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厨房突然挺入被窝里 公息把灰第十三章

2019-11-05 09:22:26作者:佚名

楔子

长明灯明明灭灭,面目平庸的女子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喃喃祈求。(推荐:宝贝把胸挺起来让我边摸边舔 白嫩巨乳又大又圆

夜风呼啸而过,在黑暗中半隐半现的神像沉寂了一会儿,忽而开声:“可以。只是,你要做一件事。”

龙浮市留下很多关于龙的传说,龙王庙也比其他地方多了几座。

女子拜的这座庙,与其他地方的有所不同:神像不是日常所见的人像,而是一整条盘旋向上的龙像。

1

“姐姐,这是你欠我的,你可不能不管啊!”面目平庸的公公坐在沙发上,哭哭啼啼,“程野又夜不归宿,你让姐夫说说他嘛!”

美丽端庄的小玲坐在她身边,忍不住怒道:“就这样的男人,你还跟着他做什么?还没结婚就这样,结了婚还了得?赶紧分了!”

公公慢慢放下捂脸的手,眼神幽怨:“我若是有一张美丽的脸孔,自然是想找什么样儿的男人,就找什么样儿的男人。可我这张脸,平庸无奇,不是拴不住男人么?”

小玲心中“咯噔”一跳,原本勃发的怒意收了回去。

“姐姐。”公公语气幽怨,冷笑道,“你说,如果姐夫知道你原本不长这样,而是跟我如今一样平庸,还会这么爱你么?”

“别说了!”小玲呼吸急促,根本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偏偏公公还在如泣如诉:“姐姐,说起来姐夫还没带你去见过他的家人吧?你们结婚都五年啦,总不至于连个来往的亲戚都没有吧?”

这话戳中了小玲内心最大的不安,令她死死攥住了杯子。

公公叹息:“我们公司就有这么一出。挺漂亮一女的,结婚好几年了,才知道男的重婚,四个老婆都住一个城市里。”

小玲脸色骤然变得难看。

公公唇边洋溢着微笑,她靠近姐姐,轻轻耳语了几句,见对方迟疑,就知道有门,遂往她手里塞了两个东西,笑嘻嘻地走了。

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小玲定定望着虚空,隔了一会儿,眼珠子才有了点儿生气。

她与公公并不是亲姐妹。

小玲是姜家父母收养的孩子,比公公大了两岁。她从小面目平庸,跟白天鹅似的妹妹站一起,常自卑地觉得是只丑小鸭。

好在,小玲学习好,不负众望地考上了一本大学,姜家父母喜得逢人就夸大闺女争气。

小玲那时是很满足的,她想,自己好歹是有项长处的。

宿命的转折点出现在大二那年——她一觉醒来变成了公公,肤白貌美,身姿窈窕。

妹妹顶着一张平庸的脸,失声痛哭:“姐姐,怎么会这样?我还要艺考的啊!”

公公学习不好,姜家父母遵从闺女的意愿,花大价钱帮她准备艺考。辛辛苦苦两三年,不想艺考前变成了面目平庸的姐姐,任谁也不能接受。

小玲不知所措,这种耸人听闻的事情,姐妹俩根本不敢往外说,只能将错就错。

“姐姐!”公公那时一把抓住她的手,央求,“你去考吧!就当圆我一个梦!”

“可是,可是我不会跳舞呀!”小玲喃喃推拒,“蓝蓝你知道的,艺术这块,我压根没开窍。”

“那怎么办呀!”公公绝望地趴在桌上,“我准备了三年,我还想做明星啊!”

她捋了捋乱发,说出一个更令人无语的事情,“姐姐,我谈恋爱了。我们约好要报同一所大学的。他学习比我好,我纯走文化课的话,根本考不进那所大学。我这么努力地练舞,就是为了能跟他并肩站在一起啊!”

妹妹早恋的事情,犹如晴天霹雳,令小玲呆了一呆。

高考还好办,小玲底子好,大不了不参加艺考,走普通类统招考试就是。可是男朋友要怎么办?她难道要代替妹妹跟未来妹夫谈恋爱么?

最后商量出的办法,就是小玲代替妹妹去读高三,干脆利落地跟“男友”分手,凭高考统招成绩进理想大学。

可是,她到底毁了妹妹的梦,毁了妹妹的爱情。

尤其是小玲顶着妹妹的脸,行走在高等学府的林荫道上,收获男生一封又一封情书时,这种愧疚达到了顶点。

公公过得不顺,过得非常不顺。她睡前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生,醒来就变成了大二学生,每天学着自己根本搞不明白的高数,顶着一张哪怕涂脂抹粉也不能出彩的脸,她将小玲留下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小玲无法指责她,直接跨越两个学年,换她也学不明白。(推荐:昏暗的楼道抓住她丰满的...

原本平行向好的两姐妹,因一个“换魂”意外,自此命运转向不可预测的方向:一个一飞冲天,完成蝶变;另一个冲向深渊,颓废难起。

2

门锁轻微响动,丈夫陆鸣回来了。

小玲收起回忆,走过去接过他的公文包放好,帮他解下领带,一切自然而娴熟。

陆鸣年轻有为,高大英俊,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高管,跟小玲站在一起堪称珠联璧合。

小玲悄悄打量着他,再想想公公的话,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你说,如果姐夫知道你原本不长这样,而是跟我如今一样平庸,还会这么爱你么?”

“怎么了?”陆鸣松了松领口,奇怪地问,“今天周六啊,你没跟你的小姐妹出去玩么?”

小玲张了张嘴,实在问不出那句“你是爱我的灵魂,还是爱我的皮囊”。她最后只是说:“刚刚蓝蓝来过了,好像是跟程野吵架了。”

陆鸣脱衬衫的手一顿,转头语重心长地劝妻子:“你不欠公公什么,她的事儿你少管,她愿意作就作去。”

小玲没料到丈夫是这种冷淡的态度,胸口仿佛梗了一块石头,堵得难受。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公公的说法,若是陆鸣还深爱着她,怎么可能对小姨子这种态度?

脑子里纷纷扰扰,等她回过神来时,陆鸣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是了,陆鸣从来没带她见过任何陆家人,可他每月都要出差一次,这实在可疑。她紧紧攥着手里的定位器,趁陆鸣不注意,将其塞进了公文包里。

果然,晚饭后,陆鸣就提着东西开车出门了,按往常的情况,大约得周一清早才能回来。

小玲下了个跟定位器配套的手机APP,查看陆鸣的行程路线,半小时后,她突兀地冷笑一声:真被公公说准了,陆鸣根本没出远门!

地图上显示,陆鸣的车匀速行驶,一直到了邻市城郊,才进了一处名为“耀景小区”的地方,而后GPS信号就丢失了。

小玲深吸一口气,不确定这是定位器被发现了,还是信号被屏蔽了。

她眼神蒙上了阴霾,颤抖着手去查“耀景小区”,发现这地方很神奇,房屋只卖不租,物业对户主审核比较严格,小区常年有空房,但宁可闲着,也不开售房处。

搞得这么神秘,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公公听完她的叙述,嗤笑道:“姐姐,你听说过二奶房么?”(推荐:老公总要我穿的很骚很贱,这是心里变态吗?

小玲心中一惊,她当然听公司大姐们八卦过,某某小区户型小,位置隐秘,利于金屋藏娇。而耀景小区,会是这样的小区么?陆鸣借出差的名义去这里,是为了什么?

小玲越想越难受,心中滚滚翻涌着愤怒和彷徨。她霍然起身,翻出陆鸣的工资卡,登录银行官网查了下,发现陆鸣的年薪,每年有三分之一进了一个陌生账户。

她依然不死心,又登录12306和订机票的网站,依着前几个月陆鸣出差的日子找,根本找不到相应的购票记录,这说明他压根没在那几天去过外地!

五年的婚姻,在这一刻像是个残酷笑话,熊熊怒火烧光了小玲的理智,她再也忍不住,拿上车钥匙出了门。

本田CRV狂飙着驶出车库,向着耀景小区疾驰而去。

她没注意的是,快接近目的地的时候,邪僧微笑着从路边转了出来,隐去身形,无声无息落在了CRV车顶。

公公盯着匆匆结束的语音页面,突兀地笑了。那是一种娇娇柔柔的笑,如果是由美人儿这么笑,自然魅惑非常。可这样一张平庸的脸,再这么半眯着眼睛,唇角微翘,就有些奇怪。

公公恨恨地抹了把脸,她真的厌倦了这张脸,小玲就是一个祸害!

这个蠢货永远都不会知道,整个换魂事件都是自己主导的。

公公高三那年,接到了来自省城的电话,才得知这个跟背景板一样的姐姐,竟是省城高官的女儿,名副其实的大小姐。

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与不想被人踩一头的担忧,令公公隐瞒了这件事。

凭什么呢?姜家收养的孩子,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存在感,突然就有了那样光鲜的身世,想得美!如果,如果自己也有那样的家庭,让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什么都可以么?”眉心有颗红痣的年轻僧人,站在龙王庙里笑着允诺,“你会得偿所愿。”

再醒来,她就变成了最嫉妒的人,有了平庸的相貌与煊赫的家庭。

后来呢?后来她又是怎么落到如今这个公司小文员的地步?

公公不愿去回想,心里恨姐姐恨得要死。

3

耀景小区的位置非常偏,偏到连公交车都不打这儿停留。小区内部乍看上去跟平常小区也没什么区别,都是流水线出来的设计图,有草坪有喷泉,小高层里装了电梯。

但走得近了,就看出了问题。

太静了!

能看到的几栋楼,亮灯的还不到四分之一,十分像传说中卖不出去的鬼楼。

门口的保安十分敬业地冲小玲打手势,示意她停车,彬彬有礼地问:“您好女士,请问有邀约么?”

她细细打量着保安,人有点黑有点瘦,腰杆挺直,露出的小臂有着明显的肌肉,八成是个练家子。

小玲越发相信这就是八卦里的二奶房。不然又不是什么有名的高档小区,怎么还要邀约,还请得起这种级别的保安呢?

可她要怎么进去呢?

直接说跟着丈夫来的,人家肯定不放行;说来找朋友的,她又叫不上来名字。掉头回去吧,她委实不甘心。

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走时,倏地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陆鸣!

他正扶着一个女子往小区深处走!

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侧脸很漂亮,身材挺好,就是肚子滚圆——这是个孕妇!

怒火轰然冲上头颅,小玲刹那炸了,根本顾不得风度礼仪,她迅速拍了张照,随即“啪”地打开远光灯,死命按喇叭。

刺眼的灯光与持续的鸣笛惊动了陆鸣,他不满地回过头来,却呆了,第一反应就是把孕妇推进灌木丛里藏起来。

小玲看着这一幕,鼻子都要气歪了,都这时候了,他还想着藏呢?!

陆鸣远远冲保安打了声招呼,示意放行。

在邪僧的眼里,整个小区都笼罩在阵法里,那层透明光罩一直在运转,防止邪祟入侵。他如果进去,必然引起示警。邪僧叹了口气,飘然落了下来。

拦车杠甫一抬起,小玲就踩着油门冲了进去,不等车停稳,就一脚踹开车门,大步流星扑过去揪住了陆鸣的衣领:“她是谁?”

陆鸣神色慌张又尴尬,支支吾吾道:“我,我姐姐。”

小玲生生被气笑了:“你不是孤儿,没有亲人么?”

陆鸣抹了把汗,解释:“干姐姐。”

“你混蛋!”一向优雅的小玲怒发冲冠,“结婚五年了,你没带我见过你亲人,现在告诉我同城有个干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推荐:两个老头轮流干好爽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

相关阅读
女排教练想收李宇春 这是怎么回事

李宇春作为一名歌手无疑是出色的,再乐坛上可以说是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位,作为其它,也暂时不清楚。但是,近日关于李宇春传出来女排教练想收李宇春的消息,不少网友纷纷

一代名臣,生不逢时

每次看到和外国人签订不平等条约,进行割地赔款的情节时,就会让我义愤填膺。

赌王添长孙四太梁安琪稳赢 赌王家族关系排名

10月24日,24岁的何猷君在社交平台帮中公布的喜讯,表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孩子,还看到奚梦瑶怀里抱着孩子一家人同框的幸福画面。并且还表示好久不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

蝴蝶梦(上)

方寻欢心下感慨:这是怎样的女子啊,为了一个梦中的男子,她居然要悔婚!

南京一公寓局部坍塌 仍有两人被困详情是什么

豆腐渣工程总是会让人觉得十分的可恶,豆腐渣工程所存在地安全隐患还是很多地。近日发生地南京一公寓局部坍塌消息再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地关注。那么,南京一公寓局部坍

日本19号超级台风 具体情况是什么

从古至今,可以说最令人难过的事情不是说我被炒鱿鱼了,我没钱了,我生病了,。而相对于这些,更令人可怕的是,地震,洪涝,台风,等一系列的自然灾害。可能再大自然面前,我们真的是

燃烧:夏日小故事

他想,这城市中这么多高楼,都是些干什么大事的人买的。

甜饼系列:拐个将军做夫君

英雄救美后的正确操作:这位大侠,你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不如……你收我做小弟?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