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黑人教练干了 与好友的母亲月龄—HP极夜

2020-02-02 05:49:37作者:隔壁小王

老婆 教练 母亲

“阿兹卡班被攻陷,摄魂怪倒戈黑暗阵营,食死徒逃脱!”

“黑暗势力卷土重来!”

“巫师界大危机!十三年后,战争再度掀起!”

……

翌日,巫师界所有主流及非主流的媒体报纸杂志,都在报道这次的阿兹卡班劫狱事件,人心惶惶。尤其是在摄魂怪倒向黑暗阵营,跟随一群穷凶极恶的食死徒消失之后,更是人人自危。生怕不小心遇上这群危险分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以福吉为首的魔法部遭到了民众空前的谴责,魔法部的民意跌至历史新低。当福吉满头大汗,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绞尽脑汁想要把这次的事故推到傲罗司长斯克林杰身上去。

“凤凰社的人怎么会刚好就出现在那里,阴谋!一定是邓布利多的阴谋!”福吉不由得想道。“对的,是这样没错!邓布利多和斯克林杰合伙了,肯定是他们自导自演的!”

他也不想想,摄魂怪和食死徒是能配合演出的对象么。

只能说,贪恋权柄已经令福吉失去了自己的理智,只想要保住他的位置。又或者是在没有亲眼看见伏地魔之前,福吉依旧是拒绝相信他归来的消息。哪怕阿兹卡班的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他也不肯相信是出自伏地魔的授意。

可惜的是,福吉的借口并没有获得任何人的支持,在第三天,魔法部就顺应民意,将福吉赶下台。继任的是鲁弗斯·斯克林杰,傲罗司的司长,一直带领手下的傲罗们活跃在对抗打击黑巫师的第一战线。在黑暗势力蠢蠢欲动的当下,斯克林杰继任魔法部长的呼声仅次于邓布利多。

但是邓布利多坚持自己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不能担任魔法部长,推辞了。

斯克林杰上台后雷厉风行地下达了一系列指令,巫师界瞬间将警戒提高到了战时级别。这么一来,不需要预言家日报过多渲染,巫师界已然是风雨欲来。

从斯内普那边传来的消息,阿兹卡班之战虽然是食死徒占了上风,但是伏地魔依旧大怒。在下达命令之前,伏地魔从没想过这次袭击还会有意外状况。在他看来,食死徒们碾压傲罗,不该存在任何失误才对。但是实际情况却是,他折损了部分人手,提前暴露摄魂怪,就连对他忠心耿耿的小巴蒂·克劳奇也折在了阿兹卡班,尸骨全无。

这是对黑魔王的挑衅!

伏地魔非常非常的生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开眼的食死徒试图把锅甩给前来增援的凤凰社,没想到这更是火上浇油。

伏地魔赏了那个贸然出声的食死徒好几个钻心剜骨。

“凤凰社是怎么及时赶到的?!哼,很好!”

食死徒们噤若寒蝉。

“主人,让我去,杀了西里斯那个狗崽子给您出气!”贝拉特里克斯眼神狂热地看着她的主人,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生命唯一的信仰。

伏地魔高坐在壁炉前的椅子上,抚摸着他的爱宠纳吉妮的脑袋,血红的眼睛扫过全场,所有食死徒都低下了脑袋,不敢直视他们的黑暗君主。

“不,贝拉,我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贝拉特里克斯为自己受到主人的重视而激动的全身微微颤抖,一双眼睛明亮得仿佛会发光。“是的!主人!我一定会完成您交代的任务!”

伏地魔并没有现在就说出来,只是给其他的食死徒各自布置了些任务,像是联系被驱逐的巨人、狼人,前往不同的地方为他寻找一些东西等等。

至于西弗勒斯·斯内普,他已经重新获得了伏地魔的信任,或者说暂时的信任。伏地魔依旧命他留在霍格沃茨,留在邓布利多身边,探听凤凰社的消息。

尽管逃脱了信任危机,但是他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像是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控制,化身成为他身后的蛇,正幽幽地看着他。

霍格沃茨,猫头鹰塔楼。

阿加雷斯将纸条绑在西尔芙脚上,抚摸了一下忠心的猫头鹰的脑袋。“去吧,女孩。”乌林鸮乖巧地蹭了蹭主人的掌心,随即扬起翅膀,朝着天际展翅而去,不一会儿就变成小黑点,消失在了天边。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阿加雷斯转过身去。

“哈利?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巫师界的救世主男孩,哈利·波特。在伏地魔复活的消息甚嚣尘上之际,作为众所周知,婴儿时期就打败了黑魔王,让他消失了十三年之久的哈利,当然也承受了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压力。

无数巫师相信他一定能够打败黑魔王第二次,可以把黑暗势力消灭。哪怕他现在不过是个没毕业的五年级学生,他们也是以这样的信念施加在他身上。

这段时间,哈利一点也不好过。无论是外界给他的压力,还是他自己对自己的压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最后一根稻草把他压垮下。

外界局势复杂,一时之间倒没有人有空闲关注担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乌姆里奇。这个女人的靠山是福吉,在福吉倒台后,虽然她还没有被赶出学校,但是也不敢再做什么过激的动作——她之前竟然还敢用黑魔法惩罚学生,还差点想给哈利点“颜色”瞧瞧。不过在阿兹卡班事件后,乌姆里奇现在比去了利爪的猫咪还乖巧,生怕自己跟着福吉滚蛋。

尽管乌姆里奇不敢再多做什么,但她的能力摆在这里,压根没法给学生们什么好的教育。每天还是照本宣科,读课本为主。

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们之间的各种学习组织如雨后春笋,蹭蹭冒头。

最有名的就是阿加雷斯的安杜马里和哈利的D.A组织。

D.A,既是防御协会(Defense Association)的简写,又带有邓不利多军(Dumbledore's Army)的含义。

黑暗势力卷土重来之际,如果说哈利是巫师界的旗帜,那么邓布利多就是光明阵营的顶梁柱。所以这个名字获得了一致认可。

那些不愿意与斯莱特林们“同流合污”走得太近的、又或是家里有人受到食死徒伤害的学生们,统统加入了哈利的D.A军团。

这样的结果在阿加雷斯意料之中。

哪怕平时安杜马里经营得再好,也无法摆脱它的创建者和绝大部分成员都出身斯莱特林的事实。众所皆知,黑魔王的食死徒最早就是在斯莱特林内部建立起来的。如此看来,阿加雷斯的安杜马里似乎与黑魔王的食死徒,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说法之前就曾一度盛行过,只是因为阿加雷斯和哈利的交好而被平息下去。

但是在黑暗逼近的现在,哪怕阿加雷斯和哈利的关系再亲近,也不可能令整个斯莱特林被其他学院所接受。而斯莱特林们自己,怕是也不愿冒着家族被黑魔王惩罚的风险,站到哈利·波特身边去。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学校里的高年级们,渐渐分成了三派。一派是以阿加雷斯为首的安杜马里,看似是黑暗阵营,但是却以明哲保身为主;一派是以哈利为首的D.A军团,每天练习各种防御魔咒,课后互助,以保护自己、抵抗黑暗为主;还有的就是不站队、不表态的中立方。这部分很多都是巫师家庭出身的孩子,他们不像是斯莱特林、和黑魔王靠得近,也不像是麻瓜或混血,天然站在黑魔王的对立面。所以他们选择了中立,假如战争开始,以保住自己为主。

算起来,阿加雷斯和哈利也很久没有单独相处过了。

一开始是他因为要被检查,凤凰社的人不允许他和任何一个人单独相处,后来却是因为局势紧张,影响了城堡里的学生们,阿加雷斯和哈利都忙,更是没有时间私下碰面。

一段时间不见,彼此见面,突然有了一些陌生感。

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正是这些本不该由他们承担的事情,逼着他们成长。

哈利原本稚嫩的脸,此刻看来似乎也成熟了不少。

至于阿加雷斯,本就比哈利大了一岁,现在看起来更是没有了丝毫孩子的气息,任谁看来,都是一个可以担当的男人。

“我看到你在这里。”哈利晃了晃手里的羊皮纸。

当小巴蒂被捕后,从他办公室搜出了活点地图,这也就不难推断出他为什么能够从城堡里带走阿加雷斯而不被任何人看到了。只是活点地图是怎么落到小巴蒂手中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在阿加雷斯摇头表示不能说后,也就不再是疑惑。

阿加雷斯没有把活点地图要过来,吃过亏后,他早就已经在第一时间自己制作了一张和活点地图类似的显影地图。任何一个物体,只要是被制造出来过,就不会是难解的秘密。

“要不要散散心?”阿加雷斯举起手里的一个飞行扫帚储存袋,这是光轮公司和安杜马里合作推出的一款储存袋,搭配光轮公司的飞行扫帚进行售卖。

哈利果然心动不已,忙不迭地点头。

两人一人一把飞行扫帚,冲进了天空之中。

在空中畅快翱翔,感受风在脸颊刮过,翻转、急转弯、俯冲、空中转体、疾速上升……一系列危险的动作对哈利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就像是天生在空中的鸟儿似的,享受着飞翔的乐趣。飞行扫帚在他手里乖到不行,让拐弯就拐弯,让俯冲就不上升。

酣畅淋漓的玩了一场后,哈利气喘吁吁地在阿加雷斯身边降落。

阿加雷斯早就玩够了,此刻正坐在草地上欣赏哈利的表演。

哈利坐下后,他递来一块干净的手帕和一杯水。

“谢谢。”哈利接过水一饮而尽,拿手帕擦干汗水。玩过这一场,原本积压在他身上的那些压力和负面情绪好像已经被甩在了扫帚后面。现在的他感觉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所以他谢的不仅仅是眼前的东西,更是对方给他带来的这一场解压。

“哈利,我们还有一场非常艰难的战争要打,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阿加雷斯望向黑湖的方向,淡淡说道。

“嗯。”哈利也看向黑湖,轻声应道。

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哪怕道路崎岖,还有可能付出生命,但是他从不畏惧。

因为这是他的使命,不能躲避的宿命!

相关阅读
男技师的好大好爽,老婆偷人回来和我继续—一人之下之道

在场的观众对于这一场比赛很是期待!一个是冠绝天下的武侯奇门,一个是在昨天大放异彩的无名奇门法术。无论怎么看,今天这场术士之争都很有看点。据说昨天王也和叶沧的

夜玩四个女儿,和母亲挤在上铺-这作死的万花

襄垣待了两日,便提出离去。“怎么不再多呆两日?你身上的伤是好了,可内腑受创还没有痊愈,这么乱跑只会让病情加重。”出于一个医者的考量,叶安息并不赞同襄垣这种胡来的

母亲满足儿子乱小说,公车轮流抽插校花-神雕同人过芙

杨过抬头望着天上北斗星,心道:“王重阳这老小子也算聪明,能悟到这天罡北斗阵,不过又有什么用?你的这批饭桶后人还不是打不过郭伯伯?”他小时由郭靖带到全真教学艺,对他力

看老婆和黑鬼玩,硕大 抵在 太深了 故事簿

黑主学院是一所贵族学院,日常的贵族课程不少,但像这种修学旅行还是很少有的,毕竟个人家里条件都不错,去哪里旅行还不是说走就走?所以对于那些贵族孩子们来说,平民式的修

被男生吸奶感觉,亲生母亲用身体奖励我-猎人同人——第

很快的,炼狱之门因没有了干扰而走到了尽头,眼前门上的文字也不再是汉字,而成了现在的通用文字。原来古夜他们并没有一直守在这里,而是运用灵力与外界不停沟通,这才是最

看老婆被小孩搞,催眠眼镜续写之售货员|LVSS西弗很忙

飞行扫帚上面并没有找到其他可疑的魔法痕迹,它仅仅是因为超过使用年限太久了,禁不起折腾。这件事让邓布利多收到了校董会发来的一份正式质问函,如果他不能做出合理的

漂亮妹妹让哥也揉揉—健身教练碰你腰_本来想做忍者但

大厅的沙发上面对面坐着的少男少女。女孩儿一头柔软的银色卷发,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五官精致得就像洋娃娃一样。她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脸上几乎似乎有着具现

将军吸吮小花核,我和同学母亲(完)|未完结

风无将墨渊带回十里桃林的时候,吓得折颜将手中新开封的酒都掉在了地上,想必他是从来没想过墨渊会有如此虚弱的时候,乍一见着,有些不知所措。“他......墨渊这是怎么了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