄然化去,再开口时已然少了很多拘谨。

这回是那个陌生的女孩先开的口。

“你是这附近的居民吗?我在找中心体育馆,不知道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怎么走?”

凌濑白看着人,眨了眨眼睛,“啊啦,这可真巧。”她笑了,“我也要去中心体育馆呢。”

陌生的女孩露出有些惊喜的表情,“这样吗?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当然。”凌濑白点点头,指了一个方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怎么走,不过刚才有位好心的老奶奶给我指了路,中心体育馆应该就快到了。”

她简单解释了一下后自我介绍道:“我叫凌濑白,请多指教哦。”

对方也微笑颔首:“我是真田千鹤,请多指教。”

……

结伴而行的路上,两个同样秀拔不群的女孩显然相谈甚欢,此时已经能望见体育馆大门了,不算短的一小段路下来,隐隐还有些意犹未尽。

虽然相处不到几分钟,但凌濑白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这个女孩身上的沉稳气息让她十分喜欢,和绿间正常的时候有些像,是一种超越年龄的平和感。但另一方面,对方的率直又融入在不俗的谈吐中,字里行间都是诚挚,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于是半直觉系的她很快决定交这个朋友,并主动提出了交换联络方式。

“当然好,我也很想和凌濑同学交朋友,和你聊天十分愉快呢。”

真田千鹤几乎是在凌濑白提出的下一秒就毫不犹豫地掏出了手机,难得带上一分小小热切地和红发的女孩交换了彼此的号码邮箱,然后才开心地把手机收起来。

“刚才忘了问,凌濑同学是要去体育馆做运动吗?”

“怎么会呢,”凌濑白噗嗤一笑,“我穿这样也不像是去做运动的吧,倒是真田同学你更像呢。”

真田千鹤闻言,顺着她的目光意识到了对方指的是自己肩上的东西,“你误会了,我只是习惯了随身携带竹剑而已。”

凌濑白有些好奇,“真田同学是练剑道的?”

“是的,从小就开始学了。”

“真厉害啊~”

因为被刚认识的朋友,还是个超级大美人这样目光莹莹地夸赞,真田千鹤轻轻挠了挠腮,难得有些羞涩。

“也没有,过奖了。”

殊不知她心中真诚单纯的新朋友正激动地满心打滚着喊“美人塞高”,恨不得拉着她原地转上两圈。

不过本人当前凌濑白还是很注意形象的,没让自己的荡漾气息飘出来,把话题引回了原来的方向,“我是来体育馆找人的,真田同学呢?”

“我……”

说时迟那时快,真田千鹤正准备开口说“我也是啊又这么巧”,一个黄澄澄的东西带着不容忽视的气魄以猛虎扑羊之势杀入了两人之间——直接把黑发的姑娘扑了个后退几步远。

“小千鹤!!!!!”

——还有一嗓子让凌濑白耳朵隐隐作痛的嚎叫。

等她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所见的就是一个熟悉的大块头,把金灿灿的脑袋埋在黑发女孩的颈间飞速狂蹭,明显大一号的体型因为弯腰低头的动作将女孩完全罩了进去,反正凌濑白远远看着都觉得那两条手臂估计捁得人也是够呛。

更别提还同时魔音绕耳。

——“啊啊啊小千鹤你怎么才来看我!!”

——“我说……”

——“我给你发了那么多信息你才回我一条我好难过啊!!”

——“等会儿……”

——“我超级超级想你的!超级超级!”

——“凉太……”

从视线仅见的真田千鹤那露出来的脑袋看,她似乎并不意外这个展开,女孩脸上的表情八分无奈两分歉然,试着开了几次口都被对方用停不下来的絮絮叨叨堵了回去,最后只能叹口气,艰难地抬起一只手,动作轻缓地拍了拍那颗金脑袋,给他一下下顺着毛。

耐心听完了来人一番委屈巴巴的抱怨后,真田千鹤动了动肩示意对方放手,人型大金毛纠缠了一会儿后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怀抱。真田千鹤得以解脱,第一时间先看向了一直在一旁笑眯眯的凌濑白。

“让你见笑了,凌濑同学。”

凌濑白爽快地摆了摆手,“不不不,怎么会见笑呢,你说是吧黄濑君?”

“咦?”

相关阅读
肥白高大的李芬,40岁的女人好泡吗-明天可期

嗨了数小时跨年演唱会的观众聚集在场外。这个时候,会场外的世界才使得观众们得以从欢闹的氛围中清醒过来。来长沙之前,两个男生大包大揽了预订酒店的事情,趁着新年时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gif,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小说|过客,

如果我们没有忘记过去,从来都不是因为怀念别人,而是怀念过去岁月中的自己。——沈安若的Blog春节前的工作总是繁杂。或许沈安若平时积累的人缘还算好,虽然升职突然,却

女同桌下体那两片肉是什么,喝女人尿的真实故事—今天开

家里一如既往的没人,从热热闹闹的饭馆转回黑暗冷清的房间,古衣反倒松了口气。打开电脑,码字古衣不热衷,但在自家的论坛上刷刷贴,专栏下看看回复古衣倒是乐此不疲。古衣

后座太颠了你坐腿上 我给老婆叫了个男技师|五爷在上

白玉堂本是与展昭一路往前面查探,只觉着鼻子一痒,仰头便是一个喷嚏。展昭被惊了一下,随即笑出来声。见他正用手捏自己的鼻子,笑道:“难不成是哪家姑娘□□念

老马和他的儿媳妇小白,h文磨人的小妖精真紧|红楼同人之

“哥哥可曾有······齐人之心?”很微妙的话题,很微妙的气氛。贾敏问出这句话之后压根儿就不敢抬头了,更不敢看贾赦,只一个劲儿地摆弄着衣角,半晌没听到兄长的任何

被几个男人同时干的说说,嗯啊不要轻点-海贼王之A字母的

伟大航路新世界某海域,莫比.迪克号。从二队所在的船只跳到主船上,Ace抬抬帽子,径直往喧闹的船尾走去。白胡子海贼团主船上的大部分船员还是很恪尽职守地守在岗位上,只

被10个男人睡过&2对夫妻换爱之夜_穿越去做接生婆

小一同学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啊…似乎要把这几个月缺的觉都补回来.这几天她几乎是只在肚子饿极的时候爬起来喂饱自己再爬回床上,再就是憋急了起来上个厕所

嗯嗯不要舔不要吸尿了 我被陌生人摸下面好兴奋—那些

后来她转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看来这皇帝没有还是很重规矩的,管你昏迷呢,是不能留下的。只是遇到甄嬛这开了金手指的女主估计规矩都是拿来打破的吧。这更加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