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风伴流云

2020-01-15 14:55:13作者:星辰九夏

传奇

传说在远方有一座巍峨的青山,生在云中。数个奇峰峻岭耸入云霄,飞鸟如芝麻一般飞入云层,雾气沆砀如一幅泼墨巨画。山涧喷珠吐玉,千尺如飞电。山谷之中,一汪墨如翡翠的碧潭明如镜面。

多年前,一位驾鹤而来的道骨仙风的老人在山巅铸了一把利剑。利剑铸成之日,风云聚变,云层如漏斗一般凝聚在山巅之上,伴随惊雷闪电,神剑赫然出世,仙人将剑插入岩石中三尺,后驾鹤西去。无数后人竞相登山试拔,均不能动它分毫。

晨光照在林子里,李云起将萝卜头吊在白膘肥猪的嘴前,调戏着肥猪踏过溪流,在阴翳的林中漫步。他深深地打了个哈欠,拄着腮,叼着狗尾巴草,噘着嘴。

命运戏弄,人生无常,当年师父拍着胸口保证收他为徒是做大事的,但如今隔壁老奶奶洗晒的衣服丢了这种事都能找上他,也是深得邻里认同的不可或缺的和谐保证了。

“保不齐被小猫小狗叼走当作玩具了,”李云起叼着狗尾巴草说道,“我上哪找去呢……”

“不行!”他抱住脑袋疯狂摇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些,“大丈夫扫天下,焉能扫一屋?连捕快都看不起的事,我怎么能去干呢?”

“哎,你别看不起捕快,”座下的肥猪竟然开口说话了,“村西的捕快小王踏实肯干,业绩优异,口碑良好,年终奖娶了个老婆,村中父老乡亲一致叫好,看看你,二十多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李云起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气得脑袋晕乎乎的,同时将手中的萝卜头举得更高了。

李云起道:“肥猪,我得给你涨涨眼力见了,要不然像你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猪头出去混早晚得吃亏。”

肥猪伸直了脖颈,仰着头,捋直了舌尖,每次恰好只舔到了萝卜尖,就被李云起给吊走了,肥猪不满道:“士可杀,不可辱,欲擒故纵是什么意思?”

李云起不由得激灵了起来,道:“哎~你这个小妖怪,你忘了之前师父对你的嘱托了?你是我的坐骑,要听话。”

肥猪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以前,这位李云起的师父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某天在青山城小镇的人声鼎沸的猪肉市场上发现了这只会说话的肥猪。那天,猪肉老板膀大腰圆,油光满面,手持宽刃大刀,一刀刀劈在案板上,把被绑在旁边的肥猪吓得嗷嗷直叫。

只见老板扯着嗓子对人群高喊:“有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各位父老乡亲多年饱受山妖骚扰,深受其烦,今日我终于抓住了一只会说话的肥猪,现在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白银二十两起价,一次加价十二两,不讲价!价高者得!”

“吁~你们要信我啊!我不是妖怪啊!我也不想说话的!”肥猪蹬着蹄子嘶鸣啼叫。

“不是妖怪还会说话?果然山妖阴险狡诈,心口不一,宰了它!”一束头书生高呼。

“宰了它!宰了它!”众人情绪高涨,振臂高呼。

“哎哎哎~”猪肉老板赔笑地伸手将热闹的气氛平息下去,嘻嘻说道:“各位客官,莫急。我这儿不是马戏团,诸位请报价。只要各位肯出钱,别说是卖,我现场表演宰杀那也是没问题的,不知各位看官意下……”

“哎?我怎么突然想起来天要下雨了?衣服还没收呢,我这就回去收……”

“啊……村花小芳约我煮酒论诗,泛舟小湖,这事怎么忘了呢……”

“什么?隔壁王大娘生了?!我这就来……”

众人一哄而散,拥挤的闹市唯独留下一个驼背的小老头,胡发皆白,眼睛小如黄豆,满脸皆是皱纹,怔怔地看着他,似乎出神。

“这位客官……”老板殷勤笑道,目光中满是期许。

“好!”老头登时拍手,“说得好!宰了它!”

老板很失望,很颓丧。打算收摊,改天再来。

正在老板收摊时,一声颤颤巍巍传来,“这是银钱二十两,我买了。”小老头又伸手将数枚银锭拍在了案板上。

老板登时如沐春风,喜不自胜,收了银钱,笑得比五花肉还油腻,只将五花大绑的肥猪放在案板上,抽出菜刀,问道:“客官,你要现场宰杀还是带回家?你看我这刀生于幽冥,炼于雷火,淬以奇毒,油光锃亮,锋利无比,又由当今高僧祈悟大师开光而成,绝对是宰杀、居家、防身的必备之选……”

小老头眼皮一抬,满是皱纹的脸看不出表情,只道:“你不要再说了,这刀我要了。”

肥猪哭得涕泗横流,四蹄朝天摇头晃脑,像极了撒泼的泼妇,一声声嘶叫比杀猪还强烈:“带回家!带回家!带回家!”

“听说肥猪都又懒又倔,带回家有什么用啊,哎……”老头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我不懒!我不犟!我听话!”肥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小老头嘿嘿隐秘一笑,又拍了几枚银钱,收着菜刀牵着肥猪回了剑庐。

肥猪初到这时,就发现山间云雾簇涌,青苔爬满盘山石阶,是一个半山腰的小山村,一对青梅竹马的小孩子在那里玩耍。

肥猪沿着花岗岩台阶登上了山巅,望见远方平原一处处炊烟袅袅的小镇。

女孩举着风车站在山巅上,穿着清荷绣花流纹裙,戴着翡翠玉镶金凤坠,气质颇为不凡。她望见远方云蒸霞蔚,山下人家错落有致,炊烟袅袅,便高兴地举起风车,便大喊:“这是我的锦绣山河!”春风拂起她的发丝,豆蔻年华,人生灿烂正当时。

男孩跟在女孩身后,一脸泥灰,身披着破洞床单,拿着竹竿指向天空,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地大喊:“我要成为下一个剑仙!”

肥猪现在想想,这俩人后来的人生,还真是蛮让人感慨的。

当时,男孩喊完话后又跑到老头身边,扯着他的衣角说道:“师父,您快教我武功吧,我想成为大侠,保护禾禾!”

“大侠!?”肥猪惊叹一声,在一旁摇摇头叹道,“年少无知,大侠太累,日夜奔波,又没薪水,又没双休,还不带年假,我看这景色宜人,风水又好,适合养老。我年纪不小了,在这里生活正好。”

老头频频点头十分赞同,摸着男孩的头说道:“嗯,云起说得对。侠之大者,当为国为民。大侠,皆有他们自己的武器和坐骑,如剑仙的坐骑就是一只仙鹤。这不,为师为了支持你的梦想,特地给你买了个坐骑。”

“坐骑!?”肥猪尖叫,“坐骑,我……”

老头摸着肥猪的头说道:“你可要听话吆……”

想到这里,肥猪也是没话说,只得顺着萝卜头的方向踏着野花,默默走路。

不料李云起又将竹竿敲到它脑袋上问:“不过也是奇怪,你到底是不是妖怪?怎么能说话?”

肥猪不屑:“当然不是。我是屠夫养的一头普通的家畜,不料有一夜天空雷鸣大作,黑夜如同白昼,阵阵电闪,似有仙人作法渡劫,我当时正在咀嚼夜宵,一道闪电劈中了我。”

“然后呢?”

“见了鬼了!”肥猪道。

“见鬼了?”李云起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黑无常还是白无常?”

肥猪白他一眼,继续说道:“真是见了鬼了,谁知那一夜我被烤了一身炭焦,竟然没有死,而且第二天就开口说了话,把屠夫吓了一跳。又谁知屠夫见钱眼开,竟然想把我作为噱头,大赚一笔,真是猪为财死。”

“哦,原来是这样,”李云起点点头喃喃说道,“被闪电劈中还能开悟,也是长了见识了……”

前方森林露出一个豁口,出现一个断崖,溪流从这里而下,雾气沆砀,形成一个奔腾呼啸的瀑布。

李云起骑着肥猪站在山头,在云雾散开之后望见了山下的青山镇。

远处的青山镇青砖石瓦,人头攒动,拱桥乌巷,炊烟袅袅,生活安静清闲,是当地百姓的最主要的集市之一。

肥猪迎风而立,任由柔和的西风吹拂在脸上,舒舒服服地说道:“今天是你第三次来青山镇了。怎样?还习惯吗?”

李云起紧了紧眉头,陷入了回忆,前两次他来青山镇,是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有师父陪着,记忆中他望着镇上繁华的灯市,总是满心欢喜,流连忘返,往往拉着师父的大手去喊叫、央求、撒娇着买糖人。

但是人世沧桑,时光一瞬,如今只有胯下的一头好吃懒做的肥猪陪着他了。

“师父……”李云起目光游离,渐渐握紧了拳头。

“喂喂喂,”肥猪叫醒了他,“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你若不习惯,咱们就走,回山上去。”

李云起笑道:“肥猪,难道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吗?师父生死不明,我们又无家可回,是时候要去外面闯一闯了!”

肥猪一伸蹄子,喊道:“那还等什么?坐好扶稳,我要提速了!”

李云起一惊,忙攥紧肥猪耳朵,只见肥猪四蹄并用,快出残影,抄着山间一小道就冲了下去,一路上风驰电掣,扬起一片灰尘。

来到青山镇后肥猪躲进了当年的猪肉铺后边,只露出一双眼睛和肥头大耳鬼鬼祟祟地往猪肉铺里不断张望。

“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李云起从猪背上下来,累得气喘吁吁,“你是不是惦记着猪肉铺里的小母猪?”

肥猪一惊,回头一副“你懂我”的表情。

“哎。”李云起望见肥猪那副贱兮兮的样子也见怪不怪了,便伸个懒腰说道,“你要是有本事混进猪肉铺又不被老板发现就等着吧,我可要走了,顺便说一句,你要是被老板逮住了我可没钱赎你。”

“哎,不要。”肥猪拉住他说道,“那样太危险了,我听说镇上还有个活色生香的馆子,叫作怡春楼,好酒好水,不如你带我去那里,我也算满意了。”

“你想得倒美!”李云起惊了,“你还没化成人形呢就想当人了?当年师父没教导过你?都这时候了还想些什么?!”

肥猪耳朵被揪得通红,脸上也肿了好几个包,只好乖乖地跟着李云起背后走路。

一路上人流如潮,青衣步履的村民望着李云起身后跟着大肥猪都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肥猪心中嘟囔道。

“嘿。”一个路过的村民拦住了李云起,颇有一番地头蛇的架势。

李云起望着他一脸疑惑,问道:“干什么?”

“老板,你会做生意啊!知道牵着商品在街上走才能有更大的宣传力度。我看着这猪白白胖胖,肥滑油腻,定当好吃,怎么卖?出个价吧!”他摸了一下鼻子问道。

李云起眼睛滴溜溜一转,道:“五百两。”

“哇!你宰客呐,五头猪都没有五百两啦!”

“买不起就别买。”李云起回道,话罢就走。

“哎!老板,别走,咱们再商量商量啦!二百五十两行不行?”

肥猪哼一声,跟在李云起身后露出不屑的眼神,回头朝那人吐舌头。

夕阳西垂,日暮渐下,燕雀归巢,四周都布满了灰黑色,天也变凉了。

“肥猪,找个客栈,歇息一下吧。”李云起说道。

肥猪累得歪头咧嘴,没走几步就躺在地上,舌头甩出来,嘟嘟囔囔道:“我说你也太能走了吧,青山镇都快被你转完了,早就该找个客栈了。哎,话说回来了,你到底在找什么啊?”

李云起似乎忧心忡忡,望着四周说道:“青山镇两面环水,一面靠山,河流呈人字形分布,物产丰富,当是极好的风水宝地,所以青山镇人丁兴旺,也引来了不少山妖骚扰。”

“所以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肥猪问道。

李云起一本正经:“师父曾给我说过,这几年频繁的山妖骚扰并不只是山妖食物短缺,而是为了寻找修仙长生之法。”

肥猪更加一头雾水了,问道:“山妖吃人不是也能修炼法术,假以时日,不也可以得道升仙,获得长长的寿命?”

“这你就不懂了吧,”李云起摇摇头说道,“你哪懂凡世对长生的渴望。多少人修炼一世,千金散尽,妻离子散,最后却枯死山中。

多少人不择手段,吃人以窃取捷径,最后却修不成正果,万世为妖。如果天地间能有一种珍宝,可使人修为突飞猛进,即刻位列仙班,你说,能不使人趋之若鹜?”

肥猪若有所思点点头,似乎一语点醒梦中人,叹道:“世间还有这等宝物,看来我只想着金钱香酒和美女,实在是太肤浅了。”

话罢,肥猪话锋一转,问道:“难道青山镇就有这样的秘宝?”

李云起不置可否,拂袖踏入一家客栈。

客栈牌匾上写着“青云客栈”四个龙飞凤舞大字,约四层楼高,幌子随风招展。

一个搭着手巾,正在干活的店小二望见有客人来了,立刻堆满笑容,双手请着李云起:“客官里面请。”

“店家,一宿的单人间即可。”李云起将细软银子给店家,小二见钱眼开,起身往里面带路:“二楼,客官请。”

“单人间?!那我……”李云起刚迈上台阶,肥猪在后面尖叫一声,李云起立刻用手堵住肥猪的嘴。

店小二回头东张西望:“谁在说话?”

可仔细瞧瞧,前堂内却只有一个人和一头猪。

“店家!”李云起笑道,“你怕是幻听了吧,这儿哪有人说话呢。”

店小二内心如翻倒的酱油瓶子,面容拧巴,说道:“客官,现在非常时期,各种山妖横行,各种奇人怪事一件接一件,我的心啊,可再受不了惊吓!”

“哦?”李云起提起兴趣来,向前问道:“最近可有什么奇怪的事?”

店小二一副愁眉苦脸,凑到李云起面前小声说道:“这您可别难为我了,就今晚住在这里的人,除了您没一个正常的。走走走,我赶快给您找间房,给您安置妥当了。”

李云起听完话后不知为何寒毛直竖,回头向上看去,只见一根蓝色的羽毛飘落,晃晃悠悠地飘到了他手里。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