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2)

2019-11-01 16:22:54作者:佚名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1

楼下的叫骂声响起时,江畅正在剁肉馅。像是预先演练似的,手里的菜刀也像长了八卦的耳朵罢了工,抬头发现对面齐刷刷的好几扇窗户往外敞开了。

楼间距不过三米,江畅家厨房的排烟管快搭上对面人家的晾衣台,遮掩厚重的窗帘“呼拉”扯开了,像是久等的电影终于上映,穿着睡衣的姑娘兴奋地压着嗓门,“老公快来,快来看,楼下骂老人的厉害角色又来了,哎,给我搬条椅子坐。”

男青年赤膊着精瘦的上身,长颈鹿般往外探长脑袋。江畅把砧板搬到侧面灶台,跟对方把视线错开来,避嫌。

还是那个尖锐的声音:“说了多少遍让你别捡瓶瓶罐罐,不听!是捡给别人看我没给你吃还是没给你喝啊,好好的车库整成个破烂窝。社会上天天死人,唯独留下了你。”

“我就当你是废物,能指望你什么!没给后人留一根纱,别人啃老,你啃小!一袋大米才几天就吃光光,还养两只畜生,咯哒个屁,给我滚边儿去。”

大声呵斥的人叫张敏,楼下住户刘梅英的儿媳。

张敏用脚去踢鸡,刘梅英喂养的那一黑一黄、一公一母两只肥硕的鸡“咯咯”地扑腾翅膀,被踢到底楼过道,公鸡引颈周围的毛竖起,纳足底气尖着嘴啄向张敏。

“你这不长眼的畜生,反了你,逮住剁了红烧!”张敏捡起棍子扑向鸡。

逆来顺受的刘梅英抖抖索索从屋里出来,“你骂我怎么都行,跟畜生斗什么气。”她把鸡赶得远远的,弓着背把堆在门口的废品分类。

江畅用筷子仔细挑出肉中的筋膜,切碎香葱和玉米粒均匀搅和在一起。楼下恢复宁静,一声哈欠过后,对面的窗帘“呼拉”合上了。

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饺子盛上桌,李峥还沉浸在工具书里,儿子认真看着《吃豆人》,江畅招呼父子俩趁热吃。

小金钢关了电视,拿着盘子讨好地蹭着江畅,“妈,我给奶奶送点饺子吧,昨天我还吃了她煮的香地瓜。”

江畅正要反对,对面的李峥给背对的儿子竖起大拇指,江畅隔空做出个“就是你惯的”表情,拿起筷子夹了15个饺子装好,小机灵鬼一溜烟下了楼。

李峥赞扬:“孩子从小有孝心是好事,我们得鼓励,楼下老人也挺不容易的,几个饺子而已咱吃不穷呢。”

江畅不悦:“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不知道那家儿媳妇厉害呀,别让人以为咱有企图,尽量少来往为妙。”

小金钢出生起就没见过亲生爷爷奶奶,遇到上了年龄的老人特别容易亲近。搬到大唐巷,对刘梅英尤其好。每天上楼下楼“奶奶长、奶奶短”地叫,好吃的背着江畅就往楼下送。

刘梅英也就六十来岁吧,独居很少跟旁人走动。江畅买房时她已经在这住下了,两家的车库正好左右挨着。她儿媳张敏曾上门来问江畅家要不要卖车库?想把两间车库打通了做快餐店。

这个地段环境差,人口拥挤,江畅没想过久住,车库肯定是不单卖的。后来,张敏又上过两次门要出高于市场价,江畅都委婉拒绝了。

即使真要卖也不便宜她,尖酸刻薄的泼妇样,每月送点米油来,把亲婆婆骂得没一句好话。

小金钢兴冲冲地进门,两手藏在身后,弹簧般蹿到饭桌前,拿出六只滚满鸡屎的乌壳蛋,“刘奶奶给的,说这个土鸡蛋有营养。”

“快洗手,多少细菌啊。”江畅拖住儿子到厨房里挤洗手液,李峥拿来个食品袋把蛋装上,呵呵地笑,“没那么夸张吧,以前我们小的时候直接爬到鸡窝里偷生的鸡蛋吃,老太太很客气嘛,礼尚往来。”

“说你什么好,这一来一往的人情要还到什么时候,哎。”

这顿饺子令江畅食不知味,因为李峥明天就要调去外地,以后,儿子的生活学习得由她一个人撑着,内心稍有恐慌。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2

江畅拨打着第21个电话,家里的座机依旧没人接听,急得她挠着头皮在办公室转来转去。

今天是老公李峥离家的第一天,也是小金钢独自乘校车回家的第一天。江畅从4点半开始就跟手机较上了劲,每隔一分钟重复一次,话筒里几截嘟声过后便是长长的语音提示: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校车到达门口的时间是4点25分,江畅下班时间5点半,下车地离家也就两百来米,本着让孩子早点独立的原则,江畅给儿子配了把钥匙,上学前特意帮他放在书包夹层,叮嘱几遍到家后必须用座机打个电话来报告。

小家伙答应得很自信果敢,直言让妈妈放心。

办公室其他人都在忙碌中,江畅在窗边站了几分钟艰难回到座位,电脑屏保跳出来,儿子淘气地举着玩具水枪,正换牙期的豁口笑特别滑稽可爱。

江畅脑里出现个黑衣人扛着大麻袋,后头有两只小脚在乱蹬;巷口的过道窄,车子经常擦着人身过,小金钢爱跑乱蹿;那边新建的两栋楼没防护网,经常往下掉砖头;还有几户人家养狗养猫不牵绳的,咬着人的裤腿跑。

心被揪起来吊在半空。

再等下去非疯不可,江畅抓起包往外冲,旁边的同事喊道:“哎,江畅你上哪去?下班还有半小时啦。”

扣吧,什么全勤奖、绩效奖统统见鬼吧!还有什么比儿子的安全更重要。公交车自然是等不了,江畅不顾颜面插队拦了辆出租车直往家奔。进了巷口,迎面驶来一辆越野,司机正要靠边让,江畅拿出10块钱递给司机飞速下了车。

沿路的牌馆人头攒动,小卖部前围着吃辣条的孩子,几个中年男人在路旁抽烟聊天,江畅踩着石子慌乱大喊:“金钢,金钢,你到家了吗?”

话音一落,小金钢探着脑袋从隔壁车库房里出来。

“妈,我在刘奶奶这等你,我没乱跑。”

小城的私建住宅基本是一楼设为车库兼铺面,上了年纪的人不愿爬楼住在车库,图个方便。

江畅牵住孩子悬着的心落下来,她对着刘梅英:“阿姨给你添麻烦了,谢谢。”

刘梅英对江畅笑笑:“我看他在那蹲着,一问钥匙丢了进不了屋,让他在我这等会儿。你太客气,楼上楼下的邻居别生分了。”

小金钢蹦跳着走到江畅前面上了二楼,小家伙伸出手心拿出一块麦芽糖:“妈妈你尝尝,刘奶奶做的,真好吃。”

“金钢,咱以后尽量不要麻烦刘奶奶,你是男子汉要学着成长。”

“可是,奶奶说她很喜欢我呀,我又不捣乱,我很听话的。”

该怎么和孩子解释呢?这是个难题。

江畅从窗台往楼下张望,堆着泡沫塑料各种可回收废品,卫生着实令人担忧,她假装想吃糖,趁孩子不注意扔进了垃圾桶。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3

视频那边的李峥安慰江畅:“成长都是有个过程的,你放宽心让他自己回家,别整天紧张兮兮的,适当的放手有利于孩子的进步。”

“可是他才6岁半,又不是那种规矩的孩子,疯跑多动惯了,你让我怎么放心?”江畅一副忧心忡忡。“你能不能跟总公司申请,忙完这阵后就回来陪我和儿子,宁愿少挣钱一家人也要在一起。”

江畅在李峥眼里算是十全九美,唯一的不完美就是多愁善感,感性起来不讲道理。

李峥叹着气:“你以为我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啊,这边工作才开展,我这个技术骨干一年内是调不回的。要么配个电话手表,随时知道儿子的行踪?”

“学校有规定,不能带电子产品进校园,你能不能想点管用的?”

“那你每天提前一小时下班接他?跟领导说少发点工资。”

江畅翻了个白眼:“公司是你家开的呀,说早退就早退。”

“那就请个保姆,这下行了吧。”

“我们这条件?你一个月挣几万有钱请保姆?”

男人和女人考虑问题总是不在同一个点上,江畅想着要出去配一把钥匙,就不和李峥瞎唠叨了。

江畅带儿子下楼,一整排车库看过去,改成了棋牌室、足浴按摩店、小卖部,还有一群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做手工插花。这年头,明明该奋斗的年轻人整日穿梭在牌馆悠闲享受,年老该休息的却在劳碌个不停。

老人从批发部领回插花的材料,简单点的叶片朝上,依次放花瓣花蕊穿入枝杆,压实后一朵花就成功了。

复杂的要先把竹篾定型,用细铁丝缠紧,再用胶棒把花粘上。有次江畅等快递的空隙,问旁边阿姨一天能挣多少钱?那个阿姨动作灵敏双手并用,说一天也就挣个五六十吧,生活费是够了。

她手指黑糙,裂开一道道细红口子。那个花布因为染色很重气味有点难闻,灰尘大,刺激得眼睛生疼,长时间低着头颈椎受不了。

江畅很好奇刘梅英没去插花,很多时候她就平静地坐在门口。牌馆老板娘下午让她去收矿泉水瓶,江畅遇到过两回,手提袋装满的塑料瓶明明很轻,她走几步歇一歇,很辛苦很费劲的样子。

配好钥匙,江畅带儿子从超市回来,不等江畅吩咐,小金钢从零食袋里抓了把吃的跑到刘梅英跟前:“刘奶奶,给你好吃的。”

刘梅英推脱着不要,孩子坚持硬塞到她怀里,江畅礼貌笑笑说是孩子的一点心意,她很不好意思才收下。

第二天,人事管考勤的毫不客气给江畅记了早退,几大百的全勤奖废了。江畅忍住焦急捱到下班的最后一分钟往回赶,小金钢又坐在刘梅英的车库里,摇头晃脑剥着炒花生。

“怎么不上楼做作业?”江畅拉下脸,“昨天不是配了钥匙?”

小金钢撅着嘴,“钥匙套在脖子上一直晃,值日的时候不方便,我把它取下放在课桌里,放学的时候忘了。”

真是个马大哈。

吃晚饭的时候,小金钢嘣出一句:“妈妈,你要是担心,就让刘奶奶下午来接我,把我送到楼上我自己做作业,你就能安心上班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饭后跟李峥商量,李峥说:“也不知道人愿不愿意,跟咱非亲非故的。”

“你傻啊,我能让她白帮我接孩子?肯定是要给钱的。”江畅托着腮帮,“报酬我都打听好了,但是……”

心里的顾虑:“刘梅英看起来不太健康,时不时捡点垃圾破烂,虽然穿得整齐干净,多少有点嫌弃。还有她儿媳,会不会跳出来反对?”

李峥很干脆:“别那么讲究了,跟人好好说愿不愿意都要感谢人家。她媳妇不同意就另想办法。”

4

刘梅英答应接孩子,不同意拿钱,说她一天到晚坐着无事就当锻炼下身体,再说一天也就十来分钟的事情,换谁都会帮忙。

“一个月你帮我接22天,我给500块酬劳。”江畅说,“你跟你儿媳说一声,她不同意就算了。”

“这点事我作得了主呢,放心。”

刘梅英每天下午准时等在校车经过的地方,把小金钢送到二楼。下雨天没给儿子带伞,江畅回来看到儿子衣上没点湿水印迹,就知道刘阿姨用了心的。

心里莫名涌出一阵暖意,如果自家公公婆婆还在世,该多好。

江畅少了份担忧,去买吃的自然要送点给刘梅英,家里拆完的快递纸箱,塑料盆罐不再扔垃圾桶,攒多了送到楼下。

一个月顺利度过,江畅拿着500块钱上门,刘梅英怎么也不肯收,“真的是太多了,不值这么多钱。”

“阿姨,这是你该有的报酬,我们说好的,别让人看到以为我们在吵架。”

门口几个扎花的老人稀奇地一探究竟。

小金钢看着两人你推我搡,说:“刘奶奶,你收下吧,我爸爸妈妈能挣很多的钱。”

一句话把大人逗乐了,江畅趁刘梅英松手的瞬间,赶紧把钱放到她的衣袋里。

江畅拉着儿子就往楼上跑,刘梅英在后面追,没走几步就停下了,“哎哟喂,我跑不动了,真的过意不去啊。”

过了两天,车库的那堆垃圾清理了,刘梅英打扫得干干净净,摆上桌子小板凳。周围的老太都来串门,正赶上周末,江畅在楼上看书听得清楼下的聊天声。

“老刘算是找到了份好差事,二楼的人家真是舍得,我们插花多累一天才挣几个钱,你看看你,走到巷子口一来一回就捡了几十块。”

“怪不得现在瓶瓶罐罐都不稀得捡了。”

“你儿媳最近也不送菜来了,是不是知道你挣钱了?这500块钱你一个月也用不完。”

刘梅英笑笑,“小江人好,我是遇上了好人。”

几天之后的晚上,江畅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打开看是刘梅英,后面跟着张敏。

老太欲言又止,江畅热情招呼她们进来说话。

张敏挤到前面开门见山:“我婆婆下午不是帮你接孩子吗?我想借用你家车库,我那边要弄个阁楼式,晚上好放车。”

三十来平方住了人还要放车,卷闸式的密闭空间,没有窗憋得慌,想想就有多挤。

住进去容易搬出去难,江畅没吭声。

刘梅英看出了她的为难,要拉儿媳走:“小江啊你别多想,刚才的就当没说过。”

“老人家就爱瞎嚷嚷,装修好点让你这尊佛住得舒服,要么你回乡下住土砖房。”张敏很不耐烦,“你一个月不是付500块钱接送费吗,别人的车库往外租是什么价,我不会让你吃亏,就从那500里扣。”

张敏说完下了楼,刘梅英摇摇头,无可奈何扶着梯慢慢往下挪。

明明有求于别人,却摆出她说了算的霸蛮样,江畅对张敏的做法有点小情绪,恼怒着跟李峥视频通话。

“她什么素质你跟她一般见识,别生气啦。”

江畅铁了心:“反正就不借,说破天也不借。”

“刘阿姨人确实不错的,虽说我们付了接送费,凡事不能用钱来衡量,她要住就给她住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临睡前,江畅坚决不同意。一觉醒来同情心开始泛滥,刘老太真回了乡下,日子怕是比现在更凄凉,再说小金钢又要独自回家,不放心。

大早上把钥匙送过去时,刘梅英哽咽地拉着江畅:“谢谢你小江,水费电费我自己掏钱,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江畅下班回来看到刘梅英的东西全搬了过来,而隔壁的车库没有动工,卷闸门紧闭,不知道整的什么幺蛾子。

小金钢迎上来,一脸得意:“妈妈,今天奶奶让我教她写字了,好几个复杂的字,我查的字典不知道对不对?”

“奶奶是考你的吧。”

“才不是呢,她问我‘生死’‘怪罪’怎么写?还有你的姓,是长江的江,还是姜蒜的姜。”

儿子拿起本子递到江畅面前:“你看我写的对不对?我发现奶奶的字比我写得还丑,歪歪扭扭的像蜈蚣。”

江畅盯着那几个字眼,猜不出刘梅英的心思。

5

期中考试出来,儿子的成绩还不错,江畅寻思着给刘梅英买点什么以示感谢,她大致揣测刘梅英的身高体重,买了件价格适中的薄外套。

江畅提着衣服想让刘梅英当场试穿下是否合适,刘梅英推辞了两下就往旁边的躺椅上靠喘着粗气,一手轻捶着胸口,下巴反复抖动,一只手把椅背紧紧抓住。

“阿姨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门诊看看?”

刘梅英摆手:“老毛病了,休息下缓会儿就好。买衣服花不少钱吧,欠你够多的人情这辈子还不上了,愧疚。”

江畅正要离开,身后躺着的刘梅英又说了句“小江你真是个好人,我儿子女儿都没你对我好”。

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那个电话是在下午三点四十打来的,几乎把江畅惊蒙。

“刘梅英倒在孩子放学的路口。”对方是个男的粗着嗓门,“在开发商那好不容易查到你的电话,你赶紧来。”

不等江畅的反应,对方又说了句,“倒在地上像是没气了,她儿子还没联系上,我给报了120。”

江畅赶来时,雨雾飘渺地上湿漉漉,几个医生正在收拾器械,地上的刘梅英被蓝布给盖上了。

浑身颤栗的江畅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生命的离去,刘梅英的儿媳双膝跪在地上,趴在蓝布上哭得没点尊严,撕心的嚎哭引来了众多人围观,她猛烈地捶击着地面,然后在地上打滚。

“老娘哎,您说过要帮我带老二的,老二还没见过亲奶奶,您怎么就舍得走了呢。”张敏就差把头往地上撞了。

有人说:“看她肚子有点明显是不是怀了二胎呀?这样哭别把肚里的毛娃给哭没了。”

几个年长的妇女要去扶她,有人搬来凳子。

“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开点啊,老太太命里注定的劫数,活着的人要保重,你想想肚里的娃儿。”

旁边有个眼尖的人说,“老人手里是不是抓着什么?”

张敏顿了一下,从紧拽的手里扒出团纸条。

好奇心引来几个人围观,其中一人念道,“我死了不怪罪小江,我活够了。”

“这老太太真是神啊,还能算出自己活不长久,提前准备好的。”

张敏指着呆滞的江畅:“我妈是帮你接孩子摔倒的,你要给个说法!”

相关阅读
江小姐和钟先生的婚后日常:占有欲

江小姐最近迷上了刷微博,每天各种小帅哥看得不亦乐乎,直到刷到了自己老公的照片。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2)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1楼下的叫骂声响起时,江畅正在剁肉馅。像是预先演练似的,手里的菜刀也像长了八卦的耳朵罢了工,抬头发现对面齐刷刷的好几扇窗户往外敞开了。楼间距不过三

张柏芝为三胎庆生 为什么要生三胎呢?

在如今的娱乐圈中,众星纷纭,每个人都渴望大红大紫,得到追捧和喜爱。因此,很多明星都会掩盖自己的私生活,减少曝光度。然而,张柏芝这位名副其实的辣妈却经常在社交平台上

当初的誓言,随着高考成绩而破灭

我是我们班的一个学习成绩较好的男生,但她是我心里的秘密。

家有七凤(三)

顾盼,你吃我的,用我的,我养了你足足俩年,你却什么都没为我做过!

外国老奶奶的大阴B 女主播直播乳摇53秒动态图

二狗子的手再次伸了过去,心里和脸上都是一个滋味,那就是亢奋。“妞妞,那我来了哦。”说话的时候就对着妞妞的另一只猫咪就摸了过去。“不要!”刚才被二狗子那么一弄,再

宋智孝男友白昌洙 感情淡漠的原因可能是受Gary影响

被誉为拥有八色鸟魅力演员的宋智孝出生在韩国浦项市,2000年她因为拍摄电视广告的需要所以首次接触电荧屏,此后也不断尝试各类影视角色饱受关注,而她演艺事业的第一个

相思劫

外人只说夫人肚子不争气,嫁过去两年多也不曾孕有一男半女。但谁又知道……

指尖文学网©2019