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闺蜜想我插她 学游泳教练在水下锸我_魔族皇室彭格列家族

2020-02-05 20:49:31作者:汪冰洁

女闺蜜 闺蜜 教练

三道橙色光束在空中交相呼应一般,尤尼所在的光柱向着结界靠近,在穿过结界后大空属性的三人身体均是一震,体内的魔力骤然间紊乱了起来。幸而三人反映都是不慢,立即着手梳理自己体内的魔力,不然这样下去可能会引起魔力暴动,这时就连翼月收了对他们的控制的能力也没有发现。

感受到三人的动作翼月似是松了口气,若是三人还有空联手攻击她恐怕即使是她也会败的很快吧,从怀中拿出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翼月便控制着水晶球向着三人中间飞去,口中念念有词全身的魔力均在剧烈地波动。

巨大的魔法阵在三人中间扩散开来,将三人站的地方全部囊括,深紫色的光芒开始亮起的瞬间,纲吉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吸引力从脚下的魔法阵中传来,体内刚刚趋于稳定的魔力立刻受到鼓舞一般地再次沸腾起来,而后居然像是找到了出口在纲吉还未反映过来的时候便向着脚下的法阵直冲而去!

魔力随着法阵的流转,将三人的魔力融合、提炼再向水晶球灌去,本来透明的水晶球仿佛注入了彩色的水,从底部慢慢充盈起来,散发着强大的气息。纲吉连忙调动全部的精神力来抵抗法阵,魔力的流失骤然一缓,尽管仍是无法停止魔力的流失但比之刚才已是好了很多。

“呵。”耳边传来熟悉的轻笑,纲吉抬头看向白兰,只见白兰因为失去魔力而略显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趣味的笑意,白兰脚下的法阵光芒也不似开始时那么亮了,显然白兰也找到了控制魔力流失的方法且控制力度还在纲吉之上,而一旁的尤尼虽然没有多少战斗能力,可作为魔族中有名的先知者,对于精神力的运用却和纲吉不相上下,对法阵的抵抗倒是更为精通一些。

“原来小翼月打的是这种主意啊~”白兰一手拇指撑着下巴,食指敲着嘴唇,一双紫眸涵着兴致看着一旁控制着法阵运转的翼月,丝毫不像是被困阵中还在流失魔力的人。

“你知道她在做什么?”听到白兰说出这话,纲吉便知道他知道翼月要做什么,他从刚才便已察觉当中的水晶球在吸食了他们的魔力后气息更加的诡异强大,还隐隐透出了危险的感觉。

白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便响起了另外一个清冷的声音,“传说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以前并不适合生存,是远古以前一位天神得到了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将这个世界改造后才渐渐有了适合生存的环境及各个种族……而这个水晶球……”reborn没有在说下去,但话中之意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水晶球就是那件武器,只是需要的魔力巨大不是一个魔族所能驱动的。

“嗯~没错~reborn叔叔果然能猜到,不过没有办法阻止哦~”翼月笑嘻嘻地看着当中七彩颜色已经到达一半以上的水晶球,表情天真地就像个看到喜爱玩具的小孩子,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胆寒,“等魔球吸满了魔力就可以把这里都毁了哦~ live、evil,生存即是罪恶……不过……”说道这里翼月顿了一下,转向纲吉,“……我这么喜欢纲吉,一定会留下你的~”

听到翼月这么说纲吉愣住了,那个每次见他总是扬起大大笑容的翼月、那样天真的翼月,居然可以带着这样的笑容说出如此残忍的话……“翼月……”

“是不是觉得这不是我?”显然想到了纲吉在像什么,翼月轻松的语气在此刻却蕴含一些不为人知的语气,“我是真六吊花啊……还是他制造的……变异血妖族……”

“什么?他?”后面的话快变成了翼月的喃喃自语,纲吉自然没有听清,只是听到了“他”,这个“他”是谁?而且,他还有着一个疑问,“只需大空属性的魔力?”

“没错哦~虽然三种戒指都有七枚之多,并且效果差不多,但只有大空属性的戒指才是武器的开关,其他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他人所做的掩饰罢了,而且也只有大空属性的魔力才具有开启的资格……”似乎是为了解决纲吉的疑惑,翼月逐渐将整个计划原原本本地都说了出来,白兰以前去到十年前、纲吉来到十年后全是翼月那个神秘主人的策划。而为什么要在十年后进行这个计划却不再十年前,那是因为那人怕十年前的空间不稳定造成计划的失败,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在得知白兰的计划后也想要顺水推舟,既然有人代劳又何乐而不为呢,这样他才会将翼月派到白兰身边做他的雷之守护者。

“尤尼!你没事吧?”就在说话的时间内,结界中的三人魔力流失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不是经常战斗的尤尼更因为连续使用精神力而显得有些摇摇欲坠,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听到纲吉的问话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她现在只能集中精神力对抗法阵,看的纲吉一阵不忍却没有更好的脱离的办法,连他的魔力都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这样下去……

纲吉看向结界外的reborn,若是有办法的话大概也只有他了,只是reborn也只是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并未回应他投去的目光。

“呵呵,你该不会以为我没有察觉吧?”

听着白兰满是讽刺的语调传来,虽然不清楚有什么办法可以脱离法阵但纲吉却觉得安心了不少,随即看到的是白兰投来像是安慰的一瞥,纲吉心里一暖,抵御法阵的吸引力竟强上了两分,不由得心情又复杂了一些。

“嗯?难道白兰你还有脱困的方法?”翼月不以为然,这个法阵那人保证过只要被踏入就断然没有挣脱的可能性。

白兰直接摇了摇头,“没有,不过……”

似是知道白兰的重点就要来了,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白兰那自信的话语才传来,“……我有将水晶球毁去的方法!”

“什么?!”听清了这话里的意思,众人皆是一惊,白兰和他们应该是同样第一天知道这水晶球的事却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法,这份能力实在是……只是不知道这方法是不是可行。

“你说了大空属性的才具有开启资格吧~”白兰不理会众人眼中的怀疑,只是一边抵御着魔力的流水,一边看着翼月的表情继续说道,“那么,如果我在水晶球里注入大量的其他属性的魔力,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翼月的表情闪过一丝僵硬,却刹那间恢复了正常的笑脸,“你可以试试看呀~”

“有两种可能,一是多重属性无法兼容,在魔球内部形式魔力暴动从而产生爆炸,你的目的自然不攻而破;二是其他属性的魔力被同化直接化成魔球开启的能量,那时……”纲吉一下子便明白了白兰的想法,只是这方法并不保险,虽然他也看到了翼月刚才的不自然,但是相信就连翼月的主人都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这真是不成功便成仁啊……纲吉在心底一阵叹息,他没想到重生回来这里剧情的变化居然这么大,连choice战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就算你的方法可行,你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别忘了现在结界的控制权在我手上!”翼月的右手扬了扬,闪过一道光芒射入结界之中,随即看向纲吉,“而且,你要相信他吗?这个口口声声说着要毁灭世界的人?”

纲吉倒一时之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有想到翼月会问他这个问题,纲吉转头看向白兰,白兰也正看着他,而那眼神里居然含着期待,神使鬼差地纲吉说道,“我相信他。”掷地有声的回答使得纲吉自己都是一愣,但转眼看到白兰眼中闪过欣喜的神色便又觉得自己本就应该这么回答吧。

“纲吉,这种时候都不叫我出来帮忙真是伤心啊~”纲吉的背后又浮现出了一个略显透明的人影——不过比起言纲来说更为接近实体。

“Giotto!你怎么出来了!”纲吉的语气有些焦急,他不知道这法阵对在戒指中的Giotto是否有影响,所以才一直没有和他沟通,却没想到这人倒是自己出来了。

“别担心,这法阵还影响不了我的,况且不是决定要做了,我当然要出来帮忙了。你们说是吧?”Giotto原先还是对着纲吉的,说道最后却将视线移到结界外守护者那边,每个守护者的身后都出现了初代的守护者,神情傲然地站在那边,就等着Giotto一声令下。

“白兰大人,请下令吧!”真六吊花们中的受伤人员也有些恢复过来,而没受伤的更是跃跃欲试。

“十代目!”

纲吉看着结界外众人焦急、担忧的表情,突然就扬起了笑容,在魔球光芒的映照下更显清丽,“啊,那么,攻破结界吧!”

纲吉细细地看过每一个人的脸,像是要将每人的样子刻印在心中一般。

我们赌一场吧,赢了就一起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输了的话也要……

死在一起……

相关阅读
被男闺蜜舔私处,性故事教导主任_[琅琊榜]莅阳旧事

树人院建立之后,金陵城中的贵族子弟们开始叫苦不迭!但因为是梁帝的圣旨,所以即便是再宠溺儿子,官员们也没人敢有异议!夏春夏秋为人还算温和,虽然督导严格,但起码会考虑这

漫画老师的爱怎么看,老婆被教练-穿*******陆

两天里,夏颜在这里收到了最细心的照料,而他也通过弗瑞和罗琳的介绍渐渐了解了这个地方。这里是一块名为卡兰的超级大陆,没有人知道这块大陆有多大,因为从来没有人走到

深深埋入体内顶撞,老公和闺蜜和我玩|带着奇迹暖暖系统

身着一身古风广袖长裙处在现代化的屋子里实在是有些违和,然而卧室的衣橱里面没有一件可以换洗的衣服,摆明了是让他只能去穿系统里的服装。在数不清的套装图鉴里面翻

和闺蜜一起睡觉 互摸下面,美女被绑架扒衣故事_对齐神出

天气渐渐转凉了。三叶拿了一杯热牛奶捂在手中,然而这只能驱散一点的寒冷,她已经围上了围巾,外面穿着厚厚的外套。她是真的不太能接受这里的校服。好看是好看,但是到了

女闺蜜叫我她舔上瘾,和大叔做爱的小说-鹿爷有些小傲娇

近日,鹿晗的全新音乐作品《XXVII 》上线,专辑中包含一支新单曲《心率(Like a dream)》及七首REMIX曲目。作为鹿晗“XXVII”专辑的番外之作,这是鹿晗和全球多位音乐伙伴

闺蜜的男友好大好猛h文 恩啊不要了,太深了—旗木家的

一色收紧了胳膊防止一个激动被甩下去,怕把人给刺激狠了,他放开了嘴里肉呼呼的耳垂不再说话,安静的在朔茂背上装哑巴。要懂得见好就收,反正人在这里,又跑不了,来日方长嘛

泳池被教练进入文,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性感黑魔王

毒藤女并没有告诉他这次的药剂浓度是多少,只是委婉提及一句,其中有完美战士药剂,或者说又被命名为超级士兵血清的成分。尽管她并没有被纳入这个实验的资格,但毒藤女似

校花被校草用震动棒 和闺蜜发生过怎么办—铲屎官与心

白姑娘性格又娇又作,一天没吃饭,又带伤躲在灌木丛里淋了一天的雨。此时猫鼻子时不时打喷嚏,身体难受得恨不得晕过去,都这般虚弱了,也不妨碍她跟铲屎官趁病邀宠。这段日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