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教练(杰克逊陈艳),被日的受不了|香蜜之云心

2020-02-06 09:41:36作者:一江春水

受不了 教练

先时的灵光一现,着实算救了她一命。

她必须感谢上辈子那些,普世的常识,实际上有时候,越简单的东西,总是容易被下意识的忽略。

医学上有这样一句话: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宁云也是突然意识到自己钻了牛角,此时,她本灵力无多,要想超度这亿万亡魂,怕是把真身撕碎了都不够,忘川招唤她来,是为解幽冥之怒的。

冰雪本有洁净沉静的作用,而唤雪对她来说几乎算是本能,只需消耗极少的灵力,事实上,沾染了她灵力的雪花,也确实能起到安抚作用。

但,仍是不够,宁云心下有些无奈的聚起最后一点灵力,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凑巧,若无先前那一番折腾,她绝不至于被逼迫到如此地步。

事已至此,她或许只能失约于润玉了。

忘川河畔,润玉望着身形越发飘渺的宁云,眼中渐露出绝望之色。

“忘川,忘川,亦是河川,”洛霖突然惊道,“原来如此!”

他抬掌凝出一块水色透明的玉牌,“师尊,是否我现在将水神之位传给云儿,就可保她此番无虞?”

斗姆元君看向洛霖问道,“你可有感应?”

“弟子,先前并未,就在刚才,水神令上却似有所感。”洛霖认真答道。

“她未得所有水族的臣服,却与你有血脉之亲,如今又得功德,乃可以功德成神,故水神令应而有感,但你若有丝毫不愿,便会给她招去反噬,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洛霖垂眸道。

……

雪初时并不大,乃是因为这许多时日,宁云的灵力耗损许多,所剩无几,不过,渐渐的,不知为何,她的灵力竟渐渐充盈起来,施云唤雪也变得越发得心应手。

一个时辰的鹅毛大雪,竟将忘川结了一层薄冰。雪霁初晴,天开云散,竟有天光降与忘川。

好安静啊。

好干净啊。

忘川平静下来,表明甚至结出一层极薄的冰层,天空透下些许天光,其中一束正将宁云笼罩在其中。

她没有意识到,她的身躯在那轻盈的光芒中,变得凝实,肌肤如同初生般晶莹润泽,幽魂的灵火与野鬼的灵体,离开她些许,虽然仍然徘徊与她的附近,却不再伤害她分毫。

手垂落于身侧,宁云疲惫的仰着脸,感受那一抹天光的温暖。

她微微张开眼睛,身前一枚水色透明的令牌悬浮于半空,正中间乃是一个“水”字,一闪而没入眉心。

然而,她实在太疲累了,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

就这样待一会,就让我这样的待一小会儿,什么也不必想,宁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就在这时候,她看见润玉略带踉跄的涉水而来,他平日那样爱洁,此时却鬓发凌乱,衣衫褴褛,满面尘灰,下摆沾染斑斑血迹。

她很想对他说,别过来,忘川就免疫我,你们都不行的,要被咬,等我一会儿,就等一小会儿就好。

然而,却开不了口,她现在全凭一口气撑着不倒,她都怕了,就怕一个晕过去又生什么变故。

直到,宁云落入了一个温热坚实的怀抱之中,她所剩不多的力气,顿时卸了干净,只能柔软的躺在润玉的臂膀上。

润玉抱起宁云,目光一瞬不移的凝视着她,将她带回了岸边,直走到玄灵斗姆元君面前,恭敬道,“还请尊上看一看云儿,如今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斗姆元君平静的缓缓道,“脱胎换骨,天降功德,祸福相依,此劫已解了。她不过神念耗损太过,需要修养些时日罢了。”

“尊上的意思是阿云没事了吗?”不知何时,随风神前来的锦觅嘴快的问道。

斗姆元君含笑微微点头。

“多谢尊上赐教。”润玉眼中激荡起欢喜。

临秀亦含笑对洛霖道:“云儿此次也算因祸得福了。”

洛霖亦笑道,“水神之位,我本就想传与云儿,如今也好,我此后便只管逍遥度日了。”

“呀!夜神殿下,你伤得好重啊!”锦觅这时注意到润玉一身染血的“风采”惊呼。

“你身上有伤,还是我来抱她吧。”洛霖蹙着眉上下打量了一番润玉道,“近日你的灵力也损耗颇多,需得好生调养一番。”

“不必,”润玉下意识将宁云搂紧,方觉失礼,复又找补道,“多谢伯父关心,润玉无事。”

宁云自然能感到润玉的不安,微微一笑,闭上眼,将头往润玉的肩窝靠了靠,这回大概吓惨了他了。

洛霖眉梢一跳,但想起这几日润玉的表现,到底没再多提,“如此,你们先回天界,我送师尊回上青天——”

“你放心吧,”临秀微笑着对他一点头,“这边有我呢。”

洛霖往宁云与润玉一扫,点点头。

洛湘府,持盈院

宁云倦极,却一时难以入眠。润玉被赶到隔壁去让临秀治疗了,锦觅趴在宁云床边,和她说话。

“阿云,你这回简直太惊险!”锦觅鼓鼓脸颊,“我都好久没出去玩儿了。”

宁云缓缓笑了笑,没说话。

好在锦觅有这样捧场就够了,清清脆脆的把这几天的事谈遍了。

“没想到大殿下是条白色的应龙啊。”锦觅托着腮感叹道,“阿云,你之前看过大殿下的真身吗?那尾巴真是无与伦比啊!”

“比旭凤如何?”宁云笑道。

锦觅双眉一撑,脸上飞红嘟噜道:“那焦凤凰跟乌鸦似得,哪有夜神殿下威武霸气。”

宁云也不戳穿她,“好吧,一会儿润玉过来,你当面再夸他一回,他一定很高兴。”

锦觅嘟嘟嘴,她…有点不敢,“夜神看上去和爹爹似的,好严肃啊,我不敢。”

宁云只好笑笑,“那我替你转述给他。”

“阿云,你现在看上去好好看啊,”锦觅伸出一只手戳戳她的脸,然后一脸惊讶发现,“好软好嫩哦!”

“感觉就像可以戳破葡萄皮流出水来…就像那个成语...什么!对了吹弹可破!你说,这会不会下面全是水啊,你现在是水神了嘛…好厉害啊!对了,你还是一朵花吧,还是变成一滴水了啊?”锦觅觉得手感颇佳,不由得又戳了几下。

水神?

宁云任她动作,忆着那个玉牌,不会吧!

“锦觅仙子,多谢锦觅仙子照顾云儿,”润玉走到床边,借着整理被角,不动声色的把锦觅的手拦开,“接下来还是让润玉来吧。”

“哦,好说好说,”虽然润玉显得有点严肃,让她有点小怕,不过锦觅一向神经粗得很,听了润玉一句谢字,便站直了,满脸笑意点头道,“我和阿云是姐妹嘛,都是应该的,应该的。”

临秀赶忙拉了锦觅一把,刚才见锦觅戳宁云脸的时候,夜神眼神都要把她冻成冰了,“你随我出来。”

锦觅毫无所觉,被临秀拉出门的时候,还回头对宁云道,“阿云,我先前种了好几颗灵芝,我一会儿煮了水,给你补一补。”

……

润玉在榻边坐下来,伸手怜惜的摸了摸宁云刚才被锦觅戳红的地方。

“喜欢吗?手感如何?”宁云笑着问道。

润玉的指尖一时顿住了,他收起手指,一时觉得哭笑不得,“云儿你——”

宁云艰难的往里滚了一圈,“上来吧。”

“什么?”润玉觉得自己没明白她的意思。

“上来,陪我躺一会儿,”宁云对润玉笑了笑道,“听锦觅说,你为了照顾我,十多天不曾休息好,如今也该累了,陪我躺一会儿。”

“不…不用了,润玉并不觉得疲惫。”润玉不仅站起来,还小退半步,满脸红晕都不敢看她。

“先前,你不是陪我躺过的嘛,服药的时候。”宁云道。

“那…那是,事从权急。”

“现在也很急的,”宁云侧着身,从被子里,可怜兮兮的伸出一只手,“你要不陪我,我就睡不着,我好困的…”

润玉握住那只纤纤玉手,柔声道,“云儿你睡吧,我就陪在你身边,哪儿也去。”

宁云、宁云这会儿其实困得要死,但她晓得,她要真的就这样睡了,润玉估计也真的就坐在旁边,看着她,一直等她醒。

“来吧,没关系,这床宽得很,”宁云扁扁嘴,眨眨眼睛,露出在亲友中无往不胜的撒娇大法,“我就想让你陪我。”

润玉…果然招架不住,去了鞋袜,摆放鞋子的时候,见宁云精巧的绣鞋与之并排着,不由又是脸上一红。

他小心的在床沿边侧躺下来。

宁云计划已成,又一转滚过来,一把搂住润玉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口。

润玉一惊,呼吸一滞,一动不敢动。

“休息会儿吧,我没事了,都过去了。”说完这话,宁云终于睡着过去。

润玉垂头看着她平静的睡颜,意识到,自从相恋以来,他才是总受照顾的那个,他口口声声的说爱她,却从来没为她做过什么,相反,她却时时注意着他、关照着他,甚至在她危急的时候,还要安抚他、安慰他。

润玉小心的将手抚在宁云的发顶,他想,要成为她可以放心的依靠,需要让自己更强大一些,更可靠一些才行。

相关阅读
老婆被黑人瑜伽教练,把腿张开叔叔要进入—小秋的幸福生

秋从中国回来的时候,已经是8月份了。她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德国有了一个大约可以称得上是情敌的人。不过鉴于这段感情只冒了一点儿苗头,就因为梵妮拉完全不感兴趣而被

真人性恋十八式,姐姐和哥哥在房间里|花千骨之师叔是个

很快几人就到了天山派,并见到了离书长老,意料之中的脾气不太好。“你们这些毛头小子到底有什么事!我可不像你们这么闲!”离书长老凶巴巴的毫不客气的训斥他们。沐安嘴

女闺蜜想我插她 学游泳教练在水下锸我_魔族皇室彭格列

三道橙色光束在空中交相呼应一般,尤尼所在的光柱向着结界靠近,在穿过结界后大空属性的三人身体均是一震,体内的魔力骤然间紊乱了起来。幸而三人反映都是不慢,立即着手

太大太长太粗太硬受不了,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_RE:sumi

置顶:本专题为非正式专题,纯属主持人私开。欢迎各位喜欢星主的人在里面讨论,圈地自萌,奉行不撕、不踩、不黑,三不原则。本专题无明确主题,不会出现行程、实时动态更新,不

粗大的巨物顶住莹瑶传,小叔子舔我下面我难受|如此多娇

“姐姐,你为何要答应那黎梁舟?”堡主卧房内,火火沐满心懊恼地发问。火火寿斜倚在一张云木嵌银黑狐皮靠软榻上,轻啜着手中一晚浓黑的汤药,招招手唤火火沐也来榻上倚着,仔

爹爹我受不了了慢点,姐姐帮我弄出来了-这只肥啾撒豆成

然后,彭晓久扇着翅膀飞速的冲向了食材存储柜,将里面的一包茶树菇给翻了出来,动作间有些匆忙,包裹着茶树菇的袋子散了,彭晓久立即控制灵力保住了那一大包的茶树菇,于是一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老树开花,在厨房与妈妈激战—你老

李维棠差点一个趔趄,他不用低头就感觉到怀里的秦蓁蓁跟个树懒似的,还把他当成了大树,已经整个人往他身上攀了,胳膊往他脖子上绕不说,还蹭来蹭去!……同样的,也不用抬头,他

漫画老师的爱怎么看,老婆被教练-穿*******陆

两天里,夏颜在这里收到了最细心的照料,而他也通过弗瑞和罗琳的介绍渐渐了解了这个地方。这里是一块名为卡兰的超级大陆,没有人知道这块大陆有多大,因为从来没有人走到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